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开国中将王近山(1915.10.29—1978.5.10)

说起爸爸王近山的身世,应该要从我们的老祖宗说起。我的祖上本姓也先不花,是蒙古王族。在成吉思汗统治年间,先祖爷爷为了捍卫先帝曾立下了汗马功劳,被其封为王爷,相当于皇亲国戚。后随蒙古大军迁徙封地到了湖北的黄安(后改为红安)县,逐步汉化后就以祖先的爵位为姓氏,姓王。历经数年,因祖辈人离奇去世,家境败落,到我爷爷这辈居然成了赤贫阶层。
“不怕麻城地脉多,赶不上黄安小沙河。犀牛玩月簰形底,凤凰代代不脱窝。”这是当地广为流传的一首民谣,称颂那里的人杰地灵、兴旺繁盛。后来老家的人坚持说,是祖上坟头的风水好,长了那棵旺族草,家族里的后人“不是出魔王就是出大将”;还曾听我堂哥哥说,在前些年重新给爷爷修整墓地、翻地时,忽见里面钻出一条金红色的小蛇,转眼间就入土不见了,大家都说那是吉祥的象征;还有就是爸爸说过的,老家门口的正中间有一棵百年大榕树,那棵树可是保佑着我家的一棵神树呢!

屡立战功,不到20岁当上师长

1915年,爸爸出生在红安县桃花乡的穷苦山区。他很小就没有了妈妈,9岁就给地主放牛、当长工。或许是祖上的遗传,爸爸身上流淌着蒙古族人的血液,有着桀骜不驯的叛逆性格。他从小就不甘心过这种受人奴役的屈辱日子。他造地主的反,参加当地地下党人组织的革命活动,在前辈们的指引下,离开了家乡,开始了他的革命战斗生涯。
1930年,爸爸参加红军的时候只有15岁,还是个红小鬼。他说他是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教育和培养下成长起来的。最幸运的是,他自参军之日起,就得天独厚地站在了徐向前元帅这棵军事巨树之下,从而发挥了他勇敢顽强、能打善战的天赋。他的传奇经历也就此在他所打的每一个战斗中展露出来。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红军时期的王近山

他曾说他永远忘不了在他当连长的时候(16岁),有一个跟他同岁的最好的战友,也是个小连长。战斗打响前他们还在一起喝酒、聊天,向往着和平年代的幸福生活。后来,他们一起上了战场,那个小连长却没能活着回来,当时他的精神都快崩溃了。此后,他更加疯狂地杀敌,为死难的战友们报仇!
在一次与敌人展开肉搏战中,他用刀砍、用牙咬,直至抱住敌兵一起滚落到了悬崖峭壁之下。当人们见到他时,他已身受重伤。本以为他必死无疑,没想到居然奇迹般地活了过来。也因此获得了“王疯子”的美誉。
他屡立战功,17岁就升任红十师三十团营长,很快又升任十师十八团副团长。
到了18岁,在抵御蒋介石的“六路围攻”中,他率领二十八团坚守阵地,创造了红军一个团全歼敌人一个旅的光辉战例。
爸爸说自己天生会打仗、会看地图,他说地图到了他的脑子里就成了立体的了。他总能在战斗中打出自己的风格和水平,每战必出其不意,抓住敌人的要害,敢打恶仗、硬仗,所以总是受到他的首长徐向前的高度赞扬,还不到20岁时就已经当上了师长。那可是真刀真枪、拎着脑袋拼杀出来的啊!
爸爸所在的红四方面军在举世闻名的两万五千里长征中,先后两次爬雪山、过草地,穿越死亡大陷阱,经历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艰难考验。千锤百炼之后,爸爸变得更加坚强了!
抗日战争期间,部队经过整编,爸爸划归在刘伯承一二九师的旗下,任三八六旅七七二团副团长。

谱写“抗战三部曲”,获毛主席称赞

爸爸以他的足智多谋和过人胆识,以及优秀的指挥才能,谱写了震惊中外的“抗战三部曲”。
第一部曲,是1937年的10月中下旬,在山西娘子关地区的七亘村。3天之内,爸爸两次成功的重叠伏击,歼灭了不可一世的日军400多人,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及装备。若干年后,英国一位军事学家将这次战役列为世界十大经典战术之一。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七亘村两次战斗详报

