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人物简介 / profile

柯柏年(1904-1985),广东潮州人,上海大学肄业,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国民革命军东征军总政治部副科长、澄海县政治特派员;1929年后,在上海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并任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党团成员;1937年后,任延安马列学院西方革命史室主任,中央研究院国际问题研究室主任,并翻译《哥达纳批判》《法兰西阶段斗争》等著作;1946年后,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新闻处、秘书处处长、中共中央外事组研究处处长。

建国后,历任外交部美澳司司长、驻罗马尼亚大使、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驻丹麦大使、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副会长、中国政治法律学会副主席、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法学组评议委员、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顾问;中共十一大代表。

向上滑动阅览全文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潮州市区刘察巷15号,这座百年老宅,潮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李春涛故居,柯柏年(李春蕃)出生于此

与柯柏年伯伯家做邻居,已经有几十年了。由于他的孩子比我小,彼此来往就不多了。因此并不熟悉柯老过去的经历,只是知道柯老“出道”比较早,在1924年大革命时期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一位资历很深,但职位并不高的老革命。

柯老文绉绉的,一看就是一个知识渊博、博学广识的知识分子。家中藏书万千,还有许多大部头的外文书。柯老酷爱欧州古典音乐,收藏了许多大师的唱片。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他将在国外买的唱片带回国内,被认为是“封、资、修”的物品,被海关没收了。后来他有一次遇到熟悉的指挥家李德伦,李德伦告诉他那些唱片都在中央乐团保存着呢,非常不错。最后落实政策时,只退回了部分唱片,至今还有许多唱片仍然找不到下落。

有一次在院子里与柯老的儿子小元聊天。他眉飞色舞地说:“解放后我爸上交了两把手枪,一把是德国造的驳壳枪,一把是美国的勃朗宁手枪。手枪亮锃锃的,几乎是全新。当时按规定上交了,太可惜啦!”我问道:“难道你爸没有使用过?”“我爸从参加革命后就没有开过枪。”他看我一脸疑惑,话锋马上一转,接着就说:“我爸曾经在‘中共特别行动科’干过!”听到这句话,我立马佩服得五体投地啦!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柯柏年(后排左三)

“中共特别行动科”(1927年11月成立,1935年9月解散)是中国共产党中央设立的一个特殊机构,专门从事情报、保卫工作。“中共特科”的重要职责是保护党中央机关和领导人的安全,是周恩来直接指挥的一支执行特殊任务的行动队,尤其是在惩处、铲除叛徒方面,是一把使叛徒闻风丧胆的尖刀。

也许是对那些在腥风血雨、艰难竭蹶的白色恐怖环境下,舍生忘死进行秘密工作前辈们的崇拜,也许是受到小说电影中,那些惊心动魄、扣人心扉战斗情节的影响,在我的眼里,“中共特科”成员个个都是飞檐走壁、刀枪不入、百步穿杨的大侠。在他们面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

由于“中共特科”任务的艰险,许多重要成员都前仆后继地牺牲了,但是一些赫赫有名的人物和事件,书写的那段光辉历程和创造的丰功伟业,永垂青史。周恩来、陈云、陈赓、康生、潘汉年、李克农、李强、钱壮飞、胡底等人就是“中共特科”中的杰出代表。

由“中共特科”引出许多扑朔迷离、险象环生的历史故事,更是让人难以忘怀。顾顺章、李士群的叛变,潘汉年的冤案,黄金荣、杜月笙大佬的牵连;钱壮飞、胡底、关露、夏衍、黄慕兰、杨度、杨登瀛等等与之相关联的潜伏卧底的故事,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真真切切的历史。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在查找柯柏年在“中共特科”的经历时,并没有找到更多的详细资料。其中的道理是可以理解的:

一是“中共特科”的历史档案并未全部公开,或许有些事情尚未解密,或许有些资料被遗失遗忘。

二是在“中共特科”中所起的作用决定着影响力,或许柯柏年只是个参与者,或许他还有不能公开讲述的限制。

但是亲耳听到柯柏年儿子小元的讲述,就不能怀疑其真实性啦。哪有父亲给儿子讲自己的历史时去胡编乱造呢?

