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来源:网络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1995年,沈阳城里一处安静的小院中挤满了人,所有人都神色凝重,脸上布满了愁云。

屋里的小床上正躺着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老太太,多日的病痛已经将老太太折磨得眼窝深陷,脸上的颧骨也高高凸起,没有了人形。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多日躺在床上的老人,即将离开人世。

就在大家正在准备后事的时候,老太太突然用微弱的声音,呼喊着她的子女。

听到老太太的呼唤后,她的子女们赶紧围上来握起老太太骨瘦如柴的手。

“我们都在呢,您有什么话要对我们说吗?您说的,我们都听着。”他们带着哭腔对老太太喊道。

“我就是……是国民党……和日本人要找的……找的……那个军火大盗。”

                                             

“什么军火大盗?您在说什么呀?”

然而老太太还未来得及回答,就彻底闭上了眼睛。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让家人不解的遗言

在老太太的后事处理完后,她的子女又想起了老太太的遗言,于是便讨论起来。

“军火大盗?奇怪,老太太平时沉默寡言,连门都很少出,她怎么会知道军火大盗,难道是她是在说胡话?”

“可是她脑子一直很清醒,不应该会说胡话呀……”

“那她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现在只有一个可能,老太太真的与军火大盗有关。”

于是,大家便开始着手探究老太太的生平。

在很多人的帮助下,最后终于解开了老太太临终遗言中所藏着的秘密。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特立独行满怀爱国热情

老太太名字叫高崇德,于1904年出生在沈阳的一个小镇上。

高崇德八岁的时候,她的父亲突发疾病,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里人命如草芥,家里根本没钱为父亲治疗,

小小的高崇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在自己眼前咽了气。

家里没了劳动力,高崇德的母亲开始做各种苦力来养活母女俩,

小小年纪的高崇德已经体会到了生活的艰难和世道的黑暗,她立志做点什么来改变这个世道。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高崇德

她经常到茶馆外面偷听茶馆里的先生说书,但精彩纷呈的神话故事没有吸引到高崇德,反而是替父从军的花木兰和忠肝义胆的梁红玉深深吸引着她。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崇德的抱负逐渐展露出来,同龄女孩儿常常结伴去挑选胭脂水粉和漂亮的头绳,可是高崇德却时常逗留在卖假兵器的小摊前,因此总被同伴嘲笑。

母亲常常教导高崇德说女孩子要好好学习女红(gong),长大以后才能找到一位踏实能干得如意郎君。

可高崇德却倔强地认为相夫教子不是她的宿命,她的价值肯定要体现在保家卫国上。

一转眼,高崇德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可是她“假小子”的性格让无数媒人望而却步,高崇德的母亲天天为女儿的婚事苦恼。

当时日本人与东北军经常发生摩擦,东北的时局动荡不安,在东北军中任团长的吕正操正带兵在高崇德的家乡操练。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吕正操

高崇德看到英姿飒爽的士兵顿时来了兴致,她经常跑到练兵场附近去观看士兵训练,看着那些士兵威风凛凛的样子,高崇德眼里尽是羡慕和崇拜。

吕正操也逐渐注意到了这个特别的女孩儿,别的女孩儿都是麻花辫,花布衫,

可是高崇德却一头利落的短发,穿衣也像个男孩子一样,不见一点鲜艳的色彩。

怀着对高崇德的好奇,吕正操主动上前搭讪,高崇德也大大方方地回应。

后来,吕正操和高崇德的见面次数越来越多,两人之间的情愫也在慢慢滋长,感情越来越深。

就这样,一段时间后高崇德嫁给了吕正操,成了团长夫人,可以自由出入军营,高崇德万分欣喜。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吕正操和高崇德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一腔热血开始抗日救国

高崇德结婚后经常跟着吕正操出入军营,她对射击很是痴迷,吕正操也看穿了高崇德的心思,便答应让她一起参加训练。

刚开始的时候高崇德连简单的举枪击发都不熟悉,但由于不忍打击妻子的满腔热情,吕正操也只能耐着性子一步步地教。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令吕正操吃惊的是,高崇德的悟性比很多士兵都要高,短短几日,高崇德的枪法突飞猛进。