第二部曲,是1943年的夏秋之季,奉中央指示,爸爸在率领部队到延安组建新编第四旅的途中,在山西洪洞县的韩略村巧遇并全歼日军“战地观摩团”。日军这支由步兵学校及其他部队的高级军官,包括1名少将旅团长、6名大佐联队长以及100多名中队长组成的队伍,全部被歼。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暴跳如雷,叫嚣:“再牺牲两个连队,也要吃掉这股共军!”爸爸早已料到日军会来报复,采取打了就跑的战术,致使冈村宁次的“铁滚式三层阵地新战法”因此流产。
部队到达延安后,爸爸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并对他的这次战斗行动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毛主席表扬韩略村之战打得好,称赞一二九师作风顽强、灵活。爸爸向主席报告说:“我跟刘、邓、徐首长学打仗。”毛主席高兴地说:“刘、邓、徐是我军第一代军事家,你要做我军第二代军事家。”爸爸认真诚恳地说:“我是在毛主席领导下,刘、邓、徐首长培养下成长起来的战士,原来只知道不怕死,现在稍懂一点打仗了。”毛主席说:“你还年轻,要努力学习文化,掌握更多的革命理论,将来仗可以打得更好。”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韩略村战斗缴获的战利品

后来爸爸在总结自己的这段战斗经历时说:“我们的任务本来是行军,可是碰到了歼灭敌人的机会,在不违背上级意图,不影响上级赋予的任务,情况又有利的前提下,我们就应该机断行事,积极歼敌。我们人民军队的第一职责,就是随时随地不放弃任何歼灭敌人的机会。不仅要懂得枪声就是命令,还要懂得积极作战、寻机歼敌的道理,这才是合格的指挥员。战争永远是手快打手慢,有备打无备。革命军人任何时候都要记住,敌人就在我们的面前,党和人民就在我们的背后。”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陈锡联和王近山(右)

第三部曲,是在1945年的7月下旬,为了保卫延安,奉党中央、毛主席之命,爸爸在陕北淳化县爷台山战役中一举攻占爷台山,将进犯延安的胡宗南部队完全击溃,有力地保证了延安的安全,并再次被毛主席接见。毛主席说:“王近山同志,人家说你是‘王疯子’,我看那不叫疯,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你这一仗把那位胡宗南将军打得可快要疯了啊!”
爸爸在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历任了4个旅的旅长:三八六旅、三八五旅、新四旅、新八旅,这在全军高级将领中也是十分少见的。

立下军令状,血战大杨湖

到了解放战争初期,晋冀鲁豫野战部队组建了六纵,爸爸是纵队司令。这是一支由当地游击部队组成的新生力量,一开始战斗力不强。经过几次硬仗、恶仗,爸爸指挥的部队打出了军威,政治水平和战斗素养有了极大的提高,六纵逐渐上升为主力部队。
出击陇海线,首战兰封正是六纵成立后的第一个大仗,也是打出六纵名气的重要一仗,爸爸在战前动员时说:“我就不相信敌人有三头六臂,我们的子弹、手榴弹、刺刀也不是吃素的!”“是英雄是狗熊战场上见!”“打出个九块半的样子给人家看看!”(当时的主力部队发饷为九块半,非主力部队发饷为六块半)几句话就把全体官兵的士气给带动了起来。战斗从开始到结束进行得极为激烈,最终以胜利而告捷。这次战斗六纵共歼敌3000余人,缴获坦克11辆及大量武器弹药。
定陶战役,血战大杨湖,也是六纵打下的一次硬仗、恶仗。陇海战役的胜利,虽然给国民党军队以一定的打击,但敌人自恃“兵强马壮”,气焰十分嚣张。蒋介石带着他的参谋总长陈诚和新任国防部长白崇禧亲自飞到开封,部署钳制刘邓大军。他从徐州、郑州调兵两个集团14个整编师32个旅共30万人。而此时刘邓大军才4个纵队,加起来兵力不过5万人。5万对30万,兵力之悬殊是一目了然的。
形势严峻,刘邓首长在召开各纵队首长的战役分析会上,期待着能有人主动请缨。
这时爸爸霍地站起来,坚定地说:“我们六纵打!我的部队年轻,拿我们去拼值得。只要主力部队保存下来,晋冀鲁豫解放区就能坚持。今天我在这里立下军令状,不消灭赵锡田(国民党军队的绝对主力部队)就没脸回来见你们。”“我们去打,打剩一个旅我当旅长!打剩一个团我当团长!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全纵队打光了,我们对得起党,对得起哺育我们的太行山父老乡亲!
爸爸的这番话可谓句句铿锵、字字千金,永远铭刻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他本人也成为六纵这支部队永远的一座丰碑!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在这次定陶战役中,爸爸率领六纵先是以节节抗击的手段,步步诱敌深入,继而血战大杨湖,重创敌整编第三师,会同兄弟纵队取得了战役的胜利。我军共歼敌4个旅,毙伤1.7万余人,俘敌整三师师长赵锡田,缴获坦克6辆,大小炮200余门,轻重机枪710余挺,长短枪4300余支,汽车14辆,电台15部,其他军用物资不计其数。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定陶战役中我军在大杨湖(天爷庙)缴获的坦克。

