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害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的元凶——益子重雄

来源|《文史月刊》2014年第02期  

杀害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的元凶——益子重雄

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

? ? ?1942 年 5 月 25 日,年仅 37 岁的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牺牲了。

? ? 左权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指挥员(国民革命军作战序列中其军衔为少将)。

? ? 名将阵亡,太行山为之低咽,全党为之悲痛。

? ? 杀害左权将军的元凶,是日本中尉益子重雄及其带领的益子挺进队,尤其令人气愤的是,左权遗体被他挖出,给遗体拍照后,将相片刊登在敌伪报纸上,企图打击我士气,左权遗体则被扔在岭上,曝尸荒野。

? ? 益子重雄是何许人?他是怎样杀害左权的?益子重雄及其挺进队后来结局如何?

杀害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的元凶——益子重雄

益子重雄

一、益子重雄其人

? ? 益子重雄,19 世纪末出生于日本栃木县那须郡那须町一个武士家庭,其兄长益子仁助在 1954 年至1958 年担任过那须町长。益子重雄早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参加了臭名昭著的满洲事变(九一八事变),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 ? 1937 年秋,在太原会战的高平西方地区,他和宣抚官两个人进入前线阵地,招降国民政府军中央军第六挺进纵队和第二十七军一部官兵3000 余人。日军称他“勇敢”、 “极富智谋”、 “刚胆”。

?

二、给八路军带来了重大损失的益子挺进队

? ? 1942 年 5 月,日本华北方面侵略军第一军为了消灭在山西省东南部山部的八路军,对山西南部、河北西南八路军各抗日根据地发动了 C号作战(晋冀豫边区作战)。

? ? 此前,即使日军着手攻击,八路军也能够巧妙地回避、隐藏物资、转移到安全地带,通过这样的周旋,八路军势力发展壮大起来了。日军认识到现在既存的作战方法收效甚微,因此要求各部队在战法上加以更新,实行特种作战,以彻底剿灭铲除抗日势力。为此,日军第 36 师团(雪兵团)组成了两支特种部队(挺进队),分别由 223联队的中队长益子重雄中尉和224 联队的中队长大川桃吉中尉率领。这两个中队全部化装穿上了八路军的服装,在其大部队发起作战之前,利用夜间,从我警戒薄弱的地方偷偷进入抗日根据地,以侦察报告八路军总部首脑所在地、军需所在、刺杀八路军首脑和搅乱八路军中枢指挥机关等活动为目的。

?

杀害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的元凶——益子重雄

化装成八路军的益子挺进队

? ? 在此特别要说的是益子挺进队的事情,因为益子挺进队给八路军带来了重大损失。

? ? 益子挺进队的编成是第 36 师团(雪兵团) 步兵第 223 联队的第九中队。益子挺进队下分三个小队:即佐佐木(后被我歼灭)任队长的第一小队,猪股(后被我歼灭)任队长的第二小队,大和屋任队长的第三小队。包括益子重雄中队长在内的 4 名指挥官和 102 名士兵,另有雨宫宪兵曹长率领的 18 名汉奸特务和翻译,全队总人数为 124 人。配备了重机枪、重掷弹筒、和小型无线通信机等精良武器。

? ? 队员每人印发八路军首脑的照片、简历和我兵力部署图、假印信、假路条,并对整个行动采取严格的保密措施—— — 身穿便衣,面涂褐色,伪装成我党军政人员,自带数日粮秣和雨衣行囊,甚至脚穿草鞋,背大背包,不走大路,不生火做饭,不宿村庄客栈,或分散潜伏于大路两侧的麦地、窑洞、山谷内窃听我电话,或捕捉我单行人员,或用小型电台侦察报告我军动向……行进途中得知邓小平在太岳,又在“邓小平”的照片下特地注明“在太岳”三个字。

? ? 挺进队一般夜间由汉奸向导领路,对照非常详细的军用地图行军,向各目的地接近,并在较隐蔽的山沟内宿营、吃干粮,如要行动,夜前开始整理好队伍上路。他们通过电台得知大部队开始扫荡的时间及行进路线。当接到行动的命令后,开始混进村庄附近,进行突然袭击并乘机杀人、抓人、抢走文件、放火与进行急袭,发射信号弹,燃烧发烟剂,展开日本旗,或用高声喊话,造成抗日部队指挥机关附近的混乱,以达到其目的。

? ? 益子挺进队的行进编队顺序是:汉奸向导领路,其后是孙特务工作队员、张翻译、先遣队雨宫曹长、益子中队长、八天狗四天王(特别战斗员)、第一小队长佐佐木少尉、第一新选组(特别战斗队员)、第一小队、特务工作队(雨宫曹长以下的约 30 名情报谍报中国人部队)、无线分队、负担物资运送的苦力、第二小队、第二新选组 (特别战斗队)、护卫猪股中尉、特别工作员。

