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颜文斌:作战中受重伤昏迷
战友埋葬他时大叫:你们埋活人呐

江郎说史

一提到我军的敢死队队长,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许世友,因为许世友太出名了,但凡对近代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许世友的大名。但是我想说的是许世友只是一个代表,我军勇猛善战的敢死队队长海了去了。别的不说,就说颜文斌,他曾多次担任敢死队队长,要说冲锋陷阵那是绝不含糊。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颜文斌

在长征时期,红军组建了一个敢死队,颜文斌就是头一位冲锋的勇士。嘹亮的冲锋号响起,敢死队向敌人猛扑,骁勇的颜文斌一下子就用刺刀刺穿两个敌人的胸膛。正当颜文斌准备继续杀敌的时候,一颗手榴弹在他周围爆炸,一下子就把他炸昏了。在战争结束后颜文斌还没苏醒,周围的战士看他昏迷不醒而且伤势严重,就准备把他埋葬。都已经把颜文斌的身体放到坑里面了,正当战士准备填土的时候,颜文斌醒来了,大叫:你们埋活人呐!

战士们还以为“诈尸”了,直接被吓跑了,最后在颜文斌骂骂咧咧的声音下才逐渐意识到颜文斌没死,赶紧把他从坑里抬出来治疗。是不是很牛?不过对于颜文斌将军来说,受伤就是家常便饭了。在他革命生涯中,他受过的小伤多的连将军自己都记不清了,而将军去世后,家人收敛将军遗体的时候发现身体上足足有18处明显战伤。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颜文斌将军为何会有这么多的战伤?他到底有怎样的传奇经历?今天就带大家一起了解一下颜文斌将军的传奇事迹。

颜文斌(1915-2014.4.1),出身于江西省吉安市永新县。永新是著名的“将军县”,就这一个县就出了40多个开国将领,江西不愧是“革命老区”。

颜文斌的家庭十分贫困,尤其是7岁的时候,一场瘟疫带走了颜文斌的所有家人,只留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旧社会根本就没有人情所言,颜文斌家人去世后,颜家的土地全部被地主强取豪夺,颜文斌只能给地主放牛求生,每天睡在地主家的牛栏里面,吃猪草充饥。

颜老将军回忆贫苦日子时说:“我13岁之前就没穿过裤子,15岁的时候拿块布围住腰,然后就去干革命了。”我到现在都不明白网络上怀念旧社会的人是什么心理,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被门挤了?能把15岁的少年逼到干革命的地步,旧社会的黑暗、剥削可想而知。之后颜文斌在作战时置生死于度外,就是因为他不想更多人受他受过的苦,他要反抗旧社会的黑暗,反抗剥削他们的地主,反抗压迫他们的买办阶级。

1931年,颜文斌加入红军。他第一次参加战斗是入伍一天后,当时他还没训练过,所以并不太会使用枪,在第一次开枪的时候差点给连长开了瓢。旧军队出身的连长暴怒如雷,挥起鞭子就要抽打颜文斌。颜文斌当时就吓坏了,在关键时刻政委挺身而出,制止了连长的行为。这一段经历让颜文斌将军记忆犹新,在晚年的时候经常给子女们讲。

在红军中待了一年,颜文斌就感受到红军与军阀部队的不同。在这里没有军官对士兵的压迫,军官也没有随意打骂士兵的权力,没有旧军队的那种严格的等级尊卑,所有人都亲切的称呼他为“同志”,而且因为颜文斌入伍时年龄比较小,战友们经常主动帮助他、关心他。这种温暖是颜文斌十分缺少的,要知道他从小就受到地主的谩骂、殴打,而如今却找到一批主动帮助他的人,这令他十分感动。于是,颜文斌正式加入了共产党,并且立志要做一个合格的革命战士。

