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鲜红的战旗高高飘扬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9月16日,山西省左权县人民武装部和太行人民抗战研究院举行座谈会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参加座谈会的有八路军将帅后代代表,左权独立营老战士代表,左权独立营老战士后代代表,县直有关单位负责人,各乡镇武装部长等,共有60多人。县委书记、县人民武装部党委书记石勇出席会议。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左权独立营的前身是在党领导下的辽县地方武装,在抗日战争中肩负着重任使命,警戒辽县城之敌人的动向,监视和(顺)辽(县)公路敌人之动向,保卫八路军总部及机关单位,配合八路军主力行动作战,深入敌占区宣传抗日、瓦解伪军,搜集传递情报,保卫县委县政府机关和根据地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训练全县各区民兵,为八路军总部警卫团输送兵源。与根据地军民团结战斗,浴血奋战,战功赫赫。一九四二年五月,敌人向根据地腹心的八路军总部实施“铁壁合围”,左权将军率部突围,壮烈牺牲在麻田附近山十字岭上。一九四二年九月,八路军总部授予山西辽县子弟兵团“左权独立营”称号。从此这支以左权将军英名命名的英雄部队,真正扛起了传承将军精神和八路军军魂的大旗,愈战愈勇,威震敌胆,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在解放战争时期,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参加淮海战役,渡江作战,进军大西南。新中国成立后,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经历了震惊中外的上甘岭战斗。
在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中,加强训练,加强战备,进行实战化演练,圆满完成军区和集团军下达的各项任务,建立了一个又一个新的功业。
2015年,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2019年,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阅兵式上,左权独立营战旗两次出现在百面战旗方阵,接受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和全国人民的检阅。

太行人民抗战研究院

2022.9.16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战斗在抗日烽火中的左权独立营

张俊平

 

80年前,太行山上抗日烽火遍燃,一支地方红色武装——“左权独立营”英勇抗敌,威名远扬。80年来,“左权独立营”承载着历史荣光,赓续着优良传统,历经风雨书写着“左权”不朽的传奇。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201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左权独立营”的战旗在天安门城楼前光荣受阅。2019年10月1日,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70华诞阅兵典礼上,“左权独立营”旗帜再次飘过天安门广场。
仰视殊荣,回望来路,今天,在辽县独立营易名“左权独立营”80周年之际,我们透过历史,重温其在抗日战争时期走过的不平凡历程。
 

抗日烽火遍燃辽县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1月15日,刘伯承、徐向前、张浩等首长率领八路军第一二九师进驻山西辽县西河头村,中共冀豫晋省委也一同进驻,共同创建以太行山为依托的晋冀豫抗日根据地。
在中共冀豫晋省委书记李菁玉和第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的直接指示下,11月下旬,辽县第一个地方党组织——中共辽县委员会成立(对外称“辽县八路军工作团”),由中共冀豫晋省委直接领导。
随后,基层党组织、群众抗日救亡团体及地方武装组织也相继建立起来。1937年12月上旬,辽县第一支抗日武装——辽县自卫总队组建。总队长、政委、副总队长均为八路军人员。随后又组建了2个自卫中队。
1938年10月武汉失陷后,日军调整战略,集中优势兵力回师华北巩固占领区。1939年7月,日军集中5万余重兵,再次向晋冀豫抗日根据地发动第二次“九路围攻”,妄图合击八路军主力于辽县、榆社、武乡地区。7月5日,辽县县城沦陷,从此,这片历史悠久的土地被日军占领长达5年。县政府移驻县城东35千米处的西黄漳村。日军侵占辽县后,为维护其长期统治,沿和(顺)辽(县)路、榆(社)辽(县)路修筑炮台、碉堡,推行“囚笼政策”,全县被分割为辽东、辽西两个地区。全县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参战支前,抗日烽火遍燃。
 

