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在古寨

陈赓是我军著名骁勇善战的战将、大将,是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卓越领导人。他是新中国国防科技、教育事业的奠基者之一。其一生有许多传奇的故事,今年恰逢陈赓诞辰120周年,特推出此文,谨以此纪念陈赓诞辰120周年。

陈赓在古寨

山西古寨村里的陈赓大将塑像

陈赓大将抗日战争时期担任386旅旅长以及后来作为解放战争中异军突起的“陈谢纵队”的领导,率部转战南北的故事,让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一个令人敬佩的大将军。

古寨村是山西省沁源县王和镇的一个小山村。它历史悠久,近千年的晋文化熏陶,使其形成了善良淳朴,热情好客的民风。古寨村、古寨人为陈赓大将曾在古寨居住过而感到自豪。这里要讲的陈赓在古寨的故事是1947年汾孝战役结束后的一段往事。

陈赓在古寨居住的时间虽然不长,但留下了许多故事,经过几代古寨村人的口口传颂,一直家喻户晓。如果你走进美丽古朴的古寨村,不仅能看到古老的明清建筑,还能感受到古寨村独有的文化习俗,如果你想听陈赓当年在古寨村的故事传说,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村民几乎都能说上几段。在那夹杂着晋东南的乡村土语里和淳朴诚实的表情中,让人们听起来这些故事仿佛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古寨记录了那段燃烧激情岁月的日子。

汾孝战役是解放战争初期,我军在山西自卫和反击阶段的一个重要战役,是巩固和开展吕梁解放区的战略行动的组成部分。广大指挥员战斗员带着解救劳苦大众出火海的使命感,以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战斗气魄,打出了军威,为晋南地区展开战略性反攻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6年底,古寨成为第四纵队11旅的后方医院和后勤机关的驻地。医院有十几所院落,近200个床位,至今在当年的老房子里的墙壁上,仍然留有伤病员床位号的遗迹。当村民们知道解放军要打汾阳孝义,解放那里的受苦受难的百姓时,村子沸腾了起来。村民们争先恐后地为部队后勤机关、医院等腾出最好的房子。一时间,这个古朴的村寨里,演绎出老区人民的军民鱼水之情。居住解放军的村民家里水缸经常是满的,院子经常是干净的,房间里不时传出欢声笑语。家家户户纷纷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让战士们吃、让战士们用。为支援部队作战,村里还动员青年参军参战(在解放汾孝的战斗中,古寨牺牲了两位烈士:孙振业、孙家珍),组织了支前担架队,为即将开始的汾孝战役做准备。

19471月中旬汾孝战役打响,我人民解放军四纵队解放了孝义城,汾阳城也唾手可得。这时阎锡山为挽救败局,又调动各路大军围剿我人民解放军。经过半个多月的战斗,在陈赓司令员的指挥下,打退了阎军的围攻,取得了很大的胜利。

汾孝战役中古寨村民积极踊跃参战、抬担架、送军粮、送弹药。他们亲眼目睹了战役前方我军指战员们表现出的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这种精神,不但鼓舞了广大贫农和所有进步人士的志气,也敲醒了中间派的立场,打击了个别有幻想的顽固分子和落后分子的嚣张气焰。解放军的英勇行为极大地鼓舞了村民的土改积极性,使他们积极投入到土改运动中,推动了古寨村的土改运动的顺利进行。

古寨村民不会忘记陈赓在汾孝战役之后,带领部队来到沁源古寨村一带进行休整的日子。

那是正月十一日上午(194721日),部队后勤人员在村干部的陪同下,又号了几户住房。住在村东的孙荣川家被号下了,并被告知要有人来借住几天,让他把火炕烧一烧。孙荣川的父亲知道后 把西院腾出,一家人合住到东院。第二天前方归来的解放军官兵陆续进了村,通信兵在孙荣川家架设了电话线,安装了电话。刚吃完早饭,孙荣川家来了许多军人,有提包的,有扛马褡子的,有序地进入西院的各个房间,开始布置起来。不一会儿,就陆陆续续地又走进院子一些人,只见人群中有背盒子枪的小青年,有佩戴小手枪的中年人。孙荣川一看不觉地惊讶起来:难道是部队首长住进了我家?突然一阵爽朗的笑声打破了孙荣川的静思。只见几位风尘仆仆的中年人说说笑笑地走进孙家的西窑洞。趁战士们来东窑借用炕桌、板凳等用具的机会,孙荣川的父亲好奇地探问道:住在我家西窑的是位首长吧?一个战士回答道:大爷是的,是我们的陈赓司令员!孙荣川的父亲满心喜欢又十分惊讶,原来那位风度翩翩,又说又笑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陈赓司令员啊!

