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支队南下记

长江支队南下记

长江支队

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是1949年初由太行、太岳革命老区抽调的4000多名优秀干部组成的,成建制接管福建省的一支具有传奇色彩的队伍。“出太行,风华正茂。留八闽,万般辛劳。你什么都不要,只要百姓的安康,孩子的微笑,你坚守了开拓者的高尚情操,留下了长江支队光荣的名号!”这首纪录片《永远的长江支队》的主题曲唱出了70多年前出征的这批长江支队人的精神。

中央部署成建制接管政权

1948年底至1949年初,解放战争进入历史转折关头,三大战役后长江以北的国民党军大部分已被消灭,解放军前锋已逼近长江。面对国内外一股“国共南北分治”的潮流,针对美英等国可能的武装干涉,中共中央、毛泽东决心将革命进行到底,作出“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伟大战略部署。

此时,军事上夺取全国胜利已不是大问题,而如何治理一穷二白、饱受战争创伤的中国才是大问题。刘邓大军在千里跃进大别山的行动中经历了血的经验教训。1948年8月24日,邓小平在给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报告中建议,“今后到新区,最好……配齐军区、分区、县等三级党政军机构(包括部队),组成临时支队,一路展开”,获得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肯定。

10月10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九月会议的通知》中指出:“夺取全国政权的任务,要求我党迅速地有计划地训练大批能够管理军事、政治、经济、党务、文化教育等项工作的干部。战争的第三年内,必须准备好三万至四万下级、中级和高级干部,以便第四年内军队前进的时候,这些干部能够随军前进,能够有秩序地管理大约五千万至一万万人口的新开辟的解放区。”而太行、太岳是中共在抗战初期创建的首批抗日根据地,是全国的抗战前沿,是华北沦陷区抗战的中流砥柱。这里有一批经过艰苦抗战淬炼出来的干部。他们理想信念坚定,革命热情高昂,斗争经验丰富,又有丰富的群众工作经验,具备了接管政府、为民执政的能力。所以,这批干部就成了首选。

10月28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夺取全国政权所需的全部干部的决议》。10月29日,中共中央华北局旋即发出《关于外调一万七千干部及补足干部缺额的决定》,要求所属各区党委必须坚决按照中央决议精神,保质保量完成中央分配给本区外调一万七千名干部的任务。在这份决定中又作出了一个特殊而又十分具体的安排,首先由太行区和太岳区两大老解放区合调组成一个区党委之主要负责人,并组成接管一个新区(省级)之所需全部地委、县委和区委各级干部。这是中国革命历史进程中中共对成建制接管政权的最初探索,在世界历史上也可说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11月15日,中共太行区党委下达了《准备外调干部及补足干部缺额的决定》。决定指出:为了迎接全国即将到来的胜利形势,中央及华北局给予我们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即在1949年3月前,必须准备一个完整的区党委架子,包括自区党委至区委各级各系统的干部2690人,听候中央派到南方新的解放区。与此同时,中共太岳区党委也下达了相同的文件,开展了南下干部的选拔培训工作。

太行、太岳老区干部在经历10多年战争磨难,好不容易盼来“几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理想生活后,仍然以国家责任为重,积极报名南下。老解放区再次出现“母送子,妻送郎,兄弟姐妹争相上战场”的动人场面。在自身干部配备十分紧缺的情况下(太行、太岳自身干部缺额高达8000多名),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4000多人的干部集结。两区南下干部的会合集结地,由上级指定在河北武安县城。1949年2月25日,太行区南下干部2500多人到达武安县城。3月21日,太岳区南下干部1900多人到达武安县城。

全部由地方干部组建而成

这些由老解放区抽调的优秀干部组成的南下区党委,包括1个省级、6个地级、30多个县级、100多个区级的党政军领导班子。南下区党委由书记冷楚、组织部长刘尚之、宣传部长周壁、行署专员刘裕民、社会部长叶松、军区司令员陶国清、组织部副部长侯振亚7人组成。这批干部80%以上是中共党员,46%的干部经过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的考验,34.5%是有两年以上解放战争斗争经验的年轻干部,其余的大多是各级党组织和各类学校培养的青年干部,是一支思想过硬、风华正茂、富有开拓精神、能打硬仗的干部队伍。

中央授予了这支太行、太岳南下干部队伍一个响亮的番号——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这是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第一支,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支全部由地方干部组成而享有军队番号的部队。长江支队的所有队员,配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的正规臂章及证章。

这支成建制大规模进入福建的干部队伍,为什么会有一个“长江支队”的番号,而不叫作“闽江支队”呢?这个时期人民解放军已经实行了正规化的编制,过去那种由各大区自行授予编制的情况均不再出现。也就是说,除由太行、太岳组成的这支队伍之外,其他任何南下干部队伍都没有类似的番号。在此情况下,授予太行、太岳干部队伍中国人民解放军长江支队这样一个番号,其所显示的各种背景很不简单。

