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导语:俄乌冲突再次证明,世界已进入“后美国时代”,美国一霸独大的时代已经终结,一种真正的多极化的国际新秩序,将在革命与改革的动荡过程中诞生。

美国从冷战结束那一天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俄乌冲突对我们中国有何利弊?

在东方卫视3月21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老师,再议乌克兰局势。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张维为:

乌克兰冲突继续引起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从中国人角度来看,俄罗斯与乌克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这场危机确实有着非常复杂的来龙去脉,特别是它所涉及的地缘政治、历史文化等因素,以及它对国际秩序可能产生的影响。我想,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进行更多的探讨。

这次俄乌冲突的一个主要原因,毫无疑问是北约不断东扩使俄罗斯感到一种生存威胁。早在上世纪初,英国地缘政治家麦金德就讲过:“谁控制了东欧,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控制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世界。”麦金德这种“心脏地带”理论深刻影响了美国内部关于北约东扩的争论。麦金德强调东欧的重要性,而乌克兰是这个核心地带的核心。

就美国而言,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是主张西方要推动所谓“民主化”和北约东扩覆盖整个乌克兰的一个代表人物。他不仅要彻底瓦解苏联,还要排除俄罗斯再次复兴的可能。他认为只要俄罗斯仍然控制着乌克兰,那么即使它丢掉其它的一些势力范围、中东欧国家,有朝一日还可以成为一个横跨欧亚的帝国,这种俄罗斯复兴将直接威胁美国的地位;但如果反过来,美国能够控制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可能重建欧亚帝国。

所以,布热津斯基在其《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这本书中公开主张,“一个扩大和民主的欧洲必须是一个没有尽头的历史进程,不应受到政治上任意涂抹的地理限制。”布热津斯基的这种美国中心论、其本人波兰裔背景、强烈的反共意识形态,影响了他的北约东扩观。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布热津斯基(资料图

美国领导人拜登实际上也是北约东扩的一贯支持者。最近网上流传一段他1997年作为美国参议员在大西洋理事会的演讲。他说,有俄罗斯人对我讲,美国不要继续推动北约东扩,因为这样做会把俄罗斯推向中国。他说,没问题啊,你们就转向中国吧,如果转向中国不行,还可以转向伊朗呀。下面观众大笑。

他以一种挖苦嘲笑的口吻,一种对俄罗斯、中国、伊朗不屑一顾的神态讲了这番话。不过,当时的中国、俄罗斯、伊朗确实实力比较弱,而美国还处在冷战胜利后最得意忘形的那个阶段。

与这种观点相左的是乔治·凯南、基辛格这样一批美国的资深外交战略家。早在1997年美国国会讨论北约东扩问题的时候,时年93岁的美国前驻苏联大使、“遏制战略”之父乔治·凯南就在《纽约时报》撰文写道:“直接说吧,扩大北约将是整个后冷战时代美国政策中最致命的错误。俄罗斯人不会相信对美国保证没有任何敌意的这种说法。他们会认为自己的威望和安全利益受到负面影响,而这种威望在俄罗斯人看来是头等的大事。

2013-2014年美国在乌克兰策动革命的时候,基辛格也提醒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要谨慎。2014年3月,基辛格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指出:西方必须明白,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永远不可能只是一个外国。俄罗斯的历史始于所谓的基辅罗斯。俄罗斯的宗教从这里开始传播。在数个世纪里,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此前它们的历史交织在一起。

基辛格还提醒乌克兰领导人,“乌克兰独立的历史(当时)只有23年,从14世纪开始就一直处于某种外国统治之下。毫不奇怪,乌克兰的领导人还没有学会妥协的艺术,更不用说历史的视角了。” 

他写道:“西乌克兰人说乌克兰语,东乌克兰人主要说俄语。乌克兰的任何一方试图支配另一方,最终都将导致内战或者分裂”。将乌克兰视为东西方对抗的一部分,这是不明智的。基辛格认为乌克兰不应该成为东西方对抗的前哨,而应该成为它们之间的桥梁。

回头看,我觉得乔治·凯南、基辛格是有战略眼光的,当然这也都是为了美国自己的国家利益。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占上风的是布热津斯基的主张,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美国和西方不顾俄罗斯的强烈反对,不断地推动北约东扩:在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分裂、东欧崩溃后,1999年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加入了北约。从2002年到2007年,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和斯洛伐克七个东欧国家成为北约的新成员。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1990年的北约(图中红色区域)和2019年的北约。

