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岩:抗日战争中鏖战山西的徐向前元帅

乡亲们,大家来抗战
1937年8月下旬,八路军即将开赴山西抗日前线,这时需要同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商谈,关于八路军开进路线、作战区域、指挥关系、后勤供应等一系列的问题。8月29日晚,毛泽东在陕西冯家村住处对父亲说:“你是山西人,与阎锡山是同乡,你和恩来同志去太原,做做阎锡山的工作吧,动员山西的乡亲们共同反对日本侵略者。”
9月7日,父亲同周恩来、彭德怀、彭雪枫等来到雁门关以西阎锡山的岭口行营。阎锡山正在部署大同会战,见到父亲和周恩来等到来,戎装整齐,满面春风、热烈欢迎。阎锡山早就知道: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是五台人,毕业于黄埔一期,曾就读于他创办的国民师范学校,又在河边村(阎锡山家)川至中学附小教过书,还是远房亲戚。阎曾对部下说,徐向前缺弹少粮,蒋介石剿了他几年都没有剿垮,反而损兵折将,这样的军事干才,“晋才晋用”就好了。经周恩来介绍,两个老乡见面寒暄了一下。可能因为大敌当前,各项合作事宜都谈的比较顺利。在谈完之后,阎锡山对父亲讲:“徐向前呐,回太原一定要看看你的校长赵戴文,次陇很想和他师范的高才生攀谈攀谈。”
到太原后,赵戴文邀请父亲到家中做客。赵戴文是山西省政府主席又兼任山西省战时总动员实施委员会副主任,他最关心的是太原能否守住。父亲向他讲了持久战的战略思想,建议他真正把山西的老百姓组织起来,下发武器、武装起来,形成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铜墙铁壁。赵老先生很赞成这种想法,积极推动了山西省的“人民武装自卫队”的建立。在太原、临沂沦陷后,这些“自卫队”一直在敌后坚持抗战,成为一支抗日的武装力量。大战临近,太原已是人心浮动,大家都十分关心时局。这时,本来不好应酬和交际的父亲每天每个小时都安排的满满的:校友会、座谈会、同乡宴,群众集会……父亲利用各种机会,鼓励人们抗日的热情,坚定人民抗日的信心。
中秋节前,周恩来说:“向前,快过中秋了,回家去看看老人和乡亲们吧。”他看到父亲顾虑眼前的工作多,离不开。就又说:“五台山战略地位重要,是我们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重要基地,你去宣传全民抗战的思想,乡亲们更容易接受。”办事干脆的彭老总也讲:“回去看看嘛,现在就去。”并让供给部支了60元钱。就这样,父亲动身回到离别了12年的家乡。到了东冶镇,下车步行,在去永安村的路上,见有个老汉,背着东西行走,蛮吃力的,近前一看就是爷爷,父子两人就这样相会了。父亲到家才知道奶奶已经去世了,按照当地的习俗,棺材摆放在家中,父亲在奶奶的灵前磕了三个头。父亲在家里住了三天,向乡亲们讲了全民抗战的道理,动员了许多年轻人去参加抗战。后来,父亲带出去的两个亲侄儿都牺牲在抗日战场上了。
首战告捷
129师出师抗日前线,正逢忻口战役。忻口是山西首府太原的北方屏障,利守难攻,在大同会战失利后,再丢忻口,太原难保,阎锡山、卫立煌决心死守忻口。日军投入精锐师团并利用其空中优势猛攻忻口,卫立煌部及晋绥军八万余众奋起反击。我129师奉命插入敌后,扰其补给,寻机歼敌。129师先遣部队769团率先进至忻口以北百余里的苏郎口村时,发现大批贴着太阳膏的日机在附近起降。经侦查,找到日军机场,这是阎锡山两年前才筹建的机场,代县失守之后落入日军之手。日军用于忻口战役的飞机都停在这里。由于既无中国空军迎战,又无高炮拦击,所以日机轰炸、扫射如入无人之境,嚣张无比。
