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血祭民权门》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本文作者李东进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公元一九四八年秋末,东北黑士地上冰天雪地,寒风凛烈,战云横陈。我四野45军在沈阳以北海城牛庄地区举行辽沈战役祝捷和隆重的追悼大会,接中央军委命令结束修整、提前入关!经六天短暂整备,我45军挾辽沈战役性利余威,于11月23日至25日由驻地出发,涉辽河,大凌河,经盘山,石山,由冷口跨过长城,再经建昌,丰润,于12月16日进至宝坻地区。由此,邱会作接林、罗电话:“黄永胜任第45军首任军长,段苏权调上干大队”。黄永胜是一员猛将,湖北咸宁人,时年38岁。武德厥伟,文武全器,战功赫赫,他身高八尺,具英雄气象,性格桀骜不羁,为事雷厉风行,打仗英勇果断。摧敌于正锐,挽澜于极危。一闻攻战,无不欣然,攻则争先,战则奋勇。威似雷霆,势如风发,其武治彪炳强悍,既能统兵图战,模扫千军,又可单刀入阵,寸铁杀敌,剑胆琴心,为诸将倡,是四野全能悍将。是黑土地上空最耀眼的将星,“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是东野总司令林彪最为欣赏的将之干城!麾下精英云集,133师、134师、135师、158师皆为虎狼之师,齐装满员48082人,长枪14192支,短枪3119支,冲锋1549支,轻重机枪1338挺,枪榴弹和掷弹筒542支,火箭筒21具,60炮308门,82迫击炮80门,野炮34门,步兵炮26门。装备精良,兵势煊赫。大军行进途中换发冬装,着灰色棉服,戴狗皮帽子,军容整肃,士气高昂,军歌嘹亮,全军上下鲜衣怒马,浩荡气派,全付美械装备闪烁生辉,一路上铁流滚滚,剑锋直指津门!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45军首任军长黄永胜上将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45军首任政委邱会作中将

 

      1948年12月19日19时,我45军接四野总部命令,在四天时间内连续作战,克杨村,占宜兴埠,横扫从独流,攻占杨柳青,歼韓家堡之敌,进占白塔口,双港一线,歼敌数千、缴获甚丰,俘敌少将师长宋海潮,堵死了天津守敌向大沽区的退路,天津守敌湮灭将至,己成翁中之鳖。12月30日,四野总部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停攻塘沽,集中兵力会攻天津!令我45军参加天津之战。我纵各部奉黄永胜军长命令:于1948年12月31日开往天津郊区,做好攻城准备。133师吳烈部进入范家庄、荒草坨、东西堤头、赵温庄地区。134师钟明彪部进至梅厂镇以南地区。135师丁盛部进至孙庄子、赵沽里、何家庄地区。158师李道之部进至宜兴埠、刘安庄、小淀、贺家地区。军直属部队进至刘快庄,至此我45军各部完成部署,进入指定位置。

 

        天津战役总指挥刘亚楼亲赴45军指挥所下达作战任务,并视察攻城准备工作,刘亚楼对黄永胜说:“林、罗派我来天津是来实习的,在你们带领下实践实习,有请各位多多帮助,争取考试及格”,黄永胜朗声答到:“总指挥在上,请多多关照,给我们的任务越硬就是对我们的关照”。给45军的战斗任务是协同44军由东向西并肩突击,与由西向东的38军、39军形成东西对攻态势,四个军在金汤桥、金刚桥会师,尔后先南后北歼灭敌人,46军和一个独立师在天津的东南角实行佯攻。刘亚楼临走前,军部设狗肉宴送行,大家吃的逸兴遄飞,人人满头大汗。当时黄永胜军长放一台小匣形美制收音机在指挥所“显摆”,十分抢眼,还说:“这是辽西会战时廖耀湘“送”给我的”,刘亚楼看上了,拿了就走,对黄永胜说:“你们八纵厉害,叫陈长捷再送你一个”!言罢上车扬长而去。

 