2014年,美国又通过革命推翻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总统,并开始推动乌克兰成为北约成员。作为反击,俄罗斯也以西方同样的这一名义,即捍卫民主和人权,支持克里米亚通过公投加入俄罗斯联邦,而且支持乌克兰东部乌东地区的民兵武装反抗政府军。

喜剧演员出身的泽连斯基总统2019年上台,他上台后进一步激化与俄罗斯的矛盾。他的前任实际上看到了西方国家不会直接出兵帮助乌克兰夺回克里米亚,就开始淡化克里米亚问题,转而聚焦乌东问题,所以2015年和俄罗斯签订《明斯克协议》,在乌东地区实现停火,乌克兰政府也考虑给予乌东地区两个州——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高度自治权。

但泽连斯基在美国的支持下,坚持将克里米亚问题和乌东问题联系在一起解决,同时积极推动乌克兰加入北约,这正好与美国的愿望一拍即合。美国防部长首先公开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2021年乌克兰成为北约能力增强伙伴,乌克兰军队开始与北约军队一起演习。

这在俄罗斯看来,如果再不出手,乌克兰有可能在1—2年内就实现加入北约目标。这意味着北约在乌克兰部署导弹,10分钟就可以打到莫斯科,这是俄罗斯绝对不能接受的。

对俄罗斯来说,它遇到的是“哈姆雷特之问”,就是“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从历史文化的视角来看,罗斯文化的根在乌克兰,在基辅大公国,后来分成了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乌克兰还是俄罗斯民族的大粮仓,后来还是苏联时期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

现在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我认为普京可能还有更深层的目的,就是他要通过军事行动来颠覆美国单极霸权主义的国际秩序。俄罗斯一位资深学者卢基亚诺夫不久前在“今日俄罗斯网站”上刊文称:普京总统发起的军事行动,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它的影响将在未来几年内显现,莫斯科已将自己定位为“全世界根本性变革的推动者”。

我想今天恐怕多数人都同意,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个冲突源于美国“点火”和“拱火”,美国期待俄乌发生一定的冲突,希望欧洲资本可以流向美国,希望能够削弱俄罗斯,能够分化欧洲,使欧洲更加依赖美国。但普京总统,我想他是看准了美国没有与俄罗斯打仗的意志和力量,将计就计,在忍耐了许多年之后终于发起这场全面的反击,其规模远超美国的预期。

我认为俄罗斯的目的有这么三个:

一是普京公开说的,乌克兰必须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中立化;

二,从根子上动摇北约存在的意义,冲突发展至今,美国一直“点火”“拱火”,不敢亲自下场,还有北约成员之间内斗,包括最近我们看到的波兰拒绝为美国“快递”战斗机到乌克兰,使美国霸主地位受到重创。换言之,俄罗斯今天已经给美国和北约立了规矩,不允许北约再对俄罗斯为所欲为。

三,就是推动卢基亚诺夫讲的“全世界根本性的变革”,即颠覆冷战后形成的美国单极霸权主导的国际秩序,确立多极化的国际秩序,而俄罗斯将是这种新秩序中的关键一极。

坦率讲,俄罗斯这三个目标在世界上有广泛的同情者和支持者,特别是第三个目标,改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这可以说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民的共识

美国一贯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强权即公理”,随意欺凌弱小的国家,光是从2003年开始美国所谓“反恐战争”就造成了多少生灵涂炭,多少家园被毁灭?罄竹难书呀!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近百万人死亡,数千万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天下苦美久矣。代表世界上多数人口的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巴基斯坦等非西方大国和广大的伊斯兰国家,对联合国涉俄乌冲突的决议都投弃权票,这就说明这些国家网上民众的意见更反映这一点。

前几天,一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中国不制裁俄罗斯,我说,美国还没有向阿富汗人民谢罪,还没有向伊拉克人民谢罪,还没有向叙利亚人民谢罪,还没有向利比亚人民谢罪,美国有什么资格提出这个问题?我们十分同情乌克兰人民,俄乌两国人民都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希望他们能够找到和平解决争端之道,但全世界都应该首先要问责美国这个点火者。现在又曝光了美国在乌克兰从事生物武器研究的许多证据,我想全世界都应谴责,而且要制止这种反人类的行为。