辽县独立营的组建

随着日军“扫荡”和国民党摩擦加剧,敌后战场出现了更加紧张、残酷的斗争局面。面对如何坚持群众路线、坚持统一战线,进而巩固根据地等一系列问题,中共晋冀豫区委决定抓住典型,推动抗日工作。1939年10月,确定辽县为区委工作实验县(对外称“八路军留守处”),在参军参战、囤积军粮、民主建政、生产渡荒等方面出经验、出成果,以实验的成果推动全区工作。
辽县实验县组建后,县委、县政府提出“打响实验县第一炮”的战斗口号,在扩兵方面,共产党员率先垂范,带头参军,仅1个多月时间,辽县就组织了1000多名优秀青年参军,在辽县自卫总队的基础上,扩充组建了1500人的地方武装——辽县子弟兵团。1940年6月,辽县子弟兵团全部编入第一二九师三八五旅十四团建制。
为打破日军“囚笼政策”,在百团大战中,中共辽县县委和各级党组织,带领全县广大人民群众和地方武装,积极参战支前,配合正规军或单独作战23次。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1940年11月上旬,在百團大战第三阶段,八路军总部、野战政治部、后勤部等党、政、军、学150余家单位进驻辽县,历时4年9个月,使这里成为华北敌后抗战的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中心。
百团大战第三阶段中,敌人进行惨无人道的报复性“扫荡”,使晋冀豫抗日根据地遭受前所未有的破坏,出现较沉闷的局面。作为实验县,为扩充兵源做表率,在共产党员的带领下,克服一切困难,加强地方武装建设。1941年初,在一个青年连地方武装的基础上,组建辽县独立营,由县委、县政府和太行军区第三军分区双重领导。县委书记杨待甫兼任政委,左奎元担任营长。营部驻粟城、柏峪等村,次年全营发展到250余人,包括一个通信班、两个连队,驻扎于原庄、苏亭等村。全营装备简陋,仅有一挺机枪、60余支步枪,约四分之三的战士没有正规武器。全县年龄在30岁以下的青年民兵均有义务参加,实行轮换制,一年轮换一次。主要任务是监视和辽公路敌人的动向,打击和警戒辽县县城出扰之敌,深入敌占区宣传抗日,瓦解伪军;配合主力部队作战,保护县委和县政府机关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帮助民兵训练,发展自卫武装,反击日军“扫荡”,保卫根据地。
 

机智勇敢战日伪

独立营对和辽公路和县城敌人的警戒,深受领导和群众的称赞。辽县县城是敌三十六师团储存粮秣等物资的军需重地,距八路军总部驻地麻田45千米。和辽公路是敌割裂全县为辽东、辽西两部分的公路干线,也是日军从阳泉通往太行腹地的惟一公路,是运送兵员弹药的必经之路。和辽公路上的一举一动成为判断敌人动向的风雨表。如和辽公路上汽车忽然增加,各村就抓紧坚壁清野,准备反“扫荡”。
为了通报敌情,营长左奎元创造了用手榴弹传递情报的方法:三声爆炸表明敌人倾巢而出,两声爆炸系中等规模“扫荡”,一声爆炸属小股敌人出动劫掠。通过这种方法及时掌握了敌人动向,八路军、民兵、群众避免了许多损失。对于这种传递情报的方法,左权将军给予高度赞扬。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辽县独立营在和辽线上的另一项主要任务就是深入敌占区宣传抗日,说服伪军及伪军家属弃暗投明。一次,得知敌炮楼里没有一个日本兵后,独立营一个班的战士在夜晚摸到炮楼附近,“叭叭叭”一打枪,熟睡的伪军慌慌张张起了床,战士们学着用四川、湖南话,对伪军喊话:“我们是八路军派来的,抗日胜利指日可待,你们是中国人,头脑要清醒,为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和爹娘,给自己留条后路为好,不要死心踏地干坏事……”经常不断地攻心说服,一些伪军的思想得到改变,有的和共产党建立了秘密联系,不断为我方传递情报,为1945年组织伪军起义、打响解放县城战斗奠定了基础。
辽县独立营凭借人地两熟的优越条件,经常占据地势险要的山头给日军以措手不及的打击,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赞誉。
1942年春天,驻辽县县城之敌突然奔袭驻于麻田一带的八路军总部机关,独立营在八路军总部警卫团团长欧致富的指挥下,设伏于隘口山梁阻击钳制敌人。面对强敌,独立营越战越勇,危急时刻,果断机智插入敌后,咬住敌人尾巴,配合警卫团有力地打击了敌人,为总部转移争取了时间。后来,欧致富在回忆文章中写道:“辽县独立营配合我们警卫团行动,作战勇敢,机智灵活……”
高儿梁位于柏峪村前,山高坡陡、悬崖绝壁、地势险要,山脚下是县城向东的唯一大道,独立营三战高儿梁,日军闻风丧胆。其中,1942年5月的一天,日军纠集3万余重兵“扫荡”太行区,妄图合击八路军总部等指挥中枢。在这次反“扫荡”战斗中,辽县独立营化整为零,进行分散游击活动。独立营根据敌人动向,集中3个排在高儿梁设伏。在民兵的配合下成功伏击了返回县城之敌。仅10多分钟就毙伤敌军三四十人,打死骡马20多头,缴获一批军用物资。县委书记杨待甫表扬独立营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1942年5月,日军对太行抗日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大扫荡,在十字岭突围战中,左权为了保护总部机关和广大群众安全突围,置生死于不顾,壮烈殉国。将星陨落,山河失色,辽县军民悲愤填膺。县委县政府接受全县民兵和独立营的建议,在县政府驻地西黄漳村修建左权将军纪念碑。7月17日,全县民兵在西黄漳村举行武装大检阅,为“左权将军报仇”的铮铮誓言响彻云霄。辽县党政军民强烈要求:辽县易名为“左权县”。辽县独立营全体指战员率先提出,将辽县独立营易名为“左权独立营”。经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批准,9月18日,太行党政军民各界代表5000余人在县政府驻地西黄漳村举行辽县易名左权县典礼大会,同时,辽县独立营易名为“左权独立营”。会场上,500余名热血青年踊跃报名参军,加入“左权独立营”。从此,一支以英雄名字命名的地方武装以更加英勇的姿态投入新的战斗。在攻打文峰塔敌碉堡、解放县城战斗中,左权独立营以敢打敢拼的战斗精神打响了“左权”的威名!
1945年春,“左权独立营”扩建了第三连和第四连,全营500余人。同年5月,奉命整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四营。
 

