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彝海结盟秘闻拾遗》

~首次披露鲜为人知的细节
二十世纪上半叶,凉山笼罩在原始、神秘和令人恐怖的氛围中。
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政权能在大小凉山站住脚跟的。
彝族民间流传″石头不能当枕头,汉人不能交朋友。
史上记载杀国軍用火烤煮!把国军男女官兵衣服全扒光……
当然也杀红军留下游击队。也曾掳去红军一个连不但缴枪械还扒光衣服。
关于举世闻名的彝海结盟,尚有一些细节从未披露过……
其他黑彝家族远离同红军交战之地。打了红军也一走了之。
彝乡约达家就在出事地点。按过去的惯例,触犯官兵,会被烧杀一空的。头人约达听明白了红军喊话,便派通汉语,善于辞令的随身娃子沙马尔各去红军那里探听情况。
沙马尔各到喇嘛房江家,有二个红军把他们带到店内,尔各说:“今天是啥子我一概不晓得”。
红军问:“你们这个地方是那个管事?”
尔各答:“我们这个地方是果基约达管事,”
红军说:″不要怕,把约达喊来……我们是打蒋家,刘家的军队。
尔各回去汇报后,约达带十五人下山,到江家店子,对红军说:″我是古基家的小约达,要见你们的司令员,我们大家讲和再不打。
红军工作团负责宣传的冯文彬一面派人告诉刘伯承司令员,一面带他们去。
途中,约达叫尔各去附近的白沙沟村找只鸡来。
有12个人见到拿着上有雪白刺刀担任警戒的红军战士,便偷偷跑回去了。
约达没走,经解释,靠着山到了海子边。
当约达知道迎面便是刘司令员时,准备磕头,(刘伯承赶紧扶起),并说:打红军的是罗洪家,罗洪家是我们的冤家对头。
刘司令员重申红军北上宗旨。
约达说:″海子那头罗洪家管,这边我们管,这边过去由我们保护,并说:″按彝族习惯我们要吃血酒(“吃血酒”保证能办成的事。稳当。)。刘伯承当即同意。尔各从察尔瓦内拿出鸡,没有酒,刘司令员吩咐警卫员取下腰间的瓷盅,从鱼海子中舀清水代替。
鱼海(又名袁居海,1981年改名彝海)这一带高山湖泊中以独生细鲤鱼而得名,呈葫芦状,湖水清澈如镜,四周青松苍翠,风光旖旎。
担任会毕摩(巫师)的尔各念过咒语,用刀打去鸡头,然后将鸡嘴破开,滴血盅内,清水呈鲜红。刘伯承端起酒盅,“上有天,下有地,我们红军永远保卫你们。”
约达端起酒盅:”我约达管的地区永远保护红军,……如果打了红军,就象这只鸡一样死。”
约达想借红军的大部队,打平冤家对头罗洪家,说:“海子那边我管不了……”。
刘司令员说:“罗洪家有啥子了不起”,如果打,一下午就可把他们踏平,只是他们跟你们一样是穷人,不能打。
大约下午五时,先遣部队返回大桥,因当天已走不出彝区。喝过血酒,约达放心了,带十多人随红军到大桥,以表示诚意。
红军宴请他们后,又买两缸30斤酒给他们带到夜宿地喝。还送了一面写有“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下有”队长小鸦头”几个字)的红旗给约达。
次日清晨,红军先遣团到喇嘛房,分手时,红军送一支手枪给约达,约达送一匹黑骡给刘司令员。约达派了四个娃子随军到拖乌,其中的子子格还到达了察罗。
刘伯承、聂荣臻率领的红军先头部队正确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大队人马才得以顺利通过险象丛生的百里彝区。
~根据史料整理(赵国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18GA):《彝海结盟秘闻拾遗》

(浏览 1,305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