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

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都是来自学堂的知识分子。在他们中间,虽出现过毛泽东这样的军队统帅,却只有一人以战士之勇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那就是来自武汉的代表陈潭秋。这位中英文俱佳的才子,有着铁一般的意志,最后壮烈牺牲于天山脚下。从建党到牺牲,陈潭秋历任华中、东南、华北、东北、华南和西北党的负责人。

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陈潭秋同志

陈潭秋,名澄,字云先,号潭秋。1896年出生于湖北黄冈县一个书香之家。他祖父中过举人,是当地名流,父辈家道中落,还有能力供他上新式小学,并到武昌入省立一中。因五哥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同盟会员,陈潭秋从小便受其革命思想影响。青年时代积极参加五四运动。1920年秋,他和董必武等在武汉成立了共产党早期组织。1921年7月出席党的一大。此后,陈潭秋先后任中共安源地委委员、武汉地方执委会委员长、湖北区委组织部部长、江西省委书记、满洲省委书记、江苏省委秘书长等职,领导各地的工人运动、学生运动和兵运工作,为党的事业四处奔波。

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油画《在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左起:王尽美、何叔衡、毛泽东、董必武、邓恩铭、陈潭秋。

1935年8月赴莫斯科参加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后参加中国共产党驻共产国际代表团的工作。

1939年5月,陈潭秋奉命回国,任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和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负责人。他同新疆军阀盛世才进行了灵活巧妙的斗争。当盛世才公开走上反苏反共道路后,1942年夏,党中央同意在新疆工作的共产党员全部撤离。陈潭秋把自己列入最后一批,表示:“只要还有一个同志,我就不能走。

1942年9月17日,盛世才派他的卫戍队以“请客”为名将陈潭秋、毛泽民等5人软禁起来。

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陈潭秋在监狱(漫画)

1943年2月7日,陈潭秋被投入监狱,盛世才诱劝他脱离共产党,陈潭秋愤怒地加以拒绝,敌人对他施行多种酷刑,陈潭秋铮铮铁骨,坚贞不屈,严守了党的机密,保持了共产党员的凛然正气。9月27日,他和毛泽民、林基路被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于新疆。

1945年6月,在党的七大上,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的陈潭秋当选为中央委员。当时代表们并不知道,早在1年零9个月前,陈潭秋已告别了全党同志,在新疆被国民党杀害。他的英名和丰功伟绩,将在党的历史上永远熠熠生辉。

今天,在陈潭秋同志逝世76周年之际,祖国网特编辑整理了伍修权同志在1983年10月17日发表于《长江日报》的文章——追忆恩师陈潭秋,以飨读者。

1922年,我正在故乡武昌高等师范附属小学读书。当时正实行所谓学制改革,由原来的初小四年高小三年改为小学六年一贯制。就在这一年,陈潭秋同志来到武昌高师附小,担任了五年级的级任教师。从1922年秋到1923年秋,任教一整年。我是他班上的学生。在当时条件下,很难谈得上教育改革,但在他任教期间,却脱离了原来的课本,按照他自己的思想对学生进行教育。最主要的是他教历史课时,反复教育学生,不要从朝代、帝王的更迭看历史,而要从社会的经济发展看历史的演变,用社会发展史的启蒙思想教育学生。他上课时经常以生动的语言和巧妙的方式,揭露社会当时所存在的各种不平等现象,指出什么“教育救国”、“工业救国”都是没有希望的,只有改变社会制度,才是消除社会一切弊端的根本出路,使我们在听讲中受到深刻的革命启蒙教育。

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陈潭秋

在他的启发引导下,我们这一班的学生中,先后有十人参加共青团(当时名为社会主义青年团),我是其中的一个,并被他指定为第一批三个团员的小组长。由于大革命失败,多数人先后离开了革命队伍。值得纪念的有两位同学:一位是吴楚桢,黄冈人,为人耿直,他在潭秋老师的影响下,进入了黄埔军校,1926年北伐军攻打武昌时,在汀泗桥战斗中牺牲了;一位是范正松,黄陂人,思想开朗,后来成为共产党员,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在白色恐怖下,面对敌人的屠刀无所畏惧,最后坚贞不屈,英勇牺牲,坚持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崇高气节。

