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歌声

献给我亲爱的妈妈范景新

作者简介:范晓光中将,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副总指挥。1968年毕业于华东工程学院(原解放军炮兵工程学院,现南京理工大学)火箭弹专业。曾任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2009年1月退居二线,2013年6月正式退休。开国上将王平与夫人范景新的长子。

母亲的歌声

小时候,每当我生病或哄我睡觉时,妈妈都会把我抱在怀里,唱一支《老麻雀找小麻雀》的歌:

唉呀!不好了,女儿不见了!娇娇女儿,年纪小,飞飞,不会高飞上树梢,渺渺茫茫路远山遥。往何处找,静悄悄,剩着空巢,时光不早,好不心焦……

妈妈的歌声会使我眼前出现一幕情景剧,使我静静的感受妈妈的爱,一种世上最靠得住的爱,我会忘却病痛,会安静地睡去。

母亲的歌声

六个月的宝宝照

母亲的歌声

(作者与两个姐姐。后站立者为作者。)

我的妈妈范景新出生在太行山东麓的阜平县。1937年“7.7”事变后,妈妈放弃了幼儿师范的学业,毅然投入到抗日救国的群众运动中,同年9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9年1月任河北省阜平县妇救会主任。妈妈从小就有一种反抗精神,她坚决不肯裹小脚,提倡妇女解放。

母亲的歌声

(抗战时期作者的父母亲

妈妈会唱聂耳所作《新的女性》歌:

新的女性是生产的女性大众,新的女性是社会的劳工,新的女性是建设新社会的先锋,新的女性要和男子们一同翻卷起时代的暴风,我们要将它唤醒民族的迷梦,我们要将它造成女性的光荣,不做奴隶,天下为公,无论男女,世界大同,新的女性,勇敢向前冲,新的女性,勇敢向前冲。

妈妈组织、宣传妇女要自强自立,要走向抗日的最前线,因此当她的第一个女儿我的大姐出生后就取名“可立”,即妇女可以站立起来。

妈妈还会唱《妇女翻身》歌:

旧社会好比是黑咕隆咚的枯井万丈深,井底下压着咱们的老百姓,妇女在最底层……

妈妈九十多岁了,歌词记不全了,还让我找出来写给她,她对着歌词一遍又一遍地吟唱。

我出生在1945年7月,妈妈给我取名“晓光”,寓意抗日战争即将胜利,曙光就在前面。据妈妈说,当初由于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加上工作忙,并不想再要孩子。当发现又怀孕时,千方百计想把我打掉,跑跳,用绳子勒肚子,热水烫脚,甚至用了麝香……虽然受尽了“摧残”,但我却顽强地生长着。临产前,妈妈为了不影响周围老百姓,就在菜地里一个看瓜的棚子里待产。我出生后,一场暴雨,瓜棚塌了。要不是妈妈抱着我出来得及时,我们就可能都压死在瓜棚里了。妈妈晚年提及此事,我开玩笑的说:“妈妈你差点就扼杀了一个共和国的将军。”尽管我出生前后历尽磨难,先天不足,但出生后却得到了妈妈的特殊关爱。我一直生活在妈妈身边,吃妈妈的奶水长大。我的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出生后都请了奶妈,妈妈的奶都让我一个人吃了。大概是由于这个缘故吧,上小学时,我坚持跟着妈妈姓,作为长子按传统理应同父姓,但父亲王平通情达理,欣然满足了儿子的意愿,因此我也就成了妈妈七个孩子中唯一随她姓“范”的孩子。

母亲的歌声

(河北张家口时的全家福。前排右一为作者

母亲的歌声

(妈妈,你差点就扼杀了一个共和国的将军。

小时候,我们驻地附近有一个骑兵警卫营,妈妈就给我唱小骑兵歌。

一杆木枪二尺八,妈妈盼我快长大,长大了给我一匹马,我要骑马挎枪走天涯,风又急雨又大,风急雨大我不怕,山又高水又深,山高水深要过它,别看我的年纪小,打败了老蒋再回家,我也要戴上一朵大红花。

