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他在长征中指挥部队,冒死掩护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他创造性地贯彻民族政策,仅五十天就接管了匪患猖獗的云南;他巧妙利用苏联“翻脸”的时间差,获取了研制原子能的宝贵资料;他满怀高度的历史责任感,平反了包括小说《刘志丹》等在内的大量冤案。

他就是被毛泽东称赞为“文也来得,武也来得”的开国上将宋任穷。

乞讨卖艺,历经磨难找红军

宋任穷原名宋韵琴,19097月出生于湖南浏阳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受家乡老师夏明翰启蒙教育,参加农民运动,并于1926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而后参加浏阳工农义勇军,任第四团第二中队党代表,从此开始军旅生涯。

浏阳工农义勇军受命参加南昌起义。宋任穷随部队走到半路,因南昌起义提前,部队就留下待命。组织上派宋任穷去请示江西省委负责人,下一步这支队伍怎么办。宋任穷躲过盘查,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终于联系上了组织。当时江西省委书记汪泽楷建议部队最好南下。他用药水密写了一封信,让宋任穷设法交给毛泽东,并告诉他,“宁冈县有我县党代表,有几十支枪,其他的事,信上都写了。”

宋任穷将南下指示传达给部队,又辗转找到了毛泽东。毛泽东从密信中了解到井冈山的实际情况,认为秋收起义受挫后,应在那里建立革命根据地,发展和壮大革命武装。于是决定转移井冈山。宋任穷冒着生命危险带给毛泽东的这封信,对于进军井冈山起到关键作用。宋任穷也跟随毛泽东上了井冈山。19282月,宋任穷被调至农民武装袁文才、王佐部四连当党代表,毛泽东特别叮嘱:“给山大王当党代表,当连排长,不要想不通,这是革命的需要。”宋任穷经过艰苦细致的工作,逐渐改变了这支部队原来的绿林习气。

上井冈山后,宋任穷参加了攻打遂川的战斗。他所在的三营营长(后为军长)伍中豪是位儒将,遂川战斗胜利后,伍中豪边喝酒边念着:“宋韵琴,宋韵琴,这个名字不好听,像个女人的名字,不如改了吧。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我改一个字,天降大任于穷人,你干脆就叫宋任穷吧!”从此,宋韵琴改名为宋任穷。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宋任穷

1928年冬,敌人开始重兵“围剿”井冈山根据地。留在山上的彭德怀、滕代远决定撤离,将湘南籍战士临时组成一个特务连,作为后卫,并指定由宋任穷负责。下山时,特务连被打散了。宋任穷身无分文,只得乞讨着寻找部队。两年中,宋任穷受尽磨难,但他坚定一个信念:一定要找到红军,找到党!走到万载附近,宋任穷碰到两个玩蛇的人。为了活命,混口饭吃,就拜了这两个玩蛇人为师。那里满坡满岭都有蛇,当地蛇丐用一个布袋兜着蛇,沿门卖艺,乞讨为生。宋任穷也兜了一条蛇,经过师傅训练,居然解决了他的“肚子问题”。一个月后,宋任穷辞别师傅,带着这条救命的蛇继续寻找红军。一路上,幸亏有这条蛇作掩护,帮他顺利地通过了敌人的一次次盘查。

漫无目标的寻找总不是办法,宋任穷决定先回家去。但此时浏阳也是风声鹤唳,为避免被反动派抓获,宋任穷趁着黑夜离家去了武汉。他打听到广东一带有共产党在活动,便想去广东找组织,结果因军阀混战过不去。宋任穷折回湘南时,正好国民党的一个部队在招兵,宋任穷灵机一动:何不先参加他们的部队?这样不仅可以趁他们和红军交火时找到部队,而且还管饭吃,又不会被敌人抓走!于是,他改名宋固,在醴陵县报名参加了唐云山的国民党军独立第十五旅,成了国民党的一个士兵。1930224日,唐云山进攻江西新淦(今新干县)苏区,敌军被我打散。乘乱时,宋任穷对十多个残兵说:“我在红军有熟人,你们跟着我,保证生命安全。”于是把这十几个人带下火线。正巧,接受他们投降的是原红四军三十一团。宋任穷终于见到了自己的老战友,他像一个走失的孩子突然见到亲人一样,眼泪直流。经审查,宋任穷很快恢复了党籍,并安排他为大队政委。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1937年春,在甘肃镇原县合影。前排左起:唐天际、刘伯承、李达。后排右一为宋任穷。

