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1999年,打入敌人心脏的真实版“余则成”,让少将叛徒落网

历史逆时针

1999年3月29日,刘连昆被捕,这起建国50年来最大的间谍案,浮出水面。

但是对于外界来说,刘连昆是如何暴露的,如何落网的,迄今仍然是个谜。

媒体对此含糊其辞,语焉不详;有关部门三缄其口,避而不谈。

然而,通过官方公开材料和关键人物的片言只语,仍然可以完整还原当年的侦破过程。

让我们从两对知交说起。

两对知交

张志鹏与邵正宗

张志鹏一生复杂,生活是灰色的,既赌也包养女人,还嗜酒,操守也成问题,干了一辈子情报,只是个外围运用人员。

他1921年生于吉林,18岁到日本士官学校受训,抗战期间被军统——台湾“军情局”的前身吸收,从事敌后情报工作。1949年赴台湾,后移居香港开办公司,暗中仍然协助台湾在港情报活动。八十年代,张志鹏作为“台商”,来到大陆经商,在南京投资设立了“南山实业”,在珠海开有工厂。

一次,张志鹏的同居女友孙佩霞,在深圳到澳门船上,勾搭上了邵正宗,后介绍他与张志鹏相识,拉开了这起间谍案的帷幕。


孙佩霞
孙佩霞

邵正宗, 1943年生于辽宁沈阳,自1986年起,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工厂管理局局长,大校军衔。

邵正宗人很四海,酒量大,好女色,与张志鹏一见如故,加上同为东北人,两人很快就称兄道弟起来。


张志鹏(左)与邵正宗
张志鹏(左)与邵正宗

1988年底,在邵正宗的帮忙下,张志鹏与石家庄一家军工企业合资,生产ABS拉杆箱,张志鹏出资40万美元,占40%股份。

邵正宗还带了女友沈小丽,多次到珠海找张志鹏。沈小丽,南京人,是一家军队医院的医务人员,前夫是医院院长。

邵正宗透露,他和沈小丽打算退休后到海外定居,想请张志鹏协助。

无独有偶,台湾“军情局”新任局长殷宗文,提出了“进入大陆、建立据点”的思路。得知张志鹏在大陆人脉很广,就让他 “为党国多做点事”。殷宗文认为,张志鹏年近70岁,不容易引起怀疑。

于是,张志鹏通过沈小丽,说通邵正宗,正式为台湾“军情局”服务。

邵正宗下水以后,一直忧心忡忡,担心东窗事发。1990年2月24日到3月20日期间,他率团访问欧洲与美国,便希望利用这次出访的机会,在回程经过香港时“脱队投奔自由”。


邵正宗
邵正宗

时任台湾“参谋总长”刘和谦、“国安局长”宋心濂和 “军情局长”殷宗文闻讯后,认为“尚不宜将邵员接台定居,更不能公开接受其投奔自由,惟鉴于其职务之重要性,由本局派员秘密赴港与邵员晤联”。

“军情局”上校,后来升任中将副局长的翁衍庆化装成渔民,坐渔船偷渡到香港,劝说邵正宗留在大陆。翁衍庆后来回忆:“他很聪明,一讲就心领神会了,最后同意留下。“

双方约定,“军情局”比照台湾上校级别,每月发给邵正宗2500美元的津贴,另外根据提供情报的价值,发给相应的奖金。

由于工作表现突出,邵正宗受到台方特别嘉奖,成为 “莒光楷模”。

1992年元月,邵正宗年龄届满,从解放军退役。他要求台方安排他离开大陆,到第三国定居。

但是,“军情局”提出一个条件,要邵正宗脱身之前,发展一个高阶的接班人。

1992年9月,邵正宗告知台方,他计划发展以前的上级、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刘连昆少将。

刘连昆,1933年1月生于黑龙江齐齐哈尔市,1947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后勤学院毕业。1984年8月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1988年9月授予少将军衔。刘连昆军中人脉很广,仕途一帆风顺,原打算升上中将退休,不料,1992年因经济问题受到处分,晋中无望。他唉声叹气,心生不满。

