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老詹小注:

这是同学李北海的一篇文章。

李同学从复旦毕业分到深圳。

在电台历练成有个性的大咖。

退休之后像老詹一样闲不住。

喜欢写有意思有意义的文章。

其文章内核里充满一种人性。

阅读后需要慢慢地咀嚼咀嚼。

这才能读出文章有深意存焉。

如不信就请读一读下面这篇。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原创 鱼眼镜话

我的父亲,曾是国共内战中二野,即刘邓大军中的一员。

我曾问过他:回顾战争历程,最难忘的是哪一场战斗?

出乎我的预料,父亲没有提及淮海战役,而是说到了羊山集。

“那一仗可真是惨啊,死人一片一片的,到处都是。我们的,他们的,都有。”

老人眼里,似乎有点点泪花。

羊山集,即今山东金乡县西北的羊山镇。羊山镇的羊山由东至西有五华里长,形状像卧着的一只羊,故名羊山。1947年7月,刘、邓大军为实现千里跃进大别山的战略意图,在这里与国民党军队展开一场惨烈的战斗,最终基本歼灭国民党军整编66师。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今日羊山镇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昔日战场

父亲说的,就是这场战斗。

1947年6月30日夜,刘邓大军四个纵队12万余人,在鲁西南强渡黄河,揭开了战略进攻的序幕。

蒋介石迅速从其它战场调集三个整编师(32师、66师、70师)和一个旅增援,意图将解放军围歼在黄河或赶回黄河以北。

在国民党军第二兵团司令王敬久指挥下,这三个师分别驻守在六营集、独山集和羊山集待命,在巨野、金乡之间摆开了“一字长蛇阵”。其中,66师驻守羊山集。

刘邓二人分析了敌情,决定背水一战,发起鲁西南战役。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鲁西南战役纪念馆

7月13日,鲁西南战役打响。刘邓指挥部队直扑王敬久的”长蛇阵”,迅速将其3个师分割包围,并很快结束了六营集、独山集的战斗。

然而,进攻羊山集,却碰上了硬茬。

当时,驻守羊山集的国民党军整编66师约为12000人,进攻羊山集的刘邓部队二纵、三纵约57000多人。

7月13日夜,解放军分东西两路同时向羊山发起攻击。整编66师利用制高点火力与集镇内的守军呼应配合应战,14日拂晓,因伤亡太大,解放军被迫撤出战斗。

次日晚,二纵和三纵再次发起攻击,曾一度分别攻占了“羊头”和“羊尾”制高点,但天亮后遭到敌人反击,伤亡太大,战斗失利。

第三天,刘邓大军投入了三个纵队的兵力,第三次发动进攻,攻山部队再次受挫,不得不再次撤出战斗。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羊山集依旧无法攻克,双方形成了僵持。

羊山集的战况惊动了远在陕北的毛泽东。23日,毛电告刘邓:对羊山之敌,“判断确有迅速攻歼把握,则攻歼之。否则,立即集中全军休整10天左右,除扫清过路小敌及民团外,不打陇海,不打新黄河以东,亦不打平汉路,下决心不要后方,以半月行程,直出大别山”。

意思很明确,打不了,就别打了。

刘邓领会了毛泽东的意图,但他们感到,不打好羊山集这一仗,下一步棋要走好也不容易。于是,刘邓调整部署,加强炮火,使兵力上达到了10:3 的优势,决定继续进攻羊山。

7月27日下午,解放军发起总攻。攻击部队冒着国民党援军的重炮轰击和羊山碉堡机枪扫射,不顾牺牲惨重,终于攻破已弹尽粮绝的66师的防守,俘虏了师长宋瑞珂。

战后统计,解放军共歼灭国民党军66师12000多人,而自身付出了伤亡万余人的代价,可谓是惨胜。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战役示意图

此次参战的中野二纵队司令员陈再道将军后来曾感慨:“羊山集这一仗,是我们打得最苦的一仗!阵亡的战士最多!”

羊山集一仗之所以成为“打的最苦的一仗”,除了地形、天气等原因外,最重要的,就是解放军的对手,国民党军66师师长宋瑞珂。

宋瑞珂,山东青岛人,生于1908年,黄埔三期步兵科毕业,后又于陆军大学甲级将官班第二期毕业。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宋瑞珂将军

宋瑞珂早年参加过东征战役,后随北伐军在赣浙苏对北洋军作战,屡历战功。

抗日战争爆发后,宋瑞珂先后任副师长、师长、副军长等职。1944年9月任第六十六军军长,1945年2月授陆军少将。先后参加上海抗战、武汉会战、枣宜会战、常德会战等。

