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网

天下无谍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侵吞国共合作的革命果实,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国民党左派及革命群众。
这次反革命大屠杀后,蒋介石灭农会,保地主,得到了大地主阶级和大资本阶级的一致拥护,一举奠定了问鼎中原的基础,短期利益非常大。
这种只重视短期利益的行为,彻底消灭了国民党不多的,使其从北伐时势如破竹的革命力量,退化成了一个大型军阀,并最终导致了败退台湾的结果。
但这种突发的背叛行为,对共产党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蒋介石的军队直接按名单抓人,名单之外的,“宁可杀错,也别放过。”

天下无谍

整个上海,幸存的共产党员,只剩下了几十人,其余全部壮烈牺牲。
1927年11月,周恩来在一个2层的小楼里,把仅存的党员召集起来,组建了中共第一个情报机关——中央特科。
革命的思想,赋予了这个机构极其强大的力量,让其拥有了急速发展的能力。
20年之后,我们看到了人类情报史上极其精彩的一幕,让人大开眼界。
蒋委员长下令剿共。
时任国民党作战厅厅长的共谍郭汝瑰,负责制定剿共计划。
时任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共谍刘斐,负责审阅剿共计划。
时任国民党中央部速记员的共谍沈安娜,负责对作战计划进行整理并上报蒋委员长。 

天下无谍

红圈为中央部速记员沈安娜

时任委员长侍从室高级参谋的共谍韩练成,负责保管蒋委员长确定后的作战计划。
最终,剿共计划经由南京军话总站下达给一线部队。
南京军话总站就更离谱了,这个专门负责接转总统府、国防部等要害部门电话的“军话专用台”,总共才有九名工作人员,其中七人为共谍
更好玩的是,上述提到的所有共谍,都只和上级单线联系,互相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于是这份作战计划,经由多个渠道,转送到了党中央的手里。
国民党的绝密作战计划,我们收到了不止一份,还可以顺便对比一下。。。
1947年2月23日,莱芜战役惨败,第二绥靖区国民党司令王耀武抱怨道:

“五万多人,三天就被消灭光,就是放五万头猪,叫共军抓,三天也抓不完。”

事后有人怀疑作战计划泄密,在莱芜战役总结会,三个共谍韩练成、郭汝瑰和刘斐互相推卸责任,其中郭汝瑰和刘斐两人互相指认对方是共谍,最后顾祝同劝和才算收场。
既然大家都不是共谍,那总得有人为这次失利负责吧。
国防部负责此事的共有三大负责人,国防部部长白崇禧,参谋总长陈诚,参谋次长刘斐,必须得有一个人出来扛锅啊。
最后,打了一天口水仗的共谍们达成一致,联合白崇禧,把黑锅甩给国防部参谋总长陈诚头上了。
类似的奇景还有很多,很多很多。
同为国民党第三绥靖区副司令的张克侠和何基沣二人,长期互相提防,给对方扯后腿,穿小鞋。
没想到战场起义后,最后发现死对头原来是自己人。
何基沣以为自己的潜伏功力就很深厚了,没想到张克侠的党龄比他还长。。。
1937年,白崇禧给蒋介石递了一份稿子,叫《全民军事总动员纲领与展开全国游击战争之方案》,谈游击战的,有一万多字,这篇稿子是白崇禧的机要秘书谢和赓主笔的。
由于写的非常好,蒋介石龙颜大悦,让白崇禧给谢和赓升军衔。
但实际上,谢和赓是直属周恩来领导的共谍,这篇稿子写完后谢和赓心里没底,是周恩来负责润色并最终定稿的。
周恩来亲自给白崇禧当秘书,负责制定机要军事方案,并被蒋介石全盘采用。
更好玩的是,这份机要方案,是由国防部参谋次长刘斐负责审阅的,转手刘斐又誊录了一份,当成绝密情报送给了周恩来。
真是国共不分家。
1946年,胡宗南集中23万大军进攻延安,当时整个陕北地区只有2万红军。
但胡宗南的机要秘书熊向晖是地下党员,这导致胡宗南的所有命令和部署,党中央都能及时得到消息。
所以胡宗南怎么打,都是在做无用功,延安看上去危如累卵,但实际上稳如泰山。
卫立煌的秘书赵荣声是共谍。
张学良的秘书潘从洲是共谍。
汪精卫的秘书潘从洲汪敬远是共谍。
溥仪的侄子是共谍。
周佛海的儿子是共谍。
李宗仁的参议是共谍。
宋美龄的亲信阎宝航是共谍。
傅作义的秘书阎又文是共谍,女儿傅冬菊是共谍,大半个贴身卫队都是共谍。
蒋介石侍从室的带枪警卫,宋美龄的舞伴张默坚,也是共谍。
蒋介石上午在重庆开会骂娘,毛泽东晚上在窑洞里就能知道。
败退台湾后,蒋介石反思了自己的失败原因,感叹道:

“天下何人不通共!”