10月底,“军情局”将这一情况呈报给台湾“参谋总长”刘和谦。这项行动被命名为“少康专案”。邵正宗的代号是“少康一号”;刘连昆的代号为“少康二号”。“军情局”决定,派第六处副处长庞大为上校前往大陆,与刘连昆会面。

派庞大为前去大陆,目的之一就是“核实”,去现场确认此事;其二就是给刘连昆指导;第三当然也要给他一个鼓励,“显示台湾愿意冒险派人来跟你见面”。

为了显示对刘连昆的尊重,“军情局”还特别为庞大为报请了少将身份。

刘连昆与庞大为

1992年11月25日,庞大为化名王树元,以台商身份,和张志鹏以及“军情局”另一位交通员文玲,搭乘南方航空公司302号班机抵达广州,入住白天鹅宾馆。

同日,邵正宗从南京抵达广州,通过公用电话与刘连昆联系,告诉他台湾的人已经抵达广州。

由于乘坐飞机需要向上级请假,刘连昆决定搭乘火车前往广州。

11月27日凌晨5点,刘连昆到达广州,邵正宗在火车站接上他,前往东方宾馆入住。张志鹏、文玲与刘连昆共进早餐,先探个口风。

刘连昆
刘连昆

庞大为则单独前往双方预定会面的广州越秀公园,沿路在新华书店、兰园等地点暂停,观察有无被人跟踪。

上午十点,双方进入越秀公园,刘连昆在左,庞大为在右,保持可见的距离,然后穿过无人的羊肠小径,爬上隐密的山岗,于大石上席地而坐,展开两岸情报圈首次层级最高的“目视接触”。

刘连昆对庞大为冒险进入大陆以及他的少将身份感到满意,还把自己的军官证拿给庞大为看。


刘连昆
刘连昆

庞大为向刘连昆谈了工作重点、方向、联络方式以及待遇。待遇比照台湾少将编阶,月薪是每月3500美金,工作奖金另发,每批情报少则台币40万元,多则百万元以上,退休后由“军情局”照顾生活及福利。

为表示对这次会面的重视,庞大为送给刘连昆两瓶洋酒和两万美元,作为见面礼。

刘连昆当场提供了15件重要情报,其中12件是绝密文件。


越秀公园
越秀公园

双方在越秀公园谈了大约2个小时后,于中午12点分头前往东方轩饭店,在那里吃午餐。刘连昆席间还点了一瓶茅台酒,双方闲话家常,气氛轻松,完全看不出是一场惊心动魄的间谍会。

自此,刘连昆成为第一位在台海两岸同时拥有少将身份的军人,也成为 “军情局”在大陆层级最高的内线,化名“高至明”。

下午两点15分,庞大为和刘连昆、邵正宗告别,到广州火车站搭乘广九线直通车离境。

“军情局”在发展刘连昆之后,着手处理邵正宗离开大陆的问题,提供了为他办好的证件。

不料,邵正宗拿到证件后,却大发雷霆,因为边防戳的印泥颜色不对。

邵正宗心灰意冷,既然你答应我的事没做到嘛,过桥抽板,那我也不想做了。

恰好刘连昆反映,邵正宗喜欢喝酒,酒后又口无遮拦,担心出事而牵连自己。

“军情局”便决定不再挽留,发给邵正宗10万美元的遣散费,其中3万给沈小丽,打发走人。

沈小丽于1997年前后,以儿子在西班牙读书为名,通过张志鹏的香港公司担保,赴西班牙居留迄今。

刘连昆参加情报工作后,态度积极,表现优异。张志鹏作为交通员,每个月一至两次送情报回台,每回都与殷宗文等六、七位将级军官,在阳明山秘密开会研讨情报价值,殷宗文大喜过望,对刘连昆赞赏有加。