抗战中,宋瑞珂率部多次与侵华日军展开血战。1940年,宋瑞珂任一九九师师长时,参加枣宜会战。6月上旬,宋瑞珂部在宜昌外围与敌拚搏。激战两月余,毙敌十三师团联队长(团长)柴田,而全师官兵也伤亡三分之二。其后,他将三个团十二个营,编成四个营,仍坚持战斗。战斗最激烈时,宋瑞珂仅率参谋、卫士及传达兵数人,在将军岩顶部第一线指挥战斗,三昼夜未下山,指挥所左右常落下敌人的炮弹。

可见,这是一员真正的虎将。

回到羊山集。当时,固守羊山集的66师并未满员,但宋瑞珂还是尽力就防御做出了最好的安排。宋瑞珂十分注重步炮协同技能,将此充分运用在了羊山集战役指挥中。他让部队修筑了环形工事,既能独立作战又能彼此支援。宋瑞珂正是利用有利的地形和工事,加上手中掌握的炮兵和关键节点的战术反击,给中野攻击部队造成重大伤亡。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攻打羊山真实照片

66师是以浙江保安团为基础成军的。在宋瑞珂的调教下,这支地方武装改编的队伍,很快就进入了国民党军战斗力最强队伍的行列。

羊山集战役刚开始不久,解放军尚未形成全部合围,宋瑞珂完全可以带领部队突围,而蒋介石也下达了突围的命令。但是这样势必要扔下伤兵。

宋瑞珂为此召集干部开会。会上他说:“炮可以不要,但伤兵必须带走,否则以后没有脸再带兵。”

宋的表态,立即得到各旅、团长的一致支持。

随后,宋瑞珂复电:负伤官兵随同转战多年,不忍遗弃,如遵命突围又无法带走,因此各级干部都愿固守待援。

这种在重兵包围之中,不顾个人生死荣辱,顾及部下安危、袍泽之谊的精神,立即在整编66师内部激发起极强的凝聚力。

战役最后关头,宋瑞珂部伤亡很大,且已经弹尽粮绝。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在羊山制高点丢失后,一个旅长还打算逐屋守备,再支持三天。

然而,宋瑞珂看到大势已去,再战下去只是徒增伤亡,毫无意义。于是他果断派出联络员与解放军联系,率部投降。

宋瑞珂见到解放军领导后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请及时医治部下伤员,善待俘虏,其他事情都服从安排。

这,就是一个优秀、正直军人的作派。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宋被俘后不久,蒋介石在一次军事检讨会议曾公开表示:“过去所有失败被俘的将领,都有罪恶,将来都应该受到处分;唯有第六十六师师长宋瑞珂虽然被俘,但我一定要救他出来,而且将来还要特别奖励他。”

国共内战中,被俘的国军名将众多,宋瑞珂,却是蒋介石唯一公开表态要救的人。

对他的肯定还来自对手。指挥攻击羊山集的陈再道,在其忆录中,也流露出对宋瑞珂的敬重之情“他个儿不高,白白的。外表挺文雅,不像位战将,没想到在坚守上还真有两手”“六十六师……打得相当顽强。我们每占领一个碉堡都要经过激烈拼搏。”

1984年,陈再道和宋瑞珂都受邀参加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的黄埔军校成立60周年的纪念大会。会上,两人端着白酒,相互碰杯后,一饮而尽。

真可谓”相逢一笑泯恩仇”。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陈再道将军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晚年宋瑞珂

宋瑞珂多年后说到羊山战役时曾表示:“……(羊山战役)由于我顽抗了半个月,使双方损失都很大,使羊山集人民遭受惨重的损失,延缓了刘邓大军向大别山进军的时日,对国家人民造成严重损失,今天回忆起来不能不更加认罪忏悔……”

老鱼相信,这是对国家、人民真诚的忏悔。

宋瑞珂在回忆录中说过:“抗战胜利后……我六十六军(后改为整编六十六师)全体官兵殷切地盼望和平,不再发生内战。解放军中原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震将军和武汉地区军调处执行小组,和我们共同签订了罗山协定。在罗山会议上,我曾说过,国共两党过去既能合作北伐,又能合作抗日,今后应能合作建国……”

可见,他本质上是不愿意打内战的。

羊山集战役中,国共两军阵亡的将士,又有几个是愿意打内战的呢?然而,历史的阴差阳错,却将他们推上了内战的战场;多少年轻的生命之花,就这样凋谢在了兄弟阋墙的争斗之中。

他们,本都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女啊。

唏嘘感慨之余,惟愿这样的悲剧,今后不再重演。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老鱼的鱼眼镜话

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码字工匠老詹):祈愿悲剧不再重演

(浏览 2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