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7日 七林旺丹同志逝世

被誉为“雪山雄鹰”的民兵英雄七林旺丹因病医治无效,于2016年4月7日零時40分在昆明云大医院不幸逝世,享年82岁。

长眠的雄鹰

 远逝的画面
已载入历史
英雄的壮举
迎着金太阳飞翔
化作一尊不朽的丰碑 

 ——特此缅怀雪山雄鹰七林旺丹

雪山雄鹰是谁?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七林旺丹,男,藏族,1935年8月生,云南迪庆香格里拉东旺人,1959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12月参加工作,高小。在50年代末平息藏区武装叛乱中,他不顾个人安危,英勇顽强,血染纳雅雪山,完成了组织交给的突围送信任务,成为全国知名的民兵英雄,被誉为“雪山雄鹰”。

生于1935年的七林旺丹是位壮硕勇猛的藏族汉子,云南迪庆香格里拉东旺人,曾在中甸县东旺区办事处工作。

1959年3月,七林旺丹加入中国共产党。他历任中共云南省委常委兼中甸县委书记,中共云南省丽江地委第一书记,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兼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委第一书记。1978年被免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常委职务。1980年2月起任云南省民委副主任。1985年2月至1996年2月任迪庆藏族自治州政协副主席。是中共第九届、十届、十一届中央候补委员。

雪山雄鹰的故事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七林旺丹是一位传奇式人物。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他的名字传遍大江南北,人们都尊称他“雪山雄鹰”。七林旺丹从一个翻身农奴成长为党的领导干部,当上中央候补委员、云南省委副书记。腾起于雪域高原上的雄鹰,他的一生都与高原人生活得最近。昔日的英雄,背后有着怎样动人的故事?

1969年12月27日的《云南日报》刊登了七林旺丹的先进事迹

七林旺丹,迪庆州香格里拉县东旺乡新联列布村人,1935年8月生。幼时家境贫寒,给奴隶主当奴隶。当年流传迪庆高原的红军故事,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扎下了根。

1950年,中甸(香格里拉)和平解放。年底解放军进驻东旺,他终于见到了“金珠玛米”(解放军)。小旺丹到部队打杂搞勤务。部队官兵待他如兄弟,他第一次感受到人间的温暖和自由平等,心情舒畅,每天从早忙到晚,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1952年,17岁的小旺丹参加了部队组建的民兵,自已扛上了枪。部队首长看到他是穷苦人出身,参军心切,人又老实,就把他吸收到办事处当通讯员,每月有18元工资。同年,反动头人汪学鼎公开叛乱,七林旺丹积极投入平叛战斗,为解放军带路、送信、侦察敌情,在战火中经受考验。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1957年初,康巴地区少数反动上层发动武装叛乱,战火蔓延到迪庆。由于东旺地理位置特殊,历史遗留下来的民族问题严重,形势十分严峻,中甸县委决定由孙致和县长率领一支工作队进驻东旺侧庸,工作队员加民兵武装共80余人。3月11日,东旺通往县城的电话线被叛匪破坏,工作队与县委失去了联系。18日,叛匪集结近千人包围侧庸,切断了工作队驻地的水源,双方对峙,冷战不断。28日,在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孙县长和地委委员和万宝等领导商量后,决定派七林旺丹和扎史翁博二人冲出包围圈。七林旺丹接受任务后,把信缝在棉裤夹层里,藏好领导交给他的十响枪和手榴弹,乘夜突围,取道约雅雪山赶往翁上。途中,扎史翁博千方百计诱骗七林旺丹,说想看看他的枪。当旺丹把枪交给他时,他立即露出凶恶的面目,开枪打中了旺丹的右手和腹部。七林旺丹忍痛大骂,抡起手榴弹把扎史翁博打跑。旺丹的右手被打断,腹部中弹后肠子都流出来了。他忍受着剧烈的疼痛,顽强地向着翁上方向爬行。第三天上午爬到翁普附近,一位认识他的老阿妈发现了他并到区政府报告。七林旺丹经部队医院抢救,脱离生命危险。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1959年,七林旺丹被原昆明军区命名为“雪山雄鹰”,中央军委授予他“全国民兵英雄”称号,还奖励了一支半自动步枪。这年,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六十年代初期,全国掀起“农业学大寨”运动,旺丹时任新联大队党支部书记。他带领新联人民改天换地,让穷山恶水换新颜。新修水沟22条(长14.5公里),增加灌溉面积982亩。坡地改梯地494亩。架设积肥单轨木溜10条,积肥功效提高3倍。建水塘3个,拦河坝820米。新开梯田80亩。架积肥钢溜索23根,总长25.9公里,提高积肥功效5倍。修通了通往边三村(指新联大队最边远的巴拉、色葱、赞茸3个自然村)的驿道,还在河上架桥,修了水电站,让电灯代替松明照明,脱粒、磨面也用上电能,大大解放了劳动力,实现了跨世纪的飞跃。

