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河顺文艺·第742期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编者按

各位听友,各位看官,前天河顺文艺刊发了清风荷影先生的散文《林州大烩菜》,没想到,一文激起千层浪,阅读量刷刷刷的飙升,短时间,上升到870多人,反响极大,有网友多彩艳华留言:
 
《赞林州大锅菜》
林州大锅烩菜香,
美味佳肴润胃肠;
食材新鲜集多样,
色香味道获赞扬。
锅气沸腾菜荡漾,
香气扑鼻心舒畅;
品尝一口醉在心,
回味无穷永难忘。
红白喜事打主场,
食客蹲坐在街旁
地方美食展风采,
林州一幕好风光。
网友尚善说:
 
一大锅烩菜,里三层外三层,风卷残云,几分钟见底,如把这种抢劲用到战场上,光是这种气势,就能把敌人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了!
 
而马章生也凑热闹道:
 
林州大烩菜,
菜是真不赖。
吃的是文明,
抢的风气坏。
盆盆往家端,
去了还再来。
老弱还没盛,
锅底朝天晒。
海阔天空感慨地说:
 
“林州大烩菜,吃起来那叫一个爽!爽到歪歪的程度!”
那么,今天再给大家分享一篇文章,是我们副主编王俭周先生的一篇散文,题目就是《林州大锅饭》。他用细腻的笔触道出林州人之所以喜欢大锅饭的真正由来和在这块土地上由此生发出来的人情世故。

 

【散 文】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大/锅/饭/

温馨提示:点击上面音频图标听本文播讲。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文 / 王俭周

诵读 | 新 生

 

林州有位哲人,说人的一生无非“三大锅饭”:出生一大锅、结婚一大锅、走后一大锅。其中,出生时的大锅饭,主人还在襁褓之中,未必有印象,也压根儿吃不动;走时的大锅饭,主人已驾鹤西游,不再食人间烟火。这一来一去的两大锅饭,都是为别人准备的。只有结婚时的大锅饭,主人才有机会与亲朋好友一起共享。因此这一锅和另两锅相比较,注定是隆重、喜庆、热烈的。

      

        大锅饭是菜,主食是米饭。做米饭时,先用温水淘米、泡米,大锅内大火烧水待用。待水沸腾后,把泡好的米下入锅中,用大锅铲溜着锅底沿顺时针方向迅速搅动,以防米粒抱团,米完全入锅后则不再搅动。米饭八成熟时,舀出多余的米汤,关火。关火是个技术活,既要使火势迅速降下来,还得保持足够的余温。这里有个诀窍,就是用择下来的白菜帮子塞满炉膛压住火苗。关火后,米饭有个烘焙过程,此时一定要用湿布沿锅沿贴满一圈,以防水分过快蒸发。

         一锅成功米饭的标准是,米要不软不硬,粒粒劲道,芳香四溢。锅底还要有一层薄薄的金黄色的锅巴,那是这锅米饭最完美的收笔,大家趋之若鹜竞相争夺便是对大师傅们最好的褒奖。


        想做好这一锅米饭,不但要有过硬的技术,还要有充沛的体力,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林州一中后勤上的付万生、郭新书、李增福等师傅,便是个中好手。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米饭做好只是大锅饭成功的一小半儿。另一半似乎更为关键——大锅烩菜。米不怎么好吃还可以由菜来找补,可是大锅菜做坏了,那就是彻底失败了!


        林州的大锅烩菜主要由白菜、粉条、大肉、豆腐、腐竹、黄豆尖儿、丸子、皮渣、海带、蒜苗等食材组成。其中最具林州地方特色的是皮渣。上好的皮渣都是自己加工制作,要在头一天做好备用。


        开火倒油,待到油温八成后放入大葱、姜、花椒、八角,炒香后下肉翻炒。肉熟后另起锅倒油,先下黄豆芽和白菜翻炒,白菜要到“出汗”后,方可放入豆腐、海带、皮渣、粉条、丸子等食材。粉条“吃水”,入锅后要倒入足量的开水才能保证锅底的食材不糊。菜八成熟时,把肉还原回锅里,加适量的盐,再倒入酱油、香油、十三香、鸡精等调料,倒入老抽上色。最后是点睛之笔——出锅前撒上生蒜苗,如同兰州拉面上边撒的那一把菜叶(兰州拉面的菜叶由蒜苗、香葱、香菜组成。我感觉,林州大锅菜可以借鉴一下这个做法)。蒜苗要七分绿三分白,生撒在菜的表面,等开饭前,略微一翻,一锅以琥珀色为主调、绿色白色作点缀的大烩菜就算大功告成了。


        此时,米饭的清香,烩菜的浓香弥漫在空气中,诱使人口舌生津,早有亲朋好友、街坊四邻拿着勺子举着碗挤在了大锅前,等待开饭那一刻。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开饭,是有讲究的——提前从大锅里打出一盆米一盆菜来,一碗一碗的端给女方的亲戚们——“新客”。因为此时的新客,即使他是你的老相识老朋友,甚至是刚成为亲戚的老街坊,也要“摆谱”的。特别是一些老年人,拖着长腔“挑着理儿”。他人生阅历丰富,知道此时不挑着点儿,以后可能就再没挑的机会了。男方则要表现出毕恭毕敬的态度来,即使有人是达官显贵,也要“点头哈腰”,以表示对新客们的尊重。


