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铭:“两个确立”的基本内涵和科学依据

赵可铭:“两个确立”的基本内涵和科学依据

【摘要】 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是从党的政治原则、组织制度、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出发作出的规定;是对马列主义建党理论、国家学说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实际运用。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全党指导思想的地位,是从党的指导思想方面作出的重大规定,实现了党的指导思想的又一次与时俱进。“两个确立”相辅相成,拥护和维护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是新时代每个党员的政治觉悟、政治信念的集中表现和检验;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全党指导思想的地位,才能把正确的政治信仰建立在科学世界观的根基之上,确保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坚定地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一致。

“两个确立”最本质的内涵,是中国共产党在深刻总结党的百年历史取得的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成就和经验的基础上,在党的第三个历史决议中庄重宣示习近平同志作为党和国家最高政治领袖、思想领袖、全国武装力量最高统帅的神圣责任、地位和权威,确保党中央实施坚强有力的领导,确保全党在政治上、组织上、思想上更加团结统一,以应对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各种挑战和风险,为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提供根本的政治保证。

“两个确立”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两个方面密切关联。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是从党的政治原则、组织制度、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出发作出的规定。我们党的组织原则是个人服从组织、局部服从全局、全党服从中央。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是对党的组织制度和组织原则的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内在地包含着对国家领导制度的完善和发展。

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表明,党中央的“核心”具有唯一性,在党中央的领导集体中只有一个核心,就是习近平总书记。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必须维护这一核心,自觉地团结在核心周围,形成高度集中统一的领导。全党必须牢固树立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感情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这是党的最高政治纪律和组织纪律。这一规定意味着不允许搞多中心,不允许拉小圈子,不允许阳奉阴违。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党中央更加充分地集中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智慧,凝聚起全国亿万军民的磅礴力量;才能确保国家的长治久安;才能排除一切可能的干扰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上胜利前进。

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是对马列主义建党理论、国家学说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实际运用,是对我们党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历史经验的运用和发展。极少数人与西方敌对势力相呼应,借口反对“个人崇拜”,散布错误言论,反对“两个确立”,他们不过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应声虫。唯物史观肯定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同时也肯定领袖人物在人类历史进程中的巨大作用,以及领袖人物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的决定性作用。列宁曾深刻指出,“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是由政党来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列宁的这段论述精辟地阐明了阶级、政党、群众与领袖之间的关系,阐明了领袖对于阶级、政党、群众的领导作用。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曾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列宁说:“给我们一个革命家组织,我们就能把俄国翻转过来!”从俄国十月革命、中国及其他国家的革命实践中,我们可以生动地看到领袖人物对于革命成功的决定性作用。假如没有列宁,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是不可想象的;如果没有毛泽东,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同样是不可想象的。

我们党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理论与实践经验。邓小平最直接、最明确地论述了这个重大问题。早在20世纪80年代,他在主持制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为了正确评价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针对当时部分同志的模糊认识及不同意见,高度评价毛泽东同志作为我们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核心所建立的丰功伟绩。他深情地说:“没有毛主席,至少我们中国人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

邓小平在1989年6月16日的谈话中指出,“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是毛主席……第二代实际上我是核心……第三代的领导集体也必须有一个核心……也就是现在大家同意的江泽民同志。开宗明义,就是新的常委会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起,就要注意树立和维护这个集体和这个集体中的核心。只要有一个好的政治局,特别是有一个好的常委会,只要它是团结的,努力工作的,能够成为榜样的……什么乱子出来都挡得住……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国家的命运、党的命运、人民的命运需要有这样一个领导集体”。在1989年9月4日的谈话中,邓小平同志再一次谈到新的中央领导集体时提出,“军委要有个主席……军队任何时候都要听中央的话,听党的话,选人也要选听党的话的人。军队不能打自己的旗帜”。接着,他还谈到国际局势,“社会主义国家动乱。东欧、苏联乱,我看也不可避免”;“现在的问题不是苏联的旗帜倒不倒,苏联肯定要乱,而是中国的旗帜倒不倒”;“中国肯定要沿着自己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走到底。谁也压不垮我们”。

