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网

【河顺文艺. 第03期】 病殇 | 新 生

【河顺文艺. 第03期】 病殇  | 新  生

没有经历过挫折和苦难,
你可能不会品味真正的幸福滋味。
我刻骨铭心地品味过了,
就觉得每天,
每时每刻,
都被幸福包围着。
周身笼罩着五彩缤纷的祥云。
遇到的所有别人认为的块垒,
在我都是不值一提。
知足吧,珍惜当下!
                                                                     ——题记

 

【河顺文艺. 第03期】 病殇  | 新  生

病          殇 

    

      “呜,呜……”哭声中伴随着杂沓的脚步声,病房走廊的响动惊醒了子夜睡觉的病人和陪护。

 

      我从惊恐中醒来,见到房间几个人都向窗外望,窃窃私语中似乎说:“小老宋‘走’了……”

 

      “小老宋‘走’了”!像一声惊雷炸了我一下,我不敢置信地问:“是吗?”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

 

        窸窸窣窣中,我披衣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出房间,对后面老父亲阻止的呼喝充耳不闻,推开716病房的门,中间病床旁是一滩污血。

 

     “是小老宋的?”

 

     “是,大夫让他输血小板,他不输,到底还是挺不过,走……走了……”

 

【河顺文艺. 第03期】 病殇  | 新  生

       我泪流满面,也顾不得擦,踉踉跄跄地不知何时回到病床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唉,前两天小老宋还串房来看我,说血象快杀的低下来了,再过两天就不敢随便行动了。我还劝他注意营养,不要光吃青菜萝卜煮面条,该用什么药就用,听大夫的。这不,这次血象低下来,血小板降到了1×109/L,腿上、胳膊上有了很多的出血点,还拒绝输血小板!曾经有一疗程,我俩在一个病房,他怕花钱,就硬挺着不输。我说如果你没钱,就先用我借的钱输血小板,他不肯,硬是挺着血象升上来,险险地闯过了那一关。我担心地批他:“这险不能冒,要知道一关闯不过,就前功尽弃,前边的钱就白花了!”

 

        其实,我也知道他是真的没办法。一个下岗工人,找个临时出苦力的活儿,也挣不了几个钱,爱人在乡下,儿女又待业,因生病借钱搞得人见人怕。正当壮年,就这样匆匆离开了人世。

 

       大老宋,五十六岁,比小老宋大六七岁。入院时候,只知道自己是贫血。大夫和家属都瞒着他真实的病情。大老宋年龄大,身体魁梧,饭量还大得惊人,一顿能吃一只烧鸡,半夜一点多钟,还得起来加餐一回,不然这觉睡不安稳。说起话来高声大气,走起路来地动山摇。他是特种兵出身,曾经 参与粉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战斗,听他讲捉邱会作等人,直使你为他伸大拇指。就这样一个人,咋看咋也不像得了绝症的人。

 

        他很有同情心,每天都帮我们这些快要走完生命最后旅程的人打饭、送尿等等。那么爱说话的人,只要见我到生命危险期那几天就一声不吭,皱眉苦脸地看我忍受病痛的折磨。有一疗程,我臀部感染做了大手术,他还从7楼跑到3楼外科病房看望我,一次又一次,真让我感动。

 

        有一天来看我,突然像换了一个人,少气无力,蔫的让人不敢想象是他。他冲着我幽幽地说,“老弟,我这病怕也不好治,以后可能没法常来看你了。”我“嗨”了一声:“老宋哥,说什么话!我这么危险的病,不也一次次闯过来了吗?哪有刚治就说不好治的。不要怕它!”

 

       他蔫蔫地走了,从此再没见过他一面。

 

      后来我才知道,他也像小老宋一样“走了”,又是一个不幸的人!那一疗程出院后,我还特意买了鸡蛋、纯奶等营养品乘车去他家和其临近村的小李子家看望。老宋嫂悲伤地说:“那口子一知道自己是白血病,精神一下子就垮了,拒绝治疗,非嚷嚷着出院。大夫和我们家属都没办法。”

 

      “大哥就怕这病?”