1994年12月,“军情局”为了加强与刘连昆的联系,并且通过刘连昆进一步渗透军方高层,扩大情报网,派遣庞大为再次前往大陆,秘密会晤刘连昆。

12月4日,庞大为到达香港和张志鹏碰面,研究进入大陆的细节,包括和刘连昆会面的时间、地点、方式、标记、联络办法等。

当天下午,庞大为还与在香港的台湾“军情局”特工李志豪见面,请他于5天后在珠海拱北海关接应,协助庞大为从澳门出境。

12月5日,庞大为从香港坐火车抵达广州,到华厦大酒店登记入住以后,发现被广东国安人员盯上。广东国安部门两人一组,利用机动性高的摩托车,从下榻的华厦大酒店一路跟踪。

庞大为不敢去约定地点白天鹅宾馆,佯装先往东方宾馆,但仍无法摆脱,眼看接头时间过了45分钟,只好叫了一辆出租,冒险硬闯“白天鹅”。


白天鹅宾馆
白天鹅宾馆

两名国安人员跟到白天鹅宾馆,立即盯住宾馆前后门,因人手不足,未立即跟进目标。庞大为利用5分钟的短暂机会,进入了刘连昆的房间,把“军情局”给刘连昆的慰问金和慰问品交给他。庞大为还告诉刘连昆,自己得了血癌,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

话一讲完,刘连昆的眼泪就掉下来了,对庞大为说:“你是我的知交”。庞大为给他敬了一个军礼,匆匆离开。

当晚,庞大为不经意放出次日将下乡观光的讯息,但隔天一大早却直奔广州车站,摆脱盯梢,迅速离开大陆,刘连昆提供的情报,也交给张志鹏带出。


庞大为
庞大为

据庞大为估计,台湾给刘连昆发放的工资和奖金总共达到四、五千万台币,其中奖金为2500万台币,相当于85万美元。

刘连昆时常把机密文件带回家,在夜里进行拍照。一次,他妻子发觉了他的行动,非常惊恐,以自杀相威胁,要刘连昆不要害了自己和家人。

“军情局”得知此事之后,给刘连昆10万美元,在北京购置了一处房产,作为工作场所。

1997年,庞大为调到加拿大工作,不再负责执行“少康专案”。在派驻加拿大期间,刘连昆与他仍然有联系。当时刘连昆希望儿子移民加拿大,庞大为答应帮助申请。

1999年2月5日,即春节前夕,刘连昆还用化名“明董”给化名为“王总”的庞大为写信,打听他儿子移民加拿大的事情。

庞大为一问,军人不行,还在国防大学受过训。

一个大嘴巴

1996年,台湾首度直选,李登辉民调领先,解放军在台海举行空前军演,进行威慑。

3月7日,李登辉到宜兰拜票,为了安抚民心,他脱口而出:对岸台海演习的弹头是“空空的哑巴弹”,天一下雨就点不着火了,是吓唬台湾民众的作秀行径。

这一席话,让“军情局”苦心经营的情报网毁于一旦。

翁衍庆坦言:嘴巴太大了,这样的话一出,对情报单位伤害太大了。你考虑不周到,讲“空包弹”,但中共则会质疑,为什么台湾知道是空包弹,里面一定有人泄密。



张志鹏非常生气。他说,知道“空包弹”的人不多,这下把他曝光了,就有危险问题。所以他提出来,自己和刘连昆都不做了。

军情局”顺水推舟,同意了他的退出要求。其实,“军情局”一直对张志鹏有看法,认为他居功摆谱,个人操守也有问题,多次克扣、私吞给刘连昆的奖金。另外,张志鹏当时已经70多岁,超过了情报人员任用的年限。

1998年,台湾“军情局”瞒着张志鹏,派人拿着一张10万美元支票到北京找刘连昆,胁迫他返回工作岗位,并且以10万美金为见面礼,另找台商杨铭中担任交通员。

一个孤胆英雄

刘连昆暴露之后,很多人说是肇因于“哑弹论”。了解内情的人士透露,其实和台湾“军情局”内部人事倾轧、争功,过度利用刘连昆的关系更大。

为了争取绩效,舍不得放弃“大鱼”,是情报工作的兵家大忌。台湾不断利用高额工作奖金,引诱刘连昆冒险,更不可思议的是,还有人鼓励刘连昆提供原始文件,因为和复印件比起来,真本可以让经办官员和刘连昆同获五倍以上的奖金。由于人人想分这杯“肥羹”,变得多人经手,刘连昆的身份终于不保。

