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英雄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受苏联科学家论文的启发,美国设计出全球第一款五代“隐身”战斗机!

第一个发射人造卫星、第一个把人类送入太空的超级大国,自己的电子工业却沦为傻大笨粗还费电的代名词!

苏联点错科技树,不仅坑死了自己,还差点把中国带到沟里——选择大于努力!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不能完全相信苏联人!”就是他,王诤!拼了命也要把中国的科技树扳正!

即便是时至今日,看到美国对华为芯片封锁……我们恨半导体技术技不如人!

其实,当年在王诤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曾经也是一枝独秀!

老王的半导体大棋,落子半个世纪后才看出高明……

一、盛世危局,点错科技树的下场
1991年12月25日,一座红色大厦轰然崩塌——
苏联,解体了!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红色巨人苏联(SOVIET UNION),解体为15个国家
曾经的苏联,有多辉煌?
吓得美国都不会打仗了!
冷战前期,以美英为首的北约,怎么算都扛不住红色钢铁洪流……只需一星期,苏联小伙子们就能在英吉利海峡边痛饮伏特加。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西方谈之色变的苏联装甲集群
吓得美英干脆放弃常规战,准备在家门口(西德、荷兰)埋核地雷!
没错,就是把原子弹当地雷使……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核地雷样品,为了保温还在地雷里养鸡
强大的苏联吓得美英“自暴自弃”,为啥一夜之间就亡国了?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国内报纸报道苏联解体
有人总结苏联解体:是道路问题,苏联变“修”了;有人反思是信仰问题,苏共背叛了苏联人民;有人觉得是经济问题,阿富汗战争拖垮了国民经济……
但有一点极少被人提及——苏联败亡,始于点错科技树! 
科技树,是一个国家的发展战略,可苏联总是点错。
二战刚结束,苏联就点错了海军科技树……
美国人见天在赫鲁晓夫耳边吹风,说“航母是浮动棺材”,忽悠苏联放弃航母。
结果毛子忽忽悠悠真瘸了——古巴导弹危机时,美军出动庞大的航母战斗群,苏联这边连艘像样的水面舰艇都没有。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古巴导弹危机中,美国出动航母战斗群对峙
吃了大亏,苏联才回头开始重视航母。
就在导弹危机同时,苏联科学家彼得·乌菲姆采夫发表了一篇论文——研究成果是钻石切面形状可以散射无线电波。
20多年后,美国就指着这篇论文,设计出全球第一款五代战斗机,能在雷达上“隐身”的F22。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美军F22战斗机,机体使用类钻石切面设计   
而苏联又一次点错了空军科技树…… 
毛子国防部:“什么隐身、无线干扰都是奇技淫巧,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苏联飞机快就完事了!”
苏联用这种东方不败的套路,玩命点发动机科技,他们偏科到什么地步?
就拿60年代令美国人闻风色变的米格-25举例——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苏制米格-25,“大力出奇迹”思路的产物
苏联飞行员一旦发现被敌方导弹锁定,根本不屑于做规避动作,或是发射干扰弹——“费那个事干嘛?”直接轰油门加速。
加速到多快?
比当时导弹还快!
米格-25能加速到3.2马赫,每秒能飞1088米,注意是秒咯!
“只要飞的比导弹快,美国人能奈我何?”
在这样的大思路下,苏联空军轻视隐身设计、隐身涂料、无线干扰等技术,这几个科目一直不及格。或者说是根本没去上课,期末也不补考清考。