如此不公正的国际秩序,不变革天理不容。当然,迄今为止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还是这个秩序的改革者,而非革命者。随着东升西降的世界大势发展,我们可以看到现有的国际秩序本身已经不得不开始种种变革,从经济领域内G20替代G7到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倡议广受欢迎等等,都反映了这一点。喜欢本文的朋友,小编推荐大家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九龙微观。

现在俄罗斯横空出世,以一场大规模的、颇有争议的军事行动,某种意义上成为颠覆旧秩序的革命者,这已经对世界格局演变产生深远的影响。

无疑,俄乌冲突再次证明,世界已进入了“后美国时代”,美国一霸独大的时代已经终结,美国已经摆不平这个世界了;随之而来的,是美国主导的一系列制度安排,包括北约之类的盟国体系,包括美元霸权地位等等,都可能逐步地一路走衰。我认为,一种真正的多极化的国际新秩序,将在革命与改革的互动与动荡的过程中诞生。

在这个意义上,俄罗斯能否实现其第一个目标,即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中立化,将具有十分重要的指标意义,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如果这个目标能够实现的话,就等于初步实现了俄罗斯的后两个目标,也就是极大地削弱北约、深度动摇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我今天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金灿荣:

我这里稍微做一点小结,事情发生到今天,动刀动枪,应该是多方面原因。但是大家可能还要排个序。我个人观点,大家不一定要同意,美国应该还是第一责任,美国从1991年12月25日冷战结束那天就犯了一个错误,它把俄罗斯当做战败国对待,这是很要命的。

大家都知道,冷战结束的结果确实是美国赢了,原因是什么?还真不是美国击败了苏联,是苏联出于内部原因,放弃了冷战,等于苏联方面送了美国一个胜利。

北约东扩,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另一个是欺负俄罗斯老百姓,在经济上欺负人家,搞了一个“震荡疗法”或者“休克疗法”,一个晚上很激进地把国有资产私有化,每个人发点卢布,一年半时间通货膨胀一万六千倍大头就是被国际资本给拿走了。

第二个原因是乌克兰,乌克兰选择不对。乌克兰这个地方其实文化水平挺高的,教育水平很好,有科学家,有工程师,各方面专业能力很强。但我觉得政治上是有一点问题,有点“小清新”,这种人去治国会有问题,比较容易被人家忽悠;一看西方发达,整个民族就倒向西方,就忘掉自己跟俄罗斯、白俄罗斯是一个民族,你做的事是影响邻居的,所以它的错误选择使它成了西方的一个棋子,具体讲就美国的棋子,现在正在付出沉重的代价。

第三,欧盟还是有责任,坦率讲作为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欧盟应该有“战略定力”,但他们是没“战略定力”,也被美国忽悠了。德、法可能对自己的利益有所认识,但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主张。

当然,俄罗斯可能也有一定责任,坦率讲俄罗斯脾气比较大。

下面我重点讲讲刚才张老师演讲的后半部分,就是这个事件的意义。现在我们可能还不能下结论,因为事情还在发展,但是它初步意义应该有了,确实是对冷战后美国领导的一超多强体制的冲击。

2月24日俄罗斯方面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发起了特别军事行动,直接追求三个目的,让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中立化。美国的反应是我不出兵,下面就看俄罗斯能不能在军事上实现它的目标。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3月25日,俄罗斯国防部在简报会上公布最新行动态势图。

美国现在寄希望于经济制裁,用经济手段来制裁俄罗斯,然后把你拖垮。但是如果经济手段也没有实现目的,那么我们可以说俄罗斯这个挑战就成功了。

那么经济上它能不能达到目的呢?看来悬乎。因为俄罗斯比较特别,这个国家特别大,1709万平方公里;资源丰富,粮食能够自给,能源能够自给,军事能够自保。一般来讲,光用经济手段,特别是金融手段来制裁它,整不垮它。

另外,大家一定要知道,真正实施制裁,很多国家是中立的,我看最近有人统计,就是联合国大会投票,支持俄罗斯的确实很少,比如叙利亚、白俄罗斯,反对它的是多数;中间的,包括中国,印度,印尼都是弃权。所以,俄罗斯外部还是有空间的。

