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将那些事儿(241-243)

名军那些事儿(241)–开国将帅是全世界战伤最多的将军群体(一)

有人说把1955年授衔的开国将帅身上的战创累计起来,肯定可以获吉尼斯世界纪录。      

     这些将帅经历生死的标志物–战伤;他们身经百战的光荣花–战创疤痕。

      他们这个将军群体,基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幸运儿”。

      这几年我写过这些将帅里的独目将帅、独臂将军、独腿将军。

       我一直想写这些将帅里的颈部以上的头部受伤的将帅,

       这个重要部位受到枪弹炮弹片伤,居然还能够活下来,还能够继续正常地战斗工作生活,事件的奇迹体现了人的奇迹。这些头部受伤的将帅,难道不更是可歌可泣的大英雄吗。

       可惜我一直没有收集齐全人数和人名。他们都是低调不张扬的特殊材料制成的人。

        现在知道的有刘伯承、罗瑞卿、陈锡联、张南生、叶飞、游好扬(颈部喉管)、刘昌毅、杜义德、………太多了,慢慢收集记录下来吧。

游好扬少将战伤特别报道:敌一弹打中喉咙,毛主席扶他上担架

       游好扬的大名在我们少年时代语文课本上就读过,那是他写的一篇回忆录《毛主席扶我上担架》,这篇文章最早刊登在196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星火燎原》上。

      抗战时大腿膝盖受伤感染,医生要锯掉这条腿,是贺龙下命令不许锯,并送来盘尼西林抗感染才保住的,但之后只要阴雨天就腿疼跛脚。鼻梁上的一块疤痕是子弹横穿过去留下的。贺龙元帅说:“谁锯大游的腿,我就锯谁的脑阔(壳)。”

      游好扬女儿后来说到:我父亲腿里残存有弹片,阴天下雨就腿疼,我们常看他用烟头烤那块核桃大的伤疤。名将那些事儿(241-243)

罗瑞卿大将:头部中弹,昏迷数日,已通知做棺材

       红军时期,时任红军第四军第十一师政委的罗瑞卿将军头部中弹,一颗子弹由左侧靠太阳穴下穿过,破颅骨出。因弹创处不好手术,后勤部已通知做棺材。将军昏迷数日,略苏醒,闻隔壁有锯木之声,夹杂人声:“棺材做得长一些,没见那人,个子长得好高咧!”

      毛泽东闻之言:“罗长子是阎王爷点了名不去报道的人。

许光达大将:一弹击中胸部,弹头入腹腔距心脏仅十厘米

       1932年春,许光达将军率部激战于鄂西之瓦庙集,一弹击中胸部,弹头入腹腔,距心脏仅十厘米。战后,将军于红军医院手术,因弹头深嵌,开刀三次均未能取出,遂被秘密转送上海疗伤。

  将军回忆,当时他在上海某医院正准备做手术,忽见一时髦女郎推门进,与护士言:“家中有急事,我弟弟手术不做了。”急帮将军穿衣,扶之出院,上了一辆轿车疾驶而去。时髦女郎正是上海地下党交通员。因叛徒出卖,该医院为苏区红军指挥员疗伤事暴露。将军走后十分钟,国民党特务即包围医院,另一红军指挥员不幸惨死于手术台。是年,经我党地下组织安排,许光达将军拖病躯忍疼痛,辗转赴苏联疗伤。将军伤愈后先入国际列宁学院学习,后报名参加莫斯科东方大学举办的汽车训练班,初涉汽车、坦克、大炮之驾驭技术。

周士第上将:身上七处负伤,仍身先士卒带队边打边走

         一次战役,周士第身上七处负伤,仍身先士卒带队边打边走,终于冲出重围。

叶飞上将:某日遇刺客,头部、胸部、手臂皆中弹

       1933年冬,叶飞将军由福州中心市委派遣至闽东巡视工作,组织了著名的“霍童暴动”。

       某日,将军至福安狮子头与地下党接头。店主领将军上楼吃饭。片刻,将军忽闻楼梯响,即见三陌生人,不及拔枪,三陌生人齐上开枪。

       叶飞头部、胸部、手臂皆中弹,鲜血淋漓。然神志仍清醒,竟顺着楼梯一级一级往下爬,爬至客店外一水沟旁,昏迷。

        叶飞将军回忆,“醒后躺于一张床上,四壁粉墙,油灯闪烁。所幸当地我党群众基础好,听到枪声即派人来观察,因此获救。”

