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把《歌唱二郎山》一直唱下去

  

70年前,为了祖国的统一、人民的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原西南军区和西北军区派出部队,从四川、青海、新疆、云南四个方向向西藏挺进。1950年5月,解放军原18军军部下达指示:加固名山到甘孜的公路,保证运输畅通。我所在的18军53师158团,负责加固从名山到烂池子(现名新沟)50公里左右的路段。那时没有现代化工具,只有铁锹、钢钎、十字镐,连手推车、撮箕都得自己制作,更别说炸药、推土机了。我们撬顽石、战塌方、挖稀泥,工具不够用手挖,常常是一身汗水混着泥水。由于高原反应,官兵们时常出现高热、发烧、恶心、呕吐等情况。在二郎山修路的三个月里,几乎没怎么见过太阳,似乎是大自然在考验我们的意志。

我们53师负责向西修路,还要接力为部队运送粮食。那时经常下雨,六七十斤重的米袋子淋雨后变得更沉了,又湿又滑,战士们努力扛起来,胶鞋踩在泥泞里,一步一趔趄地往前走。每个战士只有两套衣服,白天一身泥,晚上回去洗了晾晒,烤干继续穿。那时候,人人都是英雄,都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很大作用。

当年7月的一天下午,从山上下来七八个人,找到正在修路的我。一位满脸胡茬的人对我说:“我给你唱个歌,你听听行不行?”说罢就唱起来:“二呀嘛二郎山呀,高呀嘛高万丈,古树那荒草遍山野,巨石满山岗……”我一下子激动起来,这个曲子真像我们家乡的调子!这些人笑了,说他们是从北京来慰问部队的,想为大家写点文章、作些歌曲。这首歌曲,就是新创作的《歌唱二郎山》。

过了三天,团部通知我们20多个文化干事去30公里外的天全开会。我们20多人里只有一位王干事懂音乐。王干事教大家唱《歌唱二郎山》,大概教了三遍,每个人差不多会唱了,就当天赶回连队教给战士们。没过几天,几乎所有修路的部队都学会了这首歌。当劳动最累、环境最艰苦的时候,大家总是唱起这首上口又有劲的歌曲,就像齐声喊起了劳动号子,让人浑身充满了力量。

不久之后,这首《歌唱二郎山》回响在整个雪域高原,甚至唱响全国,激起了人们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劳动热情。我们就是唱着这首歌,奋战了半个多月,将一块挡在二郎山路上的巨石成功搬掉;就是唱着这首歌,战胜了康藏线上最险峻的雀儿山、达马拉山和怒江天险,修通了康藏公路,展现了革命军人让高山低头、江河让路的豪迈气概。我们也是唱着这首歌,高举五星红旗,踏着铿锵步伐,自豪地走进拉萨,将青春和热血化成革命的火种,播撒在建设新西藏的各个岗位上。

这首歌我已经唱了70年。如今,希望年轻的朋友们继续唱起这首歌,把“两路”精神传递下去,共同建设美丽新西藏。

 

作者:原18军53师158团2营战士、离休干部 冀文正

转自:《光明日报》( 2020年11月16日 07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格桑拉):把《歌唱二郎山》一直唱下去

(浏览 1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