1934年8月,中央红军命令红六军团作先遣队,为中央红军的长征开辟道路。在围歼湘军总司令部张振汉的时候,红军组成了一个由42名排以上的干部敢死队,而颜文斌就站在头一位。嘹亮的冲锋号响起,敢死队开始冲锋,颜文斌身先士卒,用刺刀捅穿两个敌人的胸膛。正当颜文斌准备继续作战的时候,一颗手榴弹在他周围爆炸了,爆炸产生的冲击力让颜文斌两眼一黑,失去了直觉,直到战争结束都昏迷不醒。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战争过后,红军准备埋葬这些敢死队勇士。当时战友都把颜文斌的身体放进坑里面了,一锹一锹填土的时候,颜文斌突然醒了,大叫:“你们埋活人呐。”战友们哪见过这情况啊,当时颜文斌身体上到处都是血,突然间起来,大家都还以为诈尸了,一窝蜂跑了。最后在颜文斌骂骂咧咧的声音中战士们这才意识到颜文斌没事,赶忙把他从坑里面抬了出来,并且送去治疗。

由于没有麻药,卫生员只能把他绑在树上,然后用刀割开他的皮肉,取出里面的弹片。这就是颜文斌右臂上的那条长疤的来历,而且根据颜文斌将军回忆,他在长征中负过6次伤。每次受伤都是非常危险的,尤其是伤到脑门的那一次。当时炮弹片直接嵌到他的脑门,如果再深一点,颜文斌可能就壮烈牺牲了。颜文斌也是胆大,他让战友找来一个钳子,生生是把弹片薅出来了。

还有一次在长征时腿部负伤,营长都劝他不要走了,不行就留在老乡家养伤吧,等伤好了再走。但是颜文斌坚持要将革命进行到底,能挪一步是一步,能活一天是一天。在腿部负伤的时期,不断有人劝颜文斌“算了吧”、“别跟了”,但是颜文斌都没有听,一心坚持干革命。每次部队停下来吃饭、休息的时候,颜文斌都要多赶一段路,就是担心自己的腿走路不方便,担心会掉队。这种坚定的精神是很多人不具备的,在长征途中有很多人掉队,中央红军到达陕北的时候只剩下了八千多人。

在赶路的过程中,颜文斌感觉腿部奇痒无比,于是准备清理伤口。但是打开绷带的一刹那,颜文斌都被吓到了,腐伤口处有大量的蛆虫在咀嚼腐肉。最后在卫生员的指导下,颜文斌清理掉了腐肉,并且用仅剩的盐煮了一些盐水,不断的冲洗伤口。这次受伤在颜文斌的腿部留下一口碗大的疤,而且还险些让他跟不上队伍。凭借着坚定的意志和无限的勇气,在长征的途中颜文斌不断立功,成为一个连长。

但是在爬雪山、过草地的时候,部队减员严重,颜文斌的连就剩22个战士。到最艰难的时候,颜文斌不愿意连累搀扶他的战士,所以就把自己的配枪交给他们,让他们继续向前走。虽然连长什么都没说,但是两个战士心里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哭着喊着说要和连长在一起。颜文斌冲他们摆了摆手,说:“不行,你们是革命的种子,一个人将来就是一百个人,一定要走出草地!”

之后颜文斌饿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躺在草地,等待命运的安排。在关键时候,有两个骑马的人赶了过来,他们看到颜文斌饿得都站不起来了,赶紧把炒面送到他的手里。那个时候颜文斌是真饿啊,但是大家都没有食物,自己要是吃了别人的炒面,别人吃什么,所以一直不肯吃。最后看到他不肯吃,骑马的首长就说:“这是王震首长派我们送来的,他带头吃野菜,说多省一点粮食,就能多救活几个掉队的同志。”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王震

久旱逢甘露,这一点炒面对颜文斌来说弥足珍贵,颜文斌吃了这些炒面,又跟上了革命的队伍,最终历经千难万险抵达革命圣地-延安。在日后回忆起长征经历时,颜文斌将军:“红二方面军打得苦啊,从西南打到西北,生活环境差、武器装备差、医疗条件差,只能凭借血肉之躯与敌人厮杀。”在1955年授衔的时候有14名独臂(独腿)将军,其中有九名都是出自红二方面军,分别为:贺炳炎、彭绍辉、余秋里、晏福生、钟赤兵、左齐、苏鲁、张和、彭青云。没有颜文斌,因为颜文斌是64年授予的少将军衔。

