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一生乘坐飞机次数不多,直升飞机就根本没有乘坐过。

     我在空军的经历没有听说过毛主席有什么专机。我们空军的专机应该就是当天谁坐就是谁的专机。明天别的首长乘坐就是另外首长的专机了。

     不过后天我有幸乘坐了,那也不是我的专机。这是真的,我还真的乘坐过毛主席的伊尔-14型曾经的专机。

     民航博物馆保存的是伊尔-14型的曾经的专机, 内部陈设仍保持毛主席当年乘坐时的景况,舱内挂着一幅由著名女记者侯波拍摄的毛主席第一次乘坐该机时的机上照。

      当时毛主席坐在机舱内的飞机座椅上,大衣也没有脱,正在看材料。侯波在距毛主席两米左右的地方,按下快门。

      这张广为流传的照片,后来被称作是毛主席“飞机上的工作照”,实际上并非毛主席的工作照,而是毛主席在飞机上学英语的照片。据毛泽东的政治秘书林克的日记记载,那是1957年春,毛主席南下视察工作,3月19日晨,从徐州飞往南京途中,他学英语时,由摄影记者拍摄的。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1975年春节期间,我在当时是我们航空兵运输团的在编的飞机上,拍照了这张照片。

       那时就我有个人的照相机,很多战友都在这个主席座位上拍照了珍贵的照片。

      可惜当时没有手机拍照那样方便,随时可以对照修正。后来冲洗出来,才对比看出角度、位置和茶杯等摆设出入很大,面部表情就更差的多了,主席真的在工作,我们是玩闹地留存拍照。

      这就不错了,这架飞机当年在我们机场是为了兰州军区首长使用的运输机。

      先有皮定均将军曾经乘坐这架飞机从中蒙边界一直绕行看过地形。后有韩先楚将军乘坐过该飞机下部队巡视战备训练情况;

      杨焕民、刘懋功空军将军都乘坐过这架飞机前往青藏高原和新疆南疆北疆。

       不过机上的这个原样摆设一直存在,当时的将军们也是对主席的由衷爱戴和尊重的。

      另外从下边这几张我的老照片里可以看到背景上的这架伊尔-14型飞机,一直在我们机场了,是当时我们机场乃至整个西北部队最大型的飞机了。

       当时我们机场就有两架这样的“大型运输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毛泽东乘坐的伊尔-14型飞机,据说现在是国家一级文物。1957年3月19日到1958年9月10日之间,是他生平乘坐次数最多的机型飞机。

      该飞机是1956年前苏联方面送给毛泽东的礼物,为双发中短程活塞式运输机,客货均可的一款运输机。1950年7月首次试飞,1954年开始投入使用。伊尔-14有多种改型,可载客18-32人,总共生产1041架。我国从1955年起购买49架伊尔-14,承担国内支线客货运和专机的主要任务。

       这架伊尔-14运输机作为专机,长21.31米、宽31.7米、高7.8米,有两台活塞8甲发动机,续航能力为8小时10分钟,客舱内设置了17个座椅、一张矮床、一张沙发和一个办公桌。

      毛泽东等领导坐这架飞机的时候,驾驶机组都会挑六个最好的工作人员服务:两个飞行员、一个领航员、一个通讯员、一个机械师、一个机械员。

       1957年,作为专机的伊尔-14型飞机,由上海龙华机场飞机修理厂完成客舱改装,开始承担重要专机任务。

     1992年,同型号飞机在山西太原出了事故,国内所有伊尔―14飞机全部停飞,毛泽东曾经的专机也不得不停飞。

       伊尔-14伊尔-14飞机是在前苏联伊尔-12型运输机基础上改进设计的,1950年7月15日首次试飞,1954年开始投入使用。伊尔-14为活塞式双螺旋桨型设计,最大时速为412公里,我记得当年我保障这类飞机的巡航速度,大约为350公里/小时。和现在高铁的时速差不多。该机通常最大航程1785公里,可载乘员18-24人。

       与它的前身相比,伊尔-14飞机着重提高了飞机的安全性和舒适性,有较完善的除冰、防冰设备,有效防止了在机翼、尾翼和螺旋桨前缘出现的积冰现象。最有特色的设计是,它的驾驶舱挡风玻璃可以电加温,不会产生积霜而影响飞行员视线。伊尔-14飞机的仪表板上还装有航向下滑仪,配合地面的航向下滑仪,可以保证在云层高30米的复杂天气条件下安全着陆。此外,它的机舱密封性较好,即使在暴雨天气下飞行,机舱内仍能保持干燥、舒适。

      1956年,中国空军从前苏联进口了伊尔-14飞机49架,主要执行专机和运输任务。该机从1986年开始逐步退役。

        其他飞机毛主席乘坐过的飞机还有:1945年8月28日参加重庆谈判时乘坐过的C-47(476650号);1956年5月3日去广州视察时,乘坐过的里-2(8205号);1967年7月21日从汉口飞上海乘坐过的伊尔-18(232号)。