小元讲,关于“中共特科”的情况,父亲讲得很少,在他的印象中只讲过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参加过“中共特科”全力以赴解救彭湃的行动。1929年8月24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农委书记兼江苏省军委书记的彭湃,正在上海沪西区新闸路经远里中央军委的秘密机关出席会议,由于其警卫员白鑫的叛变,他突然被英租界工部局巡捕房的武装巡捕包围了。彭湃和参加会议的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兼江苏省军委委员杨殷,以及中央军委委员颜昌颐、邢士贞等同时被捕。

据“中共特科”获得的可靠情报:8月28日早上,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将彭湃等人从水仙庙侦缉队拘留所押往龙华警备司令部。“

中央特科”决定动用所有可以调动的力量,在必经之路枫林桥武装拦劫囚车,营救彭湃等人。由于时间紧迫,武装人员没能提前做好准备工作,导致营救计划失败。

1929年8月30日,彭湃、杨殷、颜昌颐、邢土贞四位同志在龙华警备司令部从容就义。押赴刑场途中,彭湃等一路高呼口号,视死如归。彭湃牺牲时年仅33岁。

事后“中共特科”查出出卖彭湃的叛徒白鑫,并将其绳之以法。彭湃是柯老的同乡、学长、革命的领路人,每每说起这次失败的营救,柯老都有说不出的懊悔和难过。

第二件事情,是参加了严惩叛徒顾顺章及其家属的行动。顾顺章当时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特科”第3科(红色恐怖队)负责人,对于中共中央机关和领导人的情况了如指掌。顾顺章的叛变,给中共中央机关和领导人带来严重威胁,造成巨大损失,尤其是对“中共特科”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

“中共特科”决定严惩叛徒。由于顾顺章叛变后,行踪不定,难以寻找,就把顾顺章的一家六口抓了起来。柯老讲,当时只是想以此引诱顾顺章露面,后来因为形势紧迫,加上顾顺章的老婆坚持错误,就发生了“灭口事件”。最后顾顺章也没有得到好下场,几年后他被国民党当局判处了死刑,死有余辜。

柯老后来的出名,不是凭借在战场的骁勇善战、战功累累,而是以中国最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翻译家和出色的外交家而闻名于世。

先从柯柏年这个名字说起吧。柯老原名为李春蕃,1929年转辗到上海后,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才改的名子。柯柏年这三个字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来历呢。“柯”是卡尔•马克思的名字的第一个英文字母K;“柏”是恩格斯的英文名字佛瑞德里•班德尔中,班字字母的B;“年”呢,是列宁的N。取马、恩、列名字中各一个英文字母的译音,就组成了柯柏年的名字啦。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柯柏年是著名的红色社会科学家,也是我国马克思主义著作著名的翻译家,为传播马列主义的理论立下了汗马功劳。中国共产党人早期阅读的马列主义著作,很多都是柯老翻译的。

杨尚昆在回忆录中说:“柯柏年是大革命时期很出名的老同志。”中央文献研究室原主任、著名党史专家逄先知在《毛泽东读书生活 我见我闻》中说:“在大革命时期,马列著作翻译到中国来的还很少。列宁的《国家与革命》第一个中文全译本是柯柏年译的。毛泽东用《国家与革命》的理论来说明中国的革命问题,指导中国的革命。长征途中,他丢弃了许多东西,但《国家与革命》《法兰西阶级斗争》和《哥达纲领批判》几部马列著作一直带在身边。1947年转战陕北时,虽然战事频仍,但他依然携带了这些马列著作。”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德国的革命与反革命》(山东新华书店1949年6月版)恩格斯著,柯柏年等译。