继承了苏联衣钵的俄罗斯也延续了偏科,俄国现在最先进的苏-57战斗机,从隐身能力到光电系统全部落后。比起其他五代机(美国F22、我国歼-20),直接等于出土文物。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俄制苏-57,以共同开发的名义,坑了印度六十亿美元
50、60年代的苏联可不是这样的,作为第一个发射人造卫星的国家、第一个把人类送入太空的超级大国,电子工业曾是他们的强项。
为什么后来苏俄的电子产品,会沦为傻大笨粗还费电的代名词?     
究其原因,还是后来点错了科技树——    
选择,有时比努力更重要!
当年堪称苏联“国师”的科学院院士瓦伦丁·阿夫迪夫,突破了电子管小型化的技术,这下让苏联看到了电子管光明的未来……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小型化的电子管
甚至连赫鲁晓夫都表示:“苏联以后不要搞晶体管(半导体),集中力量搞电子管小型化。”
赫秃子种个玉米都够呛,之所以敢在电子管上孤注一掷,绝对是受瓦伦丁这些“国师”的影响。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赫鲁晓夫(左一)还点错了农业科技树,在苏联发起“玉米大生产”,造成北方农户颗粒无收
此后苏联在军工科技、电子消费品上,统统使用电子管。“宁要共产主义的电子管,不要资本主义的晶体管”。
直到八十年代,苏联才发现电子管是条死胡同,而半导体的晶体管居然能小到纳米级别(0. 0000001厘米),这是电子管想都不敢想的。
这时,苏联的计划经济委员会还幻想着电子产业能:“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可惜,阳寿将尽……
1991年12月25日,一个“地图头”在克里姆林宫宣布:
“我也不是谦虚,你们另请高明吧!——顺便,苏联解体!”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擦泪的戈尔巴乔夫,因为头上有个地图式胎记,他也被称为“地图头”
苏联点错科技树,不仅坑死了自己,还差点把中国带到沟里——
因为中国差一点也走了苏联的老路!掉入电子管的大坑!
二、七十年前的“带货主播”
50年代初,周恩来最怕批两个人的报告:
一个是陈赓,为了尽快建立哈军工,把总理堵在厕所里签字。
另一个是王诤,为了建立新中国的电子管厂,把总理堵在办公室里签字。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点击图片,了解我军通信领域的“任正非”——王诤中将
相比之下,陈赓是要人,要各学科教授大牛,这个还可以协调。
而王诤是要钱(其实要的是米,建国初用粮食当货币)——要新建电子管厂,这个费用对新中国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周恩来看着桌上这份《关于建设无线电零件厂和电子管厂的报告》:
“不是才给你拨了7.8亿斤小米……”
王诤:“那是建设国防通讯网的费用,现在全国一张大网。总参一个电话,能摇到国内任何一个团级单位……你就说牛不牛逼!点不点赞!”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王诤是个带货小能手,深知要让总理掏钱,一定要突出“卖点”:
“我这次上朝鲜战场,发现无线通讯太重要了!美军火力把我们的部队压到坑道里,我们协调反击、步炮协同都得靠步谈机”。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经典电影《英雄儿女》剧照,王成使用的通话设备就是“步谈机”。步谈机能发电报又能打电话,是无线电话和电台的合体。
王诤:“虽然志愿军逐步换装了国产步谈机,但里面的核心零件——电子管,只能向苏联买(英美等帝国主义国家已经对中国贸易封锁)
老王给总理算了一笔账,照中国部队这个规模,每年光买电子管的花费每年就是一大笔,不比造电子管厂便宜……
周总理当然知道自己造电子管的好处,但当时刚解放百废待兴,国民经济很大一部分又用在朝鲜战场,余额不足啊!
1952年8月4日,毛泽东主席在政协会议上发表讲话,明确提到:“去年抗美援朝战争的费用,和国内建设的费用大体相等,一半一半。——洪七注