战斗的惨烈无法形容,爸爸指挥的六纵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负责主攻的18旅的几个团死伤过半,一千多烈士的鲜血洒在了大杨湖畔。爸爸来到了这里,怀念着那些死难的战友们,他们大都是从太行山下来的能征善战的骨干,关键时刻一个顶仨。他对陪他到大杨湖战场的同志们说:“我们书写六纵队的历史,就是要告诉六纵的后来人,不要忘了大杨湖,不要忘了长眠在这里的烈士们。”
后来,毛主席在《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这篇文章中,就列举了定陶战役的成功战例。
千里跃进大别山之后,在被缴获的蒋介石国防部敌军档案中看到了有关对爸爸所指挥部队的评价:“该纵长于攻坚,指挥及纪律均佳,匪称为主力部队。”敌人以惧怕的心情写下这样的评语,可以看出当时六纵的声望已使敌人丧了胆。
爸爸说,他所打的仗里,最得意的有两个战役,一是襄樊战役,运用了反常的战术,活捉了国民党中将司令康泽;一是淮海战役中诱敌深入,策反一一〇师起义,活捉敌兵团司令黄维。当时因爸爸腰部受了伤,需要保暖,后勤部特意把黄维刚用不久就成了我军战利品的一条皮褥子分给他用,也算是留个纪念。后来,爸爸到了河南农场,天气寒冷,又没有暖气,那条皮褥子还真派上了用场,此后他还经常跟人炫耀这条褥子的来历呢。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凡是跟随爸爸打过仗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只要有他的地方必是红旗招展,人在红旗在,一个旗兵倒下了,另一个冲上来接过旗帜继续前进,只要有红旗的地方就能找到王近山!而红旗往往都插在战场上的最前沿!他就是靠着那种器宇轩昂、压倒一切的风姿,鼓士气,壮军威,让敌人见了胆战心惊。
直至今日,中国军史、战史中记载的许多模范战例,都有王近山指挥作战的身影。他是刘邓大军最得力的攻坚力量、最宠爱的战将。在战场上,只要有王近山,刘邓统帅就信心百倍,他们知道有了王近山准能打胜仗。经常会听到那些熟悉爸爸的人们对我们家人说:“王近山将军已经不是你们的个人财富了,他是属于我们军队的!”

“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本文作者简介】王媛媛,曾用名朱媛媛,王近山将军的第六个孩子,1953年11月生于北京。1969年参军,服役于南京军区某部医院。197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复员回京。1978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部储运局工作。1989年后历任中国商业建设开发公司办公室主任、业务部经理等职。其间多次被评为部级优秀党员、新长征突击手。2008年底退休。

本文系《祖国》杂志社宋志娇据王近山之女王媛媛著的《司令爸爸 司机爸爸》一书中的内容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祖国杂志):“疯将”王近山之女回忆父亲解放战争时期最得意的两场战役

(浏览 3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