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穿越时空的寻觅

穿越时空的寻觅

在秋菊盛开的时候,

我们从全国各地汇集三晋大地。

极目眺望,

太行依旧是那么巍峨,

太岳依然是那么秀丽。

山风拂面,汾水湍急,

我们来了,

来这里寻找父辈解放战争的足迹。


塔儿山下南河水清,

张厢村的老屋孤独的静立,

每一格窗棂都凝聚着一个故事,

每一块褐色的瓦当都在向我们倾述回忆。

八纵从这里诞生,

八纵又从这里高歌猛进。

我们的父辈团结聚气,

从这里由南向北横扫千军之敌。

 

运城解放纪念碑庄严肃穆,

七十四年前这里硝烟四起。

三打运城誓在必夺,

首次坑道破城战法就是从这里开辟。

 

攻城作战血染城头,

父辈们冲锋前仆后继,

4415名烈士的英魂长眠于此,

巨大的牺牲换来了最终的胜利!

黑色的花岗岩镌刻着烈士的英名,

透过墓碑展望,

我们泪撒衣襟。

绛红色的纪念塑像是他们的化身,

高擎的红旗迎风飘展让他们万世留名!

 

临汾攻坚箭在弦上,

敌我双方对恃势均力敌。

古城墙下阎军暗堡密布,

坚固厚实的城垣阻挡了部队的前进。

参战的部队集思广益,

用“土行孙”挖坑道的方法实施破敌,

七十多个昼夜鏖战于地下,

终于把坑道挖到敌城墙之底。

 

万斤炸药装填完毕,

“轰隆隆”几声爆破巨响,

“土飞机”把守卫城墙的阎军送上了天际!

激昂的冲锋号此起彼伏地响起,

父辈们高喊着口号向突破口冲去。

 

阎军射来的子弹如飞蝗般从身边掠过,

父辈们如潮涌般的冲锋毫不畏惧!

冲击,反冲击,再冲击!

父辈们大无畏的气概让敌军魂胆丧尽。

攻克东关再克主城,

活捉敌首“梁培璜”的口号经久不息!

狭路相逢勇者胜,

硝烟散去城头上到处是杀敌的身影,

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父辈们流血的脸上充满着欣喜!

 

庆功场上锣鼓喧天红旗猎猎,

临汾破城克敌一招出奇!

父辈们振臂举枪高呼,

自豪地注视着“光荣的临汾旅”大旗!

 

晋中大地硝烟早已散尽,

山梁、沟壑、平原和林地,

透过薄薄的晨雾时光轮回,

我们又看到父辈们投身晋中战役。

 

土城墙上看到父亲手持望远镜向敌阵瞭望,

曹村的沟坎之下看到父亲杀敌的刚毅。

青纱帐中看到父亲抢救伤员来回穿梭,

军号响起,耳边听到父亲发出“冲锋”的命令。

指挥所旧址似乎传来发报的“滴答”之声,

山峦之上我们看到了挥动胜利的旌旗!

 

黄土山崖下看到兵团指挥部残存的窑洞,

其中一间竟然是父亲的故居!

门前青草似乎有父亲踏过的压痕,

窑洞的窗棂似乎有父亲摸过的指印。

小院的枣树弯腰向我述说着历史,

牵出女儿千丝万缕思念之情!

 

亲爱的父亲啊!你的英灵是否看到女儿把您苦苦寻觅?

彩云裂隙,阳光缕缕,

山风与林梢的交织似乎传来了父亲的回音,

孩子啊,看到了,我看到了你们在我住过的窑洞前合影!

我虽然远离你们而去,

但你们一定要跟着党坚定前行!

 

太原围城我数十万大军枕戈待旦,

只等着徐向前总指挥发出进攻的命令!

小窑头指挥部门前的榆树枝干斑驳,

穿越光阴让我们看到七十多年前的攻城壮举。

 

我看到父亲在这里帷幄运筹,

我看到父亲在这里与黄樵松将军接洽起义。

我看到父亲在指挥所警卫布防,

我看到父亲在机要室传达着命令。

我看到父亲在为后勤工作前后忙碌,

我看到父亲在军用地图下研究敌情。

 

太原守敌冥顽不化,

小东山梅花阵碉堡旧址残存着往日的狰狞,

攻敌阵前艰险重重,

但丝毫阻挡不住父辈们歼敌的英勇冲击!

 

炮声隆隆杀声震天,

总攻命令一下,指战员们杀敌建功在即!

我看到太原城头父亲头戴钢盔端着机枪向敌阵横扫,

我看到父亲在阎军弹雨之下匍匐前行,

我看到父亲端枪喝令阎军残兵投降,

我看到父亲战后胸挂勋章面露欣喜。

牛驼寨三把钥匙形状的纪念碑高耸蓝天,

纪念着太原攻坚部队的英雄业绩!

透过蓝天仰望着纪念碑身,

我们看到了父辈负伤的鲜血,

我们看到了父辈牺牲伟岸的身躯!

我们看到了父辈参战的英勇豪迈,

我们看到了父辈参加革命的火热初心!

 

在秋菊盛开的时候,

太岳部队的后代们来到了三晋土地,

土墙、雕花木门的农家院落,

磨盘、槐树绿荫下的晋家风情。

这里是父亲出生的故土,

这里是父亲第二故乡战斗过的大地。

遥望着太岳秀美的山水,

吃一颗家乡甜枣思念着父亲慈祥的笑脸,

扎一束汾河边的鲜花跪谢父母的养育恩情!

 

父辈足迹的寻找是为了思念,

父辈经历的回眸是为了再固“初心”。

父辈战例的研究是为了“学史铭志”,

父辈征程的探索是为了高举红旗!

 

今年是建党一百周年,

父辈们同伟大的党风雨同舟超半个世纪。

在这伟大的历史时刻,

父辈们的英灵一定会与我们普天同庆!

 

再见了,太行太岳!

再见了,三晋大地!

为健在的父亲和远离我们而去的父辈,

我们后代用一首嘹亮的歌声慰藉他们的心灵!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

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注:阎军指阎锡山部队)

穿越时空的寻觅

穿越时空的寻觅

END


(八路军研究会太岳分会南京联络处供稿)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八路军研究会):穿越时空的寻觅

(浏览 2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