        据了解,刺杀叶飞将军者为福安县国民党派出的特务队

名军那些事儿(242)–挂彩最多的将军群体

     续写前篇内容。

     我们军队中的帅、将、校、尉军官中负伤挂彩的情况,肯定可以打破任何国家军队帅将中的纪录,不用核查认证,肯定打破世界吉尼斯纪录的。

        随便写写,就让我震撼不已,激动万分

贺炳炎上将:共负伤十一次,身上留有十六处战伤

    贺炳炎将军夫人姜萍曾经述说,将军南征北战中共负伤11次,身上留有16处战伤。

    1935年冬,某战。贺炳炎将军右臂中弹,为粉碎性骨折。红二方面军卫生部长贺彪(后为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卫生部长,邓的儿女亲家)欲以木工锯替手术锯,以吗啡替麻醉药,为其做截肢手术。

     贺炳炎将军喊到:“不用吗啡。”嘱卫生员将其反绑于门板上,毛巾塞其嘴,请贺彪动手。

      贺彪持锯“嘎吱嘎吱”约两小时。将军闭目咬牙,汗流满身,不动一动。

     此时,贺龙元帅闻知将军手术,传令前方部队:“再坚持打三个小时,保证给贺炳炎做手术的时间。”

陈再道上将:敌弹从将军右臂进,后背颈出,险中咽喉

      1932年8月8日,红军向敌陡坡山阵地进攻。陈再道将军一马当先,率全营勇扑敌阵。两名国民党军士兵从左右两侧攻将军,将军怒吼一声,以枪托向左砸之,又回身以枪刺向右捅之,两士兵顷刻毙命。而此时,敌一颗子弹从将军右臂进,后背颈出,险中咽喉。伤口血喷涌,将军全然不顾,继续率全营向前突击。将军骁勇之名大振。

 

陈锡联上将:戎马生涯中多次负伤,四次重伤

    陈锡联将军身经百战,出生入死,尤善打硬仗、恶仗、苦仗,被誉为“小钢炮”。

    戎马生涯中,多次负伤,四次严重创伤:一为左手,大拇指被炸伤;二为下颌处,一弹穿进,由后脖耳根处飞出,从此右耳残疾;三为胸部,子弹由前胸进,后背出,贯通伤;四为腰部,一弹横穿腰部,左进右出,亦为贯通伤。将军言,幸亏都没有打中动脉,否则早就没命了。又笑说:我身子前后左右有四个洞,因此心中有气出得快,心胸宽。

  长征途中陈锡联将军腰部负伤后,卫生员作了简单包扎。某日换药,将军自己察看伤口,竟无一丝血迹,甚纳闷:负伤哪能不见血?

     便指示数位士兵将自己打横平躺高抬,伤口朝下,果然腹腔中有血缓缓流出。将军言,幸亏自己有经验,否则血在肚子里能不把人胀死?

     红军时期,陈锡联将军左手拇指受伤,由于包扎不慎,血液不流通,渐渐坏死,终成黑色。一日,陈锡联将军取白酒,连饮两大口,又饮一口喷于剃头刀上消毒,喝道:“妈的,给我黑了,没啥用了。”旋即瞪眼咬牙,举右手飞刀断左指,故将军左手拇指缺一截也,够猛够狠。

