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西藏军区组建国庆观礼团,不仅去了天安门,还去了朝鲜战场……

历史珍闻

本文由观礼团代表喻盛文儿子喻平2021年打印成文档发表:让历史记录让人们知道。
?

进军西藏?? 无尚光荣?

——西藏军区1953年国庆观礼代表团活动纪实

夏川?? 郄晋武?王心前

1950年元月,刘邓首长向十八军师以上主官传达了党中央、毛主席关于解放西藏的决策、方针和部署,明确指出,接受和完成党所赋予的最艰苦的任务,是每个共产党员,每个指战员的无尚光荣。此后,从十八军南北两路先遣部队先后出发起,经过昌都战役、和平进军、开荒生产、粉碎伪人民会议事件两年多的艰苦斗争,不仅在西藏站稳了脚跟,还将公路修到了昌都。
?
中央军委一直关心进藏部队的建设和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又特别在1953年国庆节即将到来之前的5月间,指令西藏军区组派代表团到北京观礼,使进藏部队代表获得了到内地参观、学习的机会。
?

1953年,西藏军区组建国庆观礼团,不仅去了天安门,还去了朝鲜战场……

?
国庆观礼代表团的组成
?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西藏军区及时组成了国庆观礼代表团,于73日由谭冠三政委在拉萨宣布成立。
?
团长:? 军区宣传部部长?夏川
?
副团长:五十三师副师长? 郄晋武
?
团员: 石雄、张鼎士、华伯安、董涛、张铭、吕松、李岩、王廷轩、轩楚清、陈无改、孙从善、王心前、明亚东、张君福、张启斌、丁永泰、朱惠泽、鲁之东、杨政道、李久卿、刘掌源、谭继兴、郝文治、陈德华、喻盛文、陈战旗(兼秘书)。
?
工作人员:陶成明、兰志贵。
?
同时决定全团成立一个党支部,夏川任支部书记、郄晋武任支部副书记、陈德华为组织委员、董涛为宣传委员、石雄为保密委员。并按工作性质分别成立军事、政治、后勤三个党小组,也是行政学习小组。
?
在观礼代表团宣布成立之后,军区首长谭冠三政委、阿沛.阿旺晋美副司令员、朵噶.彭错绕杰副司令员、刘振国主任作了重要指示。要我们把参加国庆观礼当成一个重大政治任务看待,并且明确要求向领导机关反映西藏情况时,必须谦诚、实际、全面;参观祖国建设时,要注意吸取适合西藏情况的经验,尤其要重视向兄弟部队学习,向先进单位、向功臣、模范、劳动人民学习;在西藏地区,要关心沿途兵站的同志,向他们慰问,了解他们的情况,帮助他们解决可能解决的问题。还特别强调加强组织纪律观念,建立和坚持学习制度。
?
通过学习,大家统一了认识,表示圆满地完成观礼任务,一个个兴高采烈地投入了准备工作。
从拉萨到甘孜
?
观礼代表团于74日离开拉萨。军区对我们的行动十分关心,专门从一五五团抽调一个排护送,还抽调了一些帐篷、雨具、炊事用具,准备了一些主副食。人员虽不过40多,乘马、驼骡却为数不少,浩浩荡荡,俨如一支运输大队。
?
我们基本上按站行止,每日行程约六、七十里,每到一站大都是住帐篷。军事、政治组各一个大帐篷,后勤组和其他人员,都是用方块雨布结构成鞍屋式的小帐篷;根据具体情况,分别开锅做饭。所以,每到一地都相当紧张、忙碌;搭帐篷的搭帐篷、拾柴的拾柴、做饭的做饭;有时赶上下雨,更感到疲惫不堪。
?
高原气候变化无常,几朵阴云会带来一阵急雨,遇到阴雨,气候马上转冷,太阳一出,却又热不可耐,晒得一脸脱皮。鹿马芩海拔5000多米,明显缺氧,大家反应较大;过“死人山”楚拉和“气死坡”时,乱石极多,不论乘马还是步行,都十分困难。随团行动的有一位领导的小孩,因缺氧呼吸困难,我们先摆开以接力运的办法将小孩快速安全地转过山。夜晚有时有野兽出没,21日晚住格香松多时,还让猛兽吃掉了一匹牲口。
?
根据军区首长的指示,我们沿途慰问了兵站、道班的战士、战工,并对他们工作和生活中的问题做了调查。他们的条件虽差,工作都相当不错,接待热情,能尽力帮助我们解决粮、菜补给,以及雇佣牲口等实际问题。
?
由于出发前支委会仔细研究了行军序列、纪律要求,沿途应注意事项,所以尽管行军劳累,有时还冒雨抢搭帐篷,大家都能顽强坚持。支委、小组长也都能不断总结经验,为顺利完成长途步行军任务创造条件。
?
810日到达昌都。进昌都时,大家像过节日、走亲戚一样,都换上了新衣服、整整齐齐,亲眼看见昌都的巨大变化,十分高兴。
?
在昌都休息两天,看望了昌都解放委员会的副主任惠毅然同志,看望了后方司令部副司令张忠同志,并向昌都部队报告了西藏当前的形势。
?
13日从昌都改乘汽车出发,15日到甘孜,17日向后司陈明义司令员汇报了代表团的情况,提出一些设想和需要解决的问题,当天下午陈司令员看望大家,并讲话、指示,使全体同志进一步明确了参加国庆观礼的重大意义。
?