这次俄罗斯挑战的正是美国这个一超多强体系,反过来讲,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很歇斯底里,制裁俄罗斯的猫,制裁残疾人,甚至制裁俄罗斯的树,制裁柴可夫斯基,这些软制裁其实反映了西方的震撼。

最后,我讲讲对中国的意义,我们可以冷静地分析这个事情对我们的利弊。截止到现在,我们能下的结论是乌克兰肯定是输家,欧盟会有损失,美国有一定收获,俄罗斯有得有失。

美国是短多长空,短期收获了,长期是亏的。因为如果俄罗斯挑战成功了,那美国这个体系就下降了,这是很要命的。而且这一次美国实际上是有点出卖了乌克兰,所以它信誉是有问题的,体系衰落再加信誉有问题,是不是长期是有代价的?

比较肯定的是随着乌东危机持续,虽然我推测普京后面在政治上跟西方会有僵局,而且僵局会很长,客观上美国为首的西方一部分压力就会到那里去,对我们战略压力小一点。还有一个很肯定的,在未来一段时间,俄罗斯和中国关系一定很紧密。

这次乌东危机以后,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世界上真正有战略自主的国家只有三个国家,中国、美国、俄罗斯,欧盟都没有战略自主,日本肯定没有。印度能不能自主,也够呛。在最强的三家里面,中俄是比较接近的,这个态势其实对我们挺好。

我们还是回到张老师最后结语的地方,乌克兰和俄罗斯本质上是兄弟,不希望他们相煎太急,我们希望按照中国政府所期待的那样,能够坐下来谈,政治解决问题,对乌克兰人民、对俄罗斯人民、对欧洲地区都是好事。这是我们的期待,能不能实现,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谢谢大家!

导语:俄乌冲突再次证明,世界已进入“后美国时代”,美国一霸独大的时代已经终结,一种真正的多极化的国际新秩序,将在革命与改革的动荡过程中诞生。

美国从冷战结束那一天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俄乌冲突对我们中国有何利弊?

在东方卫视3月21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老师,再议乌克兰局势。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张维为:

乌克兰冲突继续引起全世界的高度关注。从中国人角度来看,俄罗斯与乌克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这场危机确实有着非常复杂的来龙去脉,特别是它所涉及的地缘政治、历史文化等因素,以及它对国际秩序可能产生的影响。我想,这些问题都值得我们进行更多的探讨。

这次俄乌冲突的一个主要原因,毫无疑问是北约不断东扩使俄罗斯感到一种生存威胁。早在上世纪初,英国地缘政治家麦金德就讲过:“谁控制了东欧,谁就控制了心脏地带;谁控制了心脏地带,谁就控制了世界岛;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控制了世界。”麦金德这种“心脏地带”理论深刻影响了美国内部关于北约东扩的争论。麦金德强调东欧的重要性,而乌克兰是这个核心地带的核心。

就美国而言,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是主张西方要推动所谓“民主化”和北约东扩覆盖整个乌克兰的一个代表人物。他不仅要彻底瓦解苏联,还要排除俄罗斯再次复兴的可能。他认为只要俄罗斯仍然控制着乌克兰,那么即使它丢掉其它的一些势力范围、中东欧国家,有朝一日还可以成为一个横跨欧亚的帝国,这种俄罗斯复兴将直接威胁美国的地位;但如果反过来,美国能够控制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可能重建欧亚帝国。

所以,布热津斯基在其《大棋局——美国的首要地位及其地缘战略》这本书中公开主张,“一个扩大和民主的欧洲必须是一个没有尽头的历史进程,不应受到政治上任意涂抹的地理限制。”布热津斯基的这种美国中心论、其本人波兰裔背景、强烈的反共意识形态,影响了他的北约东扩观。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布热津斯基(资料图

美国领导人拜登实际上也是北约东扩的一贯支持者。最近网上流传一段他1997年作为美国参议员在大西洋理事会的演讲。他说,有俄罗斯人对我讲,美国不要继续推动北约东扩,因为这样做会把俄罗斯推向中国。他说,没问题啊,你们就转向中国吧,如果转向中国不行,还可以转向伊朗呀。下面观众大笑。

