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70年前的那场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中国人民志愿军近20万将士血染疆场,把生命留在了异国他乡的三千里江山,其中还包括开国领袖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烈士。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是血与火铸就了我们这个不屈的民族。历史不会遗忘。

今年也是上甘岭战役68周年,我怀着深切的情感,来缅怀英雄的志愿军炮兵,在上甘岭战役中英勇无畏的战斗纪实。

毛主席:炮火的猛烈和射击的准确为致胜的要素

1952年11月25日,志愿军第12军顺利完成使命将537.7高地移交给志愿军15军29师。34师106团(暂受29师指挥)坚守上甘岭阵地直到12月15日正式撤出归建。战史上把11月25日作为上甘岭战役的结束之日。

1952年12月29日至1953年1月17日,志愿军第15军奉命移交上甘岭、平康地区的防御阵地给入朝不久的志愿军第24军,该军坚守阵地,战斗至1953年7月27日停战协议生效之日。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1953年7月27日,美军被迫在停战协议上签字,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图为我上甘岭英雄阵地指战员欢呼胜利。

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持续鏖战43天,敌我反复争夺阵地达59次,我军击退敌人900多次冲锋……上甘岭一战,打出了国威军威,也向世界展示了志愿军将士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上甘岭战役,不仅是朝鲜战场上的一次著名战役的胜利,也是抗美援朝烈士精神的胜利!更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的一次伟大的历史性的胜利!

1952年12月,毛主席在分析朝鲜战争时指出:“今秋作战,我取得如此胜利,除由于官民勇敢,工事坚固,指挥得当,供应不缺外,炮火的猛烈和射击的准确为致胜的要素。”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上甘岭战役中,英雄的炮手们与敌人展开激烈的炮战。

1952年10月14日凌晨3时30分,美第八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通过美联社驻汉城记者向全世界宣布:“金化攻势开始了!”半个小时后,美第八集团军第七师和配属的韩二师的300门大炮、40架飞机和120辆坦克,向上甘岭597.9和537.7高地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炸弹500枚。阵地上空硝烟弥漫,尘土飞扬,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对于这场战斗,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志在必得。狂妄至极的范弗里特原计划只用两个营的兵力、5天时间、伤亡200人便拿下上甘岭。然而,经过43天的激烈争夺,“联合国军”付出了25000余人的伤亡,也未能占领这两个小小的阵地。11月16日,美联社悲哀地宣布:“到此为止,联军在三角形山(上甘岭)是打败了。”11月25日,“联合国军”已无力再发动进攻,其“金化攻势”被我军彻底粉碎。上甘岭成了“联合国军”的“伤心岭”。这次战役的策动者范佛里特后来公开承认:这次作战是“战争最血腥的和时间拖得最长的一次战役,使联合国军蒙受到重大的损失”。“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则写道:“这个开始为有限目标之攻击,发展成为一场残忍的挽救面子的恶性赌博……我认为这次作战是失败的。”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被炮7师高射武器击落的美机残骸

上甘岭战役期间,美军集结了自二战以来最为强烈的炮火,在小小的山头上接近300门美军大炮对此进行了狂轰滥炸。联合国军共出动17个炮兵营,大口径火炮300余门,飞机3000架次。发射炮弹190万发,投掷航空炸弹5000枚。战役开始前2天,仅美军第57野战炮兵营就发射105毫米炮弹2.6万发,第10野炮营发射1.6万发,第48野炮营发射1.5万发。

志愿军方面的火力其实也不弱,到1952年9月的上甘岭战役前,我志愿军全军共有山野炮、榴弹炮1493门,其中野炮507门、榴弹炮578门,此外还有高射炮988门、火箭炮162门。尽管与敌人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经过1951年夏、秋季防御作战的锻炼,志愿军炮兵的技、战术水平有了很大提高。由于志愿军炮兵善于机动和集中火力,已经能够跟优势的“联合国军”炮兵抗衡,并展开激烈的炮战,且能在一定时间和一定地区形成压倒敌人的火力优势,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和震撼。在战役后期,志愿军炮兵创造过一天发射9.3万发炮弹的记录,有力地支援了前线步兵的作战。志愿军的猛烈炮火,造成了美军上甘岭战役中70%的伤亡。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用猛烈的炮火支援步兵作战

