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整风后期出现的‘抢救运动’,以及‘抢救运动’中存在的严重的‘逼供信’和假坦白现象,造成了大批冤、假、错案,给整风运动特别是审干工作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教训是深刻的,值得我们永远记取。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但这一错误在延安整风中,毕竟是局部和支流的问题,不能因此而否定整风运动的巨大成就。”
这段内容来自《一个革命的幸存者——曾志回忆录》
今天,来看曾志回忆中的延安整风。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在延安整风期间,中央要求对全党干部进行组织审查。然而,整风后期,康生忽然吹出一股“抢救失足者运动”的阴风。
有天晚上,曾志也去听了“失足青年”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控诉
一名20岁左右的张姓男青年,大讲自己怎么被国民党利用,又带着怎样的任务混入革命队伍。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一名不到20岁的徐姓女青年,也说自己是打进革命队伍来搞破坏的,边讲边哭,大喊大叫要国民党特务付出代价。
“看到台上的报告人声泪俱下、痛不欲生的样子,我们也都情绪激昂,信以为真。”
每个学员都要报告个人经历,再由小组全体学员背着报告人进行分析研究,寻找疑点。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危拱之,时任河南省委组织部部长,是大革命时期的留苏学生,长征女干部。在感到被怀疑后,在床上用裤带勒住脖子自杀。
幸好窑洞外有人站岗,危拱之最后被抢救过来。
从此之后,危拱之有些自暴自弃,精神有些失常,常跑到男宿舍和她的男朋友睡在一起。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对批评,她不在乎:“我命都不要了,党籍不要了,还怕什么?我愿怎样就怎样!”
两年后,危拱之被认定没有历史问题。刘少奇亲自当面向她道歉。
文化大革命时,危拱之无声无息去世了。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曾志总是实事求是地面对大家的问题,没有被“突破”。于是,曾志被认定为冥顽不化分子。
“小组便集中火力对我实行逼供,仍无进展,又扩大为全支部都来逼供。还是车轮战,白天黑夜不休息,每天都要搞到下半夜两三点,有时则通宵。”
“只要我的回答不合他们的意,就有人用手敲我的脑袋,或把我像皮球那样推来推去,甚至揪头发踢脚。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比较有‘创意’的办法是把板凳掀过来,逼我坐在一条凳脚上。”
延安的审干一度“逼供信”严重,以致出现投井自杀、跳崖自杀、悬梁自杀事件。
“这些情况后来毛主席知道了,及时做了纠正。”作者写道。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虽然有了“九条方针”,但是曾志所处的地方,“逼供信”仍相当严重。
“与以前相比,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特别是那些‘坦白分子’,为了洗刷自己,也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来更是心狠手辣’。”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易季光曾做过地下工作,被审查时,有人用皮带抽他,皮袄抽破,还有人用嘴咬他的胳膊,肉都咬掉一块。
还有一位女同志被打昏过去,倒在地上抽搐,有人说她是在装死,反而用脚狠命踢她。
在七大上,“听了毛主席的报告,大家精神无比振奋。在整风审干中挨过整的同志们,心中的一切哀怨和不满也都一股脑儿抛到九霄云外了。”

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在文革期间,曾志遭罪。面对女儿的问题,曾志说:“我对我选择的信仰至死不渝,我对我走过的路无怨无悔。”
“主席晚年是个老人,是个病人嘛!”
作者是一位坦诚的人,想有更深入了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这本书。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爱读书的种花同学):曾志忆延安整风:有些人为了洗刷自己,为了邀功,斗起别人更心狠手辣

(浏览 35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