1959年苏联欲撤走所有专家,宋任穷紧急做两个安排,事后看很高明

历史实战派

前言

尊严只在剑锋之上,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

图|中国导弹

毛主席:我们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1945年夏天,败局已定的日本人明显不想这么轻易结束侵略战争,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军方的高层人员在经过商议之后,决定对日本投放本国刚刚研制出来的核武器——原子弹。

一方面,美军意图加速战争的进程,迫使日本尽早投降,以保护盟军官兵的性命;另一方面,美国也想要向全世界亮一亮自己强硬的实力,威慑一下自己的老对头苏联。

1945年8月6日,在原子弹被研制出来20天之后,日本就首先尝到了原子弹的威力,广岛和长崎爆炸的两枚原子弹,立即震惊了全世界。美国也在原子弹的威力中,感受到了核武器带来的“好处”,越发膨胀了起来。

1950年6月,朝鲜半岛上骤然爆发战争,两天后,杜鲁门命令美军直接参战,同时命令美第七舰队开进台湾海峡,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海作战。10月初,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悍然越过三八线,向着我国边境汹涌而来,我国东北边境的多座城市,已经受到了炮火威胁。

图|美国总统杜鲁门

10月19日,毛主席敏锐的捕捉战机,命令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参战,抗美援朝战争就此爆发。自1950年10月到1951年6月,短短8个月的时间里,中国人民志愿军奋勇作战,将“联合国军”从鸭绿江畔一直赶到了三八线附近,彻底扭转朝鲜战局。

在此期间,狼狈逃窜的美国人彻底被打得急了眼,1950年11月底,美国总统杜鲁门在公开场合表示:“如果朝鲜的形势难以控制的话,我军的战场最高指挥员将负责对核武器的使用。”

不仅如此,第二年的4月份,美国就开始大张旗鼓地向远东地区运送核武器的组件,并且一度举行了核武器演习,“联合国军”总指挥麦克阿瑟甚至曾非常具体的表示:美军即将动用26枚原子弹,用于朝鲜战场。

图|联合国军总指挥,麦克阿瑟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的影响,美军最终没有将核武器投放到朝鲜战场,但是,接二连三的核威胁,仍然是中国人民享受和平与安宁的最大障碍。

1955年1月,毛主席力排众议、坚决提出中国要发展属于自己的核武器。在1956年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之上,毛主席更是明确提出: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的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没有这个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我们就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洲际导弹。”

宋任穷:虚心向苏联专家学习

1956年4月,在一次会议之后,周恩来总理见到了宋任穷,周总理对他说道:“需要从军队中抽调出来一位中央委员,以加强地质战线。”

图|宋任穷上将

此时的宋任穷是人民解放军总干部部的副部长,主管的部分正是部队中干部的任免、调动以及考核等等事宜,所以周总理这才向宋任穷说起了这件事,让宋任穷考虑一下,抽调谁出来合适一点。

宋任穷回到家中,经过慎之又慎的考虑之后,决定由自己来接下这一个任务。这一选择对于宋任穷来说十分的艰难:一方面,他希望自己能够投身到祖国的经济建设中去,为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出一份力;另一方面,却是他舍不得从军几十年的军队。

两天后,宋任穷再一次见到周总理的时候,宋任穷毛遂自荐的向周总理说道:“总理,您就把我调出来吧!我对穿在身上的那一身制服不习惯。”

周总理听宋任穷说要自己担任这一职务的时候,高兴地说道:“你能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但是,你现在能出来吗?你出来之后,你的那一摊子由谁来接啊?”

图|1955年,周恩来总理

宋任穷答道:“总理放心,部里还有人呢。”周总理当即说道:“那好!但我还是要请示一下主席。”

不久之后,周总理找到了宋任穷,宋任穷以为是自己的任命下来了,谁知,周总理却是对宋任穷说道:“对你的调动,主席有新的考虑,要成立原子能委员会,主席考虑由你来主持。”

1956年11月,中国成立“原子能事业部”的建议在人大常委会议之上正式通过,会议决定成立第三机械工业部(后改为第二机械工业部),专门负责研制原子弹,同时,任命宋任穷上将为三机部的第一任部长。

当时,新中国的原子能事业正处于草创阶段,基本上就是一穷二白,一切都需要从零开始。所以,从一开始建设原子能初期,我国的基础方针就是,在坚持自力更生的基础之上,努力争取到苏联“老大哥”的援助。

图|宋任穷上将

于是,从1955年到1958年,中苏双方就核科学技术与核工业领域等等多个方面,前前后后一共签署了多达6份协议。

然而,即便是有协议在手,苏联给予我国的援助仍然是十分有限的,特别是核武器的研究方面,一到了关键地方,苏联专家不是需要向上级进行请示,就是托词拒绝,或者明确表示不给。