这是一些公开的说辞。其实,真正为破获刘连昆案立下汗马功劳的,是我方打入台湾“军情局”的卧底英雄李志豪。



李志豪,生于1940年代末,广州人,年轻时为游泳选手,真实身份是广东国安人员。70年代,他游泳偷渡到香港,以侨生身份赴台求学,被台湾“军情局”吸收为特务,是中共在台潜伏最长的卧底。

李登辉的“哑弹论”一出,确实让我方马上警觉,怀疑有内奸,下令清查泄密对象。但排查过滤耗时良久,因为牵涉人员层级很高,调查进展缓慢。

我方于是指示李志豪,从台湾“军情局”内部寻找线索。

很快,李志豪在“军情局”发现了我方绝密文件,证实大陆有高层泄密。但是,泄密的“高至明”、“明董”到底是谁,却一直没有线索。

李志豪心生一计,时常去社子岛忠诚二村 “军情局”宿舍,找退休的老员工聊天,终于取得决定性的证据。一名财务处的退休上校提及,曾给“高至明”在海外的亲戚打过一次款。

刘连昆暴露了。

大结局

1999年3月29日,担任两岸少将长达7年的刘连昆在北京被捕。

1999年4月9日,仍然不知东窗事发的台湾“军情局”交通员杨铭中,从上海给刘连昆打电话,因而暴露身份和位置,3天之后,他在机场登机返台时被捕。

不久,畏罪潜逃的邵正宗落网。

至此,刘连昆、邵正宗间谍案告破。

沈小丽在西班牙接到国内一个好友的电话,得知刘连昆被捕的消息,即刻通知了人在香港的张志鹏。

大陆为了抓捕张志鹏,以他在石家庄的合资公司分红20万美元为名,试图引他到大陆。张志鹏谨慎行事,让他的女秘书姚嘉珍代替他出席,结果姚嘉珍被捕,张志鹏立即逃回台湾。

1999年8月15日,刘连昆和邵正宗被处决。

刘连昆的儿子,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刘连昆的妻子,不满刘连昆当间谍,害死自己,连累儿子,拒绝认领刘连昆的尸体。

杨铭中和姚嘉珍,从最初被判死刑,后改死缓2年,再改无期徒刑,到最终改为20年,加上获减刑数月,姚嘉珍于2019年,杨铭中于2020年1月先后刑满释放,返回台湾。杨铭中是台湾被大陆关押最久的间谍人员, 43岁刚新婚就关进去,62岁才出来,19年半的时间,父母已经双亡。


杨铭中
杨铭中

中方吊销了沈小丽的护照,沈小丽在西班牙流亡迄今。

张志鹏2016年在台湾病逝,生前状告李登辉暴露情报人员,要求赔偿一亿新台币未果。晚年曾对着邵正宗的照片流泪说,情报员既要细腻又独具功夫,本就不是常人做的,而且一出了事,就要自己承担所有的后果,干情报的都是傻子。

世新大学毕业的孙佩霞说,出事以后,一直在台北公馆巷卖葱油饼,一卖就是20年。远远地看到同学,脸都会别过去,怕被认出来。现在张志鹏的香港帐户还有20多万港元,但她不敢去领。自己午夜梦回,有时会哭湿枕头。


正在卖葱油饼的孙佩霞
正在卖葱油饼的孙佩霞

1999年,台湾“军情局”展开“少康专案”内部检讨,庞大为认为李志豪有疑点,怀疑1994年12月第二次潜入大陆与刘连昆接头时,正是李志豪为广东国安通风报信。之后,李志豪被逮捕,判处无期徒刑,于10月1日入狱。2015年,两岸在新加坡举行高峰会,李志豪被释放,交换台湾间谍朱恭训与徐章国。

李志豪,这位真实版的“余则成”,去时还是青葱少年,归家已是耳鬓斑白。

向战斗在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浏览 700 次, 今日访问 3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