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马仁兴: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中的骑兵团团长

马团起义之谜

 

在1984年出版的《中共林县党史大事记(初稿)》中,有一段这样的记载:940年3月16日,国民党军骑兵第14旅马团,拒绝执行反共命令,于林县附近投入八路军。除这一段简短的文字外,再没有其他的记载,林州所有党史资料中,也没有涉及这方面的具体内容。这支国民党军的详细番号如何?14旅马团是哪支部队?是如何投入八路军的?这一历史事件一直是扑朔迷离。

直到2020年5月22日,北京军旅作家雪弓通过抗战研究会和战友介绍,辗转与林州方面取得联系,携带其拟出版的长篇著作《马仁兴传》初稿,专程赴林州核实相关史料细节,才得以彻底解开这一谜团。

马仁兴: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中的骑兵团团长

马仁兴

在林州期间,笔者和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市委党史办原主任崔国红,市作协副主席傅敏接待了雪弓。结合《马仁兴传》初稿,进行了研究分析,并走访了部分抗战故地,进行了现场考证,终于揭开了尘封80年的马团林县起义的历史真相。

马仁兴(1904—1947),河北平乡人,出身于教师家庭,自幼便好学上进,立志报国。1926年毕业于国民党开封军官学校,同年投奔冯玉祥部,历任骑兵3师参谋、上校参谋长、少将参谋长、14旅骑兵28团团长等职。

抗战时期,先后率团参加了兰封战役和周口保卫战等,屡立战功。受进步思想影响,1938年10月,经汪治介绍,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因不满国民党的腐败及制造反共摩擦,1940年毅然率团起义,接受八路军改编,受到八路军领导人的高度赞誉。

此后,历任八路军冀中军区骑兵2团团长、冀中军区27团团长、晋绥军区一分区司令员等职。解放战争中,任东北保安1旅旅长、四平卫戍司令员、东北民主联军西满纵队独立1师师长等职。1946年3月,任解放四平前线副总指挥。1947年6月,率部参加四平攻坚战。6月23日,在战斗中不幸牺牲。

 

马团太行山起义

 

七七事变以后,以马仁兴为团长的骑兵28团,隶属张占魁的骑兵14旅,先是据守安阳,后参加兰封战役和周口保卫战,以少胜多,重创日军。1938年底,骑兵14旅编入庞炳勋的40军,自漯河出发,北渡黄河,转战晋东南地区。
在此期间,马仁兴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马仁兴的带动下,骑兵28团官兵反内战反侵略的爱国热情高涨。国民党以抗日为名,不断制造反共摩擦。那段时间,马仁兴经常接到“中国人打中国人”的命令。
身为骑兵团团长,马仁兴虽然义愤填膺,但也只能软磨暗抗。1940年3月,为保卫根据地,粉碎国民党的军事进攻,八路军总部发起磁武涉林反顽战役,沉重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嚣张气焰。
战役后林县南北分治,以姚村为界,林(南)县为国民党管辖区,林北县为八路军抗日根据地。国民党40军由陵川进驻合涧原康一带,马仁兴的骑兵28团团部驻茶店郝家窑村。驻防林县期间,庞炳勋获悉28团有“赤化”倾向,遂加以严密监视。骑兵14旅旅部驻相邻的大峪村,40军军部驻原康,有意对28团进行钳制。庞炳勋还在28团安插亲信加以盯梢,同时准备借检阅之名解除28团的武装。
按照抗大一分校校长何长工的指示,1940年4月15日(前文中3月16日有误),马仁兴经过周密策划,决定率部起义。当天下午,马仁兴以全团训话为名全体集合,安排警卫人员迅即控制了庞的亲信和顽固分子,未杀一人,全部捆绑,切断了与军部、旅部的所有联系。下午4时,马仁兴率全团300余人马,命令机枪排做前卫,以执行侦察任务为名,从郝家窑村经过古善岭,沿太行山偏僻小道一路北上。如遇拦截,全力开火,否则不准开枪。
马仁兴率领部队,躲过了国民党军的层层封锁线,硬是从军部和旅部的鼻子底下冲了出来,一鼓作气行程百余里,黎明时分顺利抵达129师司令部所在的涉县地界。经豫北地委书记张晔安排,八路军129师771团政委吴富善成功接应。当旅部和庞炳勋获悉28团起义的消息时,大惊失色,派部追击,已是无可挽回。
马仁兴率部在涉县经过简单休整,马不停蹄经过黎城抵达山西辽县(今左权县)后,立即向全国发表了“反对内战,争取团结”的通电。八路军总部举行了欢迎大会,马仁兴发表讲话,揭露了国民党卖国投降的罪行,歌颂了共产党积极抗日的英明政策。会后,彭德怀、左权等领导一一同马仁兴握手,对他的行动给予高度赞扬。

 

冀中骑兵团大显神威

 