中国最初并没有搞铀-235的计划,我们以为是只需要搞钚-239就可以了。然而,实际上是,只靠着实验室中分离出来的铀-235,根本就无法满足制造原子弹的需求,必须要建设专门的铀浓缩厂才可以,而铀浓缩厂正是制造原子弹最基础的部分,苏联却是将这一部分保留了下来。

图|中国的铀浓缩工厂

一次,苏联专家在介绍从天然铀中提取钚-239的时候说道,同时可以循环提取铀-235,如果只是提取钚-239的话,剩下的核废料就完全浪费了。

听到这样的操作之后,我方专家马上提出,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从提取过钚-239的余料之中,再一次提取铀-235呢?这样的话,不才是最经济、最合理的吗?一种原料生产两种产品嘛。

然而,即便是这样完全符合逻辑的要求,苏联的专家却是不当场表态,要回去汇报上级之后才能够定夺。当然,最后反馈回来的信息还是非常乐观的,但是双方再次签署了一个协议,而正式协议签署完毕的时候,已经到了这一年的年底了。

图|毛主席与赫鲁晓夫

1956年,波兰和匈牙利事件爆发之后,赫鲁晓夫为了换取我国的支持,这才对援助我国的尖端技术有了些许的松动,在我方的要求之下,苏联提供了大量的设备以及技术,先后派遣出了上千名专家来到中国进行工作。

宋任穷对于苏联的专家非常的重视,多次在会议中强调,向虚心的向苏方专家进行学习,关心他们在中国的生活和工作,充分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在二机部机关召开的动员大会之上,宋任穷专门邀请了苏联的专家前来参加,大会表彰了先进个人,并且宋任穷还特地做了一面锦旗送给了苏联专家,心里热乎乎的苏联专家们纷纷表示,愿意同中国的技术人员一同努力,为中国的核事业发展尽一份力。

图|宋任穷

在宋任穷的不断努力之下,工程设计与建设的进度有了明显加快,宋任穷将两股劲拧成一股劲的工作经验,向中央进行了报告,毛主席看过之后,很快就做出了自己的批示。

毛主席说道:“就共产主义的大队伍来说,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一定要把苏联的同志,看作自己人,大会之后,根据总路线,要与他们多交流,尊重苏联同志、虚心刻苦的进行学习,但是又一定要破除迷信,打倒贾桂(意指为,奴隶)!贾桂是谁都瞧不起的。”

毛主席的批示给了宋任穷他们非常大的鼓舞,宋任穷他们更加放手去做苏联专家们的工作,苏联专家对于中国的能力以及技术水平也有了新的认识,双方之间的了解与感情日益深厚,合作的关系自然更加融洽了起来。

图|苏联专家在中国

与此同时,宋任穷还特别强调道,我们要善于去独立的思考,树立起“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思想,要求科技工作者要加紧向苏联专家进行学习,边干工作边学习,将学习到的苏联技术与中国的实际情况进行结合,对一些核心技术以及关键点的科技原理一定要彻底搞懂,搞明白,不但要会做,还要弄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做到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

我国的科技工作者同样不辱使命,通过工作的实践,不但掌握了相关的技术,还提高自己本身自力更生的能力,结合当时中国的实际情况,有了一些改进和创新,为我国的原子能事业今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苏联中断援助,宋任穷做了两个安排

然而,好景不长,中苏两国的蜜月期十分的短暂,从1958年下半年开始,中苏之间的分歧与矛盾逐渐的显露了出来。

图|赫鲁晓夫

1959年6月,赫鲁晓夫致电中共中央:由于正在进行禁止核试验的谈判,苏联暂缓提供原子弹的教学模型以及图纸,一年之后,苏联将撤走所有的援华专家,并且停止一切设备以及资料的供应。

由于苏联政府的急转直下的态度,苏联专家的态度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位搞空气动力学的苏联专家,在到达中国核武器研究所之后,根本不履行其应该担负起的职责。

当我国科技工作者问起技术相关的问题时,他就开始清嗓子,然后就是长时间的沉默,对我国的技术人员始终树立起一道保密的墙。而且,他不准我国技术人员接触尖端科技,不是指使我国技术人员去学习外语,就是将人派去无关紧要的矿山进行实习,而他自己则是整天躲在自己的办公室之中看书,成为了一个“只读书不说话的哑巴和尚”。

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当年7月,毛主席召开紧急会议,会议中毛主席决定:“我们自己动手,从头摸起,准备用8年的时候搞出原子弹。”同时,毛主席要求宋任穷,缩短战线,集中力量解决当下最急需的问题,中央会全力支持原子能事业。

图|1963年,毛主席与宋任穷(右四)等人合影

苏联的无耻行为,更是激起了毛主席的雄心,毛主席在会议中说道:“敌人有的,我们要有;敌人没有的,我们也要有,原子弹要有,氢弹也要快,管他什么国,管他什么弹,原子弹,氢弹我们都要超过他们!

