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红军大学去当毛主席秘书

离开红军大学去当毛主席秘书

离开红军大学去当毛主席秘书

    

    上一篇《开始漫长的秘书生涯》发出后,有读者在评论区留言,问到“童小鹏二进二出红军大学,被毛主席批评教育的事?”据父亲讲:确有此事。因内容较多,三言两语说不清楚,所以把父亲《离开红军大学去当毛主席秘书》中有关红军大学和给毛主席当秘书内容转发如下,大约2仟多字,喜欢的朋友可以转成有声朗读版。

     ​……
    1936年5月17日,杜理卿局长和我(当时任一军团保卫局秘书)得到军团政治部通知,中央决定我们两人到红军大学学习,我们都高兴得跳起来。

    红军大学校部设在瓦窑堡南门外米粮山上一个旧庙堂里。林彪任校长,毛泽东兼教务委员会主席,罗瑞卿为教育长。一科在徐家湾,科长陈光,政治委员罗荣桓,学员有彭雪枫、刘亚楼、杨成武、谭政、张纯清、杜理卿、杨立三、苏振华、符竹庭、耿飚、张爱萍、郭述申、赵尔陆、王平、周士第、张经武、陈士渠、黄永胜、彭加伦、周建屏、李涛、贾拓夫、邓富莲、张达志、童小鹏、宋裕和、莫文骅、贺晋年、张树才、刘惠农、吴富善、谭冠三、萧文玖、罗宝连、武亭(朝鲜同志)、洪水(越南同志),计36名。
    红大一科大多是师以上干部,有人统计,平均每人有三处战争伤疤。而我仅是一军团保卫局的秘书,身上没有伤疤,竟编到一科来了,政治、军事各方面都不如他们,这是组织上对我的特殊照顾。我应该虚心地向同志们学习,努力赶上他们,不拉一科的后腿。

   ……
   6月1日,红大正式开学,下午5时,在南门外红大校部举行开学典礼,会场布置得庄严、隆重。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都来了并讲了话。毛泽东讲了目前的形势和学校的任务。
    毛泽东说:”前一个时期革命形势不好,弄得我们两只脚一走就是二万五千里。孙悟空会腾云驾雾,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我们没有那个本事,可也走了二万五千里。”他说:”我们红军曾有几十万人,如今只剩2万多。要不是刘志丹帮我们安排这么个好地方,我们还不知道到哪里去呢。反正不到外国去,到外国去干什么?中国的地方大得很,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当前,我们已将’反蒋抗日’的口号改变为’逼蒋抗日’。陕北老乡运东西用驴狗子,驴狗子不愿意上山,老乡们就在前面拉,后面推,就用鞭子抽。蒋介石抗日就像驴狗子上山,我们就要逼着他走抗日的路。”他生动又诙谐的讲话,博得大家热烈的掌声。
    最后,毛泽东又讲了学校的任务,他说:”第一次大革命,广东有个黄埔学校,黄埔学生成为当时革命的主导力量,使北伐成功,但到现在它的革命任务还未完成。我们的红大就要继承黄埔的革命精神,要在第二次大革命中成为主导的力量,要争取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
    张闻天、周恩来也讲了许多鼓励的话。

    ……
    红大正式开学后,毛泽东和中央领导同志都来讲课。毛泽东讲授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张闻天讲授中国革命问题,博古讲授战役学,李德讲授战术学,周恩来主要是报告政治形势。当时上课都没有发讲义,参考书也很少。授课老师凭自己的提纲讲,学生就硬着头皮听,作笔记的纸也很少,有些同志还跟不上记。我因当秘书出身,开会做记录习惯了,就找到一些纸拼命记。教育长罗瑞卿是我的老上司,他知道我能做记录,就拿去看,觉得记得不错,经授课人看过修改后,要我用蜡纸油印作讲义发给大家,还给我一个油印股长的头衔。我要记录,又要刻写钢板、油印讲义,就更忙了。但是,又经过一次抄写,印象更深了,也是收获。


    正学得高兴时,6月12日,军委二局曾希圣局长提出把我调到二局工作,当红军六年了,从来没有到学校学习过,这次好不容易得到学习机会,才学两个星期就要调我出去,一下子搞得我思想混乱。
     第二天上午,罗瑞卿正式通知我,中央已批准调我去二局工作,二局工作很重要,应该服从工作分配。我只得服从组织决定。但我提出一面工作,希望允许我一面回红大听课。
    6月15日,我离开红大一科到军委二局报到。因为突然调出红大,思想不通,加以胃痛,所以精神不振,情绪也不佳,每天红大二局两头跑真不是滋味。
    我向戴镜元提出,现在一边工作、一边学习,两头都搞不好,我希望让我回红大学习,毕业后再来工作。他答应向领导反映。7月26日,二局的领导同意我回红大学习,我很高兴。我暗下决心,这次回校一定要努力学习,不要辜负组织和同志的期望。

    ……
   到了8月13日,这天上午上完课后,林彪校长突然告诉我:”毛主席找你谈话,要调你去工作。”
    毛泽东住在保安城边两间石窑洞里。下午3时,我先找到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兼军委机要科长叶子龙,他把我带到毛泽东办公室。一见面,毛泽东就说:”你为什么不愿意在二局工作?”这一问,使我马上捏了一把汗,面红耳赤,无以回答。他继续说:”分配了一件工作不能够随便不做,如大家都这样,那就连仗也打不成了。如果煤炭工人都不去挖煤,那所有的轮船、火车、工厂也就不起作用了。二局的工作并不怎么苦,就是苦,为了革命也是要忍耐的。红军应有它的纪律,不能任自己去挑选工作……你是很好的同志,还是青年,前途远大,应该知道这些。……现在调你在这里工作,当秘书,你还可以去红大听课。”当时我懊悔,不该提意见离开二局回红大学习。
    罗瑞卿知道主席批评我,安慰说“能得到毛主席的批评,是好事;现在又到他身边工作,那更是幸运的事,要努力工作,还要好好学习。”
    8月14日,我第二次离开红大一科,搬到军委机要科。

    来到毛泽东身边两天了,毛泽东还没有叫我去,我也不好自己去,问叶子龙,我这个秘书怎么当?他也说不清,只是说,不叫你,你就在机要科帮助校对电报,抄存电报。所以以后有些老同志开玩笑说,我是毛主席的”名誉秘书”,实际上是毛主席的秘书(叶子龙)的秘书。这倒是合乎事实的。

    除在机要科工作和红大听课外,其他事情还是很多的。写长征回忆录,李克农是中央联络局长,负责统战工作、白区党组织及外交方面的工作,对外称外交部,有些秘密文件要抄写、保管等事项,也交我负。

离开红军大学去当毛主席秘书

毛泽东1936年秋、冬在保安(现志丹)居住和工作的两个石窑洞。左边的小窑洞是叶子龙、李质忠、童小鹏和军委机要科居住和工作的地方。(1996年12月摄)

离开红军大学去当毛主席秘书

红军大学第一科学员1936年7月摄于保安(现志丹)。(背雨伞指挥唱歌者是彭加伦,彭的对面是童小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txp纪念专辑):离开红军大学去当毛主席秘书

(浏览 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