        12月24日,天津地下党派员与我45军联络,提供了详实的天津敌情资料,黄永胜军长立命绘成图纸,上报四野总部,同时要求各部认真勘察地形,白天“看”、晚上“摸”。反复勘察地形熟悉运动路线,对攻击点的打法,障碍物的克服做细致研究。挖了大量交通壕,构筑了进攻阵地,进行攻击训练,准备了大量爆破与渡河器材,捆绑了不少柴草,用于填平护城河,为坦克和步兵开辟道路。

 

        天津战役总指挥刘亚楼亲自带几名卫士到敌阵地前观察敌情,与敌62军151师巡逻队遭遇,敌队长厉声发问:“什么人?”,刘亚楼沉着应对:“自已人,67师的”!大摇大摆与敌巡逻队擦肩而过,返回我方阵地后,大家都捏了一把汗。如刘亚楼有个闪失?大战未开,先折主帅!那天津战役的历史恐要重写了。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45军的攻城目标是民权门。民权门位于天津市东北面,这里修筑的工事、碉堡及防御不仅数量多而且坚固、其中有上百个永久性工事,被守敌称为“天津之标准工事”。民权门在地堡的背后,是开在一丈四尺高的用青石筑起的城墙上的一道牢固的城门,门处左右两侧共有10个地堡,每个地堡可用火力互相支援,按由近至远分别编为16、17、18、19、20、11、12、13、14、15,地堡外有3道2.5米深,宽1米的外壕,外壕的最前边有5米宽的地雷区,靠近地雷区是一道15米宽、0.2米高的绊脚索。伴脚索与外壕的中间又设置了2道铁丝网,下面也布满了地雷。其中有大量美制抛射地雷,这是美军47年春撤走时留下的,陈长捷发给守敌各军在阵前层层埋设,连同兵站发给的自制地雷数以四万枚,构成宽几十米长达环城42公里的地雷区。除在主要干道上,主要阵地前更多埋设地雷,还在土堤和山坟的反斜面都埋有地雷,美制的抛射地雷触发时,地雷从地面抛出约1米高度爆炸,杀伤面积大,当时传说有小狗在雷区来往,触及抛射地雷炸死好几条。民权门的防御纵深达800米,纵深内设置了环形支撑点,市内街道上筑有地堡群和障碍物。地堡群的前面是一片30米的开们阔地,开阔地上布满了地雷、鹿砦、铁丝网和电网。城防前缘挖有宽10米、深3来的护城河,守敌关闭了海河入海口的水闸,提高了护城河的水位,每日派千人在河上破冰以防止护城河水结冻。

 

         守敌为国民党86军26师78团、79团共4个营,另有4个营在民权门西南侧200米处的王串场附近,作机动和反冲击之用。守敌依仗着易守难攻的地形,骄横一时,凶焰喧嚣。正如守军天津警备司令陈长捷所说;“天津城防,固若金汤。增修隐蔽锯综的低堡,工事的设计运用和部署兵力,掌握得十分机密。共军要打下天津最少也得2年时间”!    

 

1月13日下午,军长黄永胜由副军长張天云、135师政委韦祖珍陪同来到135师403团一连作战斗动员,他要求指战员们争做开路先锋,打开民权门,坚守并扩大突破口,掩护大部队进入纵深战斗!接着将一面三尺多长二尺多宽的题有“杀开民权门”五个大字的锦旗交到连长张希尧手中。随后韦祖珍政委下达命令“把红旗插上民权门”!张连长带领全连官兵举手宣誓:“我们向党,向毛主席、向军师首长保证,坚决把红旗插上民权门”!13日晚9点,184名官兵在师首长的目送下走入交通壕,(战斗结束后仅20人生还),进至突击阵地。        

 