于是总理很惋惜的给王诤点了个赞,表示“你推的这个宝贝真不错!但现在钱包余额不足,先加到购物车里,以后开通了花呗就买。”
周总理从不忽悠人,等他开了“花呗”,真来找王诤下单!
谁家出的“花呗”——
华约出品(苏联和东欧各国)。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红色疆域的国家属于华约,绿色属于北约阵营
1956年,华约集团启动了一场大型援华工程——通过技术转移的形式,帮中国建立工业体系。
这场援助因为有156个大型项目,也被我们称为“156工程”,它堪称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知识产权转移(金灿荣语)
华约各国不仅借钱给我们买设备,售后也五星——他们派专家来中国,手把手地教我们建立起工业体系。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反应156工程的宣传海报
周总理之前跟王诤许的愿灵验了!156工程里,就有援建中国的电子管厂!
电子管技术从苏联引进,钱从华约的“花呗”里借……
在“一五”建设期间,全国电子工业投资总额为5.5亿元。而这家坐落在北京酒仙桥的电子管厂,就拿到了1亿元投资,几乎占了全国电子工业总投资的五分之一!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北京电子管厂投产后
总理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王诤(电子管厂在总理的购物车里放了五年),“你要的电子管厂发货了,卖家分期还给包邮,专家上门安装”。
谁知老王这个带货主播“很贪心”,盼了五年的宝贝终于下单,他却不满足:
“咱们不仅要建电子管厂,还要有晶体管(半导体)厂!”
三、没有电子管的计算机?那是算盘!
老王居然要建晶体管厂!这连周恩来都感到很诧异!
因为王诤念念叨叨电子管,已经在他耳边念了十多年……
1944年,美军派了一支观察组到延安,谈判两军合作的事情……王诤作为我方谈判代表,竟“逼着”美军签下了史上第一份丧权不辱国的协议。
啥叫“美军丧权不辱国”?点击蓝字了解王诤谈判的鬼才故事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毛主席(左)、彭德怀(右)与美军观察组成员合影
王诤在谈判桌上不吃亏,谈判桌下也要占便宜——他通过朋友关系,从观察组手上借到了美军最新的通讯装备:
超短波无线电话机!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王诤后来研制的701型步谈机,就是参考美军这个无线电话。
当时毛主席用了都点赞:“这个电话好,可以不用电线,美国人能造这东西,我看我们也能造……现在交给你们(王诤)一个新任务,制造我们自己的无线电话机!”
老王当即就答应下来,可这一答应就是四五年……直到解放战争时才造出来。
为什么拖这么久?
最核心的零件,电子管没有着落(重要性就像现在电脑、手机的芯片)王诤再牛逼也不能徒手造电子管。
电子管,成了王诤的心病。
后来解放了,王诤这烧钱的家伙又从国外期刊上了解到——美国和苏联都研制出电子计算机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ENIAC(美制),足足占了两面墙。
于是又找总理“安利”计算机,说这计算机总总好处……
老王真是“带货小能手”,针对不同顾客有不同话术。如果说计算机对科研计算的帮助,总理可能感受有限。但周恩来对密码学研究很深,大革命时期曾亲自编纂过一套密码——
豪密!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周恩来在革命期间化名“伍豪”,伍豪编纂的密码简称豪密——洪七注
王诤直接夸计算机,能破解他的“豪密”。
总理这么多年来,对他这套密码一直很自信。因为国民党在败退台湾前,多次试图破译“豪密”,但屡屡碰壁……
“老王居然叫嚣,电子计算机能破译我的豪密!”
这一“引战”,就把总理的关注提起来了。老王再进一步带货,电子计算机运算能力逆天,根本不管你什么密码逻辑学,编码语言,加密习惯什么的……
就靠超高的暴力运算,每种加密方式都给你试一遍!大力出奇迹!
事后总理找其他专家求证,得到的答复是:“老王没有违反新广告法,宣传卖点完全属实。”