1937年7月7日,侵华日军发动了“七七事变”,拉开了全国抗日的帷幕。中国工农红军接受了改编,成为八路军,正式开赴前线抗日。颜文斌担任八路军120师359旅连副指导员、晋察冀军区特务团一营营长、四分区游击大队长。这一段抗日经历是老将军无法忘怀的,老将军亲眼目睹“(日寇)把中国人的肠子挂在树上,把孕妇肚里的胎儿挑在刺刀上……”怀着对日寇的无尽恨意,颜文斌率部在曲阳桥伏击日军,击毙50多日军,缴获了17匹东洋战马,得到了聂荣臻的嘉奖。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聂荣臻

1939年秋,八路军向日寇占领的平山城发起攻击。平山城的城墙高大,外加上敌人密集的火力网,强攻的代价太大,于是八路军就组织了敢死队。颜文斌本来不用做敢死队队员的,但是他一再坚持做敢死队。因为他认为,干部必须靠前指挥,必须冲锋在前,不然士兵凭什么听你指挥?红军时期,萧克、王震都是带头拿马刀砍草开路。正是因为干部带头,才能很好的鼓舞士气,所以颜文斌坚持做敢死队带头冲锋。

颜文斌带领两百敢死队队员炸开了平山城墙,然后杀进城内,但是由于鬼子的火力太强,迅速封死城墙,大部队被日军阻击在外。敢死队的人太少,无法歼灭守城日军,只能在城中与日军打巷战,他们在城中四处转战,尽可能的牵制更多的敌人,并且在战争中烧毁了日军一个兵营。恼羞成怒的日军集中精力围剿敢死队,在杀了一天一夜后,颜文斌带领敢死队原路返回,打算从缺口处突围出去。但是没想到的是鬼子的工兵早就修筑了临时工事,缺口被麻袋堵住了。

最后一线生存的机会就是冲上城墙,跳出去。两丈多高的城墙,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敢死队们直接跳了下去。在攻城的时候有200人,而现在只有颜文斌一个人活着突围出来,其他人全部遇难。平山血战让颜文斌老将军记了一辈子,后半生每次提到日本都咬牙切齿。晚年时,颜文斌住在大连的一座日式别墅中。有一天,一群日本人来拜访,警卫员小马一开门,那群人唧唧歪歪的说了一大堆,警卫听不懂日语,直到翻译说出他们的目的后,啪的一声,小马就把门关了。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颜文斌的儿子把警卫员批评了一顿,说小马有点失礼,颜文斌:“我看他做得对,我们就应该爱憎分明不忘本!”而且不止这一次,1996年的时候,颜老将军的儿女们乔迁新居,所以请颜老过来做客。颜老将军一进门就看到了一副画,盯着看了好半天,儿女们解释说这是日本的富士山樱花图,老爷子听后扭头就走了,十分不悦。

知道老爷子脾气后,颜家就不再弄日本的画,而且放电视的时候也不敢开大声音,生怕老爷子听到“日本”两个字后不开心。不过事情总是难免的,近些年日本右翼频频闹事,尤其是有关钓鱼岛的事。老爷子听到新闻后十分气愤,不顾90多岁的高龄,怒道:“给我一杆枪,我还能上战场,领你们去打鬼子。”廉颇六十有余勇,愚公花甲可撼山。颜老九十都有如此气魄,真是让人倾佩。

解放战争时期,颜文斌担任东北野战军第二纵队5师15团团长、4师12团团长。在辽沈战役时,颜文斌又担任敢死队队长了。当时他们负责攻克十二亩地,这十二亩地号称“小马奇诺防线”,防线前方是开阔地,国军试图凭借强大的火力、坚固的工事来阻击解放军。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颜文斌带领部队用血肉之躯搭起了人梯和桥墩,硬是突破了“小马奇诺防线”的支撑点,继而和友军部队共同攻克了十二亩地。

