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山西新军走出的83位开国将军

? ? 山西新军是抗日战争时期由中国共产党倡议创建并实际领导的、隶属国民革命军第二战区晋绥军建制的一支特殊形式的人民抗日武装。包括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四个纵队、暂一师、工卫207旅、政卫209旅、政卫212旅、政卫213旅和在牺盟会、战委会领导下的各地游击队等革命武装。山西新军建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和八路军的帮助和带动下,开展破袭战,先后参加了正太铁路沿线作战、反击日军五路围攻和白晋战役以及百团大战等战役战斗,为山西及华北的抗日游击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山西新军战果辉煌,在八年抗战中,共进行大小战斗7000余次,毙伤俘日伪顽军5万余人,出色地完成了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使命。抗战胜利后,山西新军加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序列。这支抗日劲旅共走出83位开国将军。

从山西新军走出的83位开国将军

一、山西新军的建制沿革

1936年9月18日,中共与阎锡山集团建立了实际上由中共领导的、动员和组织山西人民抗日救亡运动牺牲救国同盟会(简称“牺盟会”)。10月,中共中央北方局决定,组成以薄一波为书记,杨献珍、韩钧、董天知、周仲英等参加的中共山西公开工作委员会(简称公开工委)。11月,公开工委接管了由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自任主任的山西军政训练委员会,创办山西军政训练班、山西民众干部训练团、村政协助员训练班。先后培训了近2万名干部。与此同时,中共山西公开工作委员会根据中共北方局指示,提出建立30万国民兵的计划,得到阎锡山同意。随即于1937年初,先后建立10个国民兵军官教导团,并集中了中共中央派遣的大批党员干部以及数百名红军指战员,为组建山西新军作了准备。1937年8月1日,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1总队在太原山西国民师范礼堂举行成立大会,宣布8月1日为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诞生日。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1总队成立后即北上五台县地区进行战地游击活动。

从山西新军走出的83位开国将军

1937年10月,日军向山西进攻,娘子关、忻口失守后,阎锡山在晋绥军总兵力150个团的数额中给山西新军50个团的番号,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以平定、曲沃、晋西北的3个教导团分别组成决死队第2、第3、第4总队(相当于团)等部队。薄一波向阎锡山建议以国民兵军官教导团为基础再建立5~10个旅。阎锡山迫于形势,同意组建5个旅并责成薄一波全权负责。至1938年初,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扩大为决死第1、第2、第3、第4纵队(相当旅)。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建立之初就普遍建立了共产党的组织,实行政治委员制度,政治委员为部队最高决策者,并建立政治工作机关。其中第1纵队薄一波任政委,鲁应麟(晋绥军旧军官)任纵队长,牛佩琮任政治部主任。第2纵队张文昂任政委,陈庆华(晋绥军旧军官)任纵队长,艾子谦(晋绥军旧军官)任参谋长,韩钧任政治部主任。第3纵队戎子和任政委,陈光斗(晋绥军旧军官)任纵队长,颜天明任参谋长,董天知任政治部主任。第4纵队雷任民任政委,梁浩(晋绥军旧军官)任纵队长,李力果任政治部主任。4个纵队的正式番号依次为国民革命军第二战区独立第1、第2、第3、第4旅。在此期间,太原市工人在中共北方局和山西省委组织下建立了山西工人武装自卫队。郭挺一任总队长兼政委,1938年春扩编为工卫纵队。1939年春改称第207旅,但通常仍称工卫旅。郭挺一任旅长,侯俊岩任政治部主任。1939年初,以第二战区随营学校为主以政治保卫队名义组成第209旅。各地牺盟会所属游击队也以政治保卫队名义组成第212旅、第213旅。209旅旅长张韶芳,政治部主任廖鲁言。212旅旅长孙定国,政委王成林,参谋长薛克忠,政治部主任朱佩瑄。213旅旅长郝玉玺,政治部主任程谷梁。山西战地总动员委员会以各地游击支队为基础组建了暂编第1师,续范亭任师长,张希钦任参谋长,饶兴任师政治部主任兼师党委书记。至1939年12月,山西新军实际兵员发展到50个团(其中46个正规团),总兵力约7万余人。

从山西新军走出的83位开国将军

从1938年3月开始,面对山西新军的蓬勃发展,阎锡山采取了重整旧军,压制新军的政策,强迫新军领导人交出军队,取消政治委员制度,派遣大批特工人员进入新军部队。1939年12月初,阎锡山发动“十二月事变”,命令晋绥军向新军进攻,摧残牺盟会等救亡团体和抗日民主政权。驻隰县、孝义地区的决死队第2纵队和驻长治地区的决死队第3纵队、第4纵队、第212、第213旅等部队,在八路军的支援下,经过坚决斗争和激烈战斗,终于击退了晋绥军的进攻,同时粉碎了新军内部反动军官的叛乱活动。“十二月事变”后,山西新军肃清了内部的反动军官,将部队从形式上与山西晋绥军共同领导过渡到中共统一领导。为争取阎锡山继续抗日,1940年初,山西新军各部重新整编为27个团,仍保留晋绥军番号,但实际上已分别纳入晋东南和晋西北八路军序列。