 王平将军:曾两次负伤,遇险则不计其数

        王平将军曾两次负伤,遇险则不计其数。

     某次战斗中,将军随部队进攻,忽觉腰部如遭重锤猛击,心想中弹无疑,战后竟无恙。细检之,为一皮文件包所阻,弹头夹包内。

     又某战斗,将军蹲工事用电话指挥打反击,忽觉有人推身,力甚大,不可阻,头脑亦“嗡嗡”响。盖一发迫击弹落近前,耳震聋。

      一次战斗间隙,王平将军与警卫班长于一山坡午休。朦胧中觉班长“哼”一声,睁眼视之,某战士擦枪走火,班长毙命,一弹洞穿班长头颅,从将军耳旁擦过也。某战斗,王平将军与邓国清团长立坑道观察敌情。突然一发子弹击中邓团长手,将军急回首,又一弹飞至,由其后脑勺擦过,幸仅皮破血流。若不回首,子弹正中前额。

名军那些事儿(243)–挂彩让他们受人尊重

继续续前两篇。

       战伤,是他们历经生死的标志物,也是他们身经百战的光荣花。他们是全世界战伤最多的将军群体,他们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幸运儿”。如果把他们身上的战伤累积起来,肯定可以获吉尼斯世界纪录。

     梁兴初将军:遍身弹痕累累,共负九次伤

     梁兴初将军遍身弹痕累累,共负九次伤,大难不死。

     戎马生涯中遇险不计其数。抗美援朝即三次。

     某日,将军欲骑马待发,忽敌炮弹骤至,三匹马一马毙命,即军长坐骑大青马。

    又一日,一发炮弹落指挥所旁,弹片飞入屋内,洞穿屏风,擦将军肩过,刘兴元、江拥辉将军同在现场。

      再一日,将军于指挥所看地图,忽电话铃响,将军急接之,一炮弹正落地图前,将军无恙。

     其时,来电话者为杨大易将军,故梁兴初将军见之杨说:“救命恩人。”

     杨如丈二金刚,后乃知其所以然。

 刘昌毅中将:重伤昏迷不醒,复从棺木抬其出,竟生还

         红军时期的万源保卫战中,时任连长的刘昌毅,英勇作战,身负重伤,数日昏迷不醒。

     一日,将军气绝,全连大恸,肃立默哀,将将军装殓于棺木。

     将军生前无他物,仅留一德制“勃郎宁”手枪。将盖棺时,将军警卫员言:“连长最喜这手枪,让它跟连长去吧。”

     遂取手枪置将军掌中,忽见手指微动,惊喜曰:“连长还有气!”复从棺木抬其出,竟生还。

      1946年夏,中原大战在即。刘昌毅将军亲临前线,遇敌炸弹袭击,将军脸部负伤,十多弹片嵌入下巴,牙齿全部打落,鲜血淋漓。当是时,周恩来至前线视察,建议送将军到北京协和医院治疗,将军坚辞不从。周恩来派人火速从武汉购药品及手术器械,请卫生部专家为将军做手术。因伤在脸部危险区域,众专家反复研究方案,终难决断,将军示意警卫员,取纸笔写下三个大字:“大胆割!”

杜义德中将:鼻翼有花生米大小一疤痕,自称“生死疤”

      杜义德将军鼻翼有一疤痕,花生米大小,自称“生死疤”、“光荣疤”。

     将军指之告说:“这是当红军时与敌人拼刺刀留下的。他的刺刀已捅到我这里(鼻翼),我用刺刀一下捅到他的脑瓜上,把他捅死了。”

       将军言此放声说:“什么叫你死我活,这就叫你死我活。我不坚决捅死他,他就坚决捅死我!”将军一生负伤九处,此为最轻伤。

       红军时期某战,部队攻城,初战失利。时任红四方面军第三十军八十九师政委的杜义德将军于指挥所跃出,高呼:“冲啊!”便中弹倒地。子弹由前胸进,后背出,差一点穿过心脏。

     张国焘甚喜其勇,命令红四方面军卫生部长苏井观:一定要把杜义德救活,救不活我枪毙你。

     将军言,当时没有麻药,用一条盐水泡过的纱布,穿进伤口来来回回拉,痛得要命!

长按以下二维码并识别,进入《北京瞧办主任》公众号,可以放心审阅精彩内容

名将那些事儿(241-243)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北京瞧办主任):名将那些事儿(241-243)

(浏览 23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