对于宋任穷的这段历史,毛泽东也是了解的,曾经风趣地说过:“诸葛亮草船借了曹操十万支箭,你借用国民党的军装找到了红军,宋任穷同志,真是厉害哟!”1960年,毛泽东要宋任穷去东北局担任第一书记,宋感到恢复这个全国重工业基地有困难,毛泽东鼓励他说:“难道比你当年耍蛇还难吗?”

长征前夕,中革军委决定将4所红军干部学校合并组成红军干部团,陈赓为团长,宋任穷为政治委员。四渡赤水后,国民党想把红军消灭在金沙江畔。为甩开紧追不舍的70个团的敌人,必须渡江北上。当时阴雨连绵,毛泽东对陈赓和宋任穷说:“这几天雨下得不好啊,河水上涨,怕要影响我们渡江哩!”为了抢在敌人之前到达渡口,毛泽东、周恩来命令干部团奔袭160里占领渡口。在动员会上,宋任穷说:“这一仗至关重要,关系到红军的安危,我们一定要按照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战略意图,坚决完成任务!”宋任穷率先遣营和后梯队出发,他们伪装成国民党兵,爬山越岭急行军,直扑皎平渡。他们俘获两只木船,一上岸,就以凌厉攻势拿下敌人的哨兵。接着,向右打正规军,向左打保安队。因为红军行动神速,敌人还没反应过来即被消灭。

为了掩护全军渡江,先遣司令刘伯承命令干部团攻下战略要地通安州。陈赓率两个营为先导,宋任穷率一个营跟进,向通安州强行军。从江边到通安州,只有一条盘旋在悬崖峭壁上的羊肠小道,有些路段仅容一人通过,敌人从山头上向红军射击,并推石头往下砸,不断有红军战士牺牲。能征善战的干部团拼死血战,打垮了敌人一个旅,占领了通安州要地。接下来的七天七夜中,近三万人的中央红军,依靠干部团的掩护和他们找到的七条木船渡过了金沙江。当国民党重兵赶到渡口时,看到的只有红军留下的一只烂草鞋。此役为中央红军安全渡江提供了有力保障,摆脱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中革军委对干部团予以通令嘉奖。

主政云南,团结、剿匪两不误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毛泽东点将宋任穷出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兼云南军区政委。当时,毛泽东曾对其他中央领导同志说:“我这位湖南老乡本事大,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此去云南,必有一番建树。”

当时,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第二野战军挥师南下,追击残敌。邓小平在研究这支南下干部队伍名称时说:“叫西南服务团好,叫服务团更能体现和符合为西南人民服务的宗旨。”确定由宋任穷兼任西南服务团总团部主任。宋任穷在南京对干部学员进行集训后,于1949101日率西南服务团云南支队和警卫部队1000多人,踏上了去云南的千里征程。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1949年12月,宋任穷与陈赓率第四兵团入昆明受到云南人民欢迎。右为陈赓,左为宋任穷。

途中,宋任穷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在昆明率部起义。宋任穷连夜召开干部大会,动员加快行军速度。在龙安与陈赓率领的第四兵团会合后,宋任穷召开云南省委第一次全会,部署入滇事宜,确定了最初一个时期的中心工作是搞好统一战线,特别要注意团结改造好卢汉及其部属。这天早上,卢汉身着草绿色军用夹克,带领所属文武官员和滇桂黔边纵领导人,到昆明东郊菊花村欢迎宋任穷、陈赓、周保中诸将军。1220日,昆明各界10余万群众举行欢迎四兵团入城大会。宋任穷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说:“云南的解放是由于中国共产党、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人民解放军在全国范围的伟大胜利,云南人民和中共云南地方党所领导的人民革命武装的长期奋斗,卢汉将军及其部属的起义,才有今天这样的胜利。我们已经胜利了,但是我们今天的胜利,仅仅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我们一定要继续努力,保卫好祖国的西南边疆,保卫好人民的革命胜利果实。”宋任穷的讲话赢得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