1948年11月,2纵4师被改编为解放军14兵团39军115师,颜文斌担任师参谋长。115师的番号可不是谁都能挂的,这可是头等主力师啊,王牌啊。天津战役的时候,颜文斌率领部队仅用了半个小时就突破了敌人的防线,俘虏了一个少将师长。友邻部队151师进攻受挫,两次攻击都没夺取敌人的阵地。刘震得知颜文斌骁勇善战,直接交给他三个团,让颜文斌指挥。结果就一次攻击,敌人就被打败了,师长率领部队投降。

这些战绩彰显了颜文斌的战斗力,同时突出了敢死队的重要性。试想一下,师长带头冲锋,部队怎么可能不敢冲锋。国民党的师长躲在指挥部里面指挥,颜文斌跑到前线指挥,士气能一样吗?颜文斌身先士卒的习惯保持了一辈子,在解放战争时期他身先士卒,带头冲锋,渡江战役、衡宝战役、广西战役三战连战连胜,声名大噪。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而在这一天颜文斌也从参谋长晋升为副师长。在填写命令的时候,上级询问他的生日,颜文斌突然懵了,他哪晓得自己生日啊。最后脑子一转,颜文斌说:“报告首长,我的生日就是今天,和新中国的国庆日是同一天!”首长一听就反应过来了,说:“好你个颜文斌,你可真会选好日子,国庆节成了你的生日。”从这以后颜文斌都在每年的国庆节过生日,直到2014年4月1日清明节的时候颜文斌病逝。

1950年,颜文斌参加了抗美援朝,担任志愿军第39军115师师长。在前线的时候,颜文斌仍旧坚持前往一线阵地督战。在一次战斗中,爆炸的弹片插入颜文斌的胸口处,卡在了肋骨之间。这个伤是很严重的,兴许是阎王爷不忍心带走颜文斌,所以开了个小差。经过两次抢救,医护人员才取出了弹片。医护人员看着伤痕累累的颜文斌说:“都当师长了,怎么还会受伤。”颜文斌:“敌人的子弹管你什么师长不师长的。”

在第一次战役中,颜文斌率领115师团在龙头洞击溃了美骑1师5团,保证了云山战斗的胜利。在这一次战争过后,颜文斌获得了朝鲜方面颁布的一级自由独立勋章。朝鲜战争结束后,颜文斌担任39军副军长。但是他在52年干部评级的时候是师长,所以在授衔的时候准备授予他大校军衔。但是考虑到颜文斌老将军是参加长征的老红军,而且他为了革命事业多次带领敢死队冲锋,伤痕累累,功勋卓著,组织说只要颜文斌需要,是可以特殊照顾的。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少将和大校差的可不只是一个级别,两者的待遇差多了。但是颜文斌并没有争,也没有要什么特殊照顾,说:“没有意见,服从组织安排”。这一推脱可就是九年,颜文斌在55年的时候只是大校。之后考虑到大校里面有很多老革命,所以又开始补授、晋升少将。在1964年的时候,颜文斌才正式晋升为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勋章、(朝鲜)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1968年,为了防止北方的威胁,我国决定加固东北,于是组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颜文斌少将被选中成第一副司令员。由于司令员空缺,所以兵团工作都是颜文斌将军负责的。在巩固边疆安全,屯垦戍边的过程中,颜文斌老将军是有大贡献的。1976年,兵团编制撤销,改成了黑龙江国营农场总局。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虽然说颜文斌从野战军转到国营农场了,但是部队的脾气还是一样,对于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十分厌恶。有一次他去验收农场麦收,几个连队都在农场摆了一些招待水果,这种现象让老将军脸色大变,一直沉着脸痛批师级领导:“你们搞些啥名堂?谁叫你们这么搞的?这样能带好队伍吗?”不愧是老革命,意志就是坚定,对于歪风邪气一点都不惯着。

1983年,颜文斌老将军正式离休,享受副兵团级待遇。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2014年4月1日,颜文斌老将军在大连解放军210医院病逝,享年99岁。

来源:搜狐网江郎说史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旧报刊剪辑):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颜文斌的传奇人生

(浏览 52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