这下轮到总理激动了,电子计算机对提高我国破译水平和加密水平,都有很大帮助,赶紧上马。
于是在1952年,中国便成立了电子计算机科研小组,组长是谁——
华罗庚。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华罗庚计算数学题
可老华这个电子计算小组,长期只有计算没有电子。因为咱们当时根本没有计算机,既没能力造,又没地方买。
这下轮到总理急了!把王诤和他的研发团队叫来问话。
当时二机部十局副总工程师罗沛霖,和清华大学电机系总支书记凌瑞骥都参加了这次汇报。两人在自己的回忆录里,都记载了这次尴尬的谈话。
带队的王诤没有直接汇报,铁青着脸坐在一旁抽烟。(总理极少抽烟,敢在他面前抽的人更少)
当时各部门负责人用尽毕生词汇量,都想表达同一个意思:“现在造计算机,条件不成熟”(造不出来)
周总理闻言,斩钉截铁地说:“依靠一个部门力量做不出来的计算机,在党中央,在国务院的领导下,集中全国力量,难道还做不出来吗?
这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总理问王诤:“计算机不是你安利的吗?你说,造不造的出来!”
老王猛嘬一口烟:“造,是造的出来……”
总理:“那就赶紧动手吧!全国上下好多科研项目等着呢!”
王诤拿出一张长长地单子:“只要给我这些电子管,各个型号多少根,马上给你攒一台。”
周总理眼前一黑,那是王诤天天在耳边念电子管的1952年……“不是聊计算机吗?怎么又扯到电子管!”
老王也很无奈“没有电子管的计算机,那是算盘。
实在没办法,总理和王诤一起抽上了。
总理只有在压力大的时候,才抽一两根烟……比如锄奸顾顺章一家(点击蓝字阅读原文);还有重庆谈判期间;还有弄电子管。
电子管,成了总理和王诤的心病。
直到1956年,华约的“花呗”开通之后,咱们第一时间兴建了北京电子管厂。年产各色电子管1220万只,是当时亚洲最大的电子管厂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北京电子管厂既能生产民用收音机用的小型管,又能生产坦克、炮兵电台用的锁式管,后来导弹的超小型管也只有他们能生产
有了核心零件,电子计算机的开发也很顺利……1958年6月1日,咱们造出了中国第一台“M103”计算机。
1959年的M104计算机,成功计算出了五一劳动节的天气预报,这也标志我国第一台大型通用电子计算机试制成功!
为啥国产计算机第一个项目是算天气预报,因为气象也归王诤管,他先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练练手——洪七注
总理很欣慰,有了亚洲第一的电子管厂,苏联专家花式捧中国——“中国的电子技术将登顶亚洲之巅!”
可王诤又语出惊人:“不能完全相信苏联人!”
四、大国手,落子常在百年后
老王说不能完全相信苏联专家,并不是担心苏联专家有坏心眼、会坑我们……而是有时候苏联专家“缺心眼”,连自己都坑,不能跟着他们掉坑里!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高瞻远瞩的王诤将军
1950年代,国际学术界对电子技术分为两大门派——
欧美为首的北约派,投注给晶体管(半导体)。而华约为首的苏联,则把所有家当梭哈在了电子管的小型化上。
当时恰逢中苏蜜月,中国全方位的向“老大哥”学习。从政治、军事、经济,当然也包括科技……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中苏蜜月时期的海报,反应咱们毫无保留的相信“老大哥”
老大哥掏心窝子的告诉我们:“晶体管就是垃圾,未来属于电子管”。这种思潮随着156工程,蔓延到了广大中国科研者心中。
但王诤通过外国资料和亲身去苏联考察,断言——晶体管才是未来电子发展方向!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王诤(左三)在莫斯科谈判引进苏联技术
当时中国已经“一边倒”倒向老大哥了,全盘学苏联,学到什么地步?
建设中国的“一五计划”,有大量规划是苏联专家提出来的!
别问,问就是“全方位上马电子管。”
王诤心说“全方位投注电子管不是过独木桥,而是奈何桥”。他即使拼了命,也要把中国的科技树扳正,他多次在大会上讲话:“坚决杜绝技术上的一边倒,对资本主义的成就熟视无睹”。
 
