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刘亚洲和徐才厚的交往:他自称几十年没讲过一句真话

刘亚洲和徐才厚的交往:他自称几十年没讲过一句真话


刘亚洲有次在国防大学发表讲话时称:


军队中谁是最没有骨头的人?是徐才厚。他没有性格,这可能也是最大的性格。他上哈军工的时候很怯弱,只会唱歌拉二胡。现在看来怯弱也是一种智慧。徐才厚创造了一个记录,五十年以来没有提过一个反对意见,军中也只有他这样的人能升到这样的高位。他曾经到一个海滨城市去看一个首长,他的首长。他的首长对他说:我退役前,是某某某部门任职最长的部门长,但是我最没有思想。接着说了一句:这就对了。然后徐才厚说:我几十年来没讲过一句真话啊!


刘亚洲在讲话时还透露:


徐才厚在弥留之际,讲了两句话。这是从办案人员口中传出来的,非常准确。一句:郭伯雄的问题比我严重得多;第二句:大区正职的将领中,没有给我送钱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某某某,Ido not mention hisname。(他指的是刘源)一个是刘亚洲。


但是我在军委扩大会上曾经讲了这样一句话,你够不着军委领导也就罢了,正军以上领导,副军以上领导,大区以上领导,凡是够得着的,逢时过节,去看郭伯雄、徐才厚和其他军委同志谁空过手?我没空过手,我不会送钱,送的其它东西也不值钱,但我没有空过手。


刘亚洲和徐才厚的交往:他自称几十年没讲过一句真话


据悉,徐才厚在中共十五大时能阔步进入总部机关,并非海外传闻的得到时任某位军委领导人的青睐,彼时,该领导人并不认识徐才厚,徐才厚依赖的还是一位山东籍的某军队政工系统高官的提携。农家子弟的徐才厚出生贫寒,素无背景,能在军中扶摇直上,与该高官的赏识、选拔和一再举荐不无关系。


1996年,徐才厚从总政副主任位置上平调至济南军区任政委,三年许,完善其任职履历后,徐才厚再一次调回总部机关。1999年,他与时任兰州军区司令员的郭伯雄同时进京,升任中央军委委员,分别担任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和总参部常务副总参谋长。


2000年至2002年,徐才厚还曾兼任中央军委纪委书记。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上,徐才厚升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上,徐才厚晋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次年,在辽宁大连市长兴岛徐家庄后山一处荒地,徐才厚家的祖坟被修葺一新。作为徐家长孙的徐才厚和另外两个堂弟的名字一起被镌刻在祖宗墓碑上,显示其已完成光宗耀祖的祖训。

当地居民说,以前通向徐家祖坟是一条只够一人走的小道,后来的土路是当地政府为他家专修的,可容小车通过,两边挖了水沟。2005年之后,徐才厚曾回到徐家庄专程拜祭祖坟。徐才厚的远房亲戚徐大海说,要是徐才厚不落马的话,这条道就要铺成柏油路了,现在估计不会再列入当地政府计划了。


在2007年中共十七届一中全会上,徐才厚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其仕途攀升至人生的最高点,直到2012年卸任退休。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作为主管全军政治工作的军委领导人,徐才厚掌管了230万解放军及80多万武警部队中高级干部的任免大权。


2012年中共十八大后,徐才厚的人生抛物线不再舒缓平稳,即便已是退休高干身份,亦未获得意想中的平安落地,相反,其命运急遽而下,星光黯淡,终成阶下之囚。


2014年3月15日,正在301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病床上的徐才厚被叫走,某军委领导当面宣布,对徐进行组织调查。当失魂落魄的徐才厚回到医院时,已经进不了301医院西院,而被直接送到东院小南楼。有媒体描述称,“几个工人当着徐才厚的面,往窗户上钉上隔离栅栏等安防设施。”


