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河顺文艺·第605期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散 文】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礼赞故乡柿子树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文|赵保福
 
在我的人生长河中,随着命运的漂流,辛丑牛年春节在京城度过。携眷览胜颐和园时,偶见人去屋空的园中园里,庭前一排龙爪槐,枝头挂着许许多多鲜艳的小红灯笼,给万木萧条待春归的皇家古园增添了些许节日气氛,酷似故乡冬日里遗落在树梢的红柿子。幻化着眼前挂满龙爪槐技头的“红柿子”,一抹悠悠乡愁,从尘封的岁月里泛起。
 
我的故乡西景地是河顺镇一个不起眼的小自然村,隶属于东皇墓行政村。村上没有什么值得可称道的资源优势。但是,域内得天独厚的柿子树曾使乡亲们引以自豪。
 
故乡的房前屋后,村边四周,旷野坡岗,田间地头,土沟两岸,随处可见柿子树。比较集中成片的有柿树沟,柿树园。这些柿子树的归属即使在一大二公,三级所有的人民公社年代,也大多属于各家各户的自留树。童年时期我知道我家就有五棵柿子树。也不知道是与水土有关,还是先人们有远见,疑惑是上帝的眷顾,在方圆十几里范围内,故乡的柿子树拥有量占绝对优势。说来也怪,与我村相距仅500米的邻村就几乎没有柿子树。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我记得故乡众多的柿子树中有一棵生长得很是不可思议,或者说离经叛道。那是村庄通往西沟吃水井的路北边,约有两丈高的土岸(故乡人称“井头岸”)中间偏上一点,长了一捰原生柿子树。说是树其实也就几根枝条组成的树丛。奇就奇在一般情况下柿子树都是软枣树嫁接的产物,没有见过从土里长出来就是柿子树的。而这棵树生长的地方是壁立盈丈的土岸,人迹难至,嫁接是不可能,或没必要的。但它出土就是柿树,据说还结过两个柿子。这给故乡柿子树的起源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柿子树没有松柏树那么挺拔,没有白杨树那么伟岸,没有苹果树那么娇宠。柿树对生存条件并无苛求,无需人工刻意浇水、施肥、修剪,耐瘠薄、耐干旱、耐高温、耐严寒,适应性非常强。然而,柿子树浑身是宝,深受故乡人的喜爱。
 
据考,柿子果实营养丰富,含有大量的糖类及多种维生素,多种活性物质。其中包括胡萝卜素、黄酮类、脂肪酸、酚类和多种氨基酸、微量元素。柿叶含有单宁,可制成茶叶;鲜柿子、柿饼、柿霜、柿蒂、柿叶都可入药;柿漆可作防腐剂;木材可作雕刻材料、制作菜板等家具,以及高尔夫球杆。
 
当惠风和畅,万物复苏之季,柿树也悄无声息地吐出嫩嫩的新绿,开始焕发勃勃生机,给人希望,催人奋进。
 
初夏,柿子树开出别具一格的淡黄色小花,状若皇冠。虽然比不得那些妖娆妩媚的观赏花卉,却能给忙碌的蜜蜂无偿提供丰厚的蜜源。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暑气灼人。柿子树枝繁叶茂,浓荫蔽日,适时给人们送上丝丝凉意,使人香汗全落,顿感爽身畅快,堪称天然空调。中午吃过饭,在树荫下可以乘凉、访古、胡攀喧;可以小憩、打盹、抽旱烟;可以夹子挑担或摆三;还可以做搓麻绳、纳鞋底之类的女红。
 
萧飒秋风别了春燕剪柳、夏蝉鸣唱。故乡柿子树的盈枝硕果由小到大,由青变黄,由黄变红,压弯了树枝头。渐渐地把故乡成片成片的田园纵情涂染得五彩斑斓。在田间干活的人们,劳作之余便有不安分者,到柿子树下仰脸搜寻偶尔有熟透了的软柿子。如果运气好,能撞见一个红而发黯,表面一层若有若无的灰白粉状物,轻拭可除,不除无碍。用故乡话表述就是紫微微,灰楚楚哩,吸溜到嘴里甜呢呢哩。那真是甜彻心脾。一阵狼吞虎咽之后,意犹未尽,有浆液流到手上,那肯定是要舐干净的。我年少时相约几个小伙伴到野外挖猪草,就没少干这样的事。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当然,大量的硬涩柿子还是要适时采摘回家集中加工制作的。柿子有多种吃法。
 