1953年,西藏军区组建国庆观礼团,不仅去了天安门,还去了朝鲜战场……

热情的欢迎、关怀、鼓励
?
我们到昌都起,碰到的都是热情的欢迎、关怀和鼓励。在昌都,不论是部队还是地方,都受到了热情的欢迎和接待。条件虽然简陋,但还为我们举行欢迎晚会。18日离开甘孜,陈明义司令员、何雨农参谋长、白健主任,一直把我们送上旅行车,眼看着我们离开。从他们的眼神不难看出,对我们此行寄予多大的期望。
?
23日到达成都,受到西藏军区驻川办事处人员的热情欢迎,周到安排。到28日我团成员陆续到齐。
?
西南军区政治部对代表团的活动极为重视,交待川西军区接待我们。特要我们安排时间给川西军区干部介绍西藏情况,为此,川西军区政治部余述生主任还专门到我们住处看望。
?
我们当即召开支委会研究了在成都的工作,并建立由夏川、郄晋武、石雄、董涛、张铭、张启斌、陈德华组成的对外介绍情况小组,抓紧时间整理、修改材料。
?
97日,在川西军区干部大会上介绍西藏情况,受到热烈欢迎。
?
在成都的时间里,不断人来人往,经常可以听到新朋旧友愉快地谈笑,使我们这些来自西藏高原的同志一直处在深厚的友情之中,感到无限温暖。
?
11日,乘火车到重庆,西南军区政治部胡痴秘书长、司令部管理处王处长、后勤部办公室李主任前来车站欢迎。13日西南军区首长特意请代表团吃饭,饭前贺龙司令员、宋任穷副政委接见了代表团全体同志。贺司令员极为平易近人,对代表团每一个成员逐个敬酒。贺司令员说,你们执行解放西藏、建设西藏的任务,是艰苦的,也是光荣的,前、后方的工作都不错,应该保持和发扬。首长们对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和参观学习,还做了重要指示。当夏川同志向贺司令员请示:“代表团同志希望到朝鲜参观一下”,贺司令员表示同意,并当即交待李克夫副参谋长发报请示毛主席。
?
在重庆,前后参观了劳动人民文化宫、第二步兵学校。劳动人民文化宫工作人员,听说我们是西藏来的,给予高规格的接待;第二步兵学校训练场值班员,还向全场发出立正的口令,跑来向我们做报告,使我们非常感动。
?
根据西南军区的要求,17日上午,我们到司令部办公厅向李克夫副参谋长、办公室胥光义主任等有关领导汇报了作战、情报、通讯、训练、军务、工兵各项工作;下午还专门向干部部汇报了干部工作。
?
19日乘船东驶,22日到达汉口,23日到达北京。受到三总部刘公亮几位处长的欢迎。住好之后,还给我们放映了1952年国庆节记录片。总政新闻处和新华社的同志,对我们进行了专访;同住在一起的华东军区代表团的团长、副团长也到我们住处看望,对我们进藏的同志表示慰问。
?
国庆节前夕,当我们收到在大红缎条上印有金黄色“国庆”字样的观礼代表证时,大家都兴奋异常。
?
101日,我们准时登上天安门观礼台,这才知道把我们放在了靠近天安门城楼的重要位置,感到局促不安,更感到作为一名进藏部队军人的光荣和自豪。
?
在观礼台上看到了检阅部队的朱总司令,看到了步、骑、炮、装甲各兵种部队在眼前走过,看到战斗机凌空飞翔,看到抬着各种模型通过天安门的群众游行队伍。最后看到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向涌向天安门的群众致意的动人情景,无限兴奋、无比激动。
?
?2日上午游北海公园,下午参观我军新兵器展览。当晚在总政排练场看演出,又把我们放在了四排中央的位置。3日游颐和园,5日听中央人民政府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贾拓夫作有关国家经济建设的报告。报告结束时,收到朱总司令签名的请柬,要在6日下午请军队观礼代表团吃饭,大家极其高兴。
?