        14日清晨,天津城郊大雾弥漫,能见度不到50米,阵地格外寂静。10时、云开雾散,三颗红色信号弹升空,天地骤然变色,500多门重炮一齐怒吼,千万发炮弹落在守敌阵地上,倾泻在城墙上、堡垒上、暗堡上,天津城在炮火的肆虐下颤抖,各突破口烟尘滚滚,砖石、泥土飞上天空,碉堡、暗堡纷纷倒塌。铁丝网炸开了,鹿砦炸飞了,浓烟宠罩大地,炮火吞噬生命,一幅世界末日惨景。敌人的炮火完全被我军猛烈的炮火压制,全部变成了哑巴。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10点20分,当炮火向敌纵深目标转移时,135师副师长吳端山亲率403团一连,指挥3辆坦克和随行火炮冲出开阔地,在200米之内直瞄射击,如同铁锤砸甲壳虫,一锤一个,敌堡掩体灰飞烟灭,我方突击阵地一片欢腾。张连长命令2排开始爆破民权门外障碍物,2排长即带领全排战士避开敌机枪射击,迅速接近目标,第一名爆破手钟汝标冲到蛇腹型铁丝网下面,用爆破简将其炸开。第二名爆破手又炸开了电网,第3名爆破手因导火索失效爆破未果,随即第4名爆破手杨景友冲到第三道障碍物前,拉开导火索,将爆破筒放在放在未爆的爆破筒上,两根爆破筒同时爆炸,将铁丝网撕开一个大口子。随后爆破手们你上我下,仅用15分钟就炸开50米纵深防御设施。随后,担负架桥任务的4班乘未散的硝烟,冒着敌人的炮火,勇敢地向架桥点前进。

10点50分,敌人前沿的保垒、工事、阵地已完全被我炮火夷平。135师指战员迅速跨过刚被我军炮火摧毁的敌前沿阵地,冲到民权门外的护城河边。护城河,曾经是师长丁盛(时年35岁)、韦祖珍政委(时年36岁)等师首长最为担心的前进障碍,此时竞因403团跟敌人展开激烈的放水斗争后,出现了奇迹:敌人放一次水,他们堵一次水,时值严冬,滴水成冰,其結果是流进一层水冻一层冰,河面上的冰越冻越厚,变成通道,人完全可以通过,以至原先准备的苇子桥、木船桥根本没用上。护城河的冰面虽然被炮弹炸开了大大小小个窟窿,却仍很坚实,战士们跳跃着前进,飞奔向前。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12点零1分,135师以403团一营为突击营向民权门守敌78团发起冲锋,在冲锋号激昂的旋律鼓舞下,1排从占领的碉堡迅速跃出,勇猛地向民权门冲击,2班副班长李合端着机枪边射击边冲锋,第一个登上了城墙,居高临下向敌碉堡射击,压制敌人火力。12点04分,尖刀排冲上民权门,年仅16岁的钟银根将“杀开民权门”的红旗插在民权门上,鲜红的红旗分外夺目,敌炮火袭来,钟银根身中四弹、双腿被敌人炮弹炸断,倒在血泊之中,他用尽全力几次扶起红旗,敌人炮火不断在四周爆炸,当他再一次扶起红旗时,又被炮弹炸断了旗杆,他又一次身负重伤,昏迷过去,苏醒后,忍着巨痛爬到红旗旁边,双手抓住旗杆,两肘支地,又把红旗竖立起来,这时李泽山挺身而出,振臂高呼:“为钟银根同志报仇”,勇敢地接过红旗,牢牢地插在民权门上。这面红色绵旗上血迹斑斑、弹痕累累,在硝烟弥漫的民权门上空猎猎飘扬。它是我45军将士英勇献身的历史见证,将永垂共和国人民军队金色的史册!

 

        135师三分钟杀开“固若金汤”的民权门,敌军吓破了胆,敌78团上校团长陈明然向26师师长张越群少将报告阵地失守时说:“一根烟还没吸完,解放军的美30(美制m1906步枪)就顶到脑门上了”。战后守城司令陈长捷叹道:“民权门的主阵地,经解放军的一阵猛攻之下即告突破,炮火的日夜支援也无济于事,团长战死,一个大团干净灭亡,只逃回一个半死的营长,他在地堡内被共军士兵塞进爆破筒,震死复苏后爬回本阵地,成了不能言语付哑巴,只写了共导攻击迅猛、穿插入阵、爆破各堡的大略。刘军(即敌刘云瀚的86军)再无力堵击,听任解放军直插到金汤桥,就形成和小西门西头方向的呼应夹击,截断市区交通,瓦解了整个阵线体系”。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133师首任师长吴烈少将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134师首任师长钟明彪少将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135师首任师长丁盛少将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158师首任师长李道之少将