妈妈的这首歌对我影响很大,使我从小就一心想当个骑兵上战场。当然白天在战场上厮杀,晚上把马栓在骑兵营,我是还要回来跟着妈妈睡觉呀!据妈妈说建国前夕,捷报频传,今天这个城市解放了,明天那个城市解放了,大家都欢欣鼓舞,敲锣打鼓的庆祝,唯独我急得直叫:“今天解放这个,明天解放那个,都解放完了,我长大了解放什么呀!”

母亲的歌声

(想当骑兵的小男孩)

母亲的歌声

(“都解放完了,我长大了解放什么呀!”左二为作者。)

母亲的歌声

(全国解放了,要当骑兵解放全中国的“梦想扑灭”。1951年全家福,后排中立者为作者。

妈妈会唱很多歌曲,我印象中凡是抗日的歌曲妈妈都会唱。妈妈的嗓音有点沙哑,就像程子华叔叔说的,妈妈是吃沙子的嗓子,但我听起来却十分悦耳,以现在的标准,绝对是超一流的“磁性”嗓音。

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气焰千万仗,听吧,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我们在太行山上,我们在太行山上,山高林又密,兵强马又壮,敌人从哪里进攻,我们就要它在哪里灭亡,敌人从哪里进攻,我们就要它在哪里灭亡。

这是妈妈经常唱的歌,这是她在那个抗日烽火年代的写照。妈妈经常给我们讲抗日战争时的故事,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在1943年9月日本鬼子对晋察冀边区进行“大扫荡”,敌人施行“三光政策”,制造了诸如“阜平平阳惨案”、“平山岗南惨案”、“平山焦庄惨案”等等血案,仅平阳惨案全村一千多人包括老人、妇女、儿童就全部被杀。那时我妈妈带着群众躲在一个山洞里,我6个月大的二姐就在她身边,搜山的鬼子到了离山洞不远的地方,都可以听见鬼子的叫喊声,妈妈怕二姐哭出声音来,使一洞的百姓遭殃,就用手捂住姐姐的嘴,一旦她要哭就很有可能捂死她,幸亏那天她没有哭出来。

我是一只小鸟,生来福气真好,常年快乐跳跃,不知有烦恼,我要飞就飞,我要叫就叫,一天自由自在,谁也管不了。

不记得这首歌是妈妈教我的还是我唱给妈妈听的,总之生长在妈妈身边,我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妈妈爱我们每一个人,我们也非常爱我们的妈妈。妈妈爱我们但不溺爱,她有着一套独特的教育方式。记得我在上小学时,因北京军区八一学校是寄宿,只有星期六下午才能放假回家。有一次,我星期五下午就私自跑回来了,妈妈见到我也没有当众批评,只是说:“吃饭,吃完饭回学校去!”我心里有鬼不敢吭声,乖乖吃完饭就被送回了学校。第二天放假回来,妈妈抱着我亲了又亲说:“知道我为什么昨天不亲你,今天亲你了吗?”妈妈用她的喜恶教育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偷跑回来过。

母亲的歌声

(母亲让我懂得:不守纪律逃学的孩子,妈妈不亲他。

母亲的歌声

(八一学校二年级时,随母亲去朝鲜探望父亲。前排左二为作者。

妈妈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开家庭会议。记得上中学时,有一次我因打鸟没去上课,妈妈知道后把我的姐姐、妹妹、弟弟召集在一起帮助我,每个人都要帮我分析犯错的原因,这样不仅教育了我,同时也教育了全家。

母亲的歌声

(爱打鸟而旷课的初中生)

母亲的歌声

(犯错后,母亲常召集兄弟姐妹对我批评帮助。后排中立者为作者。

母亲的歌声

(1964年8月作者高中毕业,考上解放军南京炮兵工程学院。

母亲的歌声

(解放军炮兵工程学院学员照)

