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电影《长津湖》正在热映,感动了无数观众,大家对抗美援朝和长津湖战役也有了更多关注。而除了长津湖,上甘岭战役同样被人铭记!

69年前的今天,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役打响。这一战,历时43天,创造了现代战争史上坚守防御作战的范例,上甘岭精神也成为一代人学习的榜样。

本文的叙述者王德声,当年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一员曾走上朝鲜战场,参加了上甘岭537.7高地的争夺战……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王德声 摄于上世纪50年代

01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1952年9月25日,刚负伤出院回到93团团部的我接到命令:坚守了一年的金城防御阵地,将由67军来接替我们的防务工作。全团上下都非常高兴。

次日凌晨,团长李基中令副参谋长张双春带领作战参谋、通讯参谋、团部卫生所长和各连一个班,及一连共190余人,到谷山地区设置休整营地,预计两天后大部队赶到。

可不知什么原因,原本预计于三日内赶到的大部队并未按时到场。直到10月13日上午,三兵团一参谋乘车前来,命令张双春带领全部人马前往15军指挥所(真菜洞)报到。

当晚兵团里来了四辆大卡车和一辆小吉普车,将我们载往真菜洞。当值的驾驶员主要是跑后方战场,不知道如何前往15军。因我懂点测绘学,张双春命令我手持地图,坐上吉普车在前面带路。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我们总算赶到了真菜洞15军指挥部。报到后15军就将我们送往31师师部。司令部传达首长命令,因参战后伤亡很大,急需补充新生力量,所有连队干部全部回原连队。司令部令张双春带领团部人员,到上所里北山92团指挥所师首长地报到。 

下午1点,我们准时到达92团。师政委刘瑄、代师长李长林、参谋长林有声召见我们,简明扼要地介绍情况:“91和93两团在597.9高地争夺了十五六天了,92团在537.7高地也争夺了十几天,93团四连七连八连都调到这边参战,伤亡很大,现在敌人进攻重点转移到这边来了!”

李师长指着张双春道:“你现在的任务是带领团部人员到537.7高地主坑道,建立93团前进指挥所,由你负全责!”林参谋长则指示通讯参谋邵有来,带着电话班到537.7高地主坑道建立两条专线,保证通讯畅通,医生则到团卫生所抢救伤员。

当晚天刚黑,张双春带着我这名作战参谋,还有十几个勤杂人员(包括警卫员、司号员、卫生员、守机员、通讯员、炊事员等)向537.7高地主坑道方向前进。

到了坑道口一看,只有十多米长的坑道,伤残人员挤得满满的。张双春当即打电话,请求师首长派十几副担架来救伤员,并示意我进行清理。我向大家宣布:“你们听到了吗,后方有担架来接。你们已经光荣完成战斗任务,现在新指挥所在这里建立。不管是哪单位的干部战士,都要服从命令听指挥,能走能爬的都往后撤。”二三十个伤残人员走后,还剩七八具烈士遗体,我们先抬到坑道口两侧。空气顿时流通了,前方洞口在山岩绝壁上,外边进不来,但往前看得很清楚。首长守着师长专线电话,我和警卫员守着后方总机电话,其他人员清理坑道卫生。

当晚10时许,师部传来命令,由连长崔同安带领93团5连100来人从驻地开进537.7高地,在主坑道潜伏待命。听指导员报告,连长已身负重伤半途失踪,连队怎么办?张双春当即安排二营参谋叶振龙作为代理连长。

是日午夜,在炮群两个三分钟袭击后,叶振龙带领5连战士向1、2、3、4、5、6阵地发起强攻。经过一个半小时的争夺后,终于占领全部阵地,三颗红色信号弹飞向夜空,阵地上一片沸腾。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年轻时的王德声(后排右一)与战友合影

02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天亮后(10月15日),敌人两次以一个连的兵力发起进攻,都被5连的勇士给打了回去。午后,敌人以一个营兵力向537.7高地发起猛攻,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叶振龙带着20多号人撤出阵地,537.7高地表面阵地又被敌人占领。

下午2时,师长来电话,让我们派人到597.9高地,带91团3连到537.7高地当预备队。这时,我们的股长冯中林刚从后方赶到,我就将守电话的任务交给了他。我主动要求去带91团3连,并带了一个通讯员,告诉他任务后即刻出发。

团政委尹忠尉从团卫生队直接打电话到指挥所,叫我把5连打仗的情况向他报告。但由于当时5连还没下阵地,我也不清楚当时的具体情况,于是我把5连连长崔同安之前负伤之事作了汇报,并请求上报团部进行了解。

537.7高地与597.9高地相距只有2公里左右,但路上炮火连连,甚是危险,我们在中途遭到了好几次炮袭,和我一起来的通讯员也因此牺牲。在距离597.9高地还有几十米的时候,我发现一名战士就牺牲在路边,还背着一麻袋苹果,有几个苹果已经滚落到地上。我顾不上那么多,顺手抓了几个就边咬边跑。