再后来,高崇德已经成了士兵口中的“神枪手”,在东北军中小有名气。

后来,“九一八事变”爆发,高崇德知道自己的本领有了用武之地,她不愿再跟在吕正操身边,她要去开辟自己的新天地。

“同胞们,我们的国家正在被侵略,我们的人民正在被剥削,我们要站起来反抗,我们要团结一致将侵略者赶出去……”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在东北街头抗日救国的游行一批又一批,慷慨激昂的口号一浪又一浪。

高崇德也果断加入其中,她站在临时搭建的台子上振臂高呼,声音铿锵有力,口号气势磅礴,抗日救国的决心就写在脸上。

高崇德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共产党一位姓王的先生的注意,王先生走南闯北,也见识过不少游行场面,认识了很多胸怀大志的爱国人士,可这么勇敢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

于是王先生私下找到高崇德,简单交谈之后,王先生便认定眼前这位女子有花木兰和穆桂英的气魄。

分别时,王先生交给高崇德一本书,书名叫《陶罗斯上前线》,高崇德对这位王先生也莫名的信任。

回去后,高崇德迫不及待地打开书,一看便是整整一夜,她被书中苏联女战士陶罗斯英勇保卫新生苏维埃政权的故事深深吸引。

后来王先生又多次向高崇德透露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思想,高崇德更加坚定了自己抗日救国的决心,开始更加频繁地组织游行活动。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但一个女子又有什么能力改变国家的命运呢?在家乡被日本人占领后,高崇德的心中万分悲痛。

东北待不下去了,高崇德来到了河南。

她偶然听说有很多东北军的士兵在东北沦陷后便一直流落在外,有很多人还受了伤无处医治,她立即决定设立一个东北军收容所。

为了更好地安置收容起来的东北军,高崇德卖掉了母亲给她的金银首饰。

有了这笔钱,高崇德为东北军治疗伤情,并安排人精心照料,不久之后,收容所里就聚集了三百多人。

有了这三百多士兵,高崇德立马组建了一个东北救亡团体,为抗日做准备。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劳苦功高甘做“军火大盗”

1937年的一天,王先生又找到高崇德,一见面就激动地对她说:“走,我带你见一个人去。”

高崇德迟疑了一下便跟着王先生去了,在一个小巷子里七拐八拐,两人最终走进了一处偏僻的小院。

一进屋,高崇德便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在她疑惑之际,王先生指着眼前的男人对高崇德说:“这就是我要让你见的人。”

男人连忙伸出手说:“高崇德同志你好,我是林伯渠。”

高崇德一听到林伯渠的名字吃惊得说不出话来,林伯渠可是当时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竟然亲自接见她,高崇德半天才回过神来。

在和高崇德交谈的过程中,林伯渠主席对这个有着满腔爱国热情的“侠女”又多了几分敬佩。

高崇德也趁机对林伯渠主席说了自己的愿望,她想亲自上战场打鬼子,可林伯渠主席对她却有别的安排。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林伯渠

“高崇德同志,我知道你抗日的决心,也知道你想上战场,可是我这里还有一件棘手的事想请你来做,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林伯渠询问道。

“主席您说,只要是我高崇德能做到的都在所不辞。”高崇德拍着胸脯保证。

“那好,我想让你帮忙收集运送一些枪支弹药到前线,你可以凭借你在东北军中的特殊身份从国民党那里获得,但这件事有巨大的风险。”

林伯渠直截了当地说道。

“主席,那我做这件事是不是也算在间接抗日?”高崇德不假思索地问。

“当然了,现在军火是前线同志们最急需的物资,你多给他们提供一发子弹,他们就能多杀一个鬼子。”林伯渠笑着说。

“好!”高崇德一口应了下来。

就这样,运送军火的重任就压在了高崇德身上,高崇德开始走上“军火大盗”的道路。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不畏生死多次雪中送炭

一开始,高崇德把目标放在了东北军的军火仓库,她原本就在691团负责后勤工作,能够很容易地接触到军火,将军火运送出去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为了更加顺利地拿到军火,高崇德多次贿赂看守军火库的士兵和军官,一帮人得了好处后,军火库的大门就形同虚设,高崇德运送军火更加得心应手。

于是一批又一批的军火被源源不断地送到了八路军的手上。

但纸终究包不住火,天底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几个月后,国民党发现了东北军中军火大量失窃的事,于是便派人调查。

经过调查,东北军中军火的丢失数量远远超出了国民党的想象,国民党的高层也被惊动,当即下令:“一定要抓住盗窃军火的人!”