一是温水揽柿子。
 
二是对那些带有小树圪杈且接近成熟的柿子,削去柿顶,用线绳或榆树枝条串成柿嘟噜,挂到屋檐下,待熟透了后随手摘一个享用。
 
三是挑拣出那些熟得有点发软的柿子,集中放到晒棚顶上一个角落,待其自然熟透后食用。或将其按压到较难下咽的糠饼上一起吃,既可改善咽糠的难度,还可改变糠的味道。
 
四是把柿子一切四棱晾晒,制成柿干当零食吃。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五是挑拣个儿较大一点的柿子削皮留一小片顶,晒一晒,转圈捏一捏,集堆盖严捂一捂,最后按压成扁平状,捂出白柿霜,制成柿饼。那可是价值不菲的难得干果商品。当时农村供销社还有收购。加工柿饼削下的柿皮经过晒、捂,也可出霜。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六是将红透了的柿子与谷子粗糠一起揉和,制成柿糠晒干,碾或磨成炒面当饭充饥。还可长久储存,以备灾荒之年。记得儿时我家就有一大缸炒面,上面盖了一层草木灰以防虫。已无法考究柿糠炒面帮助故乡的先祖们熬过多少次灾年荒月。我辈在年少时期也曾享用过柿糠炒面裹腹。之后的岁月炒面才淡出了乡亲们的视野。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七是柿子即使变质发酵了,也还可以做柿子醋。我奶奶就很擅长做柿子醋。吃面条时放上一点,味道特别好,至今不能忘怀。
 
据说柿子还可以做酒呢。
 
前年,我儿子的朋友送来足有三十斤的大磨盘柿,单个儿差不多有半斤。除了拿出一部分与北京的邻里分享外,我用酒精揽了几个。揽好后急不可耐地咬上一口,“嗯”!脆脆的,甜甜的,还是记忆中的味道。又把剩下的开始泛红的柿子放到阳台上慢慢变软,自然熟透后,一天吃一个,唇齿留甜,回味无穷。
 
秋末冬初,柿树把珍贵丰硕的果实奉献给人们的同时,又把满树的翠绿叶子染成鲜亮的红色,堪称风景这边独好。故乡的柿树红叶无意与香山枫叶、柏尖黄栌争名气,只为深爱着它们的故乡人赏心悦目,从而驱散心头莫名其妙的伤秋之怅。
 
冬季柿树落叶满地,厚厚的一层。有道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柿子树叶是沤农家肥的好材料。那个时候背着眼篓搂树叶,最有成就感的就是有幸遇到一地尚无人下手的柿树叶。柿树就这么高尚,自己的落叶都不肯化作春泥肥自己。这并不是它的无奈,而是它的根系扎在僻壤瘠薄的深土里,不用追肥也不影响它的茁壮生长。
 
柿子树落尽肥硕树叶后,静静地伫立在严冬里等待四季轮回。你看它在霜雪中黝黑的枝干,是那么的刚健,那么的苍劲,那么的凛然,那么的令人鼓舞!这难道逊于傲雪的松柏吗?松柏除了自命清高,它给人们做出了多少奉献?自身的叶子都不肯化作农淝促进庄稼增产丰收,够吝啬吧!它没有柿子树慷慨吧!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再目睹眼前皇家庭院里挂满小红灯笼的龙爪槐,刻意取悦于人,是那么的虚伪,那么的猥琐,那么的缺乏灵气,怎么能与故乡的柿子树相媲美?
 
故乡的柿子树像一位谦谦君子,总是那么的低调!那么的朴实!只讲馈赠,不讲索取!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作者简介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赵保福  笔名嘤嘤鸟,林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退休干部。爱好写作,作品散见于《红旗渠报》、《芝兰园》,其中《捕蝉新雨后》曾获河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系统网络春晚二等奖。

   

-End-

【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散文】礼赞故乡柿子树 | 赵保福

(浏览 114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