       133师和135师的战斗任务相同,是双剑合壁并肩突破民权门,135师打的漂亮,三分钟杀开民权门。133师却攻击不力,屡挫己锋。133师于铁路宿舍东北角担负辅助突破任务,该师以397团担任主攻,399团作第二梯队,398团做预备队。14日10时总攻开始,397团久攻不下,二次冲锋均未突破,因先前派出的侦察员谎报军情,(谎称护城河有水,实际无水)一营架桥部队在敌阵地前沿开阔地上抬苇子桥向护城河冲击未果,一队队战士被敌机枪火力扫倒。部队行动迟缓,又遭敌暗堡侧面火力打击,遭受重大损失。师在指挥上犹像不决,133师激战至13时,仍未打开突破口,黄永胜即令133师从135师打开的突破口进入,向纵深攻击。战后133师有关人员不同程度地受到处分,谎报军情的侦察员被执行战场纪律。

 

       135师杀开民权门后,12时15分,100多名敌人在炮火掩护下从藏身的地道跃出进行反扑,企图封闭突破口,敌人集中了所有火力向突破口射击,,一连与敌人展开激烈的争夺战,连长指挥三排用火力掩护尖刀排从民权门右侧向敌猛烈攻击,双方不断有人倒下,二排也连续打退数倍于已的敌人的5次大反扑,歼敌300余名。与此同时,135师403团二、三营在民权门西侧扩大了突破口,占领了于家大院。连克数座地堡,敌人连续组织由班到营的多次反扑,我二营指战员顽强抵抗,死打硬拼,重机枪打红了枪管,战士张新文投手榴弹投肿了胳膊,硬是打退了敌人20多次反扑,保住了突破口,为大军攻入天津争取了时间。14时135师404团冲入突破口内,整个部队拥挤在狹窄地带,无法展开,敌人乘机要将他们置于死地,以猛烈火力攻击,不断出现伤亡,在这千钧一发时刻,师长丁盛率403团赶到,见此情况十分危急,他立即果断下达命令:“迅速撕开突破口,坚决消灭阻碍我军前进的敌人”!15时30分,403团和404团一营开始向敌发起攻击,敌人边打边退,但远处仍用炮火向民权门突破口攻击。403团以一部兵力巩国突破口,另一部兵力攻击染料厂敌人,策应404团攻击王串场和长江造纸厂,同时派出一个连沿城防向南攻击,接应133师入城。18时,404团攻克王串场,22时,经激战,全歼守敌78团。攻占长江造纸厂的战斗十分激烈,这是民权门的一道纵深工事,敌人用十几挺机枪封锁我军前进的道路,我军用82迫击炮连续摧毁敌地堡,15日1时,我404团占领了长江造低厂。至此,民权门长达800米的纵深防御工事被我135师完全摧毁,天津这座现代化城市向解放军敝开了大门!

 

       15日3时,135师突入敌人纵深,攻占了金钟河大桥。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404团和405团乘胜经陈家沟、娘娘庙直逼金汤桥。金汤桥是敌人城防的中心,工事坚固,在桥东还有坦克固守,404团七连指导员马占海沿金钟河大街长驱直入,突破一道道防线,迎着呼啸的子弹,将红旗插在金汤桥上后壮烈牺牲,年仅28岁。为表彰马占海为解放天津所做的贡献,部队为他追记一等功,并将他所在连队命名为金汤桥连。此时,403团三营调集所有火力攻击"金钢桥。"副班长崔永立一声呐喊,越过开润地,猛虎般跳上敌人坦克,用力将盖子揭开,将炸药包塞进坦克,只见“轰”的声,坦克爆炸起火,战士们趁着滚滚浓烟奋勇冲上桥头,即刻将守军警备旅180人歼灭。此时,我38军112师334团也从桥西攻入,两支主攻部队于15日凌晨5时会师金汤桥头。金汤挢的会师,将敌防御体系拦腰斩断,全线敌人发生了动摇。

 