太多国民党高官通共,是蒋介石惨败的直接原因,但不是核心原因。
共产党可以搞策反,国民党也可以搞策反啊。
而且当时的共产党又弱又穷,给不了高官什么金钱待遇,但国民党却可以给高官纸醉金迷的生活。
为啥那么多国民党高官宁可放弃高官厚禄的生活,也要冒死通共?
因为这世界上,真的有那么一批人,视高官厚禄为粪土,一心只为了国家和民族。
普通人无法理解这种思维,所以永远也只能是普通人。
就比如说上文中提到的郭汝瑰,在淞沪会战时写下遗书,悍不畏死,率42旅和日军反复冲杀七天七夜,最后8000人只剩下了2000多人,战斗力震惊全国。
武汉会战时,郭汝瑰直言陈诚的作战方案有问题,是在重蹈上海和南京的覆辙,并重新拟定了武汉的防御计划,给予了日军重大杀伤。
随后,郭汝瑰屡立战功,凭真本事步步升迁。
但这个人,极有信仰,非常廉洁。
杜聿明一直怀疑郭汝瑰是共谍,讨论淮海战役作战计划时,杜聿明看见郭汝瑰在场,死活不愿意说自己的计划。
然后,杜聿明在小会议室里对蒋介石说:“我怀疑郭汝瑰是共产党。”
蒋介石问杜聿明:“你有什么证据吗?”
杜聿明憋了半天,拿不出实锤证据,最后说:

我自己就够廉洁了,可‘郭小鬼(郭汝瑰)’更是清廉得不像话,他一不好女色,二不贪财,甚至连家里的沙发都打上补丁,不是共产党是什么?

蒋介石气的当场拍桌子:

难道我堂堂国民政府的官员,都要到处捞银子才不是共产党,笑话!

上文中提到的刘斐,做了11年的参谋次长,全面负责作战部的实际指挥,他的才气连蒋介石都不得不避让三分,人称霸王次长。
上文提到的韩练成,中原大战时曾带兵救过蒋介石,有救驾之功,从未去过黄埔军校,却被钦定了三期黄埔学员身份,这样的待遇全国仅有一例,极为特殊。被黄埔内部戏称为御赐黄马褂,是黄埔中的黄埔,嫡系中的嫡系。
刘斐、郭汝瑰、韩练成的履历都没有问题,都是为国民党立过功,拼过命的人。
但这些人,最终都选择了投向共产党。
而且,这些仅仅是公开资料里曝光出来的中共地下工作者,还有很多地下党员没有曝光身份,随蒋介石撤退到了台湾。
为什么有这么多国民党高官愿意放弃高官厚禄投向共产党,导致国民党的核心成了千疮百孔的筛子。
那就得问问蒋介石自己了。
国民党的失败,是民心和大义上的失败,军事上的无能只是一小部分原因。
国共之间的碰撞,本质上是理念和理念的碰撞,路线和路线之间的碰撞,阶级和阶级之间的碰撞,并不是个人的矛盾,也不是替换掉几个人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广州解放后,蒋介石乘飞机从凤凰山机场飞向台湾,上将洪学智想把这架飞机打下来,当时也有这个条件,广州机场里有战斗机和训练有素的飞行员。
但洪学智却被主管军事情报的叶剑英元帅一把摁住,说必须要等中央回应,没有中央的明确指令,蒋介石不能动。
我们要对付的是蒋介石集团,而不是蒋介石本人,好不容易把蒋总裁发展成了运输大队长,怎么能轻易换人。
元帅和上将的差距,就在这里。 
就这样,蒋介石有惊无险的逃到了台湾。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远方青木):天下无谍

(浏览 2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