从山西新军走出的83位开国将军

从1940年初开始,山西新军进行了为期4个多月的整训,在部队中彻底清除了阎锡山的旧军官,使部队完全纳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1940年1月,进入晋东南太岳区的决死第1纵队仍保留原番号,将政卫第209旅、政卫第213旅各一部合编为第25、第38、第42、第57、第59团,另加上政卫第212旅所辖的3个相当于团的单位,总计1.3万余人。薄一波任第1纵队司令员兼政委,牛佩琮任副司令员,颜天明任参谋长,王鹤峰任政治部主任(后周仲英)。1940年2月,重新组建决死2纵队、3纵队和4纵队。2纵队韩钧任司令员,张文昂任政委(12月由王逢原接任),刘德明任副司令员。3纵队司令员戎子和,政委董天知,副司令员李寿轩,参谋长刘昌义,政治部主任车敏樵。4纵队雷任民任司令员兼政委,孙超群任副司令员,王金任参谋长(后由王兰麟接任),李力果任政治部主任(后由刘玉衡接任)。进入晋西北的新军整编为山西新军晋西北总指挥部,续范亭任总指挥兼暂1师师长,罗贵波任政委,雷任民、张文昂任副总指挥。共辖暂1师、决死2纵队、决死4纵队、207旅和特务团,总计1.2万余人,部队整编为7个团和4个相当于团的单位。晋西北总指挥部统一受八路军120师指挥。1940年12月,晋西北总指挥部所辖部队编入第120师暨晋西北军区序列,续范亭任晋西北军区副司令员,晋西北总指挥部的名义仍保留。决死3纵队重新整编后编入八路军第2纵队。

1941年8月,由决死队第1纵队、第212旅与129师386旅组成太岳纵队兼太岳军区,隶属八路军总部。1942年1月改归第129师建制。1942年4月后,决死1纵队改为决死队第1旅,旅长李聚奎,政委周仲英,参谋长李成芳,政治部主任刘有光。决1旅隶属太岳纵队兼太岳军区。1942年5月,决死3纵队编入太行军区并兼第3军分区。1943年9月,进入太岳区的新军部队除保留决死第1旅兼太岳军区第1军分区、第212旅兼太岳军区第3军分区外,其余部队均与第129师部队合编。1944年10月后,八路军第129师部队不再设立山西新军旅一级编制,仅保留少数团队番号,山西新军整体进入八路军第120师、第129师战斗序列。

二、山西新军主要领导人大部分是无衔将军

山西新军建立和发展一直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党中央和八路军总部向山西新军派遣了200多位中高级干部。这是山西新军的主要领导力量,也是山西新军发展壮大取得胜利的保证。1955年人民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包括整个山西新军的主要领导人大部分离开部队从事地方工作,成为无衔将军。

决死1纵队是山西新军最强大的一支队伍。司令员兼政委薄一波,建国后任华北局第一书记、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政务院财政部长,没有授军衔。纵队政治部主任后任副司令员牛佩琮建国后任河南省政府副主席,没有授军衔。参谋长颜天明任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兼《工人日报》社党总支书记,没有授军衔。后任纵队政治部主任、决1旅政委周仲英任公安部党委委员、公安学院党委书记,没有授军衔。

从山西新军走出的83位开国将军

薄一波

决死2纵队政委张文昂建国后任交通部办公厅主任、部党组副书记,没有授军衔。原政治部主任、后任司令员韩钧,1949年3月23日在任北平市委委员、市委秘书长兼北平军管会秘书长时病逝。继任政委王逢原建国初任国家物资总局副局长,也没授军衔。副司令员刘德明1942年2月17日在山西省交城县指挥反扫荡作战中牺牲。

决死3纵队司令员戎子和建国后任财政部副部长,没有授军衔。纵队政委董天知1940年牺牲。

决死4纵队司令员兼政委雷任民建国初任贸易部副部长,没有授军衔。纵队政治部主任李力果建国后任沈阳市委副书记、唐山市委书记,继任主任刘玉衡建国后任川北行署区党委统战部副部长,都没有授军衔。

晋西北新军总指挥部总指挥兼暂1师师长续范亭1947年9月病逝。总指挥部政委罗贵波建国后任驻越南顾问团长和驻越南大使,没有授军衔。暂1师政治部主任、师党委书记饶兴建国后任川北行署区党委常委、秘书长,没有授军衔。

