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在长津湖战役牺牲的58师参谋长胡乾秀烈士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在长津湖战役牺牲的174团政委郝亮烈士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在长津湖战役牺牲的180团团长赵洪济烈士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在长津湖战役牺牲的179团二营副营长毛杏表烈士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在长津湖战役牺牲的172团三连连长杨根思烈士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王仁山

国庆期间外出,一直到今日下午才看电影《长津湖》。这几天虽然没看电影,却看了许多评论,有官媒的也有自媒体的,有叫好的,也有批评的,好像讲的都有些道理。我的感觉,影片中需要表现的紧急、穿插、阻击,特别是志愿军敢与美军王牌陆战一师和罕见冰雪严寒两个凶恶敌人决战的精气神都有了。影片以种种手段表现志愿军英勇悲壮的场面已经足以感动众多观众了。但是,对于了解九兵团志愿军官兵当年作战经历的后人来说,对于研究那段战役历史比较深入的人来说,总觉得现实要比电影英勇悲壮。去年以来,作为曾经20军的一兵,也作为对这段历史进行过比较深入的学习研究者,我的看法就是这样的。并不是说电影拍摄得不好,估计谁来写谁来拍都不可能让人们完全满意。将近3个小时看完电影出来,正好看到一个微信贴子《长津湖之战,现实远比电影更为惨烈》,这个观点竟然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就把我过去写的长篇《长津湖战役英勇悲壮的20军》的部分内容抽出贴上,以表达我此刻的想法。

长津湖战役,志愿军9兵团投入3个军12个师,总兵力约15万人,其中20军辖58师、59师、60师和89师计50569人。对于志愿军20军在长津湖战役的表现,我这里想用一个词来描述:“英勇悲壮”。

说20军英勇,是因为20军作为9兵团的“狠角”,在这场被称为“世界军事史上最为惨烈”的战役中,不畏强敌,敢于争锋,击退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陆战第一师,使其减员7321人,从而让美军官兵闻之胆寒。为收复三八线以北的东部广大地区,一举扭转战场态势建立了重大功勋。

说20军悲壮,是因为20军为整个战役作出的牺牲最大。此战9兵团减员高达4万余人,其中冻伤达3万多人,而20军减员比例更高,战斗伤亡达7000余人,冻伤冻死达11000余人,不少师团级干部阵亡。就连毛泽东主席也专门发电报表示高度肯定和关怀:“……20军此次入朝作战,打得比较艰苦,战役结束之后,可以到咸兴五老里为中心进行休整,那里比较暖和。”

一、从20军3位师团职干部牺牲看惨烈

——58师参谋长胡乾秀、174团政委郝亮牺牲。12月5日,下碣隅里之敌企图突围,连续猛攻志愿军阵地,战斗激烈,阵地数度易手,最终被58师夺回。58师各团可战兵力遭受很大削弱,建制打乱。张翼翔军长立将172团并成8个排,守备黄草岭、在院里一线;173团并成11个排,进至大、小安洞,并控制1478.5高地;174团并成17个排,扼守化被里、小民太里一线阵地。60师180团并成5个连,控制古兴里、祥在洞以西一线高地;174团并成4个连,守备水南里西北一线阵地;160团固守门岘、1081高地及堡后庄一线阵地。6日晚8时,下碣隅里之敌将伤员空运咸兴,7日拂晓以坦克为先导,突破友军阵地,沿公路向南突围,遭174团阻击,激战终日。8日晨,在敌必经之路的黄草岭阵地,172团与突围之敌展开激战。部队在一米多深的积雪中刨冰坑为工事,手脚全部冻坏。下午3时,1350、1304高地及高岭、黄草岭均为敌所占,敌人乘机夺路南逃,形势紧迫,58师参谋长胡乾秀赶到黄草岭现场指挥,为便于指挥作战,胡乾秀将前线指挥所设在黄草岭西南的一个地窖里。在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中,指挥所被炮弹击中,胡乾秀与174团政委郝亮和指挥所内人员全部壮烈牺牲。

——60师180团团长赵洪济牺牲。180团担负门岘及黄草岭1081高地防守。12月7日和8日,先是受到真兴里之敌北援攻击,后黄草岭南逃美军与真兴里北援之敌又南北夹击,180团进行顽强阻击,其3营在阻击中伤亡很大,由于缺乏反坦克武器,粮尽弹绝,冻饿伤人数多,在零下40多度的露天冰雪战壕里,没有一点热食进口,穿着单薄棉衣,又不能生火取暖。1营2连全连干部战士一个个都俯卧在冰雪的工事旁,手握步枪、手榴弹全部壮烈冻死在阵地上。在这次守卫战中,180团团长赵洪济遭敌机轰炸牺牲,年仅32岁,团参谋长身负重伤,因送治不及时牺牲了。师政治部主任徐放的亲弟徐文华在这次战斗中负伤不治身亡。

二、从战前4位进京大英雄两死一重伤看惨烈

1950年9月,20军选出4名全国战斗英雄杨根思、陈宝富、毛杏表和周文江,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战斗英雄和劳动模范代表大会。4位进京大英雄回部队一个月,就于1950年11月7日入朝,又不到一个月,两位牺牲,一位重伤。

时年28岁的杨根思在下碣隅里1071.1高地的小高岭面对敌人9次冲锋时,抱着炸药包与40多个敌人同归于尽的壮举,前面已经介绍,不再重复。这里只是交待,杨根思身经百战的,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荣立大功一次,两次被评为战斗模范,荣获“爆破英雄”“华东一级战斗英雄”“华东三级人民英雄”“全国战斗英雄”称号。