在那个年代公然肯定资本主义成就,会被有心人解读为路线问题,后来这番大实话给老王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老王知道光说没用,还要发扬自己带货的本领。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带货将军王诤 
带货要从朋友圈开始,王诤召集他的旧部——通信兵部科技部长李兆吉和副部长李砚田,要求把团以下单位的电台半导体化。(之前都是电子管)
通讯兵这个兵种都归王诤管——洪七注
小李不理解“晶体管又贵问题又多……”
于是,王老师给这两位昔日的学生又上了一课——几乎就是预言了电子管的盛极而衰,和晶体管半导体的崛起……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老王讲课的中心思想很明确:“野战通讯装备的明天必然是小型化、省电化、牢固化、积木化、标准化,而要做到这一点,半导体化是唯一可行的道路。”
王诤不仅将军事通信半导体化,还时刻不忘安利周总理……就在这一年(1956年),总理主持制定的“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中,提出了四项“紧急措施”:
即大力发展计算机、无线电电子学、半导体、指挥自动化…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当年这份规划汇集成册
这四项刚好都和王诤有关——研发计算机是他牵头;无线电子学是他的老本行;半导体几乎是他一己之力坚守;而指挥自动化也是他提出来的,并且在他kpi里……
老王对国策的影响有多大,不言而喻!
王诤不仅扳正了被苏联专家带偏的科技树,还挽救了被苏联专家带偏的清华大学!
1952年院校大调整,按苏联专家的神逻辑:先把清华大学的理科、文科、医科、航空、钢铁等院系通通调出,就保留土木工程专业——“水木清华” 正式改名为土木清华!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清华大学里,有名的“水木清华”匾
清华大学的老师们当然不干,最后官司打到王诤这里——
老王旗帜鲜明,不仅不让清华变土木清华,还要给清华增设“无线电系”。这个“终审判决”居然遭到了苏联专家的强烈反对!
苏联人认为无线电是国防学科、国之重器,应该由军校垄断……
老王心说“我说话不好使了吗?” 不仅要给清华增设无线电专业,还要在全国各大理工院校 增设半导体、计算机、无线电、电真空等新高科技专业。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佑寿,回忆王部长(王诤)力主给清华设无线电专业
如果清华真变成土木清华,就没有如今在电子存储领域叱诧风云的清华紫光了!咱们现在能用上便宜的硬盘和内存,都靠他们。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清华紫光以一己之力,提升了三星等国际巨头的安保水平。在紫光突破内存和硬盘技术前,三星的工厂动不动火灾、水淹、停电……总之就是用各种恶心理由涨价。现在紫光有了国产内存硬盘,三星工厂河海晏清了好几年!——洪七注
1953年,北大也新设了半导体专业。就在这一年,有一个叫王阳元的小伙子考了进来,六十多年后,他成为“中芯国际”掌门人……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中芯国际在上海的晶圆厂
如果没有王诤跟苏联专家对着干,在1952年给各大高校增设半导体专业,现今中国的领军产业恐怕还缺领军之人,更是艰难!
老王的半导体大棋,落子半个世纪后才看出高明……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五、曾经,和美国一步之遥
时至今日,看到美国对华为芯片封锁,禁止使用美国技术……我们长恨半导体技术技不如人!
其实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并不是一直落后!当年在王诤的大力支持下,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曾经也是一枝独秀。
1965年,中国就能利用光刻技术制造集成电路芯片,那一年中国科学院研制出65型接触式光刻机。
而现在,我们的光刻机都要从荷兰进口,看美国的脸色……
1969年,TQ-6型计算机在上海无线电十三厂投产,每秒能运算100万次,配备磁盘操作系统,语言编译程序,妥妥滴国际一流水平啊!