张闻天夫人、革命家刘英也亲眼目睹了毛泽东读马列著作的感人情景:“红军长征,他在马背上也读马列著作;到了毛儿盖,没有东西吃,肚子饿,但他读马列书仍不间断。他当时读的马列著作中,就有柯柏年译的列宁《国家与革命》《帝国主义论》等。”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针对别有用心的人说什么“中国共产党许多领导人不重视马恩著作的学习”,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在2007年第17期《求是》上发表《中国共产党人历来重视学习马恩著作——从“法兰西阶级斗争”在中国的出版与传播谈起》一文中,以柯柏年早年翻译大量马恩原著为主要例证和论据,予以驳斥。他指出:

根据现在查到的资料,《法兰西阶级斗争》早在1942年7月就由延安的解放社出版,这比某些人说的1956年早了14年……1938年到1942年,解放社出版了一套“马克思恩格斯丛书”,《法兰西阶级斗争》是其中的第12本。

这本书的封面书名为繁体字,从左向右横排,右下角标注“马恩丛书12,1942”字样。译者柯柏年,原名李春蕃(1904-1985),知名的马列著作翻译专家,除《法兰西阶级斗争》外,还翻译过《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拿破仑第三政变记》《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帝国主义论》等著作。毛泽东对柯柏年的翻译工作给予了很高评价。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926年,柯柏年就翻译了《法兰西阶级斗争》中马克思的第一篇文章,当时的译名是《一八四八年六月巴黎无产阶级之失败》,刊登在汕头《岭东民国日报》的《革命》副刊上。

《法兰西阶级斗争》(含恩格斯《导言》)是一部马克思主义的光辉文献,该书早在1942年7月就由延安的解放社出版,并多次重印。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另人吃惊和佩服的是,被毛泽东赞扬过“翻译工作,要多请教柯柏年”的柯老,在翻译马列主义著作方面成绩斐然的柯老,竟然是个没有吃过“洋面包”的“土包子”。柯老没有出国留过学,他的英语完全是自学成才。翻译家不仅仅需要有高超的外语水平,更需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和博学广识的素质修养。能够听懂或看懂外语的只不过是初级水平,能够翻译外文书的也只是个中级水平,能够翻译理论专著和古典文学的才能够获得“翻译家”的美冠。柯柏年是翻译界的翘楚,令人瞩目仰视。

在当时国民党统治年代,翻译马列主义的文章,是要冒着被杀头的危险的。1923年进入沪江大学社会学系学习的柯老,就因为翻译出版了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被学校开除。没有坚定的信念和敢于斗争的气魄是不可能创作出这么多优秀作品的。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柯老一生有多少作品,没有具体统计过。只罗列一些书名吧:《法兰西阶级斗争》《哥达纲领批判》《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拿破仑第三政变记》《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帝国主义论》《经济学方法论》《辩证法唯物论》《新术语辞典》《经济学辞典》《社会问题大纲》《怎样研究新兴社会科学》《世界社会科学名著精要》《辩证法唯物论》《辩证法的逻辑》《纪念恩格斯》《美国手册》。解放后,出版《介绍共产党宣言》《印度对华战争》《列宁选集》与《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编译工作等等。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1937年柯老到了延安,从事教学、研究、翻译工作。这个时期,是柯老心情最舒畅、才能得以发挥、作品最丰厚的阶段。但是好景不长,1942年的整风运动也把柯老整肃一番,说柯老是洋教条的鼓吹者,被定为教条主义的“典型”而横遭批判。柯老心灰意冷,决心不再搞翻译工作了。

有一天傍晚,柯柏年站在王家坪的一条小路上,远远地看见毛主席散步走来。柯柏年主动跟主席打招呼。毛主席问他:“听说,你不搞翻译了?”柯柏年一想到心中的委屈,苦笑着说:“再也不搞翻译了。”毛主席认真地看了看柯柏年说:“柏年,你还是要翻译啊!”

未完待续~

作者 | 王民伟  图片 | 网络

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王民伟,自由撰稿人,钟爱外交史实方面的写作,曾出版《历史需要细节 一个后代眼中的老外交家往事》。

作品专辑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使节逸事):武门中的文将——柯柏年大使(上)

(浏览 9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