1969年冬,《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红旗》杂志联合发表《雪山雄鹰》专文,表彰七林旺丹在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先进事迹。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1971年,七林旺丹任中甸县委书记期间,出席云南省党代会,当选云南省革命委员会委员,省委常委,后被任命为省委副书记兼迪庆州委书记、迪庆军分区政委。旺丹曾出席中共中央九大、十大、十一大,九大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他调到省里工作后,省委领导曾动员他把全家人迁到昆明,旺丹说:“你们把我放在第一线上,假若有一天我犯错误了,我的这些家属是不好处理的。现在我一个人,我犯了错误,我卷着被子就可以走了,回老家种田去。”他为人耿直坦荡的一面展现无余。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七林旺丹永远铭记党和中央领导的关怀,他曾先后23次到过首都北京,8次见到过毛主席和周总理。周总理还多次和他亲切交谈过,其中有一次他终生难忘。1973年5月18日,在人民大会堂西南厅,他和出席中央工作会议的代表们正在座谈,周总理来到会场,刚好他在发言,他谈到了民族自治方面的问题。周总理对七林旺丹的发言很感兴趣,但七林旺丹带着浓重藏味的汉话,总理听不清,经云南省委领导翻译,总理明白了七林旺丹的意思,就打断他的发言,说:“旺丹同志,我插一句,你们云南边疆四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人民的生产生活怎么样?”旺丹回答:“我基本上是在基层,只了解迪庆州的情况,迪庆州有的地方搞得好一点,有的地方搞得不太好,因为是丽江地委代管。”周总理问什么是“代管”?省委领导代他作了回答。周总理听后又问他:“旺丹同志,你说这个代管,管得好不好?”旺丹回答:“其他地方我不晓得,从迪庆州来说,如果国家需要建立这个州,就要名副其实,如果不需要,就干脆撤销,并入其他地区,不要搞自治州了。”总理望着省里的领导说:“云南17个地州,中央向来是承认的。省委要直接管,不要搞什么代管了。对这些地处边疆的地州,要多给一些特殊的照顾。”七林旺丹的话说得比较直也比较重,没遮没拦的。但敬爱的周总理心胸广大,宽容无边,也十分重视七林旺丹提出的问题。后来中央制定了进一步贯彻落实民族自治州的有关条例。1972年10月,迪庆藏族自治州不再由丽江地区代管。

资料图。图片来源于网络

  1993年以后,冠心病等多种疾病把七林旺丹拖到床上,面对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他有心投入却使不上劲。州委、州政府先安排他在温暖如春的金沙江畔虎跳峡镇静养,后又把他送到昆明治疗。他常常扼腕叹息:“现在政策这么好,可惜我要和大家再干也干不成了……”他想念迪庆,想念新联,想念边三村的父老乡亲。这天,昆明43医院来了一群身着藏装的农牧民,要找“阿吾旺丹”。热心的护士把他们领进七林旺丹的病房。这是新联边三村全体村民推选的代表,赶了近千公里路程,来看望他们的老书记,送上乡亲们的问候,还有大家拼凑的300元钱。这位在死神面前不低头不流泪的七尺汉子,忍不住眼眶湿润了。他握住村长霞巴的手,说:“这钱我坚决不要,只要你们回去转告乡亲们一声,我七林旺丹也想着他们……”见到这一场景的人,无不为之动情,这就是人民群众心目中的七林旺丹,永远的雪山雄鹰!

(浏览 12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