母亲的歌声(全家人与军校新生合影。)

妈妈会唱很多儿歌,她用儿歌把她的爱还传给了下一代。我的儿子小时候也伴着奶奶的歌声成长:

天上星星亮晶晶,一二三四五六数不清,一闪一闪,好像小眼睛,我要问你明天天可晴……北风呼呼地叫,冬天到了,松鼠穿着皮袄,敲着青蛙的门儿道:你饿吗,可要吃点东西,外面的风景很好,你可出来瞧瞧。青蛙说:不、不,我不想吃、不想喝,光想着睡觉。

母亲的歌声

(祖孙情)

母亲的歌声

(母亲教孙子唱歌:……我要问你明天天可晴……”。

我的孙子出生后,已是91岁高龄的妈妈抱着她的曾孙子轻轻吟唱:

我家有个胖娃娃,正当两三岁,心里会说话,不吃饭、不喝茶,天天吃妈妈(奶)……

这幅温馨动人的情景,是爱的传承,生命的赞歌,让我永生难忘。

母亲的歌声

(母亲抱着她的曾孙跳跳轻轻吟唱儿歌。)

母亲的歌声

(母亲为六个月大的曾孙跳宝庆生。

妈妈的歌,是她的爱,是我生命中的永恒,它生生不息、代代传承。

母亲的歌声(高中时期,作者与母亲。

母亲的歌声

(军校入党,作者与母亲合影留念。

母亲的歌声

(抱着80多岁母亲玩滑板。)

母亲的歌声

(为母亲庆生)

母亲的歌声(汶川大地震抗震救灾结束后,母亲为儿子庆功。

妈妈的慈爱不仅仅是对待自己的孩子,很多战友的孩子同样在妈妈的关爱之中。记得小时候,经常有其他叔叔阿姨的孩子放假期间接到我们家,他们的父母不是在外地工作就是在朝鲜作战。妈妈对待他们就像对待我们一样。多少年后仍能叫出他们的名字,甚至如数家珍的能讲出谁家老大、老二、老三……都叫什么。人到晚年,往往思维和行动都退化了,然而我的妈妈记忆力非常好,简直就是活字典,我经常从妈妈那里查询谁家有没有叫某某的孩子,几乎每次都能得到满意回答,九十多岁了仍能如此。妈妈的这种博爱得到了应有的回报,我们的同龄人都对妈妈十分敬爱,说起“大范阿姨”没有一个不钦佩的。妈妈去世后,我们没有通知任何人,但这些“孩子”知道后在网上发布消息,结果有上千人冒着严寒前来给妈妈送行。告别仪式整整进行了一个小时,我们没有用传统的哀乐,而是用妈妈最爱唱的抗日歌曲《在太行山上》

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低沉缓慢而铿锵有力的音乐声回响在告别大厅,止不住的泪水在无声流淌……我的妈妈是太行山女儿,她从太行山一路走来,历经战争硝烟、金戈铁马、生离死别、文革灾难、改革开放……妈妈一路唱着歌,用歌声倾诉了对革命的信仰和爱的深切绵长。妈妈独立坚强、洁身自谦、诚恳待人,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更无以“上将夫人”自居自傲……妈妈病重时说,在她不能自主的时候不许在她身上插管子、动刀子,要停止抢救,放弃治疗,哪个孩子按她的话做,哪个就是孝顺的孩子。妈妈说过,要走得有尊严……那一刻,当我代表全体子女签字“终止抢救”时,我的手在颤抖……妈妈,我们按您的话做了。安息吧,妈妈,我爱您!好想再躺在您的怀里,听您唱那支老麻雀找小麻雀的歌呀……

妈妈没有走远,还在伴我前行。?母亲的歌声

(我的一家每个成员都领受过母亲的恩泽,我们永远感恩母亲!永远怀念母亲!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YZPolice):母亲的歌声

(浏览 342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