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丁仲礼被美国制裁了,以个人身份被美国制裁,上了美国人的黑名单。

谁是丁仲礼?

为了中国人的经济发展,在国内公知亲美思想最浓厚的时候,他多次发声,坚决反对美国主导的全球减排协议,坏了美国的好事的一位中国院士。

站在美国的利益角度考虑,丁仲礼实在是太坏了。

2010年,丁仲礼曾质问柴静“中国人到底是不是人?”

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批评发达国家碳排放霸权的丁仲礼,接受了柴静的采访。

按欧美国家提出的计划,未来的世界里碳排放总额被限制在8000亿吨以内。

所有人的碳排放量按现有的规模锁定,大家都得降排。

发达国家降的多些,按80%的规模降,但不发达国家你也得降,绝不允许增。

降完之后,现在的27个发达国家,以11亿人口,占据了全球碳排放权44%的份额。

另外包含中国在内的55亿人,占据56%的份额。

按此计划,发达国家的人均碳排放量将是我们的2.3倍之多。

即便不考虑科技的差异,未来的西方人也会永久性的比中国人有钱2.3倍。

如果考虑到科技效率的差距,那么财富差距就更大了。

所以丁仲礼对此方案坚决反对。

丁仲礼提出的方案,是把碳排放权视作基本人权,所有人都应该一样,因为众生平等。 

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中国退一步,那也得要欧美发达国家80%的人均碳排放量。
无论欧美国家把碳排放量降的多低,中国都跟,而且我们按欧美国家人均碳排放量的80%来作为自己的碳排放上限。
中国人不贪,每个人只要能有欧美国家80%的工资拿就行了。
这就是丁院士的方案,但欧美国家对此坚决反对。
为了反对这个方案,欧美国家甚至声称巴西热带雨林的毁灭是因为中国人吃肉太多而导致的。
柴静也坚决反对,她说:
“中国是个人口大国,你这么一乘的话,那个基数太大了。”
丁仲礼回击道:
“中国人是不是人?为什么同样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少排?” 
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柴静回应说:
“现在常规的算法,都是以国别计算。”
类似荒谬的回应还有很多。
比如说丁仲礼在指责欧美国家给中国挖陷阱时对柴静说:
“那你算账。假如告诉你,中国今后从2020年以后,每年花一万亿人民币去买二氧化碳排放权,你会怎么想,你觉得公平不公平?”
而柴静不接这句话,立刻从另一个角度去刁钻质问作为回应:
“科学家在谈论一个科学问题的时候,为什么要用比较激烈的,带有情绪色彩的字眼,这样是否合适?” 
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你和她聊科学,她和你聊道德
不过当你和她聊道德的时候,她就和你聊其他的了。
丁仲礼说:“如果这些方案成为国际协议,那将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不平等条约,在道德上是邪恶的。”
柴静:“您现在是在直接指责IPCC?”
丁仲礼:“为什么不能指责,科学就是可以批评,既然你承认你是科学,你就得能经受得住人家的批评。”
不单纯只是转移话题,能看出柴静真的很震惊丁院士居然敢质疑IPCC。
大概在柴静的眼里,指责欧美的IPCC,是一种大逆不道的行为。
还有更离谱的呢,给你扣政治黑锅。
丁仲礼说:“我对公平的理解,我把排放权视为发展权,视为基本人权,所以我就是说人与人之间应该有个大致相等的排放空间。”
柴静:“您看您原来研究古气候的,都是很专业的科学家,但实际上这次气候谈判,您一直是在做政治解读,是在提出很多的方案跟策略,别人也许会对你的身份提出各种疑问,觉得适当还是不适当,您觉得?”
丁仲礼:“你就说我搞科学研究的,就不应该去了解后面的政治?”
记者:“这倒不是,他们可能会觉得,科学家甚至不应该以国家利益为前提,而应该比如在人类共同利益的这个前提下去制定方案?”
什么叫科学无国界,什么叫人类的共同利益?
有中国人的利益么?所谓的共同利益就是欧美的利益吧。
这就是2010年的犀利交锋,柴静站在西方的利益立场上妄图驳倒丁院士,但失败了。
任何国家从不发达到发达,都不可避免地要经历二氧化碳的高排放过程。
欧美国家完成了这个过程后,想关上大门,让不发达国家永远不发达,让他们自己永远可以当人上人。
如果同意了这个方案,那么中国想发展就必须每年对外缴纳1万亿的费用。
什么叫丧权辱国,这就叫丧权辱国。
当年金国打到了宋朝首都底下,才迫使宋朝缴纳了岁币。
如今中国作为一个核大国,居然在没打仗的情况下被迫对外缴纳岁币?
如果谁能帮欧美国家完成这个壮举,那什么荣誉称号都可以给啊。
2015年2月28日,柴静耗时良久的《穹顶之下》出炉了。
看完这部似是而非,混淆概念的片子后,每一个中国人都会被震惊,深深的认可柴静的观念。
2015年12月12日,《巴黎协定》达成,缔约国开始进行减排。
事实上,雾霾和碳减排一点关系都没有。
美国的国土面积和中国差不多,但因为人均碳排放量太高,所以碳排放总量也和中国差不多。
但美国的空气,是“香甜”的。 
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而日本的人口密度是中国的2倍,人均碳排放量也是中国的2倍。