陈赓在古寨

19472月陈赓在古寨村驻地(村民孙荣川家)的大门

在孙荣川的眼里,陈赓很年轻啊(当时,陈赓44岁),个头不高,和大家一样穿着普通的灰色军装,身材敦实,面庞红润,态度和蔼,行动敏捷,平易近人。多年后,孙荣川还记得陈赓最初到他家的模样:胡子头发都很长,是连鬓胡!安排住宿后,陈赓随即就理了个发,洗了个脸,并换了一身衣裳,当再见到陈赓时,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白皙的脸上没有了连鬓胡子,显得格外英俊、潇洒而又整洁气魄。

陈赓在古寨

20世纪40年代的陈赓

乡亲们回忆,当日下午军人们就在西窑召开了会议,炕上地下都坐满了人,还在门厅摆了几个凳子。参加会议的人,估计起码是团以上的干部。可能是总结汇报工作,晚饭后继续开会,直到深夜。第二天仍在开会,大门外各院门前都拴满了马匹。住在西房的参谋人员进进出出,忙忙碌碌。只见村上古道旁的大河滩边上收集了成堆的木板、席子,许多人在忙于搭台子,一群孩子围着这些人嬉戏打闹着。一打听才知道这是在准备会场,四周还搭了几个席棚子,做厕所用。第四天,在古道河滩旁召开了部队大会。村里的人都找高的地方向会场观看。部队全副武装一列一列地从附近各村整队而来,喊着一、二、三、四 的口号,步伐整齐地进入会场。队形整顿好后,一声令下各自放下背包,就坐在背包上面。人们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大的场面。在会场上除了穿灰色军装的军人以外,还有一片穿黄色军装的军人,据说那是在此次战役中的俘虏兵。其中有在孝义城北俘虏的一个整团,团长魏秉枚也在场。会场周围摆放着多门山炮、野炮、迫击炮等重型武器,还拴着许多马匹。台上方悬挂着一幅大横标,上面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汾孝战役祝捷大会。大会使用手摇发电机,四面木柱上的大喇叭播放着讲话人的声音,十里八乡来围观的群众都能听到,只是听不太懂。大会开始,主持人讲话以后,喊了声全体起立,台上台下整个会场的人齐刷刷地都站起来了。接着主持人说:向此次战役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致哀!大家都低下了头向烈士们默哀。默哀完毕后,由政治部主任表彰了许多此次战役的英模人物与英模事迹。而后有数十个人上台排成两行,由部队首长给他们佩戴大红花。最后是陈赓司令员讲话。他总结了此次战役的经验教训与当前的国际国内大好形势,提出了下一步要再接再厉,争取更大的胜利。政委谢富治也讲了话。那天虽然天气很冷,但阳光灿烂,微风吹拂,好像天气也在为大会助兴。大会开了两三个钟头,秩序始终井然。会毕,各部队原地活动,吃干粮,喝自带水壶里的水。下午由部队文工团演出“白毛女”“赤叶河”等文艺节目,直至傍晚散会。

祝捷大会的当天晚上,陈赓含泪挥笔向中央军委提笔写下电文:

军委:楚大明同志年32岁,河南人,1931年入党,现任我纵队第10旅副旅长。他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艰苦奋斗16年,光荣负伤20余次,每次战斗均身先士卒,奋不顾身,英勇牺牲精神永为全军敬仰,为我军战斗英雄,对部队战斗作风之提高该同志起着很大作用。不幸在此次汾孝战役中光荣牺牲,实为我党极大的损失,全军上下悯懊异常。

赓 谢

1947.2.4

不久,中央军委特别追赠楚大明特级战斗英雄称号。

汾孝战役胜利后,19471月份,陈赓司令员带领部队到古寨休整。在汾孝战役中牺牲的第10旅副旅长楚大明同志的遗体也被护送到古寨。烈士遗体先是存放于古寨村第11旅医院庭房院西侧的石窑里,于十天后(210日),移灵到柏子镇畅村(现为灵空山镇畅村)。军民在畅村为楚大明烈士召开了追悼大会,并将烈士安葬于畅村。解放后由组织将楚大明烈士墓迁至华北军区烈士陵园。

一天早饭后,陈赓脸上露着微笑出来散步,很明显地消闲了。陈赓看到孙荣川两岁的女儿玉莲在窑洞门口玩儿,脸上露出了平日少有的笑容,对房东大爷说:我抱一会儿孩子可以吗?房东大爷说可以啊。陈赓弯下腰一下就把玉莲抱在怀里,一会又高高地举起。孩子欢乐的尖叫声和陈赓的笑声顿时传遍了整个院子。逗了一会,陈赓就把孩子抱到他窑洞里,给孩子吃饼干(可能是战利品吧)。玩了一阵,陈赓才拉着孩子的小手,把她送回到东窑洞里来。孩子回来时,另一只手还抱着陈司令员送给她的一包饼干。玉莲这孩子也很乖,她从小就爱笑不爱哭,惹人喜爱,一见陈赓司令员就笑嘻嘻的。看来司令员很喜欢孩子,以后他几次抱着玉莲玩。

有一天房东大妈摊黄煎(当地的一种小吃),摊好后让儿子孙荣川给陈赓司令员送去十几个,陈赓司令员十分高兴地说:这是沁源人的特产,别的地方没有。然而他只留了两三个,其余让警卫员都送给西房的参谋人员吃了。

陈赓在古寨

19472月陈赓在古寨村居住过的窑洞

陈赓他们在古寨共住了10天,每天都将院里院外打扫得干干净净。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警卫人员将借用的东西一一送还,并告知老乡:明天我们要走了,再见吧!

正月廿日,天刚亮,部队便开饭了。到太阳登山时,部队出发了。乡亲们都走出家门,自发送部队到村前。以陈司令员为首的多位首长跨上战马后,个个回头挥手向乡亲们致意。

陈赓他们离开古寨后,又到绵上、郭道、东村一带休整了一段时间,在那里又招收了不少新兵。

(太岳分会供稿 2023年2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陈赓在古寨

(浏览 32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