云南和平解放,减少了因战争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灾难,但也出现了共产党与旧军政人员的团结等问题。中央对此十分重视,特地指示宋任穷:在云南解决一切问题,均应和卢汉商量,对卢汉部属的教育改造要不惜功夫,做到仁至义尽。本着“团结第一,工作第二”的原则,宋任穷亲自起草了《进入云南接管工作纲要》,强调了4个问题,其中包括对卢汉的团结改造。卢汉是云南彝族人,起义前为国民党云南省主席、陆军二级上将,他对新政权的态度如何,将直接关系到云南的稳定。但由于部分干部对卢汉的成见很深,个别战士与卢汉部官兵的摩擦也时有发生。宋任穷多次对他们讲明政策和大局,进行耐心的说服教育,化解了积蓄已久的怨结。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1949年12月20日,第四兵团入城式后,宋任穷(左一)和陈赓(左二)会见卢汉。

宋任穷严格遵照中央的指示,对卢汉充分尊重,事事协商,待之以礼,相见以诚,并亲自登门拜访,申明团结大义,不计个人恩怨,消除了卢汉的思想顾虑,情绪比较稳定。卢汉19503月初电其在港的夫人称:他在昆明一切均好,决定暂留昆明。经与卢汉本人协商并获中央批准,由卢汉出任云南省军政委员会主席,宋任穷和周保中任副主席,卢汉属下的一部分军政要员安排为委员,每周开两次会,共商云南军政大事。对于云南一批头面人物,如在北洋军阀时期当过内阁总理的李根源等,宋任穷都一一拜访,向他们宣传人民政府的政策,希望他们合作。

在接管过程中,最困难的是财政。为此,宋任穷亲任财经委员会主任,并提出“两个人的饭三个人吃”的紧缩方针。他在百忙中召开各界妇女代表会、农民代表会、工商界代表座谈会等,动员人民群众努力开展生产,积极缴粮交税,共同渡过难关。仅用了50多天时间,接管云南就大功告成。

云南是一个偏远的省份,我国56个民族中,云南就有26个少数民族。而且贫穷落后,刀耕火种。宋任穷根据云南的实际情况,提出不能沿用汉族地区的土改政策,即先不搞土改,而是把先进的农业技术传进去,改变落后的耕作方法,帮助他们发展农业生产。少数民族地区瘴气流行,疾病和灾害频发,产生了一些不良习俗。有的少数民族每年要杀一个人,拿人头来祭祀,以保风调雨顺。宋任穷就派人做工作,最后说服他们拿牛头代替了人头。在尊重习俗的同时,又派出大批医疗队调查疫情,挨家治病,很快密切了和各民族的关系。

宋任穷发现,云南大多数宗教界人士是爱国的,但也有少数坏分子蠢蠢欲动。因此,他坚决贯彻党的宗教政策,尊重信教自由,对宗教界上层采取尽量争取的方针。景颇族有个头人拉山,受反动势力“共产党禁止信教”等谣言的蛊惑,打算离开云南到缅甸去。宋任穷闻讯后,亲自登门见拉山,向他宣传我党的宗教政策,劝他不要离开云南。但他仍坚持要走,宋任穷对他说:“信教自由,来去自由,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都是欢迎的。”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左起)陈赓、宋任穷、周保中等1950年于云南合影

拉山走了以后,宋任穷多次召开会议,研究落实宗教政策,规定不没收回民阿訇中地主的土地和房屋,保护缅寺、喇嘛寺、长老、佛爷的寺产,对天主教、耶稣教开展“三自爱国”教育。这些做法对稳定宗教上层人士和信教群众起了积极的作用。过了不久,出走缅甸的头人拉山消除了疑虑,又放心地回来了,并拜见宋任穷。此事在宗教界引起强烈反响,反动势力的谣言不攻自破。