207旅旅长郭挺一在1940年2月被120师政治部锄奸部错误杀害。旅政治部主任、继任旅长兼政委侯俊岩建国后任北京市教育局副局长,没有授军衔。

209旅旅长张韶芳,笔者没有查到个人资料,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中》也没有张韶芳的名字,张韶芳无疑与开国将军无缘。政治部主任廖鲁言建国后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政务院参事室副主任,没有授军衔。

212旅旅长孙定国,建国后任中央高级党校党委委员、马列学院哲学教研室主任,没有授军衔。政委王成林1948年4月临汾战役时牺牲。政治部主任朱佩瑄建国后任川南军区政治部主任,1955年授大校军衔。

213旅旅长郝玉玺在1940年1月3日“十二月事变”后被阎锡山部队杀害。政治部主任程谷梁建国后任山西省委社会部长兼省公安厅长,没有授军衔。

三、从山西新军走出了83位开国将军

开国将军有多少人参加过山西新军一直鲜为人知。经过详细资料研究统计,从山西新军共走出1位开国上将、6位开国中将,76位开国少将。

山西新军唯一的1位开国上将是担任过决死第1纵队副司令员、决1旅长兼太岳军区第1军分区司令员的李聚奎将军,1958年由石油部长调任总后勤部政委时补授上将军衔。

6位开国中将:决死3纵队参谋长刘昌毅, 1955年任海军旅顺基地第一副司令员时被授予中将军衔。决1旅副旅长兼太岳军区第1军分区副司令员李成芳,1955年任西南军区第二副参谋长时被授予中将军衔。决死3纵队副司令员兼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副司令员李寿轩,1955年任铁道兵副司令员时被授予中将军衔。决死4纵队训练部部长肖新槐,1955年任66军军长时被授予中将军衔。山西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第二支队(后编入暂一师)副支队长旷伏兆,1955年任志愿军19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时被授予中将军衔。决死队教导二团一科科长周彪,1955年任沈阳军区防空军政委时被授予中将军衔。

1955年授衔的36位少将。

王展,第36团3营政治教导员,1964年任南京军区炮兵政治部主任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王屏,山西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第2支队政治处主任,1955年任辽宁军区政治部主任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王兰麟,决死4纵队参谋长,1955年任军委训练总监部军校部副部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车敏瞧,决死3纵队政治部主任,1955年任第一军医大学校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刘丰,决死1纵队42团团长,1955年任空3军军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刘有光,决死1纵队38团政委, 1955年任军事工程学院副政委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孙超群,决死4纵队副司令员,1955年任华北军区防空军司令员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严俊,决死1纵队供给部部长,1955年任总后勤部军需部副部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苏鲁,决死1纵队25团团长,1955年任山西军区长治军分区司令员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李觉,决死队晋西支队2团3营政治教导员。1955年任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谷景生,决死1纵队民运部部长,1955年任防空军副政委被授予少将军衔。

何辉,山西新军晋西北总指挥部政治部组织部部长,1955年任海军第二航空学校政委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邹善芳,决1旅9团团长。1955年任河南军区南阳军分区司令员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张忠,207旅第21团团长,1955年任西藏军区筑路部队副司令员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张开基,决死2纵队6团团长,1955年任西北军区炮兵副司令员兼军械部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张汉丞,决死1纵队57团团长, 1955年任海军后勤部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张希钦,暂一师参谋长、副师长。1955年任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时授予少将军衔。

张新华,207旅参谋长,1955年任福建军区炮兵司令员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陈波,决死3纵队8团军事教员, 1955年任公安军后勤部政委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周子祯,山西新军晋西北总指挥部供给部部长,1955年任总后勤部运输部副部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胡正平,决死3纵队8团团长。1955年任重庆步兵学校校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胡荣贵,决死1纵队38团政委,1955年任云南军区政治部主任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查玉升,决死1纵队59团团长。1955年任14军军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钟人仿,决死2纵队参谋处长,1955年任装甲兵参谋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袁学凯,决死1纵队25团副团长,1955年任西北军区空军参谋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索立波,207旅2总队队长, 1955年任67军副军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涂则生,212旅参谋长,1955年任西康军区副司令员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徐其孝,决死1纵队25团团长,1955年任昆明步兵学校校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高体乾,决死3纵队参谋长,1955年任中南军区司令部训练处长时授予少将军衔。

鲁瑞林,决死3纵队副司令员,1955年任云南军区参谋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雷震,决死3纵队9团团长,1955年任解放军33文化速成中学校长时授予少将军衔。

蔡爱卿,决死1纵队38团团长、决1旅副旅长,1955年任中南军区防空军第二副司令员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谭友夫,决死3纵队8团政委,1955年任60军副军长被授予少将军衔。