6日上午参观正在筹建中的烈士纪念碑,下午和华东军区观礼代表团福建军区俞增林处长座谈海边防生产建设的工作经验。座谈后,紧张地做行动准备,穿上新军装,准时到达御河桥2号。朱总司令和大家热情握手,接着和大家在阳光下合影,然后入席。代表团正副团长在第二桌,同桌有张宗逊副总长、训练总监部肖克部长、驻越南代表团团长韦国清和杜义德政委等。席间有说有笑,非常随便。晚上在青年宫看青年艺术剧院演出的《屈原》,董必武、海军肖劲光司令等一些领导同志,就坐在我们前一排,如果我们不是来自西藏,和他们坐在一起看戏,是根本不可能的。
?
7日上午听甘泗淇副主任做时事报告,结束时通知,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同志要和大家合影。
?
下午各代表团高高兴兴地到达中南海,华北军区杨成武参谋长整顿好队伍,毛主席、刘少奇副主席、朱总司令来到后,发出立正口令,立正致敬。然后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和大家合影,到场的还有彭德怀司令员、聂荣臻代总长等领导同志。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原通知参加合影的是志愿军代表团全体代表和其他代表团正副团长参加,其余不参加合影的同志,到空军政治部礼堂听廖鲁言同志“怎样由农业社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报告,后总政又通知我们全体参加。
?
8日下午在乡村饭店和西北军区青海、新疆的同志座谈,听于侠师长介绍新疆部队农业生产经验。
?
通过在北京的观礼,并在总政组织下,听了些重要报告,和华东军区代表团、西北军区代表团部分代表进行了座谈,了解了不少过去不了解的情况,学到了一些今后工作中的有益经验,使我们这次观礼活动取得了重要成果。
?
在北京活动以后去朝鲜前,代表团向毛主席写了致敬信。
1953年,西藏军区组建国庆观礼团,不仅去了天安门,还去了朝鲜战场……
?
到抗美援朝战场
?
中央军委和总政治部对我们代表团的关心是多方面的。参加完国庆观礼后,又特意安排我们到抗美援朝战场,能有机会到志愿军部队参观学习,这也是我们的热切希望。
?
1015日晚11点,我们登上北去的火车。总政治部专门给我们挂了一节软卧车厢,为避免吃饭和其他乘客混杂,列车餐车另外安排了吃饭时间,考虑这样周到细致,使我们大出意外。
?
列车越过冀东平原,长城内外,于16日晚到达安东(即丹东),住志愿军办事处执行所。经过联系,很快领来了志愿军棉衣、皮帽、毛皮鞋、布袜、胸章,并对出国前的各项准备工作进行了研究检查。还挤时间参观了镇江山公园和鸭绿江大桥。为防美机轰炸,这座桥由志愿军和苏联空军高炮部队共同守护着。
?
18日,一早起来,都穿上崭新的志愿军棉衣,钉上胸章,一个个显得非常威武。在海关检查站办完出国手续,乘汽车跨过鸭绿江千米大桥,进入朝鲜国境,踏上到处弹痕累累、血染的土地,感到亲切,感到愤恨。
?
各自扛上行李,又在地道里走了很远,才进入新义州车站,登上设备不完善的车厢,大家挤坐在一个近40平方市尺的位置,再堆放上东西,十分拥挤。815分从新义州发车,车速不慢,但各站停车时间长短不定,到下午550分才到达平壤,同军代表联系后,被安排在车站后面一坐被炸毁没有门窗的楼房里住下。
?
19日晨,在附近废墟旁已被毁坏的自来水管进行洗漱后,碰上十六军一部卡车,一听说我们来自西藏,非常亲切,就把我们拉到了牡丹峰招待所吃早饭。下午435分上车,坐的是三等车厢,还比较宽敞。20日,原想早一点到达第一个访问部队十五军,遗憾的是,车行至第三个小站,竟停了很久,后来才传话说前面桥坏了。大家只好扛起行李往前走了一站,非常疲惫。上车后,经高原站,于下午615分到达新高山。没有想到车刚进站,就碰到了前来接我们的十五军管理科的王参谋,并说已经整整等了我们三天,使我们既高兴,又感动。
?
21日早饭后,我们首先见到了十五军的李成芳军长、谷景生政委、张蕴钰参谋长。首长们不仅接待热情,还对我们的参观学习作了具体的指示、安排。
?