        135师404团在攻占造纸厂后,在兴隆大街歼敌293师178人。12时,过新开河与39军会合,俘敌一个团。404团与405团攻占金汤桥后,沿海河东岸北上,攻占了金汤桥东北的天津市财政局。然后神速地向北发展,在天津工商学院附近受到顽敌抵抗,敌警备旅大部和敌62军一部龟缩在坚固工事里,火力网封锁了道往市中心的街道。这是敌人的核心工事区!我两个团奋力强攻,全部火力暴风雨般倾泻向敌工事,终将其完全摧毁,我军乘胜发起冲锋,敌警备旅和62军大部被歼,俘800余人。同时,403团在建国街将敌86军一部歼灭。至此,135师所有部队全部攻占了市中心。15日10时,45军135师战斗结束。

 

       133师经民权门入城后,397团分三路向胜利桥发展,于意大利租界及东站、洋旗,新开路歼敌293师、26师各一部。398团入城后,攻击前进,投入纵深战斗,15日零时30分进至王串场时,团长蔚彰发现长江造纸厂敌人正向135师反击,即令该团2营阻击,歼敌一部,将敌击溃。398团随即从左翼向敌纵深穿插,当进至铁路工人宿舍时,突遭敌暗堡机枪射击,一营三连战士许海基勇敢地用集束手榴弹将敌暗堡炸毁,为部队打开通道。我398团与399团双刃合击,攻占铁路工人宿舍,接着又对中纺七厂守敌发起凌厉攻势,经40分钟激战,全歼守敌26师78团三营。而后,398团继续问纵深发展,进至姚台大街时,又连续消灭东站旧意租界,铁路合作社,市党部敌人500余人,再经4小时激战,歼灭郭庄大街敌人2个营1000人。399团于建国路歼敌保安旅第二团,3营在民旅路歼敌293师直一部。133师虽未打开突破口,但知耻而后勇,在纵深战斗中英勇作战,获得较大成绩,共毙敌1514人,俘9696人,缴枪10167支,各种炮358门和大量物资,虎虎生威,打出了“猛虎师”的威风。战斗中133师399团政治部主任苌征牺牲。这是45军在天津战斗中牺牲的最高指挥员。

        在天津战役中,我军各部涌现出了众多的英雄人物和模范事迹。135师403团一连作为尖刀连杀开了被敌人喻为“固若金汤”的民权门,并连读5次打退数倍于己的敌人反扑,歼敌300余人,用生命打开了通向胜利的通道。战后该连分别荣获军、师授予的“钢刀连”称号和“杀开民权门”锦旗。133师的副排长李庆春、135师的班长宋生、134师的副班长刘瑞林都荣立大功,1950年出席了全国第一届英模大会。

 

        134师为军预备队,随135师之后跟进。134师以一部兵力策应军主力突破,师主力为军预备队。军指挥前指,突破前位于赵沽里南侧,突破后转移至王串场附近。

 

        134师69团于14日20时投入战斗,配合135师攻击长江造纸厂,午后连克法政桥,小刘庄,东于庄,北洋大学等地,歼约400余名。又连续作战,经中纺七厂,金钟河大街,新开路,中山公园,中山路,日经路,兵锋所至,势如卷席,歼敌3个整连。又攻占体育场,火车站,22号桥,小王庄,再歼约200余人。67团投入战斗后,经染料厂北越过铁路,直向西插至东二经路,继向西北插至堤头,歼敌280余人。进至中纺七厂以北分两路西插,一路经北宁公园,小王庄,至北洋大学。一路经东西路至电三区,歼敌190人。68团进至调纬路,歼约1个排。打到转盘街遇敌顽抗,拼死不降,经激战,歼约300余人、尔后分3路插至北洋大街,凯歌重奏,再歼约500人,经中央公园插至陆军医院,歼约62军野炮营及26师残部共700余人,随即转战津东制药厂,受降敌62军300余人。

 

       158师15日10时由民权门进入纵深战斗,进至皮革厂会同39军及134师歼敌1个营,在东于庄歼敌151师师部,击毁铁甲车一列,并配合39军歼灭敌151师452团。14时我45军各部结束战斗。

 