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北伐战争汀泗桥战役遗址

1923年秋,潭秋老师离开了学校,到江西安源从事工运工作。第二年夏秋季节,他又返回武昌领导党的工作。1924年列宁逝世后,他在附小临街楼上的会议室召开了一次党团员会议,到会约二十人左右,我也参加了这次集会。会上主要是潭秋老师发言,他分析了列宁逝世与巩固苏维埃政权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关系问题。董必武同志也参加会议并发了言。记得参加会议的还有武汉地区比较活跃的革命者林育南、李子芬、何恐等。这次会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

1925年潭秋老师在武昌全面开展了党的工作。据我观察,当时附小的教员钱介磐(后改名亦石)、刘暨良就是潭秋老师做工作吸收入党的。另外,张朗轩、江子麟等老师在潭秋老师的影响下,思想也都很进步,但我不能准确地说他们当时是否也参加了党。我在高小六年级时,张朗轩是我的级任老师,因此我对他很熟悉。他当时写驳张君劢的哲学文章,就是叫我给他誊抄的。1925年秋,我被党组织选派到莫斯科学习,从武昌到上海的路费就是张老师解囊相助的,否则我要去莫斯科学习也就难了。1949年底,我在离开家乡二十五年之后,回武汉就打听他们的消息,但却没能再见到他们,深感遗憾。江子麟同志是我到汉口他家中看到的,重叙旧情,倍感亲切,他现在也已去世。回忆当时的高师附小,可以毫不夸大地说,由于陈潭秋同志的工作,这所小学是共产党员和进步分子占优势的,实际上成了当时党在武汉地区的活动中心之一。在大革命时期,我党的第五次代表大会和共青团的第四次代表大会都在这所小学召开,更使我的母校成为我国的革命纪念地之一。

1925年孙中山先生逝世,在党组织的领导和潭秋同志的积极参与下,掀起了一次大规模的宣传新三民主义运动。记得一次在武昌阅马场召开了有数千人参加的群众大会,通过宣传以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为基本内容的革命三民主义,扩大共产党的影响,当场出售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和其他著作。当时湖北还在吴佩孚、肖耀南等军阀的统治下,宣传三民主义也是违法的。这一活动在潭秋等同志的组织领导下,冲破了反动统治者的禁令,进行得很有秩序,在群众中影响很大。

1925年在上海发生“五卅惨案”的消息很快传到武汉。党组织动员了所有的共青团员和部分进步青年,三人一组,到武昌和汉口进行街头宣传,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屠杀上海纱厂的工人领袖顾正红,动员群众不用日货;同时宣传反对英帝国主义在上海南京路上对工人、学生的屠杀。我也曾和另外两位团员一同到汉口大街宣传。白天到处散传单、喊口号和发表演说,夜晚找个小旅馆住下,臭虫、蚊子咬得不能睡觉也不在乎。每次在街上宣传,只要有较多的人在周围听,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

潭秋同志进行工运的事迹很多。他还在武昌城郊靠长江边的徐家棚工人区,办了一所工人子弟学校,用竹子搭成棚,做成桌子、椅子,招收部分十岁上下的工人子女到那里识字、学文化。潭秋同志专门介绍我们一些青年团员去那里,了解工人子女的学习情况,了解工人群众的生活状况。这使我们学会了接近工人,成为做工人工作的一种形式。

当时武汉的一些大中学校主要设在武昌,如武汉中学、共进中学、第一师范、中华大学、商科大学、外语专科学校。这些学校都有党团活动。武汉党组织派了卢寿春同志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工作。同时还从我们学校挑出一名团员,与各学校的党团组织进行联络工作。

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伍修权在恩师陈潭秋的墓前留影

1933年,陈潭秋同志进入江西中央苏区,担任了中华苏维埃政府的粮食部长。1934年,中央红军开始长征,他奉命留在江西苏区。1935年他突破敌人的封锁“围剿”,到闽西开展游击战争,后转上海,再由上海转赴苏联学习。1939年从苏联回到新疆,接替邓发同志为我党代表在新疆工作。1943年,被反动军阀盛世才秘密杀害,为革命壮烈牺牲。直到1945年,我们还不知道他已经牺牲,在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我还曾参加投票,选举他为党的第七届中央委员,足见他虽死犹生,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上。

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陈潭秋烈士故居于1980年6月修建纪念馆,同年7月7日由原国家主席李先念亲笔题写馆名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祖国杂志):他是中共一大代表、党的创始人之一,持枪作过战、火线负过伤

(浏览 1,710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