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左权将军牺牲之后——为缅怀我的父亲何正文而作(组图)

左权将军牺牲之后——为缅怀我的父亲何正文而作(组图)

左权将军。

左权将军牺牲之后——为缅怀我的父亲何正文而作(组图)

左权参谋长与夫人刘芝兰和女儿左太北。

左权将军牺牲之后——为缅怀我的父亲何正文而作(组图)

抗日战争初期的何正文。

左权将军牺牲之后——为缅怀我的父亲何正文而作(组图)

送父亲回到一二九师抗战驻地——涉县。

    在父亲何正文逝世二十周年之际,在他安葬于河北省涉县赤岸村将军岭二十周年之时,我们兄弟姐妹们怀着悲痛的心情,用文章来表达我们对父亲的深切缅怀之情。本文仅仅是1942年5月“十字岭阻击战”前后的经过,是父亲亲身经历的写照。

    左权将军—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指挥部参谋长,是抗日战争时期我军牺牲的最高指挥官。何正文时任八路军一二九师长769团参谋长。

    1942年5月,日本华北驻屯军纠集三万余日军、六架战机,分九路围攻八路军总部、北方局等我核心领导指挥机关所在地—辽县(现左权县)麻田镇。此时,何正文和团长郑国仲、政委漛远渥奉命率领一营掩护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转移,与三千日军在辽县麻田镇的十字岭打了一场终生难忘的恶仗。由于时间紧迫、任务紧急、责任重大,刘伯承师长专门调拨給769团一部老式电台,以便随时与总部联系。

    大敌当前,左权参谋长竭力劝说彭德怀副总司令和罗瑞卿主任、杨立山部长率部分头突围,而他自己却在和随行人员最后撤离时,不幸被日军迫击炮弹片击中头部,壮烈牺牲在十字岭上,年仅37岁。何正文的战马和马夫在此战斗中也被炸死。他在离开四川奔赴长征时,他母亲交给他两枚带有体温的银元,抗战五年来一直没有舍得使用,银元就放在马搭子里,也一并消失在炮火中。战况惨烈程度可见一斑。

    左权将军不幸牺牲的(5月25日)当晚,何正文和总部一批突围的人员住宿在小南山村。当时他和北方局党校杨秀珍校长住在一个屋里,极度的悲伤和强力的自责使得他彻夜难眠。第二天一早,他奉命到彭德怀总司令住处,做了深刻的自我检讨并请求给予最严厉的处分。但彭总不仅没有批评他,反而还宽慰道:“十字岭阻击战,769团打的很艰苦很顽强,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为总部转移赢得了时间。”、“我和几位指挥员能够安全撤离也是你们多次催促,冒死接应的结果。”、“你一天都没吃饭了吧?先吃饭再交代任务。”。在他吃过彭总爱人蒲安修亲手做的面条后,彭总语气沉重地说:“总部转移过程中,通信科科长海凤阁同志牺牲了,五部电台也全部丢失了,无法与延安取得联系,报告我们的情况。我派参谋主任和你一同回去,尽快用团里的那个电台向一二九师发一份转告延安的电报。”,即是如下内容:

    “总部于寝(24日)晚在偏城南的杨岩、李堡、麻田、阳邑敌共三千余压迫下,于25日午被包围在南艾铺、姚门口,后向石灰窑以北突出敌围,电台五全失,左权阵亡,罗主任、(杨)立山部长向黑龙洞突围,详情不明。”。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战前临时给769团调拨的那部老式电台,由于功率小,需要架设高的天线才能收发信号,加之尚未摆脱日军的尾随,昼夜行军,根本没有时间和条件架设,直到两天后的27日,才与安全转移到固新以南35公里的合漳的一二九师师部联络上,将上述电报发出。此时的刘(伯承)师长、李(达)参谋长已经三天不知道总部和北方局的安危,焦急万分,收电后火速转发延安。随即,中央首长回电如下:“刘邓转彭:感日(27日)5时电悉。总部被袭,左权阵亡,殊深哀悼。瑞卿、立山已否脱险?甚念。目前总部电台已全部损坏。建议总部暂随一二九师行动。如何望复。  毛泽东  朱德  27日”。

