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志兴:阎明复先生的几件小事

周志兴:阎明复先生的几件小事

阎明复(1931年11月—2023年7月3日),男,辽宁海城人,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共政协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党组副书记。

摘自南翔书苑【读书札记136】《阎明复回忆录》文字版

这套两卷本(编者注:指《阎明复回忆录》)第一版出版于2015年,我还记得出版时,我的很多朋友都争相传诵,说这是一套不可多得的好书。也有人通过各种途径希望得到作者签名,不过阎明复那时候身体状态不好,得到签名是奢望。

这次在南翔书苑看到这套书,很是亲切,也希望介绍给读者们。这套书跨度超过半个世纪,从九一八事变到新中国改革开放,涉及很多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很多有关国际共运和中苏关系的史料是这本书首次公开的。

阎明复的父亲是阎宝航,现在给他贴的标签是“中共谍报英雄”,其实远不止此,只不过这个标签更有传奇色彩。阎宝航是辽宁海城人,他先后在蒋介石、张学良合办的“四维学会”以及蒋介石、宋美龄倡导的“新生活运动”中担任要职。经蒋介石任命,担任过军事委员会委员⻓行营参议、政治部设计委员。在这些岗位上,他为中共中央提供了大量的重要情报。西安事变前夕,阎宝航向张学良面陈联共抗日主张。事变后,多方设法营救张学良。阎宝航的家,有一个别称是“阎家老店”,因为实际上成了一个接待点,周恩来就是“阎家老店”的常客。

周志兴:阎明复先生的几件小事

阎宝航一家

阎明复1931年出生于北平,1947年进入哈尔滨外国语专门学校学习俄语,后在全国总工会担任翻译 工作,1957年任中共中央办公厅翻译组组长。“文革”期间,阎明复在秦城监狱度过了7年半的时光。1975年恢复工作后,历任中共中央编译局定稿员、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副总编辑;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中共十三届中央委员、书记处书记兼统战部部长,第七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这些职务不多说了,重要的是,阎明复的口碑非常好,我的一些朋友曾经作为他的下属与他有接触,提起他总是赞不绝口。阎明复很认真地谈到了他写作回忆录的心路历程,但是我更想用别人的口来评论这套书。

出版者,人民出版社社长黄书元认为,此书是中国出版界近20年来不可多得的、可遇不可求的原创好书。邓小平之女邓榕在出版座谈会上回忆,十年前“老阎”开始写回忆录时,就给她看过书中涉及中苏关系的一些章节,结果拿到成书一看,“这么厚,快100万字了,比之前零散看的更吸引人,一看停不 下手,看了三天三夜连颈椎病都犯了。” 而女儿阎兰记得老爸写书的艰难,她说,老爸是为了写书而学的电脑,常有操作失误,有内容忘记保存进去,一下损失好几天的努力。但他从不气馁,重新再写。文革部分足足重写了八遍。女儿觉得他的内心非一般人所能。阎明复的俄语非常好,而中共和苏共的关系非常密切,所以,根红苗正又精通语言的他参与了很多和苏联交往的事情,有些事情我们听说过,但是由他写出来,可信度就更高。比如说,他讲炮打金门明显地给中苏关系投下的阴影。

1958年8月23日,解放军的福建前线部队开始炮击金门,一天打了近3万发炮弹,国民党马上向美国求援。几天之内,美国在台湾地区集结了六艘航空母舰和40艘驱逐舰。突如其来的台湾紧张局势,引起了赫鲁晓夫的惊慌,他很生气,担心一旦中美之间发生冲突,苏联会被中国拉下水。尤其是北京的这个行动,被西方媒体说成是中苏合谋的,因为20天前赫鲁晓夫访华时同毛泽东见过面。其实赫鲁晓夫确实来了,毛泽东也确实跟他见面了,但是也确实没有说过这件事情,但是这两个重要领导人见面了,会不谈这个重要的事情吗?不可能啊!赫鲁晓夫派了外交部长葛罗米柯到北京了解情况,周总理和毛泽东先后接见了他,阎明复在场。周总理和毛泽东告诉他,我们不是要解放台湾,也不是要在金门、马祖登陆,而是要打击国民党的气焰,打击美国的气焰,支援阿拉伯人民的斗争。我们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阻止美国搞两个中国。后来赫鲁晓夫明面上对中国表示支持,但实际上他还是很不满意,中苏关系增加了一个变量。阎明复年轻的时候当翻译,参与了很多中苏领导人的会谈,对中苏分歧的产生原因和过程都很清楚。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的思路和他确定的路线,他也很清楚。他记录了小平的很多讲话,例如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在同戈尔巴乔夫谈话时讲到中苏关系时指出:

经过20多年的实践,回过头来看,双方都讲了很多空话,意识形态争论的那些问题。这方面现在我们也不认为自己当时说的都是对的,真正的实质问题,是不平等,中国人感到受屈辱。他在同戈尔巴乔夫谈话时还说:马克思去世以后一百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在变化了的条件下,如何认识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没有搞清楚,绝不能要求马克思为解决他去世后上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的答案。列宁同样也不能承担为他去世后五十年、一百年所产生的问题提供现成的答案的任务。真正的⻢克思列宁主义者必须根据现在的情况,认识、继承和发展⻢克思列宁主义。这就是邓小平为中苏论战做的极其中肯的结论,实际上也不单是总结中苏论战,而是讲述如何科学地正确地对待马克思列宁。

1990年,苏联形势不稳,可能发生巨变,邓小平又说:不管苏联有什么变化,我们都要同他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从容地发展关系,包括政治关系,不搞意识形态的争论。邓小平一贯主张不搞意识形态争论,尤其在国际上,在国家关系上,他调整过去曾经以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划线的做法,主张从国家战略利益出发,超越社会制度与意识形态的异同,去处理国与国、党与党之间的关系,不纠缠历史,不搞意识形态争论。所以,他的这些主张为中国赢得了越来越多的朋友。

我看《阎明复回忆录》回忆录的这些记录,回看这段话,虽然不是揭秘,不是猎奇也不那么吸引眼球,但是道理深刻,确实让我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总之,我认真地推荐这套书,不可多得的好书。

周志兴:阎明复先生的几件小事
愿阎明复先生,一路走好!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粥棚):周志兴:阎明复先生的几件小事

(浏览 53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