        给新客们打饭的同时,也要给自己预留点儿。不留一手,主人极有可能错过一生最重要的“这一锅饭”而遗憾一辈子。


        此时,婚礼的程序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大家的热情快要耗尽,有的已经急不可耐,甚至要掀开锅盖。掌勺的师傅们要装作生气的样子,用手按住锅盖,营造出一份紧张对峙的氛围来。“啪、啪、啪”火鞭一响,掌勺的师傅揭开锅盖,“抢饭”大戏开始上演。数百人围在锅边,人头攒动,摩肩接踵!胸贴着背,背靠着胸,你推我搡,一来一往,他踩着他的脚面,她的膝盖顶到了她的腰眼儿……没关系,也不必道歉,大家都很通达。有的拿着盆,有的举着碗,还有人端着锅。挤在最前边的人,还能够从从容容地在大锅里左挑右捡,身后的人急不可耐地举着手,等着接过勺子来,口里不停地催促着“快点儿、快点儿”。有耐不住性子的女人,侧着身子从前边人的腋下,直接用碗从大锅里舀了一碗菜,笑呵呵地弓着身子,从人群里挤出来。这下可奏响了“锅碗瓢盆交响曲”,只见盆盆罐罐在大锅里上下翻飞,叮当作响……锅里的内容越少,抢的程度越激烈。有个子矮的,头发上眉毛上粘着若干米粒;有力气小的,被挤的自个倾了自个一身菜汤;还有人马失前蹄,狼狈不堪……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大锅饭就是要抢,只有抢,才能把婚礼的活动推向高潮。


        有西部的客人来林州参加一朋友的婚宴,我教他如何抢大锅饭,友人很是兴奋,早早“自摸碗儿”挤进人群,当他端着“流天漫地”的一碗饭从人群里挤出来的时候,高兴的不得了,称赞道:“林州的婚宴真好,不用正襟危坐,没有繁文缛节,而且喜庆。其热闹火爆程度不亚于云南的泼水节。”


       听到客人的赞扬,我心里美滋滋的,不免有些小嘚瑟:“那当然了,这就是地道的林州特色,全国仅此一份,没有假冒。”


        既是抢,说明了饭好吃,也说明主家为人处世好,口碑好。其实就是这样的,当你做好一大锅米饭烩菜而门可罗雀时,恐怕你就得反思人生了。

        我亲自见过一个场景,大概是事主不谙世道、也许是过于清高,过于严肃,以至于儿子结婚时没人凑热闹,“白光净面”的显得不是那么回事。妻子强装笑颜地拿起红头绳,在他男人头上挽了个发髻,再拿棉花团蘸了蘸墨水给她男人抹了抹脸,他男人尴尬地返过来再给妻子也扮上,其场面可谓“凄凉”!当然,他家的大锅饭也热闹不到那里去。


      有很多人对抢大锅饭这一行为颇有微词,认为这是不文明的体现,丢林州的人。我不很同意这种说法。这么多人去抢大锅饭,不可能都没素质。大家都抢过。我们驱车数十公里去赴宴,并不是冲着一碗米饭烩菜去的。不必计较是抢着吃还是排队吃!真正饭剩下来,给送到家,大约都会推着手说不要不要,吃不了。都是图热闹,谈素质高低就言重了。


        对林州抢大锅饭这一行为,或许会有很多的争论。不过我想,当我们的地域文化真正强大了,我们就会拥有很大的包容心,一些看似丑陋的表象,会质变为地方特色。就像云南的泼水节,大概也有这么个过程。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等到客人们放下碗,大锅饭宴会就快要结束了。这时宾客要腆起肚子、打起饱隔、抹着油嘴、挑着牙缝里的肉丝向送客的主人频频点头,主人才能心安。主人站在路边,挨个儿递烟,客气地问陆陆续续离开的人们:“饭菜怎么样,没有吃好吧?”客人一定要回答:“吃好了,太好了,你家的大锅饭最香,是我吃到的最好的大锅饭。”主人最爱听这句话,就等着听这句话。即使饭菜有些不尽如人意,你也得违心地说好来满足主人的虚荣心,切不可耿直地提出“宝贵意见”,这叫人情世故!


        只有听到完美的评价,主家才算满意。


        婚宴结束了,主家还不算结束。那油迹斑斑的大锅,狼藉一地的碗、筷、盆子、菜根、炉灰在等着主家,够他们收拾一阵子的。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 作 者 简 介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王俭周  笔名,建树。南省报告文学学会会员  安阳市作家协会会员  林州市赞鑫盘扣脚手架制造有限公司经理。

 

-主播简介-

 

【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魏俊彦  笔名新生,河南省林州市人,大学文化,长期从事红色文化史料的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有《血荐轩辕》《林州热土领袖情》《创业丰碑》《红旗漫卷林虑山》《林州市革命老区发展史》《林州市水利史》《中国共产党林州市历史大事记》等10多部文学、历史著作。爱好诵读、曲艺和书法。 

-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散 文】林州大锅饭 | 王俭周(文)新生(诵读)

(浏览 38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