时任179团2营副营长毛杏表参加过宿北、莱芜、孟良崮、淮海、渡江、解放上海等战役,荣立特等功1次、一等功2次、被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称号。1949年10月1日,毛杏表赴京参加了开国大典。11月28日,在乾滋开战斗中,由于敌机的狂轰滥炸,毛杏表不幸被炮弹击中壮烈牺牲,年仅34岁。
    时任59师第177团参谋长陈宝富是不幸中的万幸是,他身负多处重伤,由于送回国内治疗及时,侥幸保住了性命。陈宝富的“侥幸”并不仅此一次,他21岁参军,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朝鲜战争中,参加过大小一百多次战斗,负过10次重伤,轻伤不计其数,全身被26处伤所覆盖,两臂均已残废,胸部、腿部弹痕累累,双腿、双臂均嵌了钢钉、钢条,子弹曾从头盖骨穿过。

而只有时任59师177团2营副长的周文江“命大”,既没“光荣”又无重伤。入朝前,周文江5立一等功,3立二等功,立三等功多次。12月2日晚,周文江副营长奉命带5连急行军20余里,奉命抢占西兴里,这是敌人南逃或北援的必经之地。清晨,先是天上30多架敌机遮没了西兴里,炸弹、凝固汽油弹倾泻而下;然后,地上7辆坦克和一长列满载步兵的卡车轰隆而来;中午,又以一个营的兵力分4路爬上山来,5连坚守阵地,激战7昼夜,打退敌人28次进攻,胜利完成阻击任务,5连也付出沉重代价,全连只剩20余人,连长、指导员先后牺牲。战后5连被评为“一等功臣连”。周文江记立一等功,志愿军授予二级英雄称号。

志愿军总部和兵团领导机关看到20军4位进京英雄3位减员,为“特保”周文江,特另通知20军,“强行”将周文江调离一线,到师政治部当了青年科副科长。

三、从“冰雕连”“冰雕排”“冰雕班”看惨烈

“冰雕连”一:177团6连

177团6连担负负死鹰岭的一处重要点位1519高地。可是12月3日,美军陆战团长里兹伯格到达死鹰岭下方时,却奇怪地发现无人阻击,冲上死鹰岭后却见到,一片中国士兵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全部冻死。第二天凌晨,追击美军至死鹰岭的兄弟连队发现,6连125名指战员,全部冻死在阵地上,个个保持着战斗姿态,手中的枪口全部指向死鹰岭下方的公路。整理遗体时,战友们在六连上海籍战士宋阿毛口袋发现一张纸片,上面写着:我爱亲人和祖国/更爱我的荣誉/我是一名光荣的志愿军战士/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的(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

“冰雕连”二:60师180团2连

12月5日,60师180团的任务是守卫门岘、1081高地及堡后庄一线阵地。180团很清楚自己的使命,这是阻截陆战1师逃出长津湖地区的最后一关,必须拼死坚守。9日,黄草岭与真兴里之敌夹击门岘和1081高地,由于连续几日顶着零下30多度的气温在雪地里连续苦战,大部分人员冻伤,弹药耗尽,已无力反击。10日,守卫1081高地的有180团2连,当美军陆战1团向这一最重要的目标发起攻击时,在距离山顶约150米处,打完所携带的全部炮弹冲上山顶。出乎意料的是,山顶竟然无人反击,原来阵地的军人全部冻僵死亡。第二天早晨打扫战场时,营团才知道这个连129人个个都俯卧冰雪堆起的工事旁,手握步枪、手榴弹不能分开。

还有若干“冰雕排”“冰雕班”

20军两个成建制的“冰雕连”出现在177团、180团。实际上,其他每个团虽然没有“冰雕连”,却几乎都有“半个冰雕连”“冰雕排”“冰雕班”。比如,58师172团2营6连的任务是阻击向柳潭里南撤的美军陆战一师,可敌人经过时连队却没有发起攻击,师长黄朝天非常生气,当赶到阵地查看情况时,才发现全连的一半的战士保持着射击姿势冻死在阵地上,而剩下的也严重冻伤,见状他竟然嚎啕大哭,政委本来是劝师长的,可话未出口,自己也嚎啕大哭起来。

又如,12月5日晚,58师奉命向南继续追击美军,由于连日苦战、冻饿交迫、减员严重,172团173团174团只能分别缩编为8个排、11个排、17个排。本来,美军南逃必经的水门桥,桥下上悬崖峭壁,万丈深渊,如果将其炸毁,敌人逃跑受阻,此地完全可能是葬身之处。可水门桥在被我军组成的“敢死队”于12月1日、4日、7日三次炸掉后,由于有强大的工兵,美军竟然三次恢复。第三次炸掉后,美军竟然在日本三菱重工紧急制作8套M2型钢木标准桥梁,用C-119大型运输机运到一千公里外的水门桥,用巨型降落伞投放到美军阵地,一天一夜又恢复。12月8日,大部分美军终于通过了水门桥。而此时,长津湖附近气温骤又降到零下40度。在水门桥的一个高地上,奉命阻击的58师172团的一个营,因为极寒天气,呈战斗队形散开,卧倒在雪地里,却不能阻击,许多人已经牺牲,即使活着的也有不同程度冻伤。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来源: 尹珊情感心理指导)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思想大视野):长津湖之战,从20军“三大悲壮”看现实远比电影更惨烈

(浏览 285 次, 今日访问 5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