      资料上有过这样的记载:1956年5月,毛泽东决定坐里二型飞机(就是人民币二分钱纸币上的那种飞机)去广州,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第一次坐飞机。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对第一任专机团团长胡萍说,原来考虑让毛主席乘坐苏联顾问团的飞机,但毛主席不同意。如果说是由于毛泽东对外国飞机不放心,也不太对。1945年去重庆谈判时,毛泽东坐的就是美国人驾驶的飞机。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应苏联邀请参加十月革命节纪念,坐的是苏联人驾驶的飞机。

      在那时候坐飞机也不安全。1955年4月,周恩来总理到印度尼西亚出席万隆会议,租借了印度的“克什米尔公主号”。台湾特务在飞机上安放了定时炸弹,导致机毁人亡。周恩来因临时换乘另一架印度飞机,逃过一劫。这个血的教训就发生在这一年前,毛泽东为什么还要坐飞机为什么不坐火车。

      还是毛泽东自己说出了缘由:“我们有自己的飞行员,为什么要坐外国人的飞机外国人的飞机我不坐,我一定要坐中国人自己驾驶的飞机。”

       毛泽东是在以自己的行动支持年轻的中国空军。

      刘亚楼对胡萍说:“相信你们有能力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胡萍说:“我们保证安全、圆满地完成任务,飞出中国空军的志气来。”

       按计划副机先升空,主机随后。这一天净空,国内所有飞机一律停飞,沿途的气象、导航设备都在全力保障。

      胡萍让飞机保持在海拔2700米的高度,(这个飞行高度最易造成飞机结冰)。在飞行过程中,刘亚楼几次到驾驶舱查看。虽然有自动驾驶仪,但胡萍怕自动驾驶仪工作不理想,一直和副驾驶陈锦忠轮流人工操纵。副驾驶陈锦忠熟悉胡萍的飞行风格,后来他担任了飞行团团长。担任领航员的是团领航主任张振民,通信员是柳昆尚。从北京到广州2000公里,因为里-2时速仅220公里左右,最大航程短,必须中途落地加油。先飞过黄河,再飞过长江,当天中午,专机到达长江以南的武汉南湖机场,吃饭、加油,再从武汉起飞,进入山区上空。5月正处于气象学上的“华南静止锋”,过了湖南长沙,基本上是在云中飞行。飞机上下晃动,颠簸得很厉害,但也没有办法,毕竟里-2的飞行高度只有3000米左右。这是因为客舱里没有氧气,也没有增压设备,所以里-2爬不到云上边。广州白云机场的云更低,只有海拔120米,水平能见度仅5公里,飞行员根本看不见机场跑道。尽管这样,时念堂还是凭着高超的技术,安全把副机降落到地面。胡萍更不在话下,他曾在云高100米、能见度2公里的恶劣条件下安全落地,加上他曾多次在白云机场落地,完全根据仪表,对正了跑道,平稳落地。飞了近8个小时,毛泽东毫无疲态,他和江青走下飞机,和前来迎接的广东省委书记兼省长陶铸、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握手。毛泽东高兴地说:“还是坐飞机快,当天就到了广州。”在毛泽东提议下,大家合影留念。

     归途险情吓到刘亚楼6月4日,毛泽东返回北京。这次仍由时念堂飞副机开道,胡萍飞主机。前面的航程挺顺利,但在快到北京时,让人提心吊胆的情况出现了。在河北衡水上空,前面的副机飞过去了,后面的主机却遭遇了大片的积雨云。乌云滚滚,闪电频频,飞机剧烈地颠簸起来。罗瑞卿不放心,几次到驾驶舱询问。胡萍和领航员张振民分析天气图,得出结论:“积雨云只是局部对流,不是大范围的系统,我们不进入雷雨区,完全可以避开危险。”随后,胡萍尽量保持飞机平稳飞行,先绕到河北沧州,再折向北,经天津杨村返回北京。由于受到雷电干扰,专机的无线电通信中断了半小时。这让已经先期回到北京的刘亚楼守候在机场塔台,焦急不安……终于看到专机平安归来,刘亚楼从塔台跳下来,急冲冲奔向停机坪,对胡萍说:“刚才我真有点担心啊”胡萍说:“开始我们也有点紧张,后来仔细观察了天气情况,认为可以绕过去。”刘亚楼没忘记鼓励下属:“要好好总结经验,以后毛主席还要坐你们的飞机。”毛泽东走下飞机,连声说:“同志们辛苦了”接着,他还幽默地说:“祝你们腾云驾雾,在暴风雨中成长。”

长按以下二维码并识别,进入《北京瞧办主任》公众号,可以放心审阅精彩内容

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北京瞧办主任):毛主席乘坐过的伊尔-14飞机

(浏览 2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