? ? 1942 年 5 月 25 日,装扮成八路军的益子挺进队先于主力作战的前三天,乘着夜色离开辽县,先行潜入八路军抗日根据地。其实在后来公开的日本华北方面军参谋部 1941 年 1月做成的地图中,当时的日军己经大约把握了八路军总部所在地了。

? ? 第二天,他们排除了少量的抗日武装,占领了能够瞭望的高 2100 米的高地。此时,八路军已经察知了日军的作战意图,便频繁地变换驻地和行进路线,益子挺进队就通过无线电和日军指挥部联络,逐次接受最新情报,实施作战。

? ? 22 日,太阳落山后,益子挺进队开始进行作战准备,夜里突袭了八路军总部所在地武军寺,结果扑了空,一无所获。

三、益子凶悍,左权遇难

? ? 为了搜索八路军首脑机关,益子挺进队向北行进,23 日到达位于辽县东南 25 公里的“萨拉西山”。这一带的八路军攻击了益子挺进队,白天杂着部分刺刀战的激烈战斗持续了一整天。在南治地区,益子挺进队俘虏了 25~26 名八路。

? ? 益子挺进队乘着夜色,强行突破了八路军的攻击,向东方—— — 八路军可能转移的郭家峪地区前进。当时八路军总部人员开始分散撤离,八路军副司令员彭德怀、参谋长左权、政治部主任罗瑞卿、后勤部长杨立三等率众多人员(包括八路军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中共中央北方局、中央干部学校、新华日报社等主要机关)分三部分撤离。

? ? 24 日早,在山西辽县麻田镇郭家峪地区附近,益子挺进队遭遇从南向北突围的彭德怀和左权率领的第一纵队,双方发生激烈战斗之后,八路军一路撤退,益子挺进队一直在后面追击。

? ? 5 月 25 日,经过激战,彭德怀负伤,在麻田镇北艾铺村附近十字岭,殿后的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身中炮弹阵亡(八路军未能携带左权将军的遗体突围,在公开的日本防卫厅史料“益子中尉战斗经过之概要”里,公开了被认作为左权遗体的照片,照片中遗体已经变黑,看上去好像已经阵亡多天)。1942 年 9 月 18 日,为纪念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左权同志,中共改辽县为左权县。

? ? 十字岭战斗之后,益子挺进队继续追击突围撤退的八路军首脑机关部队,5 月 30 日在辽县东 20 公里的天门村(拐儿镇东方 4 公里)附近,袭击打散了撤退转移的八路军,俘虏了许多八路军人员。

? ? 在长达 10 天的突袭、追击作战中,日方公布:益子挺进队伤 2 人;打死八路军人员 293 名,俘虏 165 名。给八路军造成重大损失。

? ? 在以后的南部太行作战中,在山西涉县的则界村附近,益子中队和国民党军第二十七军作战,益子中队参战者 85 名,伤亡 37 名(其中亡 2 名指挥官、15 名士兵)。

四、益子挺进队一个小队的日本特务被我除特队队员全部杀死,头颅也全部被割下装入口袋。时隔一日,长治城、祁县城、太原城等地分别挂出日军益子挺进队队员的人头

? ? 左权牺牲后,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亲自找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团长欧致富谈话,命令他务必干掉日军益子挺进队。“前总” (八路军前方总司令部)情报处处长滕代远、副处长项本立,也电令太行各军区,设法刺探益子挺进队的情报。

? ? 接受任务后,欧致富在八路军特务团精心挑选了一批队员,安排特务团参谋处参谋刘满河负责训练,伺机行动。

? ? 1942 年腊月,潜伏在平顺的太南办事处特工李庚鑫、弟敏学通过在潞安特务机关做饭的内线得知,春节前后,益子挺进队有一个小队 30 多人要去祁县聚会。太行第四军分区情报主任李新农迅速将此情报通报给祁县辖区的太行第三军分区情报处主任王毓淮。王毓淮得此情报非常高兴,迅速向“前总”情报处一科科长林一(滕代远夫人)做了汇报,请求前总情报处提供祁县城的内线,摸清益子挺进队聚会的具体时间、地点。得此情报,林一也十分兴奋,为左权报仇一直是她的心愿,益子挺进队在十字岭实施“斩首行动”时,她和彭德怀的夫人浦安修藏在一个山洞里,三天三夜没吃没喝,差点饿死。

? ? 为确保万一,林一马不停蹄赶往祁县,亲自与祁县地下特工刘秀峰接头。刘秀峰,山西榆社县人,祁县抗日政府县长兼独立营营长,中共潜伏在祁县的红色特工。

? ? 当时正值祁县环境最恶劣的时候,日军的“三光政策”使抗日根据地进一步缩小,很多干部群众畏惧,祁县党政军机关不得不离开祁县县城,潜伏到榆社境内。抗日阵营内一些胆小动摇分子逃跑或叛变投敌,前任县长任廷衡,独立营营长汪光谦,公安局局长李发奎,交通局局长李鸣三等先后投敌,祁县地下工作形势更加险恶。太行三专署专员武光汤奉前总命令,宣布刘秀峰潜伏祁县时,刘秀峰才 29 岁。

