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1950年初,新中国成立伊始,时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的张治中以到广州接女儿回国为名,从广东番禺出发,坐船到距离海岸不远的一个南海小岛上……其实,他是要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当时外界有猜测,张治中此行的真正目的,是在某个地方跟国民党代表进行密谈。那么张治中的秘密任务究竟是什么,他要密会的人又是谁呢?

01


张治中曾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位居上将,蒋介石麾下“八大金刚”之一,但他却从来没参加过反共战争,一直主张与共产党合作,是共产党的好朋友,素有“和平将军”之称。毛主席称他是“三到延安的好朋友”,“真正希望和平的人”。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张治中与毛主席

在重庆谈判期间,张治中为保证毛主席的安全,专门腾出了自己的住宅请毛主席办公、会客、休息,并派国民党宪兵司令张镇的部队负责警卫。
即使这样,他仍然感到不安,又派自己的内弟洪世碌团长率领警卫团部署于左右,一旦发现国民党特务有不轨行为,就马上派敢死队冒死出击。另外,他还从洪世碌的警卫团挑选一个班的人,身穿便装,在毛主席、周恩来等人的住处充当仆役杂务。
可见,张治中对毛主席的安全是高度负责的。
重庆谈判后,为了保证毛主席回延安的空中安全,张治中亲自伴飞。
据张治中女儿张素初称,当过山西军阀阎锡山机要秘书的傅朝枢曾告诉她:他见到过一份机密文件,国民党特务计划在毛主席回程经过西安时,对他下手,后来因为张治中陪同而未能执行。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张治中在毛主席身边

之后,张治中调任新疆省主席,一到任就立即释放了被盛世才关押在监狱里的131名共产党员,其中包括瞿秋白的妻子杨之华,并派人把他们护送回延安。
而此时,蒋介石正在重庆准备召开军事会议,为发动内战做准备。
张治中在新疆写下万言书,通过郭寄峤带给蒋介石。在信中,张治中力陈对共产党采取政治方式解决是独一无二的途径,反对重起内战。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他在信中写道:“我国经八年长期抗战,民穷财尽,无日不在水深火热之中……倘战争再度爆发,必益增人民之痛苦,违反人民之愿望。”
曾写过《蒋介石评传》的著名作家李敖曾评价蒋介石,称他是将人才当奴才用。在蒋介石面前肯说话和敢说话的人很少,而在军人当中,张治中算是最肯也是最敢说话的一个了。
在此之前,张治中已经上过一次“万言书”,那是在“皖南事变”爆发后的1941年3月2日,他向蒋介石痛陈对共产党问题处理的失策。可惜,蒋介石两次都没有接受张治中的建议。最终,蒋介石悍然发动内战,也自尝了恶果,兵败如山倒。
1949年初,蒋介石黯然下野,李宗仁上位主导和平谈判,张治中又一次成为首席谈判代表。在出发去北平和谈前,张治中到溪口见蒋介石,当面劝老蒋出国,彻底交出权力,未果。
在北平谈判期间,他更是感到蒋介石留在国内是对和平的最大障碍,又一次上万言书痛陈利害。
张治中后来回忆自己最后这一封万言书时,说:“不知道蒋介石看后反应如何,事实已经说明他是不会接受的。”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张治中(左)、蒋介石(右)

1949年4月15日,国共谈判代表拟定了《国内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南京政府拒不执行该协定,导致和谈破裂。蒋介石大骂:“文白(张治中字)无能,丧权辱国。”

在这种情形下,张治中等人陷入尴尬境地。此时,周恩来紧急向南京地下党发出了一个绝密命令……


02


21日深夜12时,张治中接到南京方面李宗仁的电报,要求他将代表团起飞回南京的时间确定一下。代表团成员均已对南京政府彻底失望,更担心南京政府“秋后算账”,因此都表示愿意留在北平。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但张治中却说:“代表团是南京政府派来和谈的,和谈既已破裂,理应回去复命。我岂能不知回去的风险,大家愿意留在这里我不反对,可我是首席代表,不能不回去复命。”
周恩来得到了南京和谈代表团将于24日回南京的消息后,立即与李立三、林伯渠驱车直奔六国饭店。
周恩来直率地说:“你们无论回到南京、上海或广州,国民党的特务都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西安事变我们已经对不起一位姓张的朋友了,今天再不能对不起你这位姓张的朋友了!”
张治中一度心情非常苦闷,他说:“我是一个国民党党员,现在如果站到共产党一边,人家会不会说我是‘投机’呢?这一问题在我脑海里盘旋了很久,没有想出一个答案。”
见张治中仍不表态,周恩来急了:“我看,你这个人还是封建,你为什么只对某些人存有幻想,而不为中国革命、中国人民着想呢?”说完,周恩来就告辞了。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4月23日,南京政府要派一架飞机来接代表团回去,周恩来借口飞机跑道没有修好,让它过两天再来。
4月25日,周恩来又来到张治中的住处,愉快地说:“文白兄,我们一起去接一位客人吧!”
张治中问:“什么客人,我认识吗?”
周恩来笑了笑:“你当然认识,而且是你最熟悉的人。”
张治中随周恩来来到机场,他万万没有想到,从飞机上走下来的竟是他的夫人洪希厚和孩子一纯、素素,以及弟弟张文心的夫人郑淑华和三个孩子。
张治中欣喜万分:“恩来先生,你是真会留客啊!”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张治中(左一)家庭合影
原来,周恩来早已通知南京的地下党沈世猷,一定要设法把张治中先生的夫人及其子女安全送到北京。
沈世猷是1948年打入汤恩伯司令部的,当张文心在淮海前线起义后,他一直跟张家两位夫人保持联系,南京解放时,又将两位夫人转移到上海。4月25日,张治中过去的一位老部下——上海机场基地指挥官、地下党邓世章夫妇把两位夫人和孩子送上了飞机。
看到张治中跟家人团聚,周恩来认真地说:“现在文白先生的家人安全了,我们也放心了。至于您是走是留,我们不会强求的。您如果选择离开,我马上给你们全家安排飞机……”
“不要说了,恩来先生,我决定留下来了!”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留在北京后,张治中很快就投入到新中国的筹建当中,在国名、国旗等重要问题决策上,都提出了影响甚大的建议。当主席告诉张治中,希望他能利用过去的关系,斡旋新疆和平起义时,他欣然应允。
他立即给自己的保定军校同学,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发电,分析了新疆和平起义的症结和处置办法。新疆和平解放后,张治中又亲自飞赴新疆,协助彭德怀工作,又一次扮演了“和平将军”的角色。