云南匪患十分猖獗,严重威胁着新生的人民政权。19505月宋任穷主持制定云南省委《关于争取群众,坚决镇压土匪恶霸叛乱的指示》,确定了剿匪的基本策略和方法。宋任穷与军区司令员陈赓一起召开了第一次剿匪工作会议,大规模的清剿随即在云南全省展开。部队在深山密林里消灭了一股股企图顽抗的土匪,缴获了大批武器和电台。经过军民近三年的艰苦战斗,取得了剿匪斗争的彻底胜利。

宋任穷在云南的日子里,不负中央的重托和人民的期望,尽显其军政工作的领导才能,为建设一个安定团结的新云南立下历史性的汗马功劳。19527月,宋任穷离开云南赴重庆,调任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副书记(书记邓小平)、西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

毛遂自荐,魂牵梦绕原子弹

19559月,宋任穷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干部部第一副部长,随后当选为第八届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当时,为打破帝国主义的核威胁,党中央已作出创建中国原子能事业和研制原子弹的决策。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宋任穷(左一)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军衔。

周恩来在一次会后见到宋任穷,对他说:“要从军队里调个中央委员,以加强地质战线。”宋任穷很希望自己能够投身于祖国的经济建设,亲手为社会主义大厦添砖加瓦。两天后,他再次见到周恩来,毛遂自荐地说:“就把我调出来吧。”并说明请求调动的原因,“我对穿那一身上将制服不习惯。”周恩来听了,高兴地说:“你能来,当然是再好不过了。但是,你能出来吗?你那一摊子谁来接?”宋说:“部里还有人。”周恩来说:“那好,但要请示主席。”不久,周恩来告诉宋任穷:“主席有新的考虑,要成立原子能委员会。”195611月,中央决定成立专门负责研制原子弹的第三机械工业部,任命宋任穷为部长。能够肩负如此重担,宋任穷感到无尚光荣,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

当时,中国原子能事业一穷二白,一切从零开始。宋任穷上任伊始,主要抓三件事:队伍组建、地质找矿和科研基地建设。

搞原子弹不比打仗,要靠科学,需要大批的科技人才。为此,宋任穷登门拜访了中科院党组书记兼副院长张劲夫,张劲夫爽快答应将原子能研究所全部交给三机部,并说“邓稼先从美国留学回来,是个能挑重担的人才,也交给你。”在宋任穷的筹划与协调下,很快组织了一支包括邓稼先、钱三强、李四光等顶级科学家在内的科研队伍,地质部、冶金部、建工部、煤炭部等都将相关设计部门及施工单位划拨给三机部,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原子能科技工业体系。

19577月,以聂荣臻、宋任穷、陈赓为正副团长的中国政府代表团,前往莫斯科与苏联进行核技术援助谈判。回来后,毛泽东专门听取宋任穷的汇报,并当着周恩来、邓小平、李富春的面对宋说:“原子弹能不能爆炸,就看你的了!”

随即在青海高原、玉门戈壁、大青山下、黄河之滨摆开了中国核工业建设的主战场。铀是制造原子弹的主要原料,因此,宋任穷把找到铀矿当成头等大事来抓。哪里发现铀矿,他的身影就出现在哪里。睡木板床,同大家吃一样的饭菜,还亲自拿着伽码仪测量矿点。宋任穷曾回忆说:“当时,我年纪还不大,不到五十岁,不论冬夏,都与干部、工人一起住帐篷,同吃同住,并且向他们学习地质找矿知识。地质找矿工作条件十分艰苦,经常出没于深山密林,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但是广大地质科技人员和工人,知道自己是为建立和发展祖国原子能事业找矿,一种历史使命感、责任感和光荣感,激励大家以苦为乐,以难为荣,奋不顾身,忘我工作。结果很快打开了工作局面……1958年正式向国家提供了第一批铀矿工业储量。”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1959年,(左起)聂荣臻、万毅、李强、宋任穷于莫斯科留影