从上述谈话中我们应当认识到,党的中央领导集体还包含着党和国家最高领导职位的设置与党的核心的关系,即党中央的核心应当是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三位一体的。邓小平在同中央领导同志商议江泽民任党的总书记并作为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核心后,接着就提议江泽民任中央军委主席,后来又提议江泽民同志任国家主席。确立党中央和全党的核心地位,内在地包含着党、政、军三个最高职位的三位一体。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作出的“两个确立”,是对邓小平关于党中央领导集体核心的重要思想的贯彻和发展,是对历史经验的继承和发展。

毛泽东在论述党的领导核心问题时曾多次批评党的领导的分散主义,批评多中心,并形象地比喻说,一个桃子剖开来有几个核心吗?只有一个核心,要建立领导核心,反对“一国三公”。对照上述论断来学习理解“两个确立”,我们深刻认识到,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是党在长期的实践中、在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中、在建立伟大功绩中形成的,为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所公认的。许多干部群众说,习近平同志从农村党支部书记做起,在地方各级都干过,他不只是在一个地方干得好,而是在每一个地方都干得好;不只是在一个岗位上政绩突出,而是在每一个领导岗位都作出不平凡的贡献;他不仅务实苦干,而且善于学习和思考,具有深厚的人民情怀和高尚的人格力量。习近平同志到中央工作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任总书记以来,日益展示出杰出政治家、思想家、战略家和我军最高统帅的雄才大略。这十年来,习近平总书记为国家和人民办成数不尽的好事实事,一项项都写在祖国辽阔的大地上,写在全国人民的心坎上。全国近一个亿农村贫困人口摆脱绝对贫困,动态清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反腐败取得压倒性胜利并得以巩固,经济建设的动能转换,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国家创新能力显著增强,高新科技在发展中的贡献率不断提升,社会舆论环境有了根本性好转,人民更有信仰,治港、治疆、治藏决策举措得力有效,营造更加有利的国际环境,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有理有利有节,坚持改革强军,军队战斗力显著提高,全国生态环境大为改善,城乡更加清洁美丽,等等。所有这一切重大成就,都与习近平同志作为党中央的核心和全党的核心实施坚强有力的领导分不开,都与他非凡的预见力、决策力、贯彻力分不开。“两个确立”是新的伟大实践的选择,是党心军心民心的众望所归。

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全党指导思想的地位,是从党的指导思想方面作出的重大规定,庄重地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在我们党的旗帜上。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地位,同时宣示了习近平同志作为当代中国思想领袖的地位。我们党从建党之日起,就把马列主义作为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在革命、建设和改革伟大实践中,不断地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先后产生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使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既符合中国的基本国情,又不断地与时俱进,不断地创新发展。这是我们党能够不断地解决前进中的各种时代课题,做到长盛不衰、永葆生机活力的力量源泉。

我们党的一个重大优势,是党的历代领导核心都是伟大的政治家,同时也是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是政治领袖和思想领袖的统一,这是非常难得的。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历史来看,苏联的列宁、斯大林具有这样的禀赋,后来的领导人就不行了。我们党是很幸运的。习近平同志从青年时期起,在各级领导岗位上就刻苦学习马列主义理论,博览群书,是一个具有极高理论素养的思想家,特别是担任党的总书记以来,结合进行的一系列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实践,不断思考探索解决新的时代课题,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规律,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思想具有完备的理论体系,科学回答了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什么样的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怎样建设长期执政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等重大时代课题。围绕这一理论主线,层层展开探索,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原创性的理论判断,在各重要战线形成了具体的工作路线和理论成果。

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确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全党指导思想的地位,实现了党的指导思想的又一次与时俱进。拥护和维护这一思想的指导地位,最根本的是全党各级干部、全体党员要自觉地、坚持不懈地用这一思想武装头脑,真正做到入脑入心,形成科学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形成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形成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魂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价值取向有多元化倾向,但党的指导思想决不允许多元化,必须旗帜鲜明地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防止和排除各种资本主义思想观念的干扰。要反对和清除新自由主义、历史虚无主义、西方“普世价值观”、全盘西化、全盘私有化等错误思潮。

“两个确立”相辅相成,拥护和维护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是新时代每个党员的政治觉悟、政治信念的集中表现和检验;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作为全党指导思想的地位,才能把正确的政治信仰建立在科学世界观的基础之上,确保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坚定地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一致,永远听党话、跟党走。

(作者系国防大学原政治委员;来源:昆仑策网【授权】,转编自“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原刊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2年第9期)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昆仑策研究院):赵可铭:“两个确立”的基本内涵和科学依据

(浏览 91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