但是调查军火失窃的小组成员使尽了浑身解数也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这个案子就成了一桩悬案。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当时的报纸也纷纷对此事进行报道,称东北军军火失窃为“民国最大军火仓库被盗案”。

高崇德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处境,但共产党前线的军火又不能断,她必须想个办法为自己运送军火打掩护。

于是高崇德想到了丈夫吕正操,虽然吕正操已经在“西安事变”后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但他明面上还是国民党的一位将领,高崇德想到可以用吕正操的身份来为自己打掩护。

在经过林伯渠主席的同意后,高崇德通过东北军的万福林军长找到了任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的程潜,

通过多方打点和巧妙周旋,高崇德为留在河北一带抗战的原东北军吕正操部691团争来了“第一战区独立游击支队”的新番号。

在第一战区独立游击支队里,吕正操任司令,高崇德任留守处处长,打着为新兵置办装备的幌子,高崇德运送军火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

此后,高崇德更是肆无忌惮地“偷窃”军火,为在前线抗日的八路军战士提供了强大的力量。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共产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枪支弹药让日本人和国民党都很好奇。

为了查清楚共产党“军工厂”的所在地,日本人和国民党还分别设立了一个专门的情报部门,但始终一无所获。

1939年的一天,高崇德在途经太行山时被几个八路军拦住,并很客气地说:“你好,同志,我们刘司令想见您,请问方便吗?”

高崇德虽心生疑惑,但她还是本着对八路军的信任去见了他们口中的“刘司令”。

见到本人后,高崇德才知道“刘司令”就是刘伯承。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刘伯承见到高崇德便开门见山地说:“高崇德同志,我知道您神通广大,您可否为我们搞点追击炮弹?”

虽然知道这个任务很是艰巨,但高崇德还是想都没想,随口答应下来。

军火来之不易,运送军火的过程更加凶险。

为了将答应刘伯承的炮弹顺利运到太行山根据地,高崇德带着人从小路翻山越岭,吃尽苦头,完成任务后,高崇德的体重直接掉了40斤。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看着高崇德送来的二十多枚炮弹和两万多发子弹,大家都惊呆了。

炮弹可是在专门的军火库里,国民党戒备森严,高崇德竟然能弄来这么多,连朱德都对此事连连称赞。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功成身退继续为国效力

当时国民党有很多特务机构和情报机关,随着高崇德的动作越来越大,她引起了国民党特务的注意,在运送完炮弹之后她就被国民党盯上了。

但由于高崇德身份特殊,且国民党特务也没有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所以只能暗暗躲在暗处,伺机对其下黑手。

1940年秋天,高崇德驻地被偷袭,她在突围的过程中身负重伤。

接下来,国民党和日本人便开始大肆追杀高崇德,不久之后高崇德被捕入狱。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听到了“恩人”被捕入狱的消息后,共产党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对高崇德进行营救,最终,国民党同意高崇德暂时出狱疗伤。

可一出狱,八路军陕西办事处就找到了高崇德,并为她开启“秘密通道”,火速将她送到延安,从此,“军火大盗”人间蒸发。

但由于前往延安的路上长途跋涉,高崇德的伤口发炎,情况更加严重,被八路军安排到了后方医院进行治疗。

听闻高崇德伤情恶化的消息,朱德总司令亲自到医院叮嘱医生说:

“请务必治好高崇德同志,绝对不能让她出意外,她一直在敌后做我们的“超级间谍”和 “军火大盗”,她可为抗日出了不少力。”

果然,正义之士是有福报的,高崇德不久之后就痊愈出院了。

虽然已经完成了“军火大盗”的使命,但高崇德却无法做到功成身退,她一直关注着国家的命运。

解放战争时,高崇德又带领一支叫“赴东北挺进军”的队伍参加了著名的“辽沈战役”。

1950年,高崇德伤口再次复发,被安排进医院进行疗养,三年后又被安排到了辽宁省干休所。

住进干休所后,高崇德便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她再也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早年经历,直到1995年临终前才留下了关于“军火大盗”的遗言。

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硝烟散尽之后,有多少英雄沉寂在了平静岁月中,他们功成身退,不为光环和名誉。

时至今日每每想起,都无不令人感慨万千,无不令人肃然起敬!

文中插图来自原公众号
 
– THE END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个人图书馆官网):沈阳一老太太去世,临终遗言:我就是当年要找的那个人!

(浏览 5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