19596月,苏共中央图谋撕毁协议,中止对中国的援助。利用这段短暂的时间差,宋任穷采取了两个紧急行动:一是抢建浓缩铀厂主工艺厂房,紧逼苏方履行合同,交付设备;二是组织科技人员同苏联专家对口学习,千方百计把技术学到手,把资料弄到手。与此同时,宋任穷布置抓紧自己的研究工作。一天,宋任穷去核武器研究所,看到大家劲头很大,就鼓励说:“人家预言我们搞不成,我们一定要争口气。你们都是搞流体力学和空气动力学的,你们的任务就是要把这口气变成动力,把我们的事业搞成功。”正是有了这些应变的措施,我国原子能事业才没有造成混乱和停顿。

19607月,苏联翻脸撤走在华全部专家,停止供应一切技术设备和资料。宋任穷以政治家的敏锐指示抓紧做工作,利用请专家吃饭、开会欢送、私人接触等机会,大讲中苏两国人民友谊和交情。这些做法立竿见影,不少与中国科技人员有交往的专家,临走前以各种方式把有关的技术资料留了下来。有的在销毁资料时,却把碎片有意留在了地上。从这些碎片中,中国技术人员得到了许多宝贵的信息,对继续进行未完工的工程有很大帮助。当然,苏联专家中也有不友好的,他们不但不留资料,并且还说:“这是对你们的毁灭性打击,你们只能守着一堆废铜烂铁。”“从此你们将处于技术真空状态,中国人20年也搞不出原子弹。”

针对此,宋任穷发誓说:就是不依靠你们这些老大哥,我们也要自力更生拿下原子弹!可是,当时东北重工业亟待恢复,宋任穷只得执行中央决定,出任东北局第一书记。宋任穷实在舍不得离开,对于中国的原子能事业,他有着极强的荣誉感与使命感。而且他感觉,“在这样的时刻离去,就像在激战犹酣的关头,被命令撤出战斗一样”。于是宋任穷去找贺龙、聂荣臻、罗荣桓、邓小平,谈自己的想法。邓小平则说:“这件事不要再提了,毛主席已经定了,准备去吧。”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1961年,宋任穷在沈阳北陵公社柳条湖大队参加春耕劳动。

在宋任穷的推荐下,刘杰继任二机部(由三机部改)部长。

19609月,宋任穷带着几分眷恋和惆怅,告别了令他魂牵梦绕的原子能事业。临行前,刘杰要为之饯行。宋任穷说:“饭就免了,但有一个要求,你无论如何要答应,那就是,一有原子弹试验的消息,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19641016日,那个期盼已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宋任穷突然接到刘杰打来的电话,告之下午3点钟爆炸。那一天,宋任穷一直都在守候。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在全世界引起极大的震动,全国人民和海外炎黄子孙无不为之欢欣鼓舞。宋任穷曾主持其起步阶段的工作,饱尝酸甜苦辣,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他说:“我在二机部工作过四年多,曾经为此费过一些心思,作过一些努力,当然也感到特别高兴和欣慰。”

感同身受,大力平反冤假错案

在宋任穷的革命生涯中,值得骄傲的事情很多,但尤其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在他的晚年曾亲手平反了大批冤假错案,使遭受迫害的干部重见天日,并走上工作岗位。

1978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闭幕后,中央决定宋任穷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此前,胡耀邦曾与宋任穷谈话说:“中央决定调我任中央秘书长、宣传部部长,由你接替我任中央组织部部长。”宋任穷感到很突然,当时他正在七机部部长、党组书记任上。胡耀邦快人快语:“不要犹豫了,中央已经决定,你就赶快来吧。”

在中组部欢迎会上,宋任穷说:“我今年已经70岁了,三国时期有个老黄忠,我恐怕连黄忠还不如。我这个人能力不那么强,魄力不那么大,四平八稳,有时有点优柔寡断。但是有个办法可以弥补我的不足,那就是加强集体领导,充分发挥集体的作用。我一定不偷懒,依靠大家的力量共同把工作搞好。”