军民一家亲

“左权独立营”在营长左奎元的带领下,纪律严明,作风优良,官兵人民团结融洽,胜似亲人。
左奎元是左权县早期共产党员,1936年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东渡黄河进入山西时,他就在石楼、永和一带教拳卖艺,接受了进步思想。1937年入党。全民族抗战爆发后,他任县民运部部长、农救会主任等职务。因没有当兵经历,1941年他任独立营营长时有人持怀疑态度,他理解大家的想法。为弥补这一缺憾,他积极参加军事训练,每天出早操总是按时参加,成为队列中的一员。第一次带操的同志有点不好意思。左奎元笑着说:“现在,我不是你的领导,是你的队员,要严格要求我。”一次在柏峪村参加队伍训练,带队同志请他讲话。他严肃地说:“我没有话讲,我今天就是来参加训练的,完全听你的。”说罢向通信员要了一支枪走进训练队列。训练以班进行,他在班长的指挥下认真做动作。晚上,在训练班班长领导下以学员身份汇报了自己参加训练的体会,他每天按时和战士们一块打棒球、摔跤、赛跑,休息时讲笑话、耍拳术。
左奎元以身作则,以普通战士的身份严格要求自己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他常说:“我们不能忘记是群众养育了我们,我们就该爱护群众,不能侵犯群众利益。”“咱们是左权人,要是不能保卫咱们的父老姐妹,扛枪干啥……”一句句暖心的话,一个个见实的行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周围的人们,锤炼出独立营不怕流血牺牲、敢打硬仗的战斗精神和战斗作风,涌现出陈炳昌等一大批太行杀敌英雄。
1942年是根据地最困难的时期。敌人频繁“扫荡”,加之自然灾害严重,生活极为困难。树叶野菜成了家常菜,油盐都很缺乏。左奎元帶领全营指战员积极响应生产自救的号召,在千亩川、柏管寺一带开荒种地,自力更生。在严重困难时期,“左权独立营”指战员团结一致共渡难关。
在左奎元带领下,“左权独立营”植根于群众, 培养了铁一般的优良作风,和群众住在一起、吃在一起,掩护群众、保护群众,深入人心,赢得了老百姓的好口碑。独立营作战参谋王文贞在回忆文章中写道:“遇到收成好一点,老百姓过年才能吃到一顿软米面油糕。每逢这时,他们一定要把先炸好的糕送给战士吃。有一年中秋节,独立营回到驻地,房东大娘立马送来一碗热气腾腾的莜面饺子,说:‘这是八月十五吃的,你们不在家,大娘特意给你们留下的。要知道老百姓好长时间吃不到一顿饺子呀!我硬控制着自己的泪水怎么也吃不下。大娘把脸一沉:‘你们离开爹娘出来打鬼子,为谁?还不是为俺老百姓?今天不把饺子吃了,大娘不依!无奈,等吃了饺子,大娘才满意地走开。”
 

军魂永在代代传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左权独立营”不断发展壮大,历经激战上党、挺进大别山、进军大西南等战役战斗,屡建战功。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左权独立营”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历经大小战役战斗100余次,多次转隶、移防,现为陆军第七十三集团军某旅“左权独立营”,一代代传承,担当强军使命,以赫赫战功捍卫英雄威名,为中国革命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了应有的贡献。2015年和2019年,“左权独立营”的战旗两度通过天安门接受检阅,成为人民军队前行的路标,永远闪耀着胜利的光芒。“树高千尺不忘根”,为追寻战斗根脉,2021年5月,第七十三集团军某旅“左权独立营”官兵几度辗转,聚首于太行山巅左权县,重走前辈战斗之路,告慰英灵,铭记初心,让英雄的战旗永远猎猎生辉。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80年前抗日烽火岁月,以“左权”英名命名的“左权独立营”凭着一身胆气和睿智,打胜了一场场硬仗,淬炼了一支英勇无畏的钢铁队伍。80年后的今天,在辽县独立营易名“左权独立营”80周年之际,我们回顾其抗战历史,缅怀先烈,汲取前行的力量,让红色血脉赓续涌流,在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赶考路上,书写新一代人的辉煌篇章。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太阳寨:红色底蕴,诗意名字,美好愿景,金色未来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太阳寨):纪念八路军总部授予“左权独立营”战旗八十周年

(浏览 1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