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宋任穷抓紧时间进行应变部署,并于当年的12月制定出了原子能事业的8年规划纲要出来,动员全体干部群众,发愤图强,将所有的建设工作分阶段转移至完全、彻彻底底的自力更生的道路上来。

当时,苏联中央撕毁协议和中止援助的命令,还没有传达下来。宋任穷敏锐察觉到了机会,利用这短暂的时间差,宋任穷做了两个紧急行动:

第一,抢建浓缩铀厂主工艺厂房,将所有设备的安装的条件全部满足之后,逼迫苏方履行合约,交付设备。
第二,组织科技人员,与苏联专家进行对口学习,千方百计地将技术学习到自己的手中,将资料弄到手。

图|我国科学工作者向苏联专家学习

当时,按照浓缩铀厂的建设进度,苏联专家到现场勘察过后,估计至少还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够全部完成,满足交付设备的条件更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结果,我国技术工人加班加点进行抢建,只用了十几天的时间就将主厂房全部盖了起来,不仅如此,主厂房对于清洁度的严格要求完全满足,苏方被迫按照原定的时间向我国交付设备,而这对于我国浓缩铀厂的顺利建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与此同时,宋任穷抓紧布置我国自己的研究工作,在苏联专家成了“哑巴”之后,我国核武器研究所就组织起邓稼先、朱光亚等一众科学家,带领着一批刚刚毕业分配进来的大学生,自己动手,从头开始摸索,开展原子弹理论研究以及科学试验的相关工作。

一天,宋任穷来到核武器研究所之中,看到大家的劲头都很大,于是鼓励的说道:“人家预言我们成不了,我们一定要自己争口气,你们都是搞流体力学和空气动力学的,你们当下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一口气变成动力,把我们的事业搞成功。

图|“两弹元勋”邓稼先

这一段时间里,宋任穷的工作高度紧张,完全是和时间进行赛跑,宋任穷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赶在赫鲁晓夫撕破脸皮之前,将核武器事业从思想上、工作上、技术上全部做好应变的准备。

预则立,不预则废,也正是有了宋任穷的应变准备,在1960年,赫鲁晓夫公然撕毁协议的时候,我国的核武器研制工作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混乱与停滞,而是以非常稳当的姿态,成功过渡到了完全由我国自主研究、彻底自力更生的轨道上来。

关键时刻,毛主席点将宋任穷

1960年7月,苏联专家撤走的时候,很多不友好的苏联专家嘲讽的说道:“这是对你们的毁灭性打击,你们只能去守着那一堆破铜烂铁,中国人20年也搞出原子弹。”

图|苏联撤走全部专家

面对嘲讽,宋任穷在自己的心里暗暗发誓:“就是不依靠你们这些老大哥,我们也要自力更生,拿下原子弹!”就在宋任穷准备铆足力气继续中国原子弹事业的时候,中央一道命令,却是让他不得不离开自己为之奋斗了四年的工作岗位。

当时,我国东北的重工业亟待恢复,毛主席亲自点名宋任穷出任东北局第一书记一职,全面主持东北工作。

一向服从组织安排的宋任穷,这一次实在舍不得离开,对于中国的原子弹事业,宋任穷有着强烈的荣誉感以及使命感,在这紧要关头离去,宋任穷感觉像是:“在激战犹酣的关头,被命令撤出战斗一般。”

于是,心有不甘的宋任穷去找了几位老帅和邓小平,在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之后,邓小平却是说道:“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毛主席已经定了下来,准备去吧!”

图|1960年,毛主席和邓小平在交谈

不久之后,周恩来总理前来征求宋任穷的意见:“你走之后,谁能接替你的工作,是不是还需要从军中再找一个呢?”宋任穷答道:“从军中挑选也可以,如果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由刘杰同志接替也行。”后来,经中央商议之后,任命刘杰同志继任二机部的部长,继续中国的原子弹事业。

1960年9月,宋任穷带着几分惆怅和眷恋,离开了他魂牵梦绕的原子弹事业,临行之前,刘杰要为宋任穷饯行,宋任穷摆了摆手之后说道:“饭就免了吧,但是有一个要求,无论如何你都要答应我,那就是,一有原子弹要试验的消息,你一定要及时的告诉我!”

结语

1964年10月16日,宋任穷突然收到了刘杰打来的电话,下午三点爆炸。那一天,宋任穷一直都在守候着这个好消息的发布。

图|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全世界都为之震动,全中国人民更是为之欢呼雀跃。宋任穷更是在最为艰难的起步阶段,亲身参与到了其中,饱尝了一番其中的酸甜苦辣。

宋任穷后来说道:“我在二机部中工作了四年多,曾经为此费过一些心思,做过一些努力,当然,我也感到特别的高兴与欣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浏览 7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