返回住地,当即召开了支委会进行研究、分工。随后,军首长请我们吃饭,席间,李成芳军长向我们说了“进藏部队官兵也是最可爱的人”一些过誉的话。
?
饭后,李军长因事早退,军政治部召开欢迎会,谷政委在致词中强调说:“进藏部队,是祖国一支最艰苦的部队”,接着又给我们献旗,使我们大家都感到不安。更让人感动的是前来慰问志愿军的朝鲜江原道高处长,也一样把我们当作慰问对象,代表朝鲜政府和金日成元帅慰问了我们,送了一些苹果,晚上还一起观看了军文工团的演出。
?
22日早饭后,十五军政治部车敏樵主任给代表团报告《出国三年来的政治工作经验》。23日,给十五军机关干部介绍西藏情况。
?
24日冒雨到四十四师,卫景廉政委和葛明参谋长还率师部机关列队欢迎。下午,葛参谋长作《坑道战战术》报告,饭后观看了师文工队在欢迎晚会上的精彩演出。
?
25日,是志愿军出国作战三周年纪念日。代表团特向十五军写信祝贺。早饭后,乘车到驻守莲台山阵地的1313营,一路上弯多坡陡,1020分下车,各自扛着行李,又走了37分钟才到达三营营部,见到了在营部等我们的131团王根源团长和三营周营长。王团长向我们介绍了131团的海防部队和坑道作业情况,于1253分带我们攀登莲台山,海拔虽不过200米,但道路崎岖难行,到达能望见大海的山顶,都累得浑身是汗。大家看过地貌后,又参观了7连的两个坑道,全部是多层结构,比较适用,但工程很大。
?
26日,参观葛麻半岛朝鲜人民军阵地,地势险要,一位人民军少校带路上山,看到距离敌人原盘踞的薪岛、大岛、小岛、黄土岛都很近。下山时,看到被敌人舰炮轰掉半边的一个小山,遍地都是弹痕。
?
27日上午,分头到四十四师直属队、各团介绍西藏情况。下午到四十五师师部。
?
28日刚吃过早饭,四十五师聂济峰政委和戴光副参谋长前来看望,共同研究决定了参观学习计划,并要我们在部队广泛介绍西藏情况。下午师政治部杨副主任报告(上甘岭战役的政治工作)。
?
29日起,先后听聂济峰政委作《部队入朝作战以来政治思想工作》报告,戴副参谋长作战勤报告、作训科宋科长作《坑道斗争和战时司令部工作》报告。
?
30日到曾经攻守上甘岭的黄继光所在的135团,团长张信元介绍敌作战特点和我们的战术指导,团张参谋长介绍了“坑道战”,团部两个参谋还分别向军事组介绍了战时司令部工作、阵地管理、冷枪冷炮运动、坑道坚守、反击作战等实战经验,以及三营七连在597.7高地两次反击敌人的政治工作,并到上甘岭参观,到处都是美帝国主义飞机轰炸的痕迹。后又到了133团、134团。所到之处,都受到热情周到的接待,令人感动。同时,我们也向部队介绍了西藏的情况,受到热烈欢迎,到处都是掌声、锣鼓声。111日晚饭后离开四十五师师部,返回军部。
?
回到军部后,除听了军后勤部沈部长、作教科温科长两个报告外,军首长还特意安排我们派人到邱少云所在的二十九师介绍西藏情况,对此,军、师首长都非常重视,一般都是排以上干部,居住较远的部队则是营、团干部。
?
5日,告别了十五军,到十六军,下午115分到达。陈云凯政委、杨俊生副军长、范阳春主任,还专程到招待所看望我们。
?
6日参观五圣山之537.7597.7高地,从阵地的险要和敌人阵地相距不足100米的情况,不难看出当时我军战斗的顽强性和英勇拼搏精神。我们先去二号阵地、六号阵地凭吊了黄继光、孙占元等烈士。
?
7日到多才洞四十七师师部。见到郭强政委、徐仲禹副师长、贾鲁峰主任,还巧遇志愿军杨得志副司令员、二十兵团杨勇司令、西海指梁兴初司令几位老首长,他们问长问短,非常关心进藏部队。杨勇司令员还特意要我们到兵团看一看,大家十分高兴。
?
在四十七师听了徐仲禹副师长的军事报告、师后勤处董家存处长的战勤工作报告,和139团师仲伟团长、李学义参谋长、郑主任分别作的改装后的行政工作、政治工作报告,并参观了汉滩川反战车把纽把钮部阵地。
?