他以一种挖苦嘲笑的口吻,一种对俄罗斯、中国、伊朗不屑一顾的神态讲了这番话。不过,当时的中国、俄罗斯、伊朗确实实力比较弱,而美国还处在冷战胜利后最得意忘形的那个阶段。

与这种观点相左的是乔治·凯南、基辛格这样一批美国的资深外交战略家。早在1997年美国国会讨论北约东扩问题的时候,时年93岁的美国前驻苏联大使、“遏制战略”之父乔治·凯南就在《纽约时报》撰文写道:“直接说吧,扩大北约将是整个后冷战时代美国政策中最致命的错误。俄罗斯人不会相信对美国保证没有任何敌意的这种说法。他们会认为自己的威望和安全利益受到负面影响,而这种威望在俄罗斯人看来是头等的大事。

2013-2014年美国在乌克兰策动革命的时候,基辛格也提醒西方在乌克兰问题上要谨慎。2014年3月,基辛格在《纽约时报》上撰文指出:西方必须明白,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永远不可能只是一个外国。俄罗斯的历史始于所谓的基辅罗斯。俄罗斯的宗教从这里开始传播。在数个世纪里,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部分,此前它们的历史交织在一起。

基辛格还提醒乌克兰领导人,“乌克兰独立的历史(当时)只有23年,从14世纪开始就一直处于某种外国统治之下。毫不奇怪,乌克兰的领导人还没有学会妥协的艺术,更不用说历史的视角了。” 

他写道:“西乌克兰人说乌克兰语,东乌克兰人主要说俄语。乌克兰的任何一方试图支配另一方,最终都将导致内战或者分裂”。将乌克兰视为东西方对抗的一部分,这是不明智的。基辛格认为乌克兰不应该成为东西方对抗的前哨,而应该成为它们之间的桥梁。

回头看,我觉得乔治·凯南、基辛格是有战略眼光的,当然这也都是为了美国自己的国家利益。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占上风的是布热津斯基的主张,于是我们就看到了美国和西方不顾俄罗斯的强烈反对,不断地推动北约东扩:在苏联解体、南斯拉夫分裂、东欧崩溃后,1999年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加入了北约。从2002年到2007年,保加利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斯洛文尼亚和斯洛伐克七个东欧国家成为北约的新成员。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1990年的北约(图中红色区域)和2019年的北约。

2014年,美国又通过革命推翻了亲俄的亚努科维奇总统,并开始推动乌克兰成为北约成员。作为反击,俄罗斯也以西方同样的这一名义,即捍卫民主和人权,支持克里米亚通过公投加入俄罗斯联邦,而且支持乌克兰东部乌东地区的民兵武装反抗政府军。

喜剧演员出身的泽连斯基总统2019年上台,他上台后进一步激化与俄罗斯的矛盾。他的前任实际上看到了西方国家不会直接出兵帮助乌克兰夺回克里米亚,就开始淡化克里米亚问题,转而聚焦乌东问题,所以2015年和俄罗斯签订《明斯克协议》,在乌东地区实现停火,乌克兰政府也考虑给予乌东地区两个州——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高度自治权。

但泽连斯基在美国的支持下,坚持将克里米亚问题和乌东问题联系在一起解决,同时积极推动乌克兰加入北约,这正好与美国的愿望一拍即合。美国防部长首先公开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2021年乌克兰成为北约能力增强伙伴,乌克兰军队开始与北约军队一起演习。

这在俄罗斯看来,如果再不出手,乌克兰有可能在1—2年内就实现加入北约目标。这意味着北约在乌克兰部署导弹,10分钟就可以打到莫斯科,这是俄罗斯绝对不能接受的。

对俄罗斯来说,它遇到的是“哈姆雷特之问”,就是“to be or not to be?”“生存还是毁灭?”从历史文化的视角来看,罗斯文化的根在乌克兰,在基辅大公国,后来分成了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乌克兰还是俄罗斯民族的大粮仓,后来还是苏联时期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

现在俄罗斯的特别军事行动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我认为普京可能还有更深层的目的,就是他要通过军事行动来颠覆美国单极霸权主义的国际秩序。俄罗斯一位资深学者卢基亚诺夫不久前在“今日俄罗斯网站”上刊文称:普京总统发起的军事行动,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它的影响将在未来几年内显现,莫斯科已将自己定位为“全世界根本性变革的推动者”。

