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潜伏台湾40多年的中共地下党员

       1994年秋,中组部经过认真审议和确认,下达公文通知广东省委,恢复丰顺县埔寨镇谢汉光的党籍,补办其离休手续。那么,谢汉光是谁?他在台湾有过什么样的经历?其党籍恢复和离休待遇的确认又经历了怎样的曲折?

                 (一)

    谢汉光,1919年出身于广东丰顺县埔寨镇。19427月,他毕业于广西大学农学院森林系,先在广西省农业试验场任技术员,后担任黔桂铁路柳州农场主任。1942年秋,广东揭阳人陈仲豪也考上广西大学农学院森林系,经人介绍认识了谢汉光。

    谢汉光思想进步,待人热情真诚,这时候他虽然还未入党,但一些从潮州、汕头等地疏散隐蔽到桂林、柳州的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都曾经到谢汉光的农场避难。谢汉光工作的农场,成为潮汕籍党员和革命群众的联络站。

    1944年,日寇发动豫湘桂战役,大举入侵大西南,广西成为前线。11月,日寇占领柳州,谢汉光逃难到四川,在高县和邛崃教书谋生。19458月,日寇投降,谢汉光来到香港,与中共香港华南分局取得联系,秘密加入中共,并接受了潜伏台湾的任务。

    接受党组织派遣任务的谢汉光赴台后,在台湾省林业试验所莲花池分所任职,秘密从事地下革命活动。

    陈仲豪的高中同学、地下党员、广东普宁人张伯哲,于19471月受中共香港华南分局派遣,也到了台湾,依照原定线索,找到了先行到达的谢汉光,在谢汉光任职的林业试验所莲花池分所任职。张伯哲后任中共台中工委书记,谢汉光受张伯哲的直接领导,在台中地区开展地下工作。

    19479月,广东梅县人、中共党员、广西大学农学院畜牧兽医系毕业生梁铮卿,受中共香港华南分局派遣,从广州坐船经汕头来到台湾。19484月,经谢汉光介绍,他与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取得联系,并建立了组织关系,在台湾潜伏下来了。

潜伏台湾40多年的中共地下党员

    19479月,陈仲豪受党组织委派,也来到台湾找到谢汉光,谢汉光带他找到基隆中学校长(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钟浩东。陈仲豪从此在基隆担任中学教师,潜伏下来,秘密从事地下革命活动。

    1948年夏,陈仲豪等在基隆中学后操场山旁一个洞穴里,秘密印刷《光明报》,传递来自中共中央的声音。19496月,《光明报》刊登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做好准备,迎接台湾解放!等标语以及三大战役胜利的消息,全岛很多地方,甚至公共场所都出现了《光明报》和大大小小的革命标语。台湾地下党的这些宣传攻势,震撼全岛,也惊动了蒋介石。

    蒋介石获悉后大发雷霆,立即召集国民党的三大情治机关高层开会,限期破获中共 《光明报》。高雄警备队抓到4名持有 《光明报》的台湾大学学生,他们供认:基隆中学校长钟浩东是中共党员,同时担任基隆工委书记,钟浩东在校内安插了许多共产党员担任教师,《光明报》就是基隆中学地下党编印出来的刊物。几天后,大批特务包围了基隆中学,抓获10名地下党员,枪毙了其中几名,该地下党组织被彻底摧毁了。基隆中学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人心惶惶。

   916日,陈仲豪秘密南下,来到台中,后到达谢汉光所工作的林业试验所躲藏。那里地僻人稀,几栋小木屋孤立于全岛高山林海之中。台湾地下党组织设法通知陈仲豪等撤退回大陆。陈仲豪接到通知后,当日告别谢汉光下山,在台中市郊外找到在这里工作的梁铮卿,由他安排在一间鸡寮里面,度过了几个日夜。台中地下党领导人张伯哲、梁铮卿为陈仲豪制作了一张假身份证,化名林辰康。陈仲豪改变发型,戴上一副黑边塑料框的近视眼镜,俨然像一个做生意的老板。105日清晨,一位叫做老洪的交通员,护送陈仲豪到一个小火车站购票上车,直抵台南。陈仲豪有一位表弟在台南市警察局任文职小官员,陈仲豪编造理由,请他为自己购买了一张到汕头的机票,又请他翌晨护送自己到机场。106日上午9时,通过查证检查,陈仲豪登上飞机。50分钟之后,飞机降落在汕头机场,陈仲豪脱险了。

                 (二)

    19499月下旬,台中地区中共地下党遭破坏,1950年初,中共台湾省工委遭到严重破坏,工委主要领导人蔡孝乾(后叛变)等被捕,张伯哲等同志也先后被捕遇害。329日,台中市警察局又在台中市破获了所谓匪华东局潜台组织梁铮卿等叛乱案,梁铮卿等人相继被捕遇害。

潜伏台湾40多年的中共地下党员
     谢汉光闻讯,侥幸逃脱,被国民党列为匪华东局潜台组织梁铮卿等叛乱案的未获要犯,而四处追捕。在台湾安全局的机密档案中,有一项说明写着:谢匪汉光,迄未获案,希各有关单位注意追查。

    谢汉光逃脱后,最后潜至台东一个极为偏僻的山林小村,得到该村村长的帮助,冒名顶替失踪多年的高山族农民叶依奎的户口,就此当了一名林业工人,并在那里度过了极其艰难险恶的三十多个年头。一直到1987年台湾当局宣布解除戒严,他才得以走出深山,重见天日。

    1988128日,已经是白发苍苍的谢汉光,手持台籍农民叶依奎的身份证明,从隐蔽三十多年的台东深山密林走出来,趁台湾开放探亲之机,回到广东省丰顺县老家,与离别50多年之久的发妻和子孙辈相聚。

    谢汉光回来后,丰顺县地方政府只把他当成贫困台胞照顾,每月给120元生活补助费,其党籍未得到恢复,革命经历也未得到承认。

    张伯哲在台湾被敌人杀害后,因为其牺牲时间、地点不明,且台湾和大陆长期隔绝等原因,其烈士待遇一直没得到平定确认。作为张伯哲的老同学、老战友陈仲豪十分不安,他和十几位潮汕老干部于1993年集体签名提供证明材料,上书有关部门,请求尽快落实张伯哲的问题。但因原始材料少等原因,长久未得到确切答复。陈仲豪急了,找到在天津市委对台办公室的徐懋德同志 (19481月潜伏入台湾,曾和陈仲豪一起在基隆中学办《光明报》, 1949年撤回大陆),再由他把材料交给中共中央组织部。

    1994年夏,中组部审查局派来一位认真负责、富有革命感情的司级干部,专程来到广东调查张伯哲的问题,中组部同志找了广东省委、汕头市委、普宁县委,找到时为汕头大学退休干部的陈仲豪,了解张伯哲的问题。陈仲豪以实事求是的态度,详细、如实地反映了张伯哲革命的一生。同时,陈仲豪还反映了谢汉光的问题。

    中组部同志得知谢汉光的情况后,十分重视,马上赶到丰顺县,向该县老干局调查谢汉光的相关情况,然后再找到谢汉光本人面谈,最终下文恢复了他的党籍和离休干部待遇。尔后,谢汉光手持拐杖,由他女儿陪同来到汕头大学与陈仲豪聚晤感恩。

    两位曾经一起在台湾地下战线奋斗过的战友,均已耄耋之年,回忆起往昔峥嵘岁月和牺牲的战友们,感慨万分。

    一年后,即1995年,76岁的谢汉光在家中走完他传奇的一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红色联播):潜伏台湾40多年的中共地下党员

(浏览 4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