李德生曾在回忆录中说,这次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是在党中央、毛主席和志愿军总部、3兵团各级领导正确指挥下,所有参战各兵种各部队共同奋战的结果,也属于祖国,属于那些在战斗中流血牺牲的烈士和英雄们,属于每一个参加战役的干部和战士!……”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英雄赞歌》仿佛仍然回荡在上甘岭,回荡在537.7无名高地上,讴歌着无数殒落在此的无名英雄们。

“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晴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上甘岭战役志愿军炮兵作战纪实

志愿军第15军第45师,准备于10月18日进攻注字洞南山。在志愿军进攻前,敌人突然于10月14日向我上甘岭地区发动进攻。我遂放弃了进攻注字洞南山之计划,迎击敌人进攻,上甘岭战役就此开始。

第一阶段(10月14日~20日)

战役开始时参战的炮兵仅有45师山炮营第1、3连、炮兵第9团第3营、炮兵第20团第5、6、8、9连、炮兵第28团第1、2连炮兵第30团第2、5连,共13个连火炮43门,高射炮兵第5营。至20日陆续投入战斗的有步兵第29师山炮连、炮兵第20团第4、7连、第60军炮兵团第4、 7连,火箭炮兵第209团、高射炮兵第601团第2、4连,此时共有炮兵17个连,因战斗损失至20日实有火炮46门、火箭炮6个连,高射炮5个连。

为了指挥方便,以45师副师长唐万成和师炮兵副主任靳钟组成炮兵指挥所。师编成2个炮兵群和1个高射炮兵群。

第一炮兵群:炮兵第28团第1、2连、炮兵第30团第4、5连、 第60军炮兵团第4、7连,炮兵第30团副团长为群长。

第二炮兵群:炮兵第20团第2、3营,群长为该团副团长。

高射炮兵群:高射炮兵第601团第2、4连及高射炮兵第35营,以高射炮兵第601团团长为群长。

步兵第135团炮群(后为134团炮群):炮兵第9团第3营及师属山炮营,群长为炮兵第9团第3营营长。

火箭炮兵第209团为师的机动炮群。

师炮兵指挥所及炮兵群各群指挥所均位于德山岘。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紧张忙碌的指挥所里,师首长正指挥上甘岭战役作战。

发射阵地:炮兵第28团第1、2连位于上店附近;炮兵第30团第4、5连、第60军炮兵团第4、7连均位于德山岘地域;炮兵第20团第4连位于沙器店,第5连位于城岩里,第6连位于黄龙洞,第7连位于德山岘南1公里,第8连位于德山岘西北1.5 公里,第9连位于水太里;炮兵第209团位于黄龙洞附近地域待机;高射炮兵除庄子山有第35营1个连外,余均位德山岘、宗铁洞一带;炮兵第9团第7连位于下店,第8连位于龙水洞,第9连位于菊亭南山和647高地各一个排;师属山炮营第3连位于927高地,第1连位于647高地;第29师山炮连位于五圣山。

观察所配置:战役开始前,为了进攻注字洞南山,除炮兵第30团第2营观察所位于927高地外,其余各炮兵营的观察所皆位于647高地(炮兵第20团第3营有连观察所在五圣山)。战役开始经调整后,炮兵第20团第2、3营,合组成一个营观察所于五圣山,并在647高地设侧方观察所,炮兵第209团团观察所、第60军炮兵团之营观察所均位于五圣山,其余仍在原地配置。各直接瞄准的火炮,为放列观察。