马仁兴的骑兵团到了八路军,武器装备和骑兵素质皆属一流,好钢必须用在刀刃上。八路军总部领导彭德怀、晋察冀军区领导聂荣臻深思熟虑,认为一马平川的冀中平原才是这些骏马驰骋的疆场。
根据八路军总部命令,28团与原冀中骑兵“合为一处”,组建晋察冀军区独立骑兵第2团,归冀中军区指挥,人们称它冀中骑兵团,首任团长便是马仁兴。经过严格整训,骑兵团脱胎换骨,成为能征善战、纪律严明、军民一家的人民子弟兵。
冀中骑兵团不负众望。整训当中,正值百团大战,骑兵团先后受命破袭石德铁路,袭击易县城,阻击阜平之敌,远程奔袭拔除定县及正定日军据点,无极伏击抢粮之敌,沧石公路设伏等战斗任务,仗仗打得漂亮。
1942年1月8日,骑兵团受命长途奔袭安平,马仁兴部署指挥。部队趁夜色急行军,半夜抵达县城东门发起突袭,日伪军猝不及防,仓促应战。经过3小时激战,歼敌大部。此战毙敌一个半中队,俘虏80余人,解救抗日人员及民夫500余人,缴获枪支50余支、机枪2挺及其他军用品若干,创造了骑兵单独攻坚克城的范例。
延安发来贺电,晋察冀军区通令嘉奖,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称赞这次作战是“比较突出的成功战例”。冀中骑兵团先后经历了50多场战斗,打出了骑兵团的威名,一度让日军闻风丧胆。著名作家孙犁在《小胜儿》中多次描写的那支明星骑兵团,便是马仁兴率领的这支劲旅。

 

喋血四平

 

在战火的洗礼中,马仁兴南征北战,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勇往直前。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9月上旬,根据组织安排,马仁兴随吕正操挺进东北,10月3日到达沈阳,组建东北保安第1旅,任旅长。
11月,马仁兴率部到阜新康平、法库一带剿匪。自1946年3月起,马仁兴先后任解放四平前线指挥部副总指挥、四平卫戍司令员兼城防总指挥。1947年4月,保1旅改编为西满(邓华)纵队1师,马仁兴任师长。6月,马仁兴率部参加四平攻坚战。
四平位于东北平原腹地,因特殊的地理位置而成为兵家必争之地,蒋介石在这里投入重兵。国民党四平守将陈明仁为第五绥靖区司令兼71军军长,黄埔一期出身的悍将。毛泽东、林彪决定拔掉陈明仁这枚钉子。6月,林彪指示邓华纵队夺取四平,四平攻坚战正式打响。这也是马仁兴率部第三次参加四平战事。
四平攻坚战进行得异常惨烈,马仁兴的指挥部就设在西郊前沿地带。纵队1师首先突破防线,占领西郊机场,全歼国民党军第71军运输营和保安营,后相继拔除多个敌据点,突破多路防线,攻入城内纵深战斗。
一时间,枪炮声和爆破声震耳欲聋。马仁兴冒着生命危险,在炮火中多次爬上指挥部附近的水塔观察敌情,指挥战斗。二麦路防线、三道林子防线、北沟防线接连突破。市区攻击战时,面对敌方洋葱式的“面状防御”,马仁兴总结出的“集中兵力,小群多路,迂回包围,切断退路,分割歼灭”的战术,成为后来解放军“穿插迂回,分割包围”战术原则的雏形。
八马路中段有座三层高的大红楼,有二三百米长,全部用钢筋水泥构筑,曾是伪满交通部宿舍。大楼四周建有地堡和铁丝网,楼之间有地道通连,敌军一个团千余人据守。马仁兴运用策略,先后组织了12次爆破攻击,以伤亡48人的代价,取得了全歼敌263团千余人的辉煌战绩,也创造了我军战争史上大爆破和连续爆破的纪录。
前线激战正酣,师指挥部也是一片忙碌。师长马仁兴和政委商定,要出去察看一下地形。突然,一颗流弹击中了马仁兴的胸口,马仁兴倒在了血泊中,再也没能起来。马仁兴血洒四平,舍身报国,这一刻,是1947年6月23日下午6时。
马仁兴牺牲的消息震撼了东北大地,他是继4纵10师师长杜兴华之后,第二位牺牲在东北战场上的将领,东北各界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中共辽吉省委追认马仁兴为“辽吉功臣”,林彪亲笔起草署名《马仁兴师长详细略历》。
辽吉省委、辽吉军区在白城修建了马仁兴纪念塔,纪念塔正面镌刻“马仁兴将军纪念碑”,背面是辽北省政府主席阎宝航题写的烈士传略,左面镌刻着辽吉省委书记陶铸题写的“四平名将,辽吉英雄,建场纪念,无上光荣”,右面镌刻着7纵司令员邓华题写的“马仁兴同志,你的血流在辽吉土地上,灌溉了人民幸福之花,辽吉人民将永远怀念着你”。
东北行政委员会和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决定,将四平市四道街命名为“仁兴大街”。时至今日,在四平老百姓当中,马仁兴的名号依然是有口皆碑。
80年过去了,许多往事早已成为了历史云烟,但马仁兴的英名依然被广泛传颂,冀中人民记着他,东北辽吉人民记着他,他战斗过的太行山人民也会永远记着他!

(来源《党史博览》)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党史博览):马仁兴: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中的骑兵团团长

(浏览 39 次, 今日访问 3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