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年,邓华长子邓贤诗给前公安部长写信,请催办我堂伯邓深泽案

潇关历史

1960年,邓华转业到地方,担任四川省副省长。为了更好地投身农机工作,他决定携全家搬到成都,全身心地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在过去的多年里,邓华及其家人一直居住在省委招待所——前卫街。与此同时,主管政法、财贸、统战、民族等多项党政工作的另一副省长赵苍璧,就住在邓华家的隔壁。

两人及家人保持着频繁的往来。尽管后来他们的居住地有所变化,但两家人的联系并未因此中断。1987年7月16日,邓华的长子邓贤诗写信给赵苍璧,请求他关注和办理邓深泽的案件。

值得一提的是,赵苍璧在1977年调任公安部部长,是共和国的第四代公安部部长。

“行乎周道止乎至善,健我身心壮我山河。”

邓贤诗曾在行健中学接受了一年半的初中教育。据他所述,他的父亲邓华的启蒙老师之一正是邓深泽。在他的记忆中,这位堂伯不仅是学校的校长,更是一位具有高尚爱国情操的人物。

在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试图拉拢和利用他,但他坚决拒绝与日本人合作。为了保护行健中学不受日本人干扰,他与好友们艰苦卓绝地将学校搬迁到家乡。

尽管条件艰苦,但他仍坚持办学至解放前夕,甚至不惜卖掉自己的所有家产,赢得了“老大憨”的赞誉。国民党曾多次邀请他担任官职,但他坚决拒绝,坚定地守护着他的学校,过着简朴的生活。

邓贤诗回想起,她的父亲邓深泽对国民党腐败独裁的不满之情溢于言表,常在课堂上辛辣地进行批评。虽然他对共产党并不了解,但对他父亲邓华抱有深深的敬仰。

邓深泽是一位深爱国家、有正义感的老式知识分子,不过性格过于高傲。1946年,他组织成立了“中国建设党”,以此作为竞选国大代表的资本。

1950年,湖南郴县解放后,邓贤诗与父亲邓华回到家乡探亲,那时乡亲们对邓深泽的印象还不错。

邓深泽被捕后30多年未归,子女曾多次上访,虽然公安局有所行动,但由于未找到邓深泽的档案材料,案件被搁置下来。

邓深泽的子女们很焦急,于是找到邓贤诗求助。邓贤诗于1987年给前公安部部长赵苍璧写了一封长信,提供了许多线索,希望能找到邓深泽。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赵苍璧在邓贤诗的信上补充了一段话:“请将这封信转给湖南省公安厅进行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告诉我。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可能存在一些困难,但是这个材料非常具体,线索也非常丰富,我认为认真调查一下可能有所收获。

非常感谢你的帮忙。”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朱东阳在收到信后,在上面加上了一段批语:“请郴州公安处吴开达处长亲自进行调查,并将结果反馈给我,同时也要回复赵苍璧老部长。

”吴开达处长在看完信后,也在上面加了一段批语:“我认为处里和郴县应该各派出一个人专门负责这项调查工作。

在开始工作之前,我们需要进行一次党组会议来研究这个问题。”邓深泽的具体情况一直是一个谜团。直到1987年2月,郴县公安局成立了一个邓深泽问题落实调查小组,希望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但由于年代久远,涉及面广,这项任务非常艰巨。经过查阅县局档案,我们只发现了邓深泽在解放前的一些简要经历,以及“中国建设党”的一般材料,这些都无法提供有用的信息。

后来,吴开达处长接手了这项任务。他命令由副处长侯全礼领导,从地、县抽调了杨贵荣、李秀培二人具体负责查找工作。

他们经过开会分析:首先,邓深泽在1950年被公安部门收押审查,这肯定会有档案资料;其次,他是因为组织“中国建设党”而被审查的,按照其性质,这件事不可能由地、县公安部门处理,很可能是被移交给了上级处理。

因此,他们决定去寻找解放初任郴县专署公安处处长田振东的下落,他现在已离休,住在武汉。于是,他们专门去拜访了田老。

在经过多次繁琐的查找后,赵苍璧在省公安厅的档案中找到了一张关于邓深泽的《死亡检验表》。这张表上详细记载了邓深泽的死亡时间、病名病因以及治疗经过,医师为刘产望,检验员为谢凤鸣。

赵苍璧在得知邓深泽的下落后,感到非常满意。

郴州行署公安处对邓深泽问题进行了复查,认为他创建“中国建设党”的行为虽然有误,但不能定为反动组织,也不能认定他本人是反革命。

因此,公安处决定对邓深泽进行纠正,恢复他的名誉,并对其子女因上访造成的经济损失给予补偿。邓深泽的子女对此表示衷心的感谢,并表示将全心全意工作,为祖国四化多做贡献。

这一问题的解决,也得到了邓深泽老先生在天之灵的慰藉。

(浏览 4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