敌进攻的经过和特点:10月12日-13日,敌人对我上甘岭地区进行预先火力准备,14日3时开始火力准备,5时即以7个步兵营,在火炮300余门、坦克20余辆、飞机100余架次支援下,对我597.9高地、537.7高地以北无名高地发起进攻。同日,敌为了配合上甘岭地区之战斗,以美伪军共4个营,向我步兵44师、29师防御的391高地、上佳山西北山、芝村南山、119高地发起进攻,但均被击退。

因我炮兵当时正准备进攻注字洞南山之敌,由于火炮的射向和距离限制,仅有15门山炮、野炮、榴弹炮支援步兵防御,至14时,经转移炮兵发射阵地或改造火炮工事火口始能支援其战斗。步兵营二梯队因受敌炮火严密的封锁运动道路,不能投入战斗。守备两高地的步兵,虽经多次的反冲击,但因伤亡过大和地面工事全被摧毁,至13时30分敌攻占我537.7高地以北无名高地,及597.9高地的1个步兵排的阵地,敌即以2个步兵营进行守备。18时50分,我以步兵4个连,在炮火支援下进行反冲击,至24时全部恢复阵地。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构筑炮工事和人员掩体是极艰苦的劳动

经过一天的战斗,从敌人进攻的兵力和发射炮弹的密度,敌夺取我五圣山之企图已更明显。据此,兵团军首长王近山、秦基伟即决定:

第一,将机动在注字洞方向的炮兵于当日21时前调回上甘岭地区;第二,决心以顽强抗击,反复争夺,消耗其兵力,力求在基本阵地上挫败敌人的进攻;第三,步兵第45师指挥所前移徳山岘。以步兵2个营加入597.9高地之防御,以步兵4个营加入537.7高地以北无名高地之防御。

10月15日-20日,敌步兵连日在强大的炮、空火力不断地轰击和掩护下,以成营成连的集团队形,作轮番不断的进攻,并占领两高地,我夜间再以积极地反冲击与敌人进行反复争夺,阵地形成昼失夜得的形势。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炮11团高机连正在对美机射击

志愿军15军和12军实施炮火作战手段:当敌由进攻出发地区向冲击出发地区运动时,我即以集中射击压制之。如15日敌1个营由甘凤里向我597.9高地运动,经我炮兵第20团第7、8连以集中射击将敌击退。同日敌1个营又由上述地区运动,另1个营由下所里向537.7北无名高地运动,经炮兵第28团、30团共4个连,在其它炮兵配合下对上述之敌先后进行集中射击,杀伤敌过半将敌击退。但由于敌借山谷和烟幕掩护运动,较难发现,射击时机较少。

当敌进至冲击出发地区时,我即以集中射击和炮兵连的急袭射击歼灭之。如14日敌约1个营在597.9高地之西南凹部,经我炮兵第20团第5连行急袭射击,将敌击退,19日敌1个连又在上述地区待机,该连亦以急袭射击,歼敌大部。

当敌由冲击出发地区发起冲击或已冲至我阵地附近时(50~100公尺甚至更近些),本不应当使用纵深炮兵,但因敌有烟幕掩护,距我很近始能发现,故迫不得已下炮兵以拦阻射击,支援步兵作战。这对我坑道内的步兵威胁不大,却给敌以重大杀伤。

当敌占我某一阵地时,我即集中炮火行火力急袭,以求大量杀伤敌人,以不动拦阻射击,制止敌二梯队进入战斗,配合步兵立即进行反冲击,将敌击退。如步兵暂无力进行反冲击时,则我炮兵给敌以相当杀伤后,继续以监视射击,阻敌修工事。

当敌占我阵地仅数小时,只挖有露天工事和设置简单的障碍物,我行反冲击前,先行5分钟的火力急袭,随后步兵发起冲击,一举将阵地恢复。如14日晚我步兵4个连,以火炮26门向597.9高地行5分钟火力急袭后,步兵发起冲击将该地恢复。