长江支队的特殊性又在哪里呢?所谓长江支队,当然是要将这支队伍用在接管长江中下游某个地区的特殊位置上了。是南京,是上海,还是杭州?当时既定的方案是长江支队将接管苏南地区,或者更广大一点就是涵盖整个宁沪杭地区。这是党中央的用意所在,也是这个番号的价值所在。也正因为如此,在1949年4月15日中共中央召开的华北会议期间,毛泽东和朱德专门在北平香山双清别墅亲切接见冷楚、周壁等长江支队领导,在那次谈话中讲的完全是长江支队今后一个时期应该注意的接管大城市后的经济政策,而并非接管农村所面临的土地改革问题,队伍在武安集训期间学习的也都是城市管理经验。

经受考验,入闽接管

随着人民解放军对国民党军队的攻势如秋风扫落叶般推进,原计划三个月解放的南京三天就解放了。4月23日南京解放,4月24日,刚完成集训的长江支队才从河北武安出发,华东局只好就近安排山东各地来的南下干部进入苏南接管。长江支队到达苏州后不久,二野兵团司令员陈赓、陈锡联等在上海参加军事会议,曾希望长江支队随二野进军大西南。

5月23日,中央军委要求三野提前迅速入闽,解放福建。福建为东南海防,还有解放台湾的任务,干部十分紧缺。华东局组织部长和即将担任福建省委书记的张鼎丞向总前委书记邓小平请求并经批准,确定长江支队继续南下,跟随三野第10兵团进军福建。

这对于原计划准备接管苏南地区的长江支队队员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6月12日,张鼎丞来到苏州给大家作动员报告和思想工作,鼓励队员“以艰苦创业精神,解决不愿到农村去的思想”,要积极接受“解放福建、建设福建”的光荣任务。这批来自太行、太岳老区的英雄儿女,再次接受了党的考验,在苏州又学习了农村土地改革的经验。

7月1日,第10兵团还给长江支队的同志每人发了一本《论人民民主专政》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全套个人装备,从政治上、军事上加强了长江支队。至此,长江支队被正式编入三野第10兵团。

长江支队在苏州补充了200多名华东南下干部,又抽调200多名骨干到上海组建和培训南下服务团2500多名干部之后,于7月13日随叶飞率领的第10兵团挺进福建。沿途既遭敌人的飞机轰炸,造成伤亡,还有土匪、特务的骚扰,更有南方炎热气候对北方人的严峻考验,但队员们没有屈服,历经千难万险,进入浙江省的江山县。这是长江支队进入福建前的最后一站。张鼎丞召集大会,宣布中共福建省委成立,张鼎丞担任省委书记。会议同时确定了长江支队所属的6个大队入闽后接管的地区。

1949年8月11日,长江支队到达福建省建瓯县,与福建地下党和游击队胜利会师。新福建省委和闽浙赣省委(俗称老省委)在建瓯县城召开了会师大会,张鼎丞代表福建新省委作了重要讲话,曾镜冰代表闽浙赣省委对新省委和长江支队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这一天,闽浙赣省委、长江支队的番号同时正式宣布撤销,其所有编制内的组织、人员等事项均归统一的新福建省委安排。

至此,长江支队从北国初春启程到踏入闽疆,历时178天,千里转战,途经山西、河北、河南、安徽、江苏、江西、浙江、福建8省65个县,翻越中条、太岳、武夷山脉,跨越黄河、长江等江河,历经万水千山,舍生忘死,谱写了一曲南征闽疆的壮丽史诗。有资料统计他们中有46人担任过省部级领导职务,406人担任过地厅级领导职务,1319人享受地厅级待遇,1315人担任过县处级领导职务。这些人在新中国成立后都掌握了一定的权力,但没有一个人出现经济问题,成为干部史上的一个奇迹。

2016年6月22日,河南省林县籍的长江支队队员谷文昌的雕像在中央党校落成。这是继马克思、恩格斯、毛泽东、邓小平、焦裕禄之后,中央党校落成的又一尊“红色雕像”。谷文昌和他的长江支队战友们于1950年11月登上位于福建最南端的东山岛。担任县委书记的谷文昌用实际行动践行“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执政理念,带领东山人民与恶劣的自然环境进行了马拉松式的斗争,以“不制服风沙,就让风沙把我埋葬”的豪气成功治理了风沙灾害,把一个荒岛变成了宝岛。谷文昌的名字一直铭刻在东山人民心中,如今每年清明东山人民“先拜谷公,后祭祖宗”已成习惯。谷文昌也被习近平总书记誉为“心中有党,心中有民,心中有责,心中有戒”的四有干部典范。

不忘初心才能开辟未来,长江支队这支队伍的番号虽已取消了,但它的旗帜永存,精神永存。

(来源《党史博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党史博览):长江支队南下记

(浏览 63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