11日下午向二十兵团五十四军出发,5点半到达。12日参观了十字架山阵地,从山脚吃力地向上爬,经过陡险到近80度的交通壕,不断看到敌人残存的坑道,碉堡,还有零星尸体。登上564主峰,六十七军孔科长介绍了反击敌人作战时的情况和体会。13日参观轿岩山阵地,六十七军一九九师韩科长负责介绍。战前是敌人在山上,我们在半山腰设防,也就是在武装到牙齿的敌人鼻子底下坚守,其困难可想而知。结果是我们的部队不但守住了,还成了反击作战的坚强阵地。下午4点到台日里兵团招待所,雨雪不断。
?
14日兵团首长杨勇司令员、王平政委到招待所看望代表团的全体同志,并招待大家吃饭。从15日开始听六十七军刘参谋长、兵团炮兵李主任、作战处耿处长、组织部丁部长分别作报告。
?
18日下午告别了兵团首长乘车到二百师高炮营住了一夜。19日自新高山发车,经元山、平壤,21日到新义州,找军代表办完手续,只停了一个小时,便过了鸭绿江大桥,下午4点到安东志愿军办事处,22日到沈阳。在朝鲜参观活动先后一个月。
?
在东北、内蒙等地参观学习
?
23日,与东北军区政治部任允中秘书长研究确定了参观访问计划,并会见了政治部莫文骅主任。
?
在东北期间,前后在沈阳、哈尔滨、佳木斯、长春、抚顺、鞍山、大连进行了参观访问。在佳木斯参观了我国第一个农庄星火农庄,住在农庄庄员家,还和庄员进行了联欢,举行了献旗仪式。我们献给他们的旌旗上书“农业建设的榜样”,庄员们高兴得把我们讲话的同志抬了起来。在长春参观了长春电影制片厂、长春市人民银行(伪满时建筑)、刚开始筹建的长春汽车制造厂、军事师范学校。军事师范学校李东朝副校长亲自带人接站,学校还为我们举行了欢迎仪式,献花致敬,作了学校建设、教育、训练的报告。我们也分别给军事师范学校和长春汽车制造厂干部、职工介绍了西藏情况。
?
在抚顺参观了露天煤矿、石油一厂、龙凤煤矿。在沈阳参观了钢铁冶炼厂、制造子弹的五三厂、高级炮校、北陵、故宫。在鞍山钢铁厂参观了出铁、炼钢、轧钢、小型练铁、无缝钢铁生产。在大连,参观了旅顺苏军军事博物馆、军官之家、白玉塔、万忠墓、海滨公园、鲁迅公园、中苏造船厂、机车车辆制造厂、工业博物馆、东北资源馆和海军学校。
?
东北军区首长和领导机关,对我们代表团各种参观学习活动的安排,非常周到,使我们了解了很多情况,增长了很多知识,对我们健康情况也关心备至,专门安排到第一陆军学校进行了体检。
?
1118日晚10时离开沈阳,19日返回北京。21日到中南海怀仁堂听了中组部饶漱石部长作“过渡时期总路线”的报告。22日即向绥远行动,碰巧与乌兰夫主席同车。23日到达归绥(即呼和浩特)。内蒙军区孔飞副参谋长、雷副主任、张部长到车站欢迎。晚上蒙绥党、政、军首长乌兰夫等陪同我们吃饭,并举行了欢迎晚会。
?
在呼和浩特,前后听王再天副司令员、孔副参谋长、雷副主任关于民族工作、军政工作、群众工作的报告,最后还听了乌兰夫主席牧区如何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报告。挤时间参观了昭君墓、畜牧兽医学院,并向军区和政府机关介绍了西藏情况。29日晚,告别归绥,军区刘为义副司令员、孔飞副参谋长、干部部张部长还专程送我们到车站。30日晚,回到北京。
31日,分别向张国华司令员、范明、王其梅副政委汇报活动情况、请示今后工作。1954年元月2日张司令员还到我们住处看望大家,作了指示。
?
在北京的几天里,听了饶漱石、李维汉、廖鲁言三个报告录音。6日离开北京,总参、总政、总后、总干部部和西南军区驻京联络站,均派人到车站为我们送行。
?
离开北京后,途经邯郸时,瞻仰了烈士墓、向烈士纪念碑献了花圈、祭礼。后经郑州、徐州、蚌埠于912时到达合肥。参观了佛子岭水库工地、听了指挥部汪胡桢总工程师介绍,知道大坝长150米、高70多米、顶宽2米,可蓄水50亿立方米,是世界上80多个巨大工程之一,位居第四位,施工所需要的高架钢膜,为我国的新创造,世界尚无先例。政府决定利用这一工程,安装三部发电设备,在此基础上结合当地资源,进行各种建设,以改变荒山僻野的面貌。大家听了都非常兴奋,此外,还参观了合肥名胜—–逍遥津,11日返回蚌埠,宣布自12日开始各自择路回家,春节后到成都集中,返回部队。
?

