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央特科元老,37年死于外国,至今无人知道他的真名

每每提及秘密战线上的革命先烈,我们常会说一句话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世长存
那些奋战于秘密战线的前辈们,往往需要隐姓埋名,为了革命事业默默付出。很多人的名字和事迹要到多年之后才逐渐被解密,被国人所知晓。
然而今天本文所要介绍的人,却至今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没有人知道他的出生年月,也没有人知道他具体是哪里人。
他死后,没有墓碑,甚至没有留下一张照片。
有人叫他欧阳新,有人喊他老王,有人说他是老刘,也有人多年之后还记得那个李胖子。
而这些名字都不过是他因为工作需要所起的化名。
现在,就让我们走进欧阳新的人生吧(为了行文方便,本文称他为欧阳新)
现在我们通过史料,所能知道欧阳新加入中央特科之前的履历非常简单。只知道他曾经在苏联学习过炮兵,在1929年底和刘鼎从苏联回到上海,进入中央特科工作。
他是中央特科元老,37年死于外国,至今无人知道他的真名
欧阳新到底是哪里人?有说法他本姓刘,湖北人,但是这种说法到底是不是真的,也无从考证了。
中央特科1927年成立,欧阳新于1929年加入,此后一直在中央特科工作,可以说是中央特科的元老级人物。
欧阳新从事地下工作用过很多化名,因为当时上海处于白色恐怖之下,秘密工作之中又都是单线联系。所以同志之间也不会去问真名,大家都以化名相称。加之残酷的秘密斗争,有人牺牲,有人走散,是以到后来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楚欧阳新的真实姓名也就不足为奇了。
中央特科在上海筹办了南华通讯社分社,就安排欧阳新以该社记者的身份进行秘密工作。
就这样,欧阳新以记者的身份周旋于上海的各色人之间,一方面结交英日等国的商人和外交官,获取一些外国情报;另一方面,他还结识了一些沪宁两地的国民党军政官员,为党组织得到了不少敌人的军事政治情报。
欧阳新此人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去苏联期间又掌握了俄语。人高马大的,外貌也有点像白人,是以会有人误以为他是外国人。
而欧阳新也将错就错,有时候利用这个“误会”为自己从事情报工作创造便利条件。
在一次行动中,欧阳新被捕。他知道敌人还没有掌握他的身份,就先发制人,满口英语,声称要给某国大使打电话,抗议巡捕乱抓人。巡捕被欧阳新的气势所震慑,又看他人高马大,有点像外国人,便不敢惹事,释放了欧阳新。
1930年,当时中央被李立三把持。李立三坚持错误的“立三路线”,准备在上海搞武装暴动。那么搞清楚上海敌人的军事部署,就成了中央特科的重要任务。
他是中央特科元老,37年死于外国,至今无人知道他的真名
欧阳新在这次任务之中,再次以记者名义多方活动。他出入上海的外国兵营和国民党驻军,掌握了不少重要的情报。
虽然最后上海暴动并没有发生,但是欧阳新等人的侦察行动也为我党提供了很多重要的情报。建国后,刘伯承还提及这一行动,称赞“不简单”
顾顺章叛变后,欧阳新担任了潘汉年的助手。因为顾顺章的叛变,中央特科原有的情报关系受到严重的破坏。欧阳新等人要面临一个艰巨的任务:如何在敌人四处搜捕的情况下,建立新的情报关系?
欧阳新有个朋友名叫吴汉琪,此人曾经在北伐军政治处工作。而欧阳新也曾经在广州国民政府工作,两人此前有所交集。
欧阳新重新和吴汉琪搭上关系,并告诉吴有国外组织想高价买一些国内情报,吴正是急需用钱之际,很快就上钩。一来二去,吴汉琪和欧阳新更为熟络,欧阳新在吴的帮助下,逐步渗透进法租界巡捕房和淞沪警备司令部,建立了新的情报关系网。
后来向忠发被捕后,组织上急于确认向忠发有没有叛变,就是欧阳新利用这些关系,获得了向忠发的口供记录。
1934年后,潘汉年去了苏区工作。欧阳新成为特科的第二负责人,主管情报工作,并部分指导红队的工作。
1934年3月以后,上海的地下组织接连遭到敌人严重破坏。欧阳新按组织上的命令,离开上海前往苏联。
他是中央特科元老,37年死于外国,至今无人知道他的真名
再一次回到苏联,欧阳新怎么也不会想这里会是自己人生的终点。
1937夏秋之际,欧阳新因为受苏共党内斗争影响,被逮捕处死。
死在冰冷的异国他乡,没有照片,没有墓碑,甚至连尸骨在哪里都是一个谜。欧阳新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传奇一生。
欧阳新没有留下任何个人信息,只留下那些在峥嵘岁月一次次的出生入死,只留下那些在刀尖上行走的一个个日夜,只留下了那一个个饱含艰辛的化名。
全文完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寒叔说史):他是中央特科元老,37年死于外国,至今无人知道他的真名

(浏览 11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