摸清情况之后,769团陈锡联团长、汪乃贵副团长决心尽快敲掉这批飞机,挫日寇嚣张气焰,支援忻口守军。机场无疑是日军的要害部位,攻击机场正如“虎口拔牙”,一旦不能迅速解决战斗,必将陷入日军的重围之中。陈锡联团长决定769团三营为突击部队,这支部队素有“夜老虎”之称,对夜间战斗的判断方位、视力听觉、静肃行军、夜间通讯联络、通过障碍物、夜间射击和劈刺都有深入的研究和严格的训练。就“静肃行军”来讲,要做到整营的部队通过村庄而不惊动农户的守夜犬。陈锡联团长把攻击时间选在午夜,力争速决。为了保证初战必胜,副团长汪乃贵亲自率营长赵棠德、教导员潘寿才和几个连长,化装成机场的民工,在鬼子的眼皮下面进行详细的侦查。
当夜,赵营长率领十连、十一连,悄悄地摸进机场,到达距飞机仅有30米时,鬼子的哨兵才发觉,赵营长一声令下,向敌人发起了进攻。根据战前预案,战士把一捆捆手榴弹,送到飞机肚子里,随着一声声巨响,火光冲天,停放在机场的24架飞机全部报销了。突然的攻击把鬼子打得晕头转向,在消灭了一百多名鬼子后,三营顺利地撤出了战斗,其他打阻击的部队也迅速转移,鬼子重兵扑来只见一堆飞机碎片。在激烈战斗中三营长赵崇德撤退在后,不幸中弹牺牲,这位年仅23岁的优秀指挥员将生命献给了中国人民的独立解放事业。据时任陆军十四军长兼忻口战役左翼兵团指挥李默庵将军回忆,从10月20日起,每天在空中轰炸的日机,突然不见了,仗好打多了。蒋介石得知这个战果也很高兴,将769团誉为“抗战四大名团”之一。
鏖战晋东南
太原失陷后,华北抗战进入一个新时期。129师在刘伯承、邓小平和父亲的率领下,依托太行山脉,转战晋东南。1938年3月,日军正向晋南、晋西黄河沿线大举推进,邯长公路上,汽车往返不断,日夜运送兵员和作战物资。129师领导决定,抓住战机,打一个伏击战,牵制向黄河一线进攻的晋东日军。邓小平和父亲等率部队冒着霏霏的春雨赶往所选战场,设伏点选在涉县到黎城之间的响堂铺,这段道路沿着干枯的河床而建,南北两侧皆险山峭壁,只要两头一卡,鬼子就成瓮中之鳖。这次伏击战由769团打头,771团卡尾,772团打援敌,父亲将前指设在769团处。30日午夜,部队神速秘密隐蔽地开进了预设的伏击阵地,只等鬼子送上门来。战场情况瞬息万变,拂晓前,772团方向报告,我伏击部队的后方发现小股敌人。是否日军发现我军设伏企图?要不要撤出伏击阵地?“为将之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父亲冷静地命令部队不要动,继续设伏,加强隐蔽,并派出参谋人员,到东关等处查明日军的动向,愚蠢的鬼子并未发觉我方的设伏。晨8时半,从黎城开往涉县的日军运输队,400多鬼子兵和180辆满载军火的汽车进入了父亲布置的口袋阵。我军突然全线出击,激战两个小时全歼了这股日军,缴获了大量军火,日军的车队全部化为灰烬。
徐小岩:抗日战争中鏖战山西的徐向前元帅

为了纪念这次战斗的胜利,人们在响堂铺村村东竖起了响堂铺伏击战纪念碑。从1937年冬至翌年春季,129师连续战斗,像响堂铺伏击战这样师团规模的战斗有:反六路围攻,凤鸣山战斗,长生口战役,神头岭战斗以及反九路围攻等,小的游击战斗更不下千次。在日强我弱的条件下,抗日战争不可能速胜,只能是持久战,八路军积极地开展游击战,多打小仗,积小胜为大胜。有力地打击了日寇进攻的凶焰,形成了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巩固的抗日根据地。1938年4月初,父亲奉命率部离开山西前往河北南部开辟冀南抗日根据地,他这次在山西战斗生活了236天。

徐小岩:抗日战争中鏖战山西的徐向前元帅
文章来源:徐帅故居微信公众号、《黄埔》杂志
作者:徐小岩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红船融媒):徐小岩:抗日战争中鏖战山西的徐向前元帅

(浏览 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