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世界进入“大争之世”,我们将目睹500年来最深刻变局

巴以冲突的突然激化再次搅动国际局势的不安定因素,如何看清当今世界繁杂而无解的矛盾冲突?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是否面临残酷的打碎重塑?世界的“乱纪元”要来了吗?

大争之世,中美的战略竞争态势已非常明显,这是一场“新冷战”吗?美国将如何出牌遏制中国,中国又会如何反制?美国无比留恋旧日的荣光,但自身实力下降的力不从心会让它走上“赌一把”的暴走之路吗?
“一带一路”倡议走过硕果满满的十年,同时金砖国家扩员、全球南方的声音越来越大,中东阿拉伯世界正走向和解,第三世界在国际舞台上声音不断壮大……在这些标志性事件中都能看到中国的身影,这些国家对中国的期待和呼声越来越高。在此形势下,中国应如何定位自己的使命和角色,在国际舞台上发出自己的声音?
本期观学院邀请国际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解读“大争之世”。

金灿荣:

大家好,非常荣幸能跟大家就“‘大争之世’背景下的中国与世界”这个问题来交换一点看法。

首先,我们来谈一谈什么是“大争之世”?最近世界范围内发生了很多事:俄乌战争尚未结束,阿塞拜疆炮击亚美尼亚,现在又有巴以矛盾,世界整体处在对抗状态。前几天,印巴在克什米尔开战,美国轰炸叙利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与此同时,我们也“打”起来了——中国的互联网上开展“电商大战”。我们网民总结得很好:“我们没有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但我们有幸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我个人的观点是:尽管世界秩序如此混乱,目前为止最危险的还是俄乌冲突。乌克兰是美国的代理人和傀儡,美国的政治家和媒体人都公开称俄乌冲突为“Proxy War”——代理人战争。地球上193个联合国成员国,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但真正有战略自主性、真正有能力彻底摧毁对方的就是中美俄三家,其中有两家正处在军事对抗状态。
美国在俄乌冲突中除了没有直接出兵,几乎是全面的军事卷入。乌克兰的情报是美国给的,一部分乌克兰军队是美国直接训练的,俄乌冲突的危险之处就在这里,它本质是俄美冲突,形态是直接军事对抗。
金灿荣:世界进入“大争之世”,我们将目睹500年来最深刻变局
除了战争,世界经济也存在太多不确定性。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把今年和去年的经济增长率调下来了,国际贸易现在也不好。气候变化还在加速,现在自然灾害的频率高于以往,旱灾、水灾频发。这就是我们人类面临的情况——大国不合作,中等国家无秩序,也就是习近平主席讲的“世界进入到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用另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世界进入到了大争之世”。
我们读中国历史书有时候会遇到“大争之世”这个词,大争之世在中国历史上指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春秋争霸,战国争雄,从春秋初期中华大地万国林立,进入战国二十个变为七个,战国七雄最后变为一个,这个过程非常血腥,尽管从故事角度来讲精彩纷呈,但生活在当时的人是悲惨的,所以孔夫子讲“春秋无义战”;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王朝更替。老朝代崩溃,新朝代没有建立,这个过程也是大争之世,经常战乱连连,白骨遍野。
这两种情况的共同特点是老秩序崩解,在探索新秩序的过程,我们把中国大争之世的含义挪过来,我认为当今世界就进入到了大争之世:以前西方主导的老秩序正在解体,但新秩序还没有建立,这就是典型的秩序过渡期。所以我想说,今天这个世界的大争之势到来了,世界范围的“春秋争霸、战国争雄”开始了,今天的世界跟过去改革开放40年面对的外部环境不一样了。
过去40年是相对安全的,大国之间从来不考虑打仗,主要是搞贸易竞争,贸易战天天有。大家不琢磨打仗,但琢磨赚钱,因为钱的多少问题吵架。我个人有个观点,其实有贸易战说明两国关系很好——朝鲜和美国永远没有贸易战,因为他们彼此彻底没有关系。中美这种状况,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两国经济联系较好且紧密,否则不会有贸易战。
过去的贸易战体现当时世界向好的情况,但今天不是这样了。
俄美处于军事对抗状态,同时整个西方都被美国带着跟俄罗斯对抗,中美战争风险也有所提升,美国把我们当竞争对手全面压制,并且打出了台湾这张非常危险的牌。美国明确了把中国当第一对手,事实上我军也是把美国当第一对手的——双方表面握手,回去就“磨刀”——现在美国佬越来越没自信,导致他开始“放狗出笼”,重新武装日本,还不停鼓励印度对抗中国。
所以中国现在的周边风险是很大的。世界“大争之世”来了,大国之间冲突可能性来了,外部世界比以前凶险。
百年变局是习近平主席对世界形势的总概括,百年变局到底指什么?我个人建议用四个新来理解它:
第一个是新的国际格局正在形成;第二个是新的现代化模式开始确立;第三个是新的工业革命正在到来;第四个是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新的全球治理方案。
金灿荣:世界进入“大争之世”,我们将目睹500年来最深刻变局
由中国企业承建的蒙内铁路自开通运营以来,为肯尼亚民众提供大量新的就业岗位(图源:视觉中国)
新的国际格局是指国家间的力量对比,尤其是大国力量对比在起变化。这其中的基本规律是谁力量大,谁就主导国际格局。过去500多年的基本史实确实是西方力量大。用梁启超先生的话来说就是,近代人类历史的基本特点是西方横霸天下。为什么西方能够500年横霸天下?原因有两个,一是地理发现,二是工业革命——通过500多年前的地理发现,西方超越了我们;通过300多年前的工业革命,西方碾压了我们。
现在为什么说新格局来了?进入本世纪,世界格局出现了“东升西降”的趋势。东升首先是中国升,中国肯定是崛起了,除了那帮“恨国党”,没人会否认这一点。
印度现在也在崛起。在莫迪领导下,印度经济发展不错,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莫迪用印度教的方式重新组织婆罗门人民党,类似于把支部建在村里,进行好几百万人的扶贫。强调民族主义,以制造社会矛盾的方式团结印度教。
有些朋友可能不知道,印度在南方国家中影响力不小。我去过一些发展中国家,他们觉得印度方法可以学习,中国过于优秀,基本不能学习。这是印度很特殊的一个影响力。
莫迪领导下,印度用短短8年时间,GDP超过了加拿大、意大利、法国,去年正式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五,这对他们心理上鼓舞很大。今年元旦,莫迪就宣布了一定要用5年时间超过德国和日本,大概率2027年开始,世界GDP的排位就是中国、美国、印度。中国网民老是戏称印度是“阿三”,从2027年开始再叫印度“阿三”就名副其实了。
金灿荣:世界进入“大争之世”,我们将目睹500年来最深刻变局
IMF预计,至2027年,印度的经济体量将比英国高出20% (图源:彭博社)
所以印度也崛起了,还有一个地方也崛起了——东盟。2000年,东盟GDP不到6000亿美元,现在已达到3万多亿美元。印度裔的新加坡学者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创造了一个词——人类进入到“CIA时代”,这个CIA不是中央情报局,C是China,I是India,A是ASEAN东盟。CIA时代到来就是东方的崛起。
说完“东升”,我们谈谈“西降”。西降,是欧洲、日本下降。大家一直讲西方,但西方到底指什么?西方指三大四小,三大就是美国、欧洲、日本,四小是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以色列,他们是封闭的小圈子,别国进不去。国内有一帮右派知识分子到今天依旧幻想要加入西方,实际上哪怕拆了故宫建白宫也进不去,进去就是人家看门护院的下人,比如日本、韩国,成不了西方家庭一员。
四小就是啦啦队,不起作用的,真正决定西方地位是美、欧、日三强。现在的情况是:美国的综合实力还是不错的,但是它的左膀右臂——欧洲和日本,是真的不行了。
首先是欧洲不行了,欧盟1992年成立时有15个国家,当时它的GDP是世界第一。到2022年,欧盟扩大到27国,但是欧盟的GDP反而不如中国了,排名第三。除了经济总量的下滑,欧洲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新技术跟不上了。
金灿荣:世界进入“大争之世”,我们将目睹500年来最深刻变局
中国经济体量与欧洲各国占比(图源:网络)
以目前大国竞争的一个焦点——人工智能为例。人工智能现在有一个最新的技术叫Chat GPT——大型语言学习模型。这是美国人搞出来的,美国以外就是中国正在追上去。欧洲没有一家公司可以,欧洲政府甚至不让使用,意大利政府通过法律,使用者罚款2万欧元,这是非常典型的“闭关锁国”。
欧洲最有竞争力的产业是传统燃油车,一般开车的朋友都承认还是欧洲车最棒,特别是高端车,但是中国、美国另道超车了,直奔新能源车,导致欧洲的传统优势正在丧失,我觉得新能源车取代传统燃油车只是时间问题。其实,欧洲产业发展在二战以后非常好,包括新能源、光能、风能、生物质能、水能、核能领域,欧洲很长时间是世界第一,但是过去20年被中国截胡了,现在中国全面超越,这就是欧洲的困境——总量不行了,新技术跟不上了,老优势守不住了。
日本本来是美欧日里面最差的,现在就更差了。首先总量不行,2021年日本GDP是5.1万亿元,中国是17万亿,我们是它的三倍半,去年日元严重贬值,缩水到4.23万亿,我们是18万亿,达到4倍半,今年它应该会继续缩水,很有可能被德国超过。今年日本GDP会排在第四,我们跟它的差距可能会在4倍半基础上再稍微扩大。
其次,日本有竞争力的产业在过去20年里,遭遇了两次严重的战略误判,最后两个万亿级美元的市场没有了。
首当其冲就是智能手机。年纪大一点朋友应该知道,在模拟手机时代,日本手机是最好的,而且在智能手机早期阶段,它的专利是最多的,技术储备是最好的,结果日本战略错误,拒绝进入智能手机,就被人家抄了底,三星、苹果和中国的一群手机企业群雄争强中,日本早已失去了竞争力。等到日本醒悟,已经没有大市场留给它了。
再就是新能源车,其实日本是较早搞新能源车的,但是它走错技术路线,氢能工程污染小,能耗低,但是技术太难。中美欧转锂电池这条路线走通了,日本一根筋,依旧继续。今年1月27日,丰田董事长承认技术不可行,但已经错失机会。