    左权将军在自己身边牺牲,是我769团全体将士的锥心之痛。对于何正文来说,还有一层更深的情怀。那就是三年前的冬天,在屯留县的故县镇,左权参谋长主持召开了首次参谋长会议。刚刚就任一二九师骑兵团参谋长的何正文,有幸参加了此次终生难忘的会议,并且坚定了他献身参谋队伍的决心。会上,他在心中铭记下了左权参谋长的谆谆教诲:“参谋人员要成为活字典,要能谋善断,要亲自动手;参谋人员要任劳任怨,要有甘当无名英雄的品德,有功归党委和军政首长,有过要勇于承担。”。这段座右铭,在其后的45年里,指导着何正文,无论是在团、师、军、省军区、大军区,还是在军委副总参谋长的岗位上,都能够身体力行,受益非浅。

    “为左权参谋长报仇!”,是385旅769团全体指战员的怒吼。机会终于在一个月后来临。扫荡归巢的数百日军运输队,抓着民夫赶着几十辆辎重粮食的车队从辽县粟城镇出发,经苏亭村回辽县县城。民兵探来的情报,让参谋长何正文和一营指导员王亚朴为之一振。十字岭阻击战后,一营营长李德生率一、二连在尖庙、山庄打游击。团直属队和三连由何、王带领转战石板峪寻机出击。5月30日凌晨,一排mei伏在东寺垴,封锁苏亭以东的进路;二排占领东蛟沟以西,切断退路;zheng弹筒班在中间,攻击队伍密集的中部;民兵在首尾各设一个侦察哨;在悬崖上堆积了大量滚石,并且在道路周围mei设了许多地雷,只等日军入瓮。中午时分,在骄阳暴晒下的伏兵终于看到了哨兵发出的信号。这时,日军在路上大摇大摆走着,根本不把几个土八路放在眼里,准备休息用餐。当一个手榴弹在敌群中炸响,日军才纷纷逃离公路,乱跑到道路的两边躲避,混乱中又引爆了地雷,二十多个鬼子倒地不起;活着的都躲进了悬崖下。时机已到,何正文下令开火,王亚朴打响第一枪。滚滚巨石从天而降,威力不亚于手榴弹,日军鬼哭狼嚎,人仰马翻;还能跑的都涌向了河滩,正好进入了三连的伏击圈,子弹像蝗虫一样飞舞。敌在明处,我在暗处,场面可想而知。战斗进行到下午三时,稳住阵脚的日军仰仗着重机枪、迫击炮和充足的弹药,向三连阵地疯狂还击。而三连这边不仅没有重武器,子弹也所剩无几。何正文和王亚朴商量后,当机立断决定撤退。在民兵用土炮、狼烟和挥舞红旗的掩护下,部队撤离,民兵们凭着对地形的熟悉,于六时左右也安全回到驻地。

    战后统计,苏亭伏击战毙敌60余人,伤敌80余人,打死打伤及缴获运输骡马近百余匹;日军“三头指挥官”的大洋马成了民兵的战利品;还有整车的弹药、帐篷、饼干、罐头等等。而被日军抓的民夫也都趁机逃脱,有的当天就加入了民兵。

    刘伯承师长对此战大加赞赏。他说:“769团的苏亭伏击战打得好!好就好在出其不意、以弱胜强。战斗队伍和民兵相结合,枪炮、火力与地雷、滚石相结合,以最小的代价换来了很大的胜利。”,他指示李达参谋长要认真总结经验,向全师推广。《新华日报》(华北版)及时报道了苏亭伏击战的前后经过。二十年后,在《一二九师暨晋冀鲁豫军区抗日战争史战例选编》中是这样评价”苏亭伏击战”的:“是我军在夏季反“扫荡”中,主力部队适时分遣转到外线打击日寇“扫荡”临时补给线的成功战例之一,也是一个军民结合,以极小代价换取较大胜利的一次模范战斗。”

    此后不久,在清漳河畔的辽县麻田镇,太行军民隆重举行了“沉痛悼念左权将军大会”;1942年10月10日,在涉县石门村,晋冀鲁豫区举行了“晋冀鲁豫抗战殉国烈士公祭大会”。沉痛悼念左权将军和在五月反“扫荡”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安葬左权将军及烈士们。身在其中的何正文,心中默默念着:左权参谋长您安息吧!你流的血绝不会白流。战友们安息吧!你们流的血也绝不会白流。你们的仇,我们一定会报!我们要让日本鬼子加倍偿还!为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胜利,战斗不息,冲锋不止。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中红网):左权将军牺牲之后——为缅怀我的父亲何正文而作(组图)

(浏览 2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