 

      “不完全是,”宋嫂说,“他早就不想住院了,每天要花那么多的钱,他心疼呀。你没见有几回都同大夫嚷嚷,嫌给他用的药贵。俺家就存了这么几个钱,他知道早用完了,也不知我们从哪里弄来的钱。当年他从部队转业后,到了一个工厂上班,没几年又下岗了,他着急啊!他借钱创业,办了一个养猪厂,这些年有赚有赔。近两年猪肉行情看涨,他心里高兴,干劲也大,谁知偏得了这种病,他不甘心哪!儿女们眼看着都大了,需要钱办事成家!可想到自己一天就花掉两头猪甚至三、五头猪的钱,心疼的不得了。”

 

        听了宋嫂的话,我恍然明白了,原来大老宋拒绝治疗,还是怕了这白血病。因为每天同白血病人一起生活、治疗,他实在太了解其中苦难,他是一走了之,就是不想给家人更多的累赘、麻烦……

 

        病殇之殇,如果说16岁至19岁是长殇,那么,大小老宋之殇,是否是老殇,词典上没有规定。况且这“老殇”也与现代社会平均70多岁的寿龄太不相称,他们仅仅只有四、五十岁呢,人生的道路还应该很长很长……

 

        我懊丧、无奈地从大老宋家出来赶往临近村寻找小李子。按照小李子说的方向、地点,找了三个村都没打听到他,只好神情沮丧地拎着营养品回家了。可怜的小李子只有19岁,住院后因为后续资金赶不到位,只好放弃治疗回家等死。本来我是想,见了他,我可以现身说法,“白血病也会治好的,不能放弃!”但是知道了大老宋家的情况,我又怕见了小李子家人说“筹钱”的事儿,因为我也家徒四壁,产荡家倾了,有救人之心,无救人之“钱”呀!

 

        小龙儿18岁,是个英俊、帅气的阳光男孩儿,人见人爱,就是得了绝症,还是有不少女孩子“看过来,看过来”,愿意和他交朋友。他也忒逗,俊气的脸学起《西游记》里巡山小妖的怪脸,一边走一边筛锣:“大王要我来巡山呀,巡了南山巡北山哪呀……”惟妙惟肖,令人捧腹。这么可爱的男生,坚韧地闯过了一个个生命危险期,眼看就要痊愈了,最后一个疗程因为想省钱,不听大夫劝说,化疗一结束就出院回家了,结果血象走低,高烧不退,及至长途护送至医院时业已烧成了植物人,从而不治而殇!

【河顺文艺. 第03期】 病殇  | 新  生

                 大王叫我来巡山

 

        小龙儿还曾享受过人间的幸福,小山儿家里却长期紧巴。15岁患了白血病,治了些疗程花去二三万元钱,虽然缓解得相当好,却没钱巩固治疗,17岁就出外打工挣钱,18岁病情复发。记的那年,我前脚出院,他后脚就咽了气。

 

        有个12岁的小姑娘临死之前对着大夫、护士的叫声,至今仍在我耳边回响:“叔叔、阿姨、姐姐们,救救我吧,我要上学!我要上学!”她的母亲为救治她,只得到车站、街头向行人乞讨……

 

        然而,也有不少人财两丢的,那个姓刘的小老乡,治疗花了80多万元,骨髓移植后一个月就不行了。难以想象,这么昂贵的治疗费用,今后会给家人带来多大的压力,钱债、人情债还到几时才会了?

 

        在家乡,我也算被称为“上流社会的人”,可一病,沦落到弱势一族,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过去过着小康富足的生活,“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或者说也知道点儿“饿汉子饥”的表象;现在自己连带家人、亲戚都成了“饿汉子”,对基层民生也就了如指掌了。作为一名公职人员,我常常扪心自问,我为社会、为人民做了哪些好事?每念及此,心中不免惴栗,寝食难安。

 

【河顺文艺. 第03期】 病殇  | 新  生

        过去我看到遭受病患、灾害、残疾的乞讨者,就了解、盘诘对方一些情况而后区别真假赠助几个钱,现在我见他们却不问情由就捐钱,盖因自己曾经罹患,落得个“我心自安”!

 

       那年二月,温家宝总理在天津火车站救助白血病患儿李瑞的消息,引起社会对白血病医疗问题的广泛关注。我作为曾患白血病者感谢总理对李瑞的关爱和救助,但我更想警醒社会:总理的一万元钱可能对李瑞的救助起到一定作用,甚至是关键作用,但对于救治一位白血病患者全程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怎么才能使大病的弱势一族与稳定、和谐的社会融为一体,曷不令人深思?

       【河顺文艺. 第03期】 病殇  | 新  生

– End –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河顺文艺. 第03期】 病殇 | 新 生

(浏览 3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