跑到597.9阵地,我见到了91团作战参谋朱复康。他着急地跟我说:“王参谋,你可不能独吞啊,我们好几天都没水喝了,连小便都喝掉了。”我一听,赶紧把身上剩下的和嘴里咬了一半的苹果全部掏出来给他们。这时,91团3连连长张东阳来了,连队跟着我就往回走。因为这支队伍已经在597.9高地经历了一场激战,只剩下百来号人。3营营长甄申也带着7、8两个连过来了,跟着我们一起前往537.7高地。

路上经过炮火封锁线时,我一脚踏在烂泥中,结果鞋子不见了,但已顾不了那么多,依然光着脚飞跑,一心只想快一点赶回团部。甄营长看到我光着脚的样子,示意我找双烈士的皮鞋穿上。

在路上,3连还遭遇了一次炮火袭击,两三个战士光荣牺牲。最终我把3连90多号人带到了目的地。

当晚,5连撤回,537.7高地又被敌人占领。午夜,91团3连按照以往的老办法,炮兵奇袭了两次,再次发起冲锋,占领了阵地,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电影《上甘岭》剧照。影片于1956年上映,立刻引起轰动,并影响了几代人。

03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10月16日中午,师长电话再次打来问张双春,是否还能组织人手再坚持一天,张双春予以肯定的答复。此时,副参谋长告诉我:让3营副营长赵小五担任排长,让他营里的人再组成一个班;让2营副营长李伟春营里组织一个班,由4连连长王金龙担任班长;王德声(我)带着炊事员、警卫员、卫生员等后勤人员到坑道口,教他们学习使用手榴弹、爆破筒,准备晚上参战。

这时,突击队总指挥赵小五提议,因为我们兵力太少,建议摸黑夺取阵地。张双春不同意,因为没有炮火压制,根本上不去。

当天快黑的时候,师里警卫连连长李德贵带着两个班给我们送来了食物和弹药。自此,当晚的部队有了5个班的制式可用。赵小五重新做了攻击部署:“以警卫连一个班去占领3号阵地,二营一个班去占领1、2号阵地,另以警卫一个班占领6号阵地,三营一个班占领4、5号阵地,我和王德声带一个班占领0号阵地。”张双春对此表示同意。0号阵地,就是黄继光堵枪眼的地方。

这时34师106团8连指导员米玉岗见我们如此布局,流着眼泪说:“让我们上吧,你们还是留一点骨干吧!”赵小五争辩道:“这是我们师长下达的命令,一定要夺取阵地,才会让你们上,不然怎么完成师长的命令?!”后来两人达成协议,见到夺取阵地的三颗红色信号弹,米玉岗就可以带8连上。

午夜,三五分钟的两次炮火袭击后,我们发起了攻击,经过两小时争夺战全歼守敌,0号阵地总指挥赵小五发出三颗红色信号弹,张双春立即报告师部。这时34师106团8连180多名勇士也冲上了阵地,完整接替整个阵地。师政委宣布给当晚参与攻击战斗的部队记集体二等功。下阵地后,经团党委研究决定,这次集体二等功记在警卫连名下。警卫连记集体二等战功,这也算是全军一个奇迹。

10月18日我们在撤回的路上遭到了冷炮突袭,我再次负伤。去师医院治疗时,医生发现我原来负伤的右眼视力几乎为零,晶体混浊,基本失明。医生建议回国治疗,因战事紧急,我坚决不同意,表示一只眼也能继续工作。医院无奈,只得给我开了个三等乙级残疾证,我把它一直装在自己的口袋里。

此时师部在撤离的路上,等到我住院回来之后,上甘岭一战的相关奖赏已经定下,而我由于不在现场并没有被授勋,但张双春等人都认为我在此次战役中立下了不小的功劳,也应该受到奖赏。

临近春节我回到团部,上甘岭战役总结评比已经结束。团长李基中来到作战室,张双春汇报说:“这次从‘谷山’到‘真菜洞’,是王德声带的路,连队两次成功避开敌人的飞机夜袭,按时到达目的地,真是不容易。当时我就表态,应该给他立功!”冯股长也说:“主动去带91团3连的任务风险很大,圆满完成任务,应该给他记功!”我表态说:“这都是我应该完成的任务,比起那些牺牲的同志,我还差得太远。”李团长听后问道:“参谋中还有谁立功没有上报的?请积极主动协助指挥所工作,请政治处补报上去,不能亏待我们的英雄。”就这样,我作为立功人员参加了师庆功大会。在此之后,我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4年5月,我随部队返回了祖国。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王德声老人与老伴合影。他胸前的这些奖章,其中两枚分别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历久弥新!

伟大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永垂不朽!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王品燚 徐莹/整理

(整理者王品燚是王德声老人之孙;徐莹系常山县公航运中心职工,王德声老人是其姨父)

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交通旅游导报):69年前的今天:鏖战上甘岭三昼夜

(浏览 21 次, 今日访问 4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