1974年8月,由王诤牵头,实施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计算机汉字信息处理系统工程”,简称“748工程”。
成功研制出汉字通信、汉字情报检索、汉字精密照排、微型机汉字操作系统、汉字数据库系统、汉字工具软件、汉字全文检索系统以及汉字输入、输出设备——
中国人自己的操作系统,在1974年就初具雏形了!
而现在电脑通用的windows操作系统,要到11年后才诞生……我们,并不落后。
中国半导体的落后是在80年代后,造不如买的思想大行其道,可他们就没有想过,万一人家不卖给你呢?
半导体这种烧钱的玩意儿就和运10一样,被束之高阁。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1980年日本代表团上海访问,上海当年的电子工业拥有良好产业基础。上海冶金研究所研制的离子注入机,还曾出口日本……可短短十年后,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却全线崩溃,令人唏嘘。
关键因素还是王诤将军去世的太早了,1978年就离开了我们,少了这位善于带货的“国师”……中国半导体工业的命运,变了!
王诤将军的悼念仪式极尽哀荣,追悼会由叶剑英副主席主持,王震副总理致悼词。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出席了追悼会……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了追悼会
老王当年虽然身居高位,却经常给通讯兵干部上课。有时候上累了也扯扯闲篇:“你们要努力呀!我一个国民党俘虏兵都做到了中将,你们前程比我远大!”
一聊这个大家都不困了,还问:“当初是谁俘虏的你?”
老王点上一颗烟:“这一说就牛逼了,粟裕大将亲自抓的我”
因为被军神俘虏,老王瞬间和王耀武、杜聿明一个档次了。(都是被粟裕部下逮着的)
更传奇的是,王诤有一个妹妹。早年间在参加红军后,失踪了……
王诤至死,也不知她的死活。谁知在王诤去世后,已移居美国的妹妹有一天去中国大使馆,鬼使神差地从《人民日报》上看到一讣告,遗像酷似她二哥。一查,果真是她的二哥吴人鉴。(王诤原名吴人鉴)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妹妹最后一次见王诤(吴人鉴),大概还是这么青涩
王诤的妹夫,竟是国民党军装甲司令官郭东旸,阴差阳错啊。
王诤中将虽然离我们而去,但他的遗泽尚在……
老王给中国电子工业埋下了一支伏笔,就是他在总理耳边念了五年的电子管厂——北京电子管厂。
这个厂在90年代多次面临倒闭,最后居然被救了回来,不过主业不是电子管,而是液晶屏幕——这家厂现在叫做京东方。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京东方大门
老王绝对猜不到,当年心心念念的电子管厂,会变成中国(有望变成全球)最大的屏幕面板制造商。
产业的命运,固然要靠个人奋斗,但也要考虑历史进程呀!
老王布局百年,给我们发下了cpu(中芯国际)、内存硬盘(清华紫光)和屏幕面板(京东方)的好牌,能不能打赢“产业抗战2025”这一局,就看我们的了……
最后,用毛主席在政协一次会议上的发言结束本文:
 
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视频版在此:

                             快刀洪七

                            11月16日

参考资料:
《由“中兴芯片事件”看王诤发展半导体的远见卓识》    新华报业网
《“紧急措施”:毛时代计算机战略早已为华为困局指明了方向》   红色江山
《王诤:从国军中尉到开国中将》  将帅传奇
《王诤:闻鼙鼓而思良将》   人民网    祝华新
《国家记忆》纪录片 《王诤将军传奇》系列
《走近王诤》   央视纪录片
《失速的创新引擎:苏联科技是如何被忽悠瘸的?》    钛和产业观察
《陈赓传》   中央编写组
《DRAM芯片战争——1970-2017输赢千亿美元的生死搏杀》   超级工程一览
《美国搞完中兴搞华为——感慨马宾方案的搁置与中国芯片被韩国彻底反超》  观察者网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山穹剑):从俘虏到中将!跟苏联专家对着干!把总理堵在办公室签字!他为中国布下半导体百年大局的,落子半个世纪才看出高明……

(浏览 87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