短短20年在人类历史就一瞬间,两次科技失误说明日本战略能力很差。日本是绝望的,我们要担心日本的就是日本的绝望,它可能因为绝望,破罐子破摔,我们要警惕它。我的建议是中国的个人不要移民日本。移民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日本社会比较精致,服务很好,所以挺有魅力的。但现在不要去,这个国家没前途。今天移民日本堪比1945年参加伪军,1949年参加国民党,绝对是人生错误。
东升西降影响了世界格局,西方主导天下500年的历史走向结束。这就是百年变局或者大争之世的最基本含义。
随着物理力量对比的变化,西方的心理也在变化。过去500年西方干得很好,所以西方人就有一个傲慢心理,说现代化只有一条道路——西方模式。不按照这个模式走,就会受到整治,但这10年,他们的傲慢心理被打破了。西方说中国崛起了,已威胁到西方,以中国威胁论的形式承认中国崛起,而且承认中国道路跟他不一样,这就打破了西方人心理上的傲慢,西方模式的唯一性、绝对性、排他性被打破了。这个重要的心理变化也是百年变局的内涵。
人类正在走向第四次工业革命,我认为这是未来人类最伟大的事件,与前三次不一样,前三次中国没贡献,但第四次中国一定有决定性贡献,这是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特征之一。
金灿荣:世界进入“大争之世”,我们将目睹500年来最深刻变局
在第四波工业革命中,我们将看到那些新兴科技的大量运用。(图源:网络)
近代历史的本质就是工业化,只有工业革命带来生产力的进步,人类文明才有整体的提升,我们的社会革命、思想革命、制度革命、管理革命、艺术革命都是其产物。讲英语的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正是凭借三次工业革命中主导了两次半,从而掌握了世界上绝大部分的权利。
现在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组成“五眼联盟”,盟主是美国,政治霸权在他们家,包括联合国在内,大部分国际组织他们在掌握;国际贸易90%走海洋,谁控制海洋谁控制世界,现在海洋是美国控制的军事霸权;然后是美元霸权。大家都骂美元,都还赚美元,这是经济霸权。还有科技霸权,诺贝尔科技奖大部分属于美国。四大硬权力都在美国。
软权力方面,意识形态大部分都是英美自由主义,媒体话语权、社会科学的话语权全部都在此。例如大家能想到的法学、政治学、国际关系学、社会学、人口学、教育学、新闻学、心理学等学科,中国主流理论也是如此。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实。
中国的近现代史是1840年开始的,经历了1840-1949的百年国耻和1949到现在的民族复兴。1949年以后,新中国用74年时间成功实现西方300年的工业化历史。新中国74年最伟大的成就,就是把这个国家从农业国变成了工业国,成为世界上极少数完整掌握工业体系的国家,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本钱,就是我们今天能够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生产力技术。
去年10月世界银行有一个报告研究世界的工业化分布,结论是:地球上233个国家和地区只有30个国家实现了工业化,28个都是二战前实现的,只有韩国和中国这两个国家二战后实现了工业化。韩国是美国的半殖民,是美国推动的,中国是靠自己走出来的。
错过了前两次工业革命后,在第三次工业革命阶段,中国迎头赶上。通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4个赛道:人工智能、生命科学、工业材料、新能源,在四个赛道竞赛的是中美,日本基本躺平,欧洲逐渐退出,印度刚有所察觉,俄罗斯则早就无暇顾及了。
结论是,未来第四次工业革命一定是中美作出贡献,这是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地理发现之后,人类成为一个整体,全球化就开始了,必然会产生全球治理的。过去全球治理全是西方治理的,但是自中共十八大以后,我们积极参与其中。在此之前,我们有所参与,但远不及现在。原因在于中国已步入需要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发展阶段:新中国经历了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三个阶段,强起来的中国必须参与全球治理,全球治理从西方主导变中西共治,这就是百年变局,“大争之世”的最后一个含义。
我们做一个小结。大争之世的四个“新”都与中国有关,大争之世中,中国是最大的自变量。世界面临500年未有之大变局,变革之深刻远大于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些变革在本质上是西方的内战,现在是500年东西关系的彻底转换,我们正目睹500年来最深刻的变化。所以,很多矛盾势必发生,尤其是中美矛盾。
应对大争之势、应对上升中的中美矛盾,没有诀窍。扎扎实实,始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抓紧国内经济,谋求高质量发展,实现产业突破,实现内循环为主,内外循环相互促进。谋求经济战略自主,在中美博弈中取得主动权。这是我最终的结论。
我的分享到此结束,一家之言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胡锡进观察):金灿荣:世界进入“大争之世”,我们将目睹500年来最深刻变局

(浏览 4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