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雷英夫预测美军登陆的谎言与粟裕蒙冤

张雄文

雷英夫一度被传为“洛阳才子”,一生最大的杰作是“预测了美军仁川登陆”。

但近来军事专家研究发现,雷英夫所谓预测美军仁川登陆是谎言。

这事的起源,是雷英夫的《抗美援朝战争回忆片断》。他在文中说:1950年8月23日与总参作战室同僚们 “经过反复研究,我们得出一个一致的意见:敌人在仁川登陆的可能性很大”。他说,自己从总参作战室回到西花厅后,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周恩来当即报告了毛泽东。毛泽东随后询问雷英夫是如何得出结论,他说 “是按照主席历来教导的实事求是的办法,大家解放思想,对抗作业,七嘴八舌,然后得出结论”。

实际上,朝鲜半岛三面环海,地形狭长,而仁川位于朝鲜半岛西海岸,距离汉城仅有40-50公里,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如果美军从仁川登陆,可以迅速切断朝鲜南北交通。当时各国军事机构对美军的登陆都有猜测(中国驻朝鲜武官柴军武就有过可查的报告),东京、釜山、香港等地报纸电台几乎每天都猜想是仁川。联军司令部发言人也多次公开放风登陆地点是仁川。

雷英夫的《抗美援朝战争回忆片断》发表后,可能感觉自己的预测没有科学资料和情报为依据,影响自己军事高参的形象,又在1997年出版的回忆录《在最高统帅部当参谋》:“我们对9月到11月的朝鲜西海岸海潮作了研究,发现3个最佳时期内,各有2至3天的好时机,仁川海岸可供靠岸利用的时间,每12小时内只有3小时,如果以9月15日为登陆日,那天的涨潮最高时间共两次,一次是上午6时59分,另一次是下午日落35分钟后的19时19分。9月15日比另外两次时间相对更为可能。所以,我们认为美军极有可能把登陆时间选定在9月15日。”

雷英夫预测美军登陆的谎言与粟裕蒙冤

雷英夫

雷英夫说,毛泽东听后即令:“立即通知情报部门严密注视朝鲜和美、英、日,立即把我们的看法向斯大林和金日成通报,提供他们参考,希望人民军有后撤和在仁川防守的准备。”

但近来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专家卢建东提出质疑:

一、档案中找不到雷英夫与毛泽东的对话;

二、档案馆中也找不到毛泽东随后发布的那个命令;

三、当时军事测绘部门仅仅是一个处级单位,别说朝鲜的水文资料,就连中国自己的水文资料都严重缺乏,雷英夫是如何获得朝鲜西海岸的水文潮汐资料的?

卢建东撰文说,雷英夫这些海潮资料情况是抄自日本出版的《韩国战争史》中文译本,而日本引用的则是美军战后公开的资料,即当年美国海军专家向麦克阿瑟汇报的详细材料,不仅日期、时间分秒不差,而且都特地加注了一个日落时间,甚至连文字表述也相同。

于是,一个谎言被揭穿了,“军事高参”其实是造假者。

雷英夫说谎其实不止一次,早先的一次谎言,令他的上级总参谋长粟裕陷入被批斗之中,蒙冤36年。

1955年6月,福建军区副司令员皮定均到北京参加集训,总参谋长粟裕向他了解对马祖作战的组织准备情况。

皮定均告诉粟裕,攻打马祖的准备工作进行得很不充分,预定参战部队仍在执行一年一度的训练计划,所需登陆船只还在400—700公里以外尚未集中,他们计划在8月份用一个月时间作两栖作战演习,然后投入战斗。

粟裕听完情况介绍后,说:“对马祖作战准备工作确实很差,亟须认真进行。”

6月18日,粟裕与主管作战的副总参谋长陈赓一起约见福建军区副司令员皮定均。他说:“解放马祖的准备工作应从困难处着想,战斗与战役实施过程中力求速决,以显示我军力量强大,减少美帝干涉的机会。按照南京军区4月15日所作的全面准备逐岛攻击的部署,充分准备,确实进行。”