当敌攻占我阵地1-3天,筑有若干发射点、堑壕时,我反冲击则对敌行两次火力急袭。如19日晚我以火炮28门、火箭炮23门,支援步兵5个连向597.9高地进行反冲击,向该地行第一次火力急袭后,行火力假转移,诱敌迎战,然后再以火箭炮对敌反斜面的预备队和迫击炮阵地急袭,火炮再向该高地行第二次火力急袭,予敌大量杀伤后,我步兵恢复阵地。使敌在我第二次火力急袭后,约2小时,仍未能以火力或兵力报复。

第二阶段(10月21日~29日)

此阶段新加强的炮兵为炮兵第11团第2营。至29日炮兵共19个连,火炮44门(每日火炮皆有损伤和故障,参战火炮时增时减)。加强之炮兵第 11团第2营,编入师炮兵第二群,其发射阵地:4连位于德山岘,5、6连位于黄龙洞、垂阳亭(后均移德山岘),营观察所位于927高地。炮兵的分配与部署仍同第一阶段。

为使反冲击得到彻底的胜利,所以将第12军调至上甘岭地区,作为战役预备队。第45师原有防务移交步兵第29师而以全力用于当前争夺战斗。第12军先后机动来82毫米迫击炮16门至菊亭岘、488高地。

10月23日-27日,我步兵第44师第132团与敌反复争夺391高地之南峰,毙伤敌2000余名。敌深恐我沿西方山以西平原出击,因此美军将汉滩川以东防务及597.9高地之争夺任务移交伪2师,美7师西调以防我步兵第44师可能发动之进攻,这给我尔后决定性的反冲击,造成了有利条件。敌人由于伤亡惨重,不得不将位于抱川之美3师接替伪9师防务,将伪9师调至史仓里进行整补。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在上甘岭战役中,炮20团8连调整火炮射向,支援步兵对敌作战。

25日,第15军召开了作战会议,传达了兵团首长的以反冲击恢复阵地的决心。会议确定首先向597.9高地之敌反冲击,成功后再指向537.7高地以北无名高地之敌反冲击,并决定于10月30日对 597.7高地实施决定性的反冲击。

我步兵在坚守坑道的阶段,敌人采用多种毒辣手段破坏我坑道,如用小分队袭击,飞机低空投弹和扫射,各种火器和坦克抵近射击;用手榴弹、炸药包、火焰喷射器,甚至毒气,来破坏我坑道口;投掷成捆铁丝网和石块,堵塞我坑道口,或在我坑道口外筑地堡,架铁丝网来围困等等。但坚守坑道的我步兵在炮兵的支援下,不断的击退企图破坏坑道的敌人,并不断的以小分队出击敌人。如23日晚我坚守597.9高地1号坑道的步兵,依托坑道一度攻克1号阵地,全歼守敌。我坚守597.9高地4号、0号坑道之步兵于23日-29日连夜在炮火支援下以小分队袭击3、9、10号阵地之敌。

为支援步兵坚守坑道作战和以积极的行动袭击敌人,炮兵火力运用情况如下:

597.9高地方面:以炮兵第9团第9连位于菊亭岘南山之直接瞄准的野炮2门,负责保障2、8号坑道口;以45师山炮营位于菊亭岘之2门直接瞄准山炮,负责保障主峰大坑道口;步兵第135团组织团属迫击炮(18门)除补助以上火力外,负责保障其余各坑道口之安全。

537.7高地以北无名高地方面:以炮兵第9团第9连位于647高地之直接瞄准野炮2门,负责保障主峰大坑道口;步兵第45师山炮营位于927高地之直接瞄准山炮2门,负责保障2、6、9号坑道口;步兵第133团团属迫击炮(11门)除补助以上火力外,负责保障1~8号坑道口之安全。