换句话说日本的空气污染程度应该是中国的4倍。
但实际上,日本的空气,被很多人给吹上了天。
所以雾霾和碳排放量没有关系,只取决于环保的管理水平。
导致雾霾的是颗粒污染物,二氧化碳是没办法导致雾霾的。
而且丁仲礼院士通过详尽的科学研究,以无可辩驳的证据驳斥了西方荒谬的二氧化碳灭世论。
欧美国家说,如果人类再肆无忌惮的排放二氧化碳,那么全人类都会灭亡。
丁仲礼以中国黄土高原1.8万个不同时期的化石样本为基础,多维度建立起了中国黄土高原260万年来的气候记录曲线。
丁院士发现,只生活在热带和亚热带的亚洲象化石,出现在了在距今3000多年的商朝时期的中原地区。
换句话说,3000多年前的中原地区,气温和今天的亚热带及热带是差不多的。
丁院士还在四川东北部的巴中地区,发现了荔枝树的化石证据,时间大概是中国的唐宋时期。
而荔枝,只能生活在亚热带地区,目前一般只产于中国的广东、广西及海南地区。
唐代的杨贵妃爱吃荔枝,曾有人专门运送荔枝入长安城。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很多人小时候纳闷,荔枝这么易腐烂的水果,是怎么从广东地区靠马力运到长安的,高速公路遇水搭桥都要1700多公里,中途河流和山脉无数,古人快马加鞭没有大半个月是绝对到不了长安的。
哪怕在今天的高速公路上跑,如果你用马来运输,新鲜的荔枝也绝对到不了西安城。
但丁院士用化石标本证明,唐朝的时候,那荔枝的产地离长安城其实一点都不远。 
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实际上唐贵妃吃的荔枝树产地可能更近,也许就在长安城外面的山头上。
这样的新鲜荔枝,吃了才不会拉肚子。
当温度高到西安城旁边可以种荔枝的时候,唐贵妃都没死,唐朝人也没灭亡。
今天的人类科技如此强大,怎么可能会被灭亡?
实际上,东亚夏季风暖湿气流所到之处通常会带来降水,若是它不断往北方推进,北方降水就会增加。
而全球气温升高,会使中国北方的干旱现状将得到缓解,气候环境大幅改善。
当年的长安城作为多朝古都,是当时中国最适合居住的地区之一。
后来就是因为气候变冷,西北变得极度干旱,才最终不再适合成为首都的,今天的西安人只能怀念几千年前的辉煌。
如果气候变暖,降雨线北移,那么西安有可能重新恢复古代的盛况,成为一个气候上非常宜居的城市。
中国作为一个大陆国家,北方有太多的干旱土地甚至是荒漠。
如果气候变暖,这些土地将重新肥沃,而荒漠将会逐渐消失。
怎么看,对中国都不是坏事。
历史上,地球就是在不断的变暖和变冷,但人类一直活得好好的。
气候变暖对人类来说不一定是坏事,对大陆国家甚至是好事。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科学道理,但欧美就是装傻充愣。
至于说保护地球那就更扯淡了。
3.65亿年前,地球上进化出了植物,这玩意吸收二氧化碳制造出的木质素,整个地球上没有一种生物可以吃。
事实上到了今天,也就蘑菇和白蚁吃这玩意,没有几个生物有本事去啃木头。
所以当年的植物是地球上的绝对霸主,比今天的人类还嚣张。
整个地球的生态都被植物给彻底改变了,二氧化碳含量减少了80%,而氧气含量提升了好几倍。
这导致整个地球被冰封,进入了冰河时代。
但地球过的好好的,冰封就冰封呗,有关系么?
人类能拯救自己就不错了,别幻想去拯救地球了。 
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所谓拯救地球的碳排放协议,完全就是为了约束发展中国家,让落后的国家永远落后而精心设定的圈套。
只要中国上钩了,那就等同于美国不费一兵一卒迫使中国签订了澶渊之盟。
但丁仲礼却拼尽全力在从中阻止,甚至连学术证据都能搬出一大堆,让人无话可说,你说美国讨不讨厌他?
表面上,丁仲礼是被美国封杀了,但实际上美国是在给丁院士颁奖。
美国的封杀令,就是最高含金量的嘉奖令。 
就在丁仲礼被美国封杀的13天之前,英国的BBC公布了2020年度全球100名最具影响力女性名单。
这份名单,被称之为全球“百大巾帼”。
中国区只有两名女性上榜。
一位是《武汉封城日记》的作者,把武汉描绘成阿鼻地狱的方方,一位是香港“废青领袖”,千方百计要把香港分裂出中国的周庭。
所以,他们被英国BBC认定为2020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女性,授予了荣誉称号。
真的是战斗英雄啊,英美的战斗英雄。
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谁是中国的脊梁,谁是真正为中国好的人,一下子就对比出来了。 
我认为,对我们来说,一个人,一个党,一个军队,或者一个学校,如若不被敌人反对,那就不好了,那一定是同敌人同流合污了。
如若被敌人反对,那就好了,那就证明我们同敌人划清界线了。如若敌人起劲地反对我们,把我们说得一塌糊涂,一无是处,那就更好了,那就证明我们不但同敌人划清了界线,而且证明我们的工作是很有成绩的了。  
《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毛泽东,1939年5月
人民出版社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远方青木):英国刚表彰完方方,美国就制裁了丁仲礼

(浏览 3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