        我45军在纵深战斗中,与兄弟部队密切配合,经29小时激战,从突破前沿至市内战斗共歼灭守敌28000余人,生俘敌26师少将师长张越群,少将副师长何卓。敌293师少将师长陈膺华,少将副师长陈琨,上校参谋厂谭宝林。不仅较好地完成了任务,而且严格遵守城乡政策纪律,被四野总部传令嘉奖。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照片为55年授衔后135师403团军官在民权门旧址合影留念。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国民革命军第86军军长刘云瀚中将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守敌86军26师少将师长张越群是个有故事的人,这里简单提上二句:张越群,时年42岁,黄埔五期,论辈份四期的林彪是他的学长,见面得先敬礼。张越群是安徽桐城人,和清朝名臣张庭玉是同乡。1926年南京中央军校第六期毕业,张越群有个好老婆,“妻贤夫祸少”吗。张夫人李芳菲,时年33岁,湖南长沙人,1937年上海复旦大学电子通讯工程毕业,同年参加淞沪会战。中央军校第13期女生队毕业,时任国民党第86军军部机要通讯处上校副处长。在天津战役中,为挽救26名涉世不深的女通讯兵,主动向我45军投诚,并将顽固不化的敌86军副参谋长程子华和国防部保密局女上校林蓉生俘交给我45军军法处,并成功说服她丈夫86军26师师长张越群和86军军长刘云瀚放弃抵抗,后不想与自己的姐妹为敌,婉拒参加解放军,49年夫妻双双退役,1950年来到香港,后定居台湾,从事教育事业,生活幸福,儿女双全,夫妻皆享誉高寿,善终。 提到张越群就不得不提敌86军中将军长刘云瀚。刘云瀚、江西大庾人,时年38岁。黄埔七期,长期从事参谋工作,曾任中国远征军副参谋长,11师师长、1934年任32军5师少将师长,率部参加鄂西会战,痛歼日军2000多人,颇有战功,被授于“青天白日勋章”,一时风头无两,春风得意马蹄疾。45年秋任86军中将军长,49年参加平津战役、被俘后南逃,1949年出任江西南昌指挥所中将副主任。后率19军划归胡链编制,参加金门战役。

 

        刘云瀚是员福将,在天津被俘又侥幸逃走,南下一路奔波,几经艰难险阻,最后回到南京,和爱妻孩子团聚,照样高官得做,骏马任骑,真是撞了大运。相比之下,国军五大主力的整编66师师长李仲辛就没这么好命了,被俘关押时翻墙未果被流弹打中伤重而死,让爱他的夫人周黛伤心欲绝。

 