? ? 林一把太行第三、第四军分区情报处得知的情报与刘秀峰交了底,嘱咐他发动潜伏在祁县的特工完成三项任务:一是摸清益子挺进队那个小队在祁县聚会的时间和地点;二是设法将执行任务的前总特务团成员安全带进祁县城;三是前总特务团成员进城不带武器,武器由祁县地下党准备,以匕首为主。之后,林一把特务团团长欧致富精心挑选的 31 名暗杀队员的照片交给刘秀峰,嘱咐他“见机行事”。

? ? 接受任务后,刘秀峰迅速通过潜伏在祁县维持会的关系侦知,益子挺进队在祁县聚会的时间是大年三十,又通过潜伏在祁县商会的关系打听到,益子挺进队聚餐的地点是大德兴饭庄。紧接着,潜伏祁县的红色特工利用各自的关系,为潜入祁县执行暗杀任务的前总特务团成员办好了“良民证”。腊月二十八和二十九,具体执行这次任务的前总特务团参谋处参谋刘满河和他的队员 30 余人,分期分批混入祁县城。

? ? 机会终于来了。

? ? 1942 年大年三十晚上,刘满河他们三三两两进入大德兴,他们有的化装成饭庄跑堂前后忙活,有的化装朋友异地重逢,有的化装商人洽谈生意,分别布置在益子挺进队的周围。晚十时,刘满河以甩杯为号,除特队队员们掏出匕首,同时动手。而此时,益子挺进队的特务们一个个酒足饭饱,喝得酩酊大醉,毫无戒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这么快发生,更没有想到,他们的对手竟敢来到日军的老窝,找上门来和他们算账,清醒过来的日军开始反抗,桌子、椅子、盘子……凡能拿到手的东西都成了他们反抗的武器,整个饭店打成一团,一片狼藉。

? ? 我军战士个个都是挑选出来的武林高手,机智勇敢,身手不凡。不到一袋烟的功夫,益子挺进队一个小队的日本特务已被全部杀死,头颅也全部被割下装入口袋。任务已经完成,刘满河马上下达了撤退命令。时隔一日,长治城、祁县城、太原城等地分别挂出日军益子挺进队队员的人头。

? ? 八路军在祁县暗杀益子挺进队一个小队的队员后,引起益子挺进队其他队员的恐慌。为避免八路军继续追杀益子挺进队的队员,日军第 1 军司令岩松义雄经请示华北司令冈村宁次同意后,下令解散了益子挺进队,将剩下的益子挺进队队员分散到日军各军团,而队长益子重雄则提升到驻长治的 36 师团(雪兵团)担任军事参谋,不再直接指挥部队。

?

五、 “战争使我失去了 173名部下,我要去参拜他们的墓,现在已经参拜了 87 个人的墓,剩下 86 个人的墓可以说是像诸国漫游,也是我人生最后的大事,完成了此件事我就可以死去了。”

? ? 随着太平洋战局的恶化,日本陆军 36 师团被匆忙投入南方战线。1943 年 10 月接到命令离开山西向南方移动,11 月 5 日改编为海洋编制师团,移师新几内亚并编入第 2军。从上海出发经印度尼西亚的哈马黑拉岛,最后在新几内亚西部的萨尔米岛地区登陆。司令部设置于萨尔米,在当地负责整备防御美军登陆的防御体制。

? ? “二战”结束后,益子重雄中尉以师团参谋的身份从西部新几内亚回到日本。回日本后,益子重雄先后任会社社长、栃木县那须郡那须町议员和町长(1982—1994)之职,先后担任了 12 年町长。

? ? 他在一次讲演后,有人问他: “町长退职后想作何事情?”他回答: “战争使我失去了 173 名部下,我要去参拜他们的墓,现在已经参拜了 87 个人的墓,剩下 86 个人的墓可以说是像诸国漫游,也是我人生最后的大事,完成了此件事我就可以死去了。”说时,他的泪水在眼中欲出。这就是说,他在中国的战场上共计损失了173 名部下,其中 87 人“白骨归乡”,但还有 86 人的尸骨,都扔在了中国。益子重雄在中国担任军事主官的最高位置,就是 223 联队第 3 中队的中队长(连长)和益子挺进队的队长。这173 名部下,应该有不少属于益子挺进队。益子重雄担任益子挺进队队长之前才是中尉,其突袭八路军总部的特务活动受到日本第 1 军司令官的嘉奖,被授予金鵄勋章。

? ? 有中国记者通过日本《装扮八路的益子挺进队》一文作者想见一下益子重雄,问问当时战争情景,得到的回答是: “因本人己是高龄,不想再回忆那战争的事情。”

? ? 他不想回忆那战争的事情,一定也不想再参加战争,更不想看到自己的子孙再参加到战争中去。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时史文化):杀害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的元凶——益子重雄

(浏览 51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