西院是301医院专为地方省部级、军队军级以上领导治病的专区。徐才厚被转至东院,其万劫不复之命运已显而易见。当晚其在北京的妻女也随即被抓,其秘书秦某亦被控制。


“3月15日当天,在京的部队就大面积知道了。因为徐才厚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之后,院方把原来住在301医院东院小南楼的人全都迁走了,而原本的警卫人员也都换了。”知情人士称,301医院的人都知道徐才厚在哪里住,住院楼层转换和病员迁移,整出这么大动静,消息就非常快地传出来,再也无法瞒住。大家知道,这次“肯定要动他了”。


徐才厚被立案调查的当天,恰好是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宣布成立之日,选择在军队宣誓决意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这天查办徐才厚,意味深长。


在十八大前的2012年初,原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纳入总后和军委纪委的视线后,徐才厚与腐败有染的各种传闻就不绝如缕。总后勤部机关上下大多知道副部长谷俊山“朝中有人”。从河南地方部队的小吏擢升到总后机关任职基建营房部多个要职,谷俊山官运亨通,几年一个台阶,要不是总后勤部党委刘源等人的竭力举报和抗争,谷俊山说不定真能如愿得到他所说的“总参第一副总长、上将”的要职。

在调查谷俊山案期间,疑有徐才厚等背后势力的反复作祟、阻挠办案进程,意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让谷俊山过关。但总后党委牢牢咬住谷俊山腐败的相关线索不放,深查细纠,终于梳理出谷俊山涉嫌犯罪的扎实证据。


2012年1月下旬,几番内外部交锋较量之后,黔驴技穷、已成强弩之末的谷俊山终被拉下马来,军纪委宣布对谷俊山进行调查。知情人士披露,在谷俊山被调查前,徐才厚把他接走了。谷俊山尽管自知大势已去,但仍欲作最后一搏,多次送给徐贿金,共计达4000多万元。据悉,徐才厚女儿徐思宁结婚,谷俊山就送了2000多万元。


这一年,徐才厚也自知到了任职最高年限,仍想竭力庇护自己培植多年的亲信,维护既往的军内势力不倒。但事情发展并不如徐意想的那样美满:他不但保护不了亲信,连自己的运势也开始下行。当年11月,徐才厚从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军委副主席高位上退休。


麻烦开始更多地呈现,徐的亲信谷俊山“进去”之后,挖出来的问题越来越多。知情人士透露说,谷俊山也越来越感觉到,“没人能像承诺的那样保自己,开始如实交代问题,包括几次上千万元行贿徐才厚的情况。”徐才厚用了将近20年精心构筑的权力大厦开始倾斜,各种有关他的负面传闻不断发酵。谷俊山贪腐案“拔出萝卜带出泥”,牵出了徐才厚。


2013年3月,全国两会上,本该到场的卸任的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全程缺席,引起外界遐想;2013年国庆招待会上,身着戎装的徐才厚以退休军队老领导的身份出席,引发海内外舆论猜测其已“平安无事”。不过,此时的徐才厚,已是满头花白头发,与往日神情不可同日而语。


2014年4月,在福州军区原副政治委员王直遗体告别仪式的消息中,徐才厚的名字缺席,外界疑窦再生。而这次徐才厚确实已被限制自由,接受组织调查。


知情人士披露,身患膀胱癌的徐才厚在查出病患后不久,解放军301医院、307医院就集中专家对其进行诊治,病情得到有效控制。2013年下半年,住在301医院西院高干病房的徐才厚常常焦虑不安,外面有关他涉贪的风声一阵紧似一阵,徐才厚日显惶恐。


2014年春节前,徐才厚决定出去转转,顺便打探一下消息,“走动走动”。徐才厚当时跑到海南三亚转了一圈,却无心看风景,而是以看望在那里休养的老领导为名,到处请托和求助,企图脱罪免责,平安过关。徐才厚并没见到他想要见到的人。


但从三亚回来后,徐才厚却到处放风,跟人说他没任何问题了,老领导都给他打了包票。徐才厚似乎也自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但自我安慰、造势毕竟起不了作用,该来的后来还是来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玥玥叹世界):刘亚洲和徐才厚的交往:他自称几十年没讲过一句真话

(浏览 6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