        刘军长最后一次死里逃生是在金门战役,24晚我叶飞部打响金门登陆战,激战一夜,25日拂晓,敌12兵团19军军长刘云瀚和25军军长沈向奎同乘一辆吉普车开往132高地设指挥所,刚接近高地南侧,机枪子弹雨点飞来,车身中弹,尘土飞扬,两傻逼顿时惊醒,驾车的沈向奎急转车头,疾驶逃脱。刘云瀚将这一生死时速谨记在心:“当此生死之机,间不容发之际,锋镝余生,亦云幸矣”。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15日黄昏,残阳如血,天地一片恐怖的红,像是给死者挂起一幅巨大的灵幡。乌鸦暮归,黑色的翅膀剪短寒风,剪短晚霞,呱呱呱,聒噪的叫声像是在为死者哭灵吊唁。此时炮火沉寂,硝烟渐渐散去。45军黄永胜军长、邱会作政委在卫士们的簇拥下,行色匆匆向民权门走去,将军戎马半生,身经百战,经历了多少苦战、血战,恶战,早已练就铁石心肠。可从未打过如此惨烈的恶仗,此役,我45军伤亡4000人,将军闻报心如刀搅,肝胆欲裂,“惨胜如败”啊!这仗打得苦啊!清扫战场时,黄永胜非要到民权门一线看一看,敌人究竟究是什么样的防御,打得如此惨烈?临近民权门时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血雨翔旝,羯腥噱咙、战马踌躇不前、直打喷鼻。看一路走来,我牺牲的战士成堆地倒伏在街面路旁。民权门城墙处更是尸积如山,堵住了城门,地面血流漂橹 ,几无落脚之地。战士们个个死的惨烈, 身上的弹孔和外露的棉花浸漫着鲜红的血液,稚气的脸上血肉模糊,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格外刺眼。他们最美丽的年华还没来的急绽放,就被卷入战争,生命随着鲜血缓缓而流逝,血花溅落,也许那鲜血最终会滋养出美丽的鲜花,像雏菊那样鲜艳灿烂。那时候,战士都是中国农民家的孩子,营养普遍不良,很多十六七岁的小兵,还没有上了刺刀的步枪高,他们就端着比自已还长的枪上阵拼命,如果他们不死,以后会娶妻生子,他们也会在自家的橘园里喝着香茶,悠闲地看着儿孙,温暖地颐养天年,可战争毁灭了这一切。他们被带上战场,冻馁于荒野,暴尸于沟渠,时代的铁轮,碾过他们的身躯,那烽火幸存的,一生动荡,万里飘零。将军注意到几乎所有牺牲的战士脚上都穿着新鞋,这是报着必死信念走上战场,死后穿着新鞋好上路啊!掩埋时发现每个牺牲的战士兜里都有被血水和雪水浸透的家书和照片。见此情景,黄永胜先是默默地流泪,走着走着,他竞嚎啕大哭起来,他爱兵!为这么多惨烈牺牲的兵而涕泗横流,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激荡在民权门上空,烈士们,你们听到了吗?不久的将来革命胜利了,将军百战荣归,以后的功名,就是这些烈士的鲜血写就的,此时此景将永远铭刻在将军的心中,山河血铸,永志不忘,永远深深怀念天津战役牺牲的战友们 。

        

      据现年87岁的45军文工团员韓凝前辈回忆:1951年春,45军文工团团长王慕俠组织带队,由余秋明、由之正、三位作者编剧的多幕话剧《杀开民权门》 参加中南军区文艺汇演,演出非常成功,荣获一等奖。首演结束后首长上台慰问,在和黄永胜握手时发现将军满脸泪痕,天津战役伤亡的4000将士是黄永胜永远的疼啊!

 

         35年后,1982年冬,寒鸦哀啼。黄永胜被诊断为肝癌,住进青岛市台西医院。1983年春节过后,黄永胜转到青岛市人民医院,病情加重,不能下床了,人生就要落幕,弥留之际,黄永胜突然哭出声来说:“天津(战役)……死了好多好多人,都是战士……一路的……尸体……都是尸体呀!……打了一辈子仗……死人最多的一次……呜……呜……天津……天津……。”当儿子黄春光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时,黄永胜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断断续续地说:“……我要求中央给我平反!……我没有反党……我……没有反主席!……”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军装……军装……”,两滴清泪颤抖着落在枕巾上。

 

        1983年4月26日18时17分,黄永胜上将逝于青岛市人民医院,亨年73岁。

       一代将星殒落了!一个父亲的人生落幕了!将军和他的士兵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了!

 

        我仿佛看到;将军的魂魄离开了躯体,飘游到天津战场的民权门上空,45军天津战役阵亡烈士整装列队,目视前方,值日官高喊:“立正!”,全体将士挺胸肃立,值日官跑步前来、立正敬礼,高声报告:“军长同志!45军先头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黄永胜环顾着自已的旧部,声音响遏行云:“向着胜利前进!出发”!

 

        这时一轮明月升起,夜空星光灿烂,黄永胜率领他的战友们启程进发,金戈铁马,旌旗蔽日,剑戟森森,大军铁流滚滚向前!他们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共和国的黎明,“巴岳终命处,凭吊欲伤情”,历史长河,淘不尽千古英雄。岁月长风,吹不老年轻的容颜。“一将全吞渤海,三军生斩蛟龙”,你们的丰功伟绩;历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共和国不会忘记!民权门就是一个巨大的祭台,“闻鼙鼓而思良将”,我45军牺牲将士英灵不死,它们将彪炳千古,流芳青史!45军万岁!平津战役英勇捐躯烈士们万岁!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铁军传奇):《血祭民权门》——纪念45军 参加平津战役胜利70周年

(浏览 21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