我想今天恐怕多数人都同意,俄罗斯和乌克兰这个冲突源于美国“点火”和“拱火”,美国期待俄乌发生一定的冲突,希望欧洲资本可以流向美国,希望能够削弱俄罗斯,能够分化欧洲,使欧洲更加依赖美国。但普京总统,我想他是看准了美国没有与俄罗斯打仗的意志和力量,将计就计,在忍耐了许多年之后终于发起这场全面的反击,其规模远超美国的预期。

我认为俄罗斯的目的有这么三个:

一是普京公开说的,乌克兰必须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中立化;

二,从根子上动摇北约存在的意义,冲突发展至今,美国一直“点火”“拱火”,不敢亲自下场,还有北约成员之间内斗,包括最近我们看到的波兰拒绝为美国“快递”战斗机到乌克兰,使美国霸主地位受到重创。换言之,俄罗斯今天已经给美国和北约立了规矩,不允许北约再对俄罗斯为所欲为。

三,就是推动卢基亚诺夫讲的“全世界根本性的变革”,即颠覆冷战后形成的美国单极霸权主导的国际秩序,确立多极化的国际秩序,而俄罗斯将是这种新秩序中的关键一极。

坦率讲,俄罗斯这三个目标在世界上有广泛的同情者和支持者,特别是第三个目标,改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这可以说是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民的共识

美国一贯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强权即公理”,随意欺凌弱小的国家,光是从2003年开始美国所谓“反恐战争”就造成了多少生灵涂炭,多少家园被毁灭?罄竹难书呀!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近百万人死亡,数千万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天下苦美久矣。代表世界上多数人口的国家,包括中国、印度、巴基斯坦等非西方大国和广大的伊斯兰国家,对联合国涉俄乌冲突的决议都投弃权票,这就说明这些国家网上民众的意见更反映这一点。

前几天,一位美国学者问我为什么中国不制裁俄罗斯,我说,美国还没有向阿富汗人民谢罪,还没有向伊拉克人民谢罪,还没有向叙利亚人民谢罪,还没有向利比亚人民谢罪,美国有什么资格提出这个问题?我们十分同情乌克兰人民,俄乌两国人民都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希望他们能够找到和平解决争端之道,但全世界都应该首先要问责美国这个点火者。现在又曝光了美国在乌克兰从事生物武器研究的许多证据,我想全世界都应谴责,而且要制止这种反人类的行为。

如此不公正的国际秩序,不变革天理不容。当然,迄今为止世界上大多数国家还是这个秩序的改革者,而非革命者。随着东升西降的世界大势发展,我们可以看到现有的国际秩序本身已经不得不开始种种变革,从经济领域内G20替代G7到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倡议广受欢迎等等,都反映了这一点。喜欢本文的朋友,小编推荐大家微信搜索关注公众号九龙微观。

现在俄罗斯横空出世,以一场大规模的、颇有争议的军事行动,某种意义上成为颠覆旧秩序的革命者,这已经对世界格局演变产生深远的影响。

无疑,俄乌冲突再次证明,世界已进入了“后美国时代”,美国一霸独大的时代已经终结,美国已经摆不平这个世界了;随之而来的,是美国主导的一系列制度安排,包括北约之类的盟国体系,包括美元霸权地位等等,都可能逐步地一路走衰。我认为,一种真正的多极化的国际新秩序,将在革命与改革的互动与动荡的过程中诞生。

在这个意义上,俄罗斯能否实现其第一个目标,即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中立化,将具有十分重要的指标意义,值得我们密切关注。如果这个目标能够实现的话,就等于初步实现了俄罗斯的后两个目标,也就是极大地削弱北约、深度动摇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我今天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金灿荣:

我这里稍微做一点小结,事情发生到今天,动刀动枪,应该是多方面原因。但是大家可能还要排个序。我个人观点,大家不一定要同意,美国应该还是第一责任,美国从1991年12月25日冷战结束那天就犯了一个错误,它把俄罗斯当做战败国对待,这是很要命的。