以上火炮除直接观察射击外,为了更密切地协同,皆与步兵营(团)指挥所取得联系,在敌施放烟幕时,根据坑道内的步兵要求,进行射击,有时以步谈机收听坑道内步兵呼唤,不待营、团命令,炮兵即行射击。据上甘岭一等功臣连、原12军93团(朱德警卫团)9连老战士卓世禄回忆:当时连队每个排均配置步谈机,与上级、左右炮兵联络,一般呼叫炮兵后,不到十分钟,炮火就向坑道、阵地前沿的敌人火力急射,履盖集群进攻的敌人。

当我坑道内步兵出坑道袭击敌人时,纵深的炮兵,先以单炮破坏敌封锁我坑道口之地堡、发射点等,尔后行7-10分钟的火力急袭,保障步兵出坑道,袭击敌人。当坑道内的步兵恢复了阵地之翌日,敌来进攻或调整部署时,以集中射击袭击运动或集结之敌。如24日9时敌1个营沿597.9高地主峰向我控制的西北山腿进攻时,我炮兵第20团第4、7连进行炮火袭击,将敌击溃。同时敌另1个营从上甘岭向我488高地进攻,遭我炮火袭击,敌人溃窜。23日8时,敌1个营乘汽车由金化进至300高地凹部,我炮兵第11团第2营乘敌车集结时,以集中射击杀伤过半。26日敌1个连于537.7以北无名高地集结,企图进攻我大坑道,遭我炮兵第2师部分炮火袭击,敌被杀伤大部。当敌占领两高地时,我纵深炮兵不时以单炮行扰乱射击,阻敌修工事,间接的配合了步兵坚守坑道。

23日和27日两次统一组织了对注罗峙、立石、杨谷、松洞之敌炮的压制,毁伤10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29门,迫敌抵近之火炮向后转移。这为我10月30日实施的决定性反冲击提供了便利。

第三阶段(10月30日~11月25日)

此阶段陆续加强的地面炮兵有第28团第3连、第29团第1营、第30团第7、8连、第11团第1营等9个连。此阶段经常参加战斗的有21个连平均每日参战火炮73门。在此阶段高射炮兵第610团3个连参战,接替高射炮兵第601团2个连的任务。

为便利指挥作战,于11月2日成立了第15军前进指挥所,第12军李德生副军长负责指挥,并临时组成炮兵司令部,以炮兵第7师师长颜伏任司令员,该师参谋长、炮兵第2师副参谋长任副司令员,军炮兵主任办公室副主任任参谋长。5日将炮兵重新分配部署,编成2个军炮兵群、1个军高射炮兵群、1个团炮兵群。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志愿军第12军副军长李德生(右)与炮7师师长顔伏(中)在上甘岭阵地前沿观察敌情。

第一炮兵群:以炮兵第11团第1、2营、第20团第2、3营编成,以炮兵第7师副师长、参谋长为正副群长。各团由于火炮损伤建制合并,故将营、团指挥机构合并,直接指挥至连。

第二炮兵群:以炮兵第28团第1营、第29团第1营、第30 团4个连编成,以炮兵第30团副团长为群长。

团炮兵群:步兵第12军31师92团团炮兵群,由炮兵第9团第3营编成,该营营长任群长。

高射炮兵群:以高射炮第610团、高炮第20营、第35营编成军高射炮兵群,炮兵第610团团长为群长。

火箭炮第209团为军机动炮兵。

此阶段新加强炮兵的战斗队形的配置:炮兵第28团第3连位于宗铁洞,第29团第1营位于黄龙洞附近。第30团第7、8连位于上店北1公里,第11团第1营位于沙器店附近。其它炮兵发射阵地位置未变动。炮兵司令部及各群、分群的指挥所仍位于德山岘。观察所配置:炮兵第28团第1营位于64.37高地;第29团第2营位于五圣山;第30团团观察所位于五圣山;第2营位于927高地、第3营位于647高地;第11团位于927高地和上所里北山;第20团位于五圣山和上所里北山。