宋任穷一上任,就把进一步落实干部政策、平反冤假错案、处理历史遗留问题,作为贯彻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的一项首要和紧迫任务。宋任穷认为,必须坚持“有错必纠”,按照“全错的全平,部分错的部分平,不错的不平”的原则,平反一切冤假错案。他反复强调,平反冤假错案要做到善始善终,要对每个同志的政治生命负责。不能只看到面上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百分之八、九十,只要还有一个错案没有得到纠正,那么,就这个同志来说,就是百分百的没有解决。要一个案件一个案件,一个人一个人地扎扎实实地搞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1982年,宋任穷与邓颖超(中)、陆定一(右)在一起。

然而要在短时间内将积累甚多、情况复杂的案件一一澄清,绝非易事。宋任穷请示中央批准后,迅速采取了几项措施。首先是把在干校的同志全部接回北京,这其中就有彭真、张洁清夫妇、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等。其次把仍被关押的同志解脱出来,先分配工作,后作复查结论。再就是责成被审查人原单位进行复查,然后送中组部审理的办法。这样,大大加快了复查平反工作的进度。仅一年多时间,中央组织部直接作出结论并报中央批准的就达445人,其中包括彭真、陆定一、陶铸、刘澜涛、习仲勋、安子文、胡乔木、林枫、谭震林、李立三、王任重等一大批高级领导干部。

在宋任穷接手的历史老案中,有一些是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大案要案。例如1962年在北戴河会议上,康生提出小说《刘志丹》是为高岗翻案,而支持过这部小说写作的习仲勋等被污蔑为“反党分子”,株连者达数千人。对这样一个拖了十几年,在“文革”中又由中央专案组审查的大案,复查难度之大可想而知。宋任穷组织专门队伍,多方取证,硬是在较短时间内写出了关于为小说《刘志丹》平反的报告。报告指出,《刘志丹》不是反党小说,而是一部比较好地歌颂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描写革命斗争史的作品。习仲勋同志关心这部小说的创作,对如何改好这部小说发表过意见,是完全正当的,根本谈不上什么反党活动。“所谓利用写《刘志丹》小说进行反党活动一案,是康生制造的一起大错案。”197984日,中共中央批转了中组部的审查报告,终于解决了这个久拖未决的难题。

类似《刘志丹》这样以往政治运动中的错案和其他一些重大历史遗留问题,不断地被提了出来。宋任穷的态度非常明确,他说:“解决好这些问题,既是我们党实事求是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干部政策深入发展的必然要求,也与平反‘文革’中许多冤假错案有直接联系。这些问题不解决,人心就不齐,气也不顺,必然影响全党工作重心的战略转移。”宋任穷强调要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严格掌握政策。他指出:“凡是搞错的案子,该复查的还是要复查。重要案件完全搞错了的,把人家错开除了党籍,错开除了公职,把内部问题错当成敌人处理的,个别案件个别解决。”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宋任穷日夜操劳,接待听取许多受迫害干部的申诉和群众关于落实干部政策的意见、建议,亲自主持研究重大冤假错案的平反和复查结论,多次到北京医院看望和安慰等待平反的老干部,安排好干部的住房、医疗、家属等生活问题。宋任穷主持制定了数十个文件,为平反冤假错案提供了政策武器。他依靠全党的力量,坚决贯彻中央指示精神,仅用了三年多时间,就基本完成在全国平反冤假错案的任务。一大批久经考验的老干部重新走上领导岗位,有专业才能的知识分子得到使用,从组织上保证了党的工作重点的转移。宋任穷为完成这一历史使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856月,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宋任穷,积极响应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号召,与王震联名向党中央提出申请退出第一线。他回顾历史,辛勤笔耕,写成60万字的《宋任穷回忆录》。200518日,我党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领导人宋任穷同志在北京逝世,走完96年波澜壮阔的人生历程。

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党史博采):宋任穷:秋收起义走出的开国上将,毛主席称赞“文也来得,武也来得”,毛遂自荐担任部长领导原子弹研制

(浏览 6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