大家都知道,冷战结束的结果确实是美国赢了,原因是什么?还真不是美国击败了苏联,是苏联出于内部原因,放弃了冷战,等于苏联方面送了美国一个胜利。

北约东扩,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另一个是欺负俄罗斯老百姓,在经济上欺负人家,搞了一个“震荡疗法”或者“休克疗法”,一个晚上很激进地把国有资产私有化,每个人发点卢布,一年半时间通货膨胀一万六千倍大头就是被国际资本给拿走了。

第二个原因是乌克兰,乌克兰选择不对。乌克兰这个地方其实文化水平挺高的,教育水平很好,有科学家,有工程师,各方面专业能力很强。但我觉得政治上是有一点问题,有点“小清新”,这种人去治国会有问题,比较容易被人家忽悠;一看西方发达,整个民族就倒向西方,就忘掉自己跟俄罗斯、白俄罗斯是一个民族,你做的事是影响邻居的,所以它的错误选择使它成了西方的一个棋子,具体讲就美国的棋子,现在正在付出沉重的代价。

第三,欧盟还是有责任,坦率讲作为老牌帝国主义国家,欧盟应该有“战略定力”,但他们是没“战略定力”,也被美国忽悠了。德、法可能对自己的利益有所认识,但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主张。

当然,俄罗斯可能也有一定责任,坦率讲俄罗斯脾气比较大。

下面我重点讲讲刚才张老师演讲的后半部分,就是这个事件的意义。现在我们可能还不能下结论,因为事情还在发展,但是它初步意义应该有了,确实是对冷战后美国领导的一超多强体制的冲击。

2月24日俄罗斯方面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发起了特别军事行动,直接追求三个目的,让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中立化。美国的反应是我不出兵,下面就看俄罗斯能不能在军事上实现它的目标。

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3月25日,俄罗斯国防部在简报会上公布最新行动态势图。

美国现在寄希望于经济制裁,用经济手段来制裁俄罗斯,然后把你拖垮。但是如果经济手段也没有实现目的,那么我们可以说俄罗斯这个挑战就成功了。

那么经济上它能不能达到目的呢?看来悬乎。因为俄罗斯比较特别,这个国家特别大,1709万平方公里;资源丰富,粮食能够自给,能源能够自给,军事能够自保。一般来讲,光用经济手段,特别是金融手段来制裁它,整不垮它。

另外,大家一定要知道,真正实施制裁,很多国家是中立的,我看最近有人统计,就是联合国大会投票,支持俄罗斯的确实很少,比如叙利亚、白俄罗斯,反对它的是多数;中间的,包括中国,印度,印尼都是弃权。所以,俄罗斯外部还是有空间的。

这次俄罗斯挑战的正是美国这个一超多强体系,反过来讲,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很歇斯底里,制裁俄罗斯的猫,制裁残疾人,甚至制裁俄罗斯的树,制裁柴可夫斯基,这些软制裁其实反映了西方的震撼。

最后,我讲讲对中国的意义,我们可以冷静地分析这个事情对我们的利弊。截止到现在,我们能下的结论是乌克兰肯定是输家,欧盟会有损失,美国有一定收获,俄罗斯有得有失。

美国是短多长空,短期收获了,长期是亏的。因为如果俄罗斯挑战成功了,那美国这个体系就下降了,这是很要命的。而且这一次美国实际上是有点出卖了乌克兰,所以它信誉是有问题的,体系衰落再加信誉有问题,是不是长期是有代价的?

比较肯定的是随着乌东危机持续,虽然我推测普京后面在政治上跟西方会有僵局,而且僵局会很长,客观上美国为首的西方一部分压力就会到那里去,对我们战略压力小一点。还有一个很肯定的,在未来一段时间,俄罗斯和中国关系一定很紧密。

这次乌东危机以后,是不是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世界上真正有战略自主的国家只有三个国家,中国、美国、俄罗斯,欧盟都没有战略自主,日本肯定没有。印度能不能自主,也够呛。在最强的三家里面,中俄是比较接近的,这个态势其实对我们挺好。

我们还是回到张老师最后结语的地方,乌克兰和俄罗斯本质上是兄弟,不希望他们相煎太急,我们希望按照中国政府所期待的那样,能够坐下来谈,政治解决问题,对乌克兰人民、对俄罗斯人民、对欧洲地区都是好事。这是我们的期待,能不能实现,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谢谢大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根连华心):普京三大目标曝光,美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浏览 10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