谭右铭,决死4纵队10总队政治处干事, 1955年任政治学院政治部副主任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颜东山,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军官学校学员队长,1955年任炮兵20师政委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黎锡福,决死1纵队57团团长,1955年任13军副军长时被授予少将军衔。

1961年晋升的17少将。

王庆生,207旅政治部副主任,1961年任兰州军区政治部主任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王砚泉,决死1纵队司令部队列科科长,1961年任昆明军区副参谋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王黎生,决死4纵队政治部组织科长。1961年任山西省军区副政委时晋升少将军衔。

王晓,山西新军政卫队中队长、大队长。1961年任海军后勤部长时晋升少将军衔。

  史景班,决死2纵队独立营营长,1961年任60军副政委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吕仁礼,决死4纵队35团副团长、代团长,1961年任炮兵15师师长时晋升少将军衔。

李懋之,决死1纵队25团参谋长。1961年任军事工程学院物资保障部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杨文安,暂一师36团副团长,1961年任空军高炮指挥部副司令员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杨世荣,决死1纵队25团政治处主任。1961年任政治学院政治部副主任时被晋升为少将军衔。

张钧,决死1纵队38团1营政治教导员,1961年任国防部5院1分院政委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张子明,决死1纵队25团政治处副主任。1961年任军事工程学院教育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高德西,决死1纵队59团政委,1961年任46军政委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符先辉,决死1纵队57团副团长,1961年任65军副军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靳虎,决死第3纵队9团团长,1961年任海军预科学校校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雷英夫,决死队教导2团7连指导员。1961年任总参作战部副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雷起云,决死1纵队25团政治处主任,1961年任14军政委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薛克忠,212旅56团团长,1961年任工程兵工程学院副院长兼训练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1964年晋升的23位少将。

王文英,决死1总队政治部宣传科科长,1964年任青海省军区副政委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王毓淮,决死3纵队8团参谋长,1964年任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晋为少将军衔。

牛明智,决1旅政治部组织科科长,1964年装甲兵工程学院政委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田维新,决死3纵队游击支队政治处主任,1964年任沈阳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白云,209旅1大队大队长,1964年任空军学院教育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吕士英,决死3纵队7团3营政治教导员, 1964年任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研究部副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刘忍,决死1纵队59团供给处长,1964年任空军后勤部副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吴效闵,决死1纵队25团营政治教导员,1964年任13军副军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张子珍,决死1纵队32团政治处民运股股长, 1964年任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晋升为少将军衔。

张中如,207旅司令部作战科长, 1964年任总参二部副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张向善,决死3纵队9团政委,1964年任20军副政委时晋升少将军衔。

张英明,决死2纵队副官处副官长、山西新军晋西北总指挥部留守处副主任,1964年任新疆军区后勤部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张献奎,决死4纵队10总队政治处代主任,1964年任军事学院训练研究部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罗 平,决死4纵队政治部组织科科长,1964年任空军学院政治部主任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胡尚礼,决死1总队9队政治指导员,1964年任14军副军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赵华青,决死1纵队57团1营政治教导员,1964年任昆明军区副参谋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钟贤文,决死2纵队3团参谋长,1964年任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段士楷,决死2纵队5团政治处代主任,1964年任空军后勤部副部长兼维修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曹诚,决死队第2纵队游击3团团长,1964年任总参谋部军训部副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麻志皓,207旅21团政治处主任,1964年任装甲兵技术部副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梁中玉,决死1纵队25团参谋长,1964年任14军副军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曾鉴修,决死4纵队10总队政治处副主任,1964年任总政治部群众工作部副部长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慕湘,暂1师36团2营政治教导员,1964年任北京军区装甲兵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时晋升为少将军衔。

在参加过山西新军的开国将军中,被授予上将和中将的开国将领都是以红军为起点的,如李寿轩中将参加红军前还参加了北伐,还有参加过平江起义、黄麻起义和湘南起义的老红军。在山西新军75位开国少将中,1955年授衔36位,1961年晋升16位,1964年晋升23位。在1955年授衔的36位少将中,有王兰麟、车敏瞧、刘有光、张希钦、胡荣贵、索立波、谭佑铭7位是以山西新军为起点的,这很不容易,因为1955年的少将是以老红军为主流,以八路军和新四军为起点的只有59名。在1961年和1964年晋升的39名少将中,有33位是以参加山西新军为起点的,这突显了党和国家对山西新军干部的重视,也证明了山西新军的战功和贡献。

(齐齐哈尔市政协文史研究员、市社会科学院客座研究员 王作东)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时事文史2):从山西新军走出的83位开国将军

(浏览 5,168 次, 今日访问 4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