1953年,西藏军区组建国庆观礼团,不仅去了天安门,还去了朝鲜战场……

?
几点基本感受
?
军区观礼代表团,从195374日离开拉萨,到1954112日在安徽蚌埠结束,前后活动达半年之久,这是党中央、中央军委,让西藏这样一个二级军区单独组团到北京参观国庆观礼。观礼之后,又安排到朝鲜和国内一些省区参观学习,均属前所未有,充分体现了党中央、中央军委对西藏部队的特殊关怀、照顾和褒奖。是因我们坚定的执行了解放西藏、建设西藏、保卫西南边疆神圣而又艰巨的任务,所以我们所到之处,不论北京,还是各省区,甚至朝鲜战场,都受到了三总部、部队(包括志愿军)各级领导,和一些省军区党、政机关的热情接待,周到安排,应该说,这是我们进藏部队全体指战员的最大光荣。这是感受最深的一点。
?
我们观礼代表团在执行参观、访问和学习的过程中,始终保持了我们战争年代的优良作风,以战斗姿态对待一切任务,同时也牢记离开军区时首长们的重要指示和谆谆嘱咐,一言一行,无不严格要求。汇报工作,介绍情况,力争实事求是,未给进藏部队带来不良的影响。
?
在完成参观访问任务回到部队之前,代表团统一搞了传达提纲,由各位代表分别在部队广泛宣传,藉使我们进藏部队的每一个指战员都能进一步认识索肩负责任的艰巨、光荣,从而更自觉地树立长期建藏、边疆为家的思想,担当起建设西藏、保卫边防的历史使命。
?
推荐人简介:
?
喻平:1962年生,汉族,党员,1979年参军,1981年退伍,在成都邮局工作,现退休。
?

1953年,西藏军区组建国庆观礼团,不仅去了天安门,还去了朝鲜战场……

推荐人:喻平

?

(注:本文插图均由推荐人提供)
1953年,西藏军区组建国庆观礼团,不仅去了天安门,还去了朝鲜战场……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雪域老兵吧):1953年,西藏军区组建国庆观礼团,不仅去了天安门,还去了朝鲜战场……

(浏览 47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