此战役所使用之迫击炮为步兵第45、29、31、34师的所属全部迫击炮。战役开始时仅有迫击炮12门,第1、2阶段,最多时为36门(82毫米迫击炮为33门、化学迫击炮为3门),战役第三阶段最多时为52门(内有化学迫击炮3门)。战役开始后,步兵第45师各团先后参战,均将迫击炮统一编组,集中使用。10月20日后,根据师关于轻重火器任务分工的指示,开始执行不参加炮火准备的任务,主要是杀伤敌进攻部队,因而大大地发挥了迫击炮的作用。

10月29日7时,我各种火炮向597.9高地进行试射,为了迷惑敌人,同时亦对537.7高地以北无名高地进行试射。30日22时50分,我步兵4个连于炮火准备后,向597.9高地进行反冲击。至23时,除部分山腿外全部恢复原阵地。31日拂晓,敌1个营连续冲击13次,均被击退。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被11团高机连击落并俘获的美军喷气式飞机驾驶员(面部为包扎的绷带)

11月1日,敌步兵2个营另5个连在飞机30架次,坦克40辆支援下向我冲击,我以榴弹炮50门集中火力控制阵地前沿,迫击炮30门轮番向冲击之敌射击,共击退敌14次的进攻,击落敌机4架,毙伤敌1300余名,敌弃尸达600余具,我阵地屹立未动。2日4时至11时敌以5个步兵营,连续冲击15次,发射105毫米以上炮弹15万余发,我阵地仍屹立未动。3日,敌以3个营连续冲击30次,均被击退。4日,敌以1个营另2个连冲击4次被击退。5日,敌以5个营兵力,在飞机百余架次、坦克30辆,经2个小时的炮火准备开始冲击,亦被击退,我完全恢复597.9高地。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志愿军占领注字洞南山后,痛击反扑之敌。

11月11日,我以步兵2个营在火炮、迫击炮89门支援下,于16时趁天雾向537.7高地以北无名高地敌1个步兵营发起反冲击,仅15分钟即全部恢复阵地,歼灭守敌。12日,敌伪2师残部2000余名,集中火炮300余门、飞机20余架次掩护向我冲击,除7、8高地(约 300平方公尺面积)为敌攻占外,其余阵地仍在我手。11月15日,敌畏惧我趁胜发起进攻,乃仓促地将位于杨口之美25师接替第7师,敌因兵力耗损过大,无力继续进攻,每天以飞机30余架次对我阵地及纵深指挥所、炮兵发射阵地以报复性的轰炸。同时敌每次以数万发炮弹轰击我第44师防御正面。伪2师因损失惨重,被迫将防务移交给伪9师。至11月25日,我完全恢复战前态势,战役结束。

上甘岭防御战役历时43天,它是朝鲜战争最残酷、最紧张的一次防御战役。由于中央军委和志愿军首长的正确领导和中朝人民的支援,尤其是各兵种之间的密切协同和全体参战人员的英勇顽强,终于彻底地粉碎了敌人发动的所谓“金化攻势”。此次战役敌人所参加的兵力、兵器皆占绝对优势,以我炮兵来说,战役开始前仅有火炮和迫击炮55门,敌人几乎多我10倍,我弹药数量则更少,但是由于步炮协同到位,炮兵主动地、积极地支援步兵,取得了战役的最后胜利。这说明,炮兵在上甘岭地区防御战役中所起的作用是巨大的。

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原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上将题词

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已经过去68年了。人们说起那场载入史册的战役,耳畔就会响起《英雄儿女》电影里悲壮的插曲;眼前就会浮现出“向我开炮”那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王成的光辉形象。为了保家卫国,为了战役的胜利,无数志愿军将士葬身在上甘岭537.7北山的这一片无名高地上。

让我们向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流血牺牲的志愿军将士致敬!

本文据战史资料、志愿军炮兵老战士张福庆作战读书笔记等整理编写。作者李新系原12军教导大队长,张永林、赵国庆系原12军宣传处干事

THE END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祖国杂志):上甘岭上炮声隆——谨以此文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浏览 2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