为了更好地说明自己的意思,粟裕当时还将三个茶杯摆成阶梯队形说:“如果先打高登进展顺利,美帝又不出面干涉,则可以接着打北竿塘,再而南竿塘;如果情况不利,应以准备打北竿塘或南竿塘的第二、第三梯队增援第一梯队,用以巩固高登,反击敌之反扑。”

粟裕还交代他们详细研究,具体计算,将研究结果报告中央军委才能最后确定和实施。

这次会见谈话,因工作人员没有作记录,皮定均记忆不准确,回去后将粟裕的话传达成意思大相径庭的内容:“对马祖列岛的作战方针:应该是全面准备同时连续攻击高登、北竿塘、南竿塘。只准打好,不准打坏,以显示我国力量的强大,战斗实施应速战速决,准备工作应细致周到,并向最困难处着想。限今年内完成解放马祖列岛的作战任务。”

两天后的6月20日深夜,彭德怀接到南京军区许世友等人的急电,首先提到皮定均因误听而错误传达的粟裕指示内容,随后说:“我们反复研究后,认为同时攻击三岛困难很大,没有一年半以上的准备,无法实施。”

他们列举了打马祖的困难和不利条件,随后说如马祖三个岛同时攻击,还不如打小金门岛(敌军一个师),距陆岸近,便于船只起航和岸上炮火支援。但也需要相当长时间准备。

这时,粟裕已于20日白天前往旅大视察,不在北京。彭德怀便于第二天上午找来当事人之一陈赓询问。

陈赓说明了“总参只是说要加紧全面准备,并未说三个岛同时攻击”,而且交代应由南京军区许世友等研究后报军委确定和实施。

彭德怀要求陈赓告诉南京军区,打马祖准备工作暂停,听候新的指示。

周恩来看到南京军区的电报后,也打电话问彭德怀,彭说不知此事,已告陈赓,要南京军区暂停准备,听候新指示,待主席(毛泽东)回京请示后再定。

6月23日,毛泽东从杭州返回北京,彭德怀将南京军区发来电报一事向他汇报。

彭德怀说:“现在看粟裕、陈赓、许世友等对军委8月13日的方针还缺乏深刻认识。叶飞在福建主要搞省委和政府工作,他也应很好地掌握军委的方针。为此提议请叶飞、许世友来北京开一次会,有利军委方针的掌握和贯彻。”

毛泽东表示同意。

7月8日,彭德怀召开关于福建沿海作战方针问题会议,总参谋部负责人粟裕、陈赓,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政委唐亮,福建军区司令员叶飞,南京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等人与会。

会上,粟裕说明,会见皮定均时,只是说要加紧全面准备,并未说三个岛同时攻击,皮定均可能是把“全面准备”误解为“全面攻击”。陈赓说先全面准备,攻击时再选择最小最弱的岛,符合军委8月13日作战方针。

事情到此本已澄清,但总参作战部作战处长雷英夫却说:“粟总长确曾指示,要全面准备,同时攻击”,而且将这一句话写入会议纪要的注释。

因6月18日与皮定均谈话时未作记录,虽有副总参谋长陈赓做证,但粟裕依然有口难辩,随即主动担了责任。

彭德怀就皮定均误听的传达内容生气地说:“福建作战军委早有文件,由北向南,由小到大,谁想打大的?”

8月31日,粟裕写了一份《关于六月十八日约福建军区副司令员皮定均同志谈攻击马祖作战准备工作的检讨》,报给彭德怀并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实事求是说明了处理马祖战备问题的经过。检讨中他也说明:“雷英夫同志所作记录(指7月8日会议)的注释(即雷英夫的发言)与上述情况是有出入的。”

彭德怀阅后批注:“已阅。”毛泽东阅后批示:“已阅,退粟裕同志。”同时批转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等中共中央负责人阅后“退毛”。

这场风波,雷英夫作伪证,使粟裕和陈赓有口难辩。虽然暂时平稳了结,但粟裕三年后被批判为“擅权”,雷英夫的伪证成为重要依据。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掌上文史):雷英夫预测美军登陆的谎言与粟裕蒙冤

(浏览 8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