此时,“和平将军”的和平使命仍然没有结束……

03


蒋介石政府在大陆溃败后,窜逃到台湾岛上继续顽抗。
1950年初,张治中遵照周总理的指示,率领由屈武、李俊龙、余湛邦等人员组成的特别工作小组,通过香港的旧友故交对逃台的国民党政要做劝说开导工作,达到促成两岸和平统一的目的。这也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秘密任务”。
当天,张治中带着家人从番禺出发,坐船到了一个小岛上,晚上就住在岛上一座两层楼里。按照计划,张治中要在小岛上跟蒋经国、陈诚见面。
然而到了夜里快两点钟的时候,叶剑英突然发来讯息,让他们赶紧搬家:“国民党特务已经知道你们住在这里了,赶紧离开这里。”于是,张治中连夜领着家人搬了住处。
第二天,果然被情报言中,国民党的飞机就把那栋两层楼炸掉了。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叶帅救了我们全家。”张治中的儿子张一纯后来回忆说。
不久后,张治中又以个人名义给蒋介石写信,劝其放弃反共立场。然而此后“朝鲜战争”爆发,形势发生变化,争取蒋介石的计划暂停了下来。
抗美援朝战争后,张治中特别选派老部属张樨琴,专门负责两岸高层意见沟通。双方对此事均绝对保密。阅读更多好文,敬请订阅“峥嵘年代”
1964年,蒋介石在高雄接见过他。初期的联系方式是通过游艇在公海上秘密进行,双方按照事先的约定,交换信件物品。
1954年,张治中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作了题为《告逃在台湾的人们》的对台广播。规劝国民党方面放弃“反攻大陆”的不切实际的想法,殷切希望在台湾的老友、部属、学生“主动地尽自己一切可能靠拢祖国和人民。”
作为原国民党高级官员和将领,他的讲话产生了热烈的反响,并对在台人员产生了极大震撼。
1955年春节,张治中再次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作对海外侨胞的广播,对“反攻大陆”进行了驳斥。
1956年,周总理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宣布,争取用和平方式解放台湾的方针。张治中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并在接受《团结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和平解放台湾是有可能的,期待第三次国共合作。
在同年11月2日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90周年的文章中,张治中再一次呼吁“国共”再次合作。
当记者问及港台一些亲美蒋的报纸诬蔑周总理的和平建议是“和平攻势”和“中共荏弱”时,张治中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想法,共产党在抗美援朝和中美会谈中对美国尚且如此强硬,何况台湾。之所以提出和平解放台湾,是不愿意看到台湾生命财产的损失”,“当然也是对国民党和解之意,”还有一个因素是反对美帝国主义侵占台湾的行径。
张治中还表示,他过去在和平解放台湾运动中做了一些工作,如对台湾广播,发表文章或用其他方式对现在台湾的旧好加以说服劝导等,是有了一些影响的,准备以后再做更多的工作。

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张治中与夫人洪希厚

1957年到1958年,张治中又在两次在广播讲话中指出:“现在和平解决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方针是整个争取,以上层领导为争取对象。”


还语重心长地说:“你们离开祖国多年了,人寿几何,经得起几回沧桑巨变?鸟倦尚且知返,人情谁不思乡?你们回来吧,家人亲友在盼望你们,祖国人民在召唤你们!”
1958年12月,张治中又在民革“四大”就台湾问题发表看法,认为以蒋介石为对象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方针是完全英明正确的。此后,他利用各种机会,以演讲、发表文章、作广播讲话,呼吁“爱国一家,和为上”,“争取通过和平途径,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来”。
从1956年到1958年,蒋介石先后委派宋宜山和曹聚仁回祖国大陆试探情况,并得到中央领导接见。在会谈中,张治中经常在场,向他们介绍情况,进行疏通解释。
这些会谈虽然大都没有结果,但对于促成蒋介石积极抵制美国企图分化中国的图谋不无益处。尤其体现在1958年金门危机中,海峡两岸实际上结成一种统一战线,共同对抗美国,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
1959年国庆十周年时,张治中再次在对台广播中敦促台湾方面:“如你们是抱有爱国思想的中国人,能够回到大陆上来看看。最好辞修(即陈诚)、经国或亲来,或派人来,我想你们也一定会把成见与偏见丢开而额手称庆的。”

张治中的机要秘书余湛邦生前曾说,1969年张治中离世之前,除了口授政治遗嘱外,还念念不忘“对台工作希望大家继续做下去”。

张治中曾说:“台湾一定要解放。至于怎么解放、何时解放,且待将来的事实来证明吧。”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小崔说史):1950年,张治中到南海密会蒋经国,凌晨两点接叶剑英通知:快撤!

(浏览 8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