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一特工从台湾带回“绝密文件”,其中6个字揭开38年谜团(上)

1987年台湾当局解除“戒严令”,台湾民众可回大陆探亲。

次年,首都机场出现了一位神秘老者。老人精神矍铄,目光犀利,一看身份就不一般。

出了机场,老者直接打车来到组织部门,他自称是当年中共特工,名叫谢汉光,在台湾东部密林中躲藏了38年,一直以台湾农民“叶依奎”的身份生活。

当时他能提供的资料,只有一张台湾身份证,是叶依奎的身份。

工作人员因查无资料,不能辨别他的身份。

他解释道:当年他的入党是秘密进行的,不可能留有档案,只有入党介绍人可以证明,只是介绍人已经牺牲。

在国家现存的资料中,根本找不出谢汉光与叶依奎之间的丁点联系。最后,中组部的工作人员只好婉言回绝了老者。

不久后,老者再次来到中组部,这次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份文件郑重地交给工作人员。很快,老者的身份就被证实,他叫谢汉光,是中共党员。

同时,工作人员通过他提交的文件中的6个字,也终于弄清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份。

那个人叫“刘光典”,一度被误认为是我党叛徒。

1988年,一特工从台湾带回“绝密文件”,其中6个字揭开38年谜团(上)

从入党到特工

刘光典,祖籍山东,1922年出生于旅顺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

7岁时,刘光典的母亲因上山砍柴不幸摔伤,失去了劳动力;14岁时,父亲又猝然离世。从此刘光典就肩负起了家庭的所有重任。

起初,刘光典在日本人开的一家药店当学徒,后来他熟悉了其中门道后,开始自己从事药品购销业务。凭着他的勤劳和智慧,刘光典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1942年,刘光典与王素莲结为夫妻。成家后,两人回到山东藤县老家。

因年轻时他曾在日本人的药店工作过,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日语,在老家他在日伪警察局谋得了一份工作。

起初,父老乡亲见他会说日语,又在日伪警察局工作,误认为他投靠了日本人,一起咒骂他辱没了祖宗,没有骨气。

后来大家发现,有些抗日人士被抓后,常常会被以各种理由释放,其中为他们说情、走关系的正是刘光典。

至此,大家才发现他正是利用他的日语能力,隐秘地做着抗日工作。

后来,他的行为引起了日本人的怀疑,一气之下日本人将其开除了。

1946年,刘光典在上海做生意时,无意间结识到了我党地下工作者洪国式。自此,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大的转变,也开始成为一名地下特工。

1988年,一特工从台湾带回“绝密文件”,其中6个字揭开38年谜团(上)

洪国式具体资料不详,东北人。1938年参加革命,1946年负责上海情报工作,其中主要负责收集国民党军事经济情报。

在洪国式介绍下,1947年刘光典加入大连情报处。随后两人在上海筹备建立了华南情报站“华石公司”。为了筹建这个公司,刘光典甚至拿出了经商以来的所有积蓄。

文件中对此事的记载只有几个数字:“黄金十两,美金一千元”

1948年底,国民党节节败退,最后退居台湾。当时在台湾,我党也有地下组织“台湾省工作委员会”。

1950年,台湾省工作委员会成员已经上千,他们遍布台湾各行业部门,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情报网。

只是当时没有电台,他们搜集的各类情报不太方便传达出去。为此,他们采用的还是最原始的“派交通员赴台取情报”。

这项工作非常危险,还必须要胆大心细,足智多谋。最重要的是要对党忠诚。

在洪国式正犯难之际,刘光典自报奋勇地说道,“让我去吧!”

当时刘光典刚在北京买了房子,有娇妻又有儿子,本可以和家人一起享受胜利后的幸福生活。

但他为了能够顺利解放台湾,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最危险的工作。

1988年,一特工从台湾带回“绝密文件”,其中6个字揭开38年谜团(上)

1949年11月,刘光典成功带回了国民党多份绝密军事文件。

蒋先生知道后勃然大怒,立刻下令让毛人凤、郑介民等人严加排查,搜寻和逮捕我地下工作者。

一时间,台湾岛内警笛不断,监狱人满为患,刑场上枪声四起。

在此特殊情况下,1949年12月10日,洪国式亲自出马进入台湾,建立情报组搜集情报。

不料,当时也有两名特务打入了洪国式的情报组,情况非常复杂之际,刘光典再次于1950年1月6日赴台帮助洪国式。

这一去,狼入虎口,凶多吉少。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文史道):1988年,一特工从台湾带回“绝密文件”,其中6个字揭开38年谜团(上)

(浏览 15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