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向前领导山东军民反“扫荡”

徐向前领导山东军民反“扫荡”

来源:微学习

全面抗战爆发后,党中央非常重视对山东抗战工作的指导,为了增强抗战力量,1939年5月,派徐向前和朱瑞到山东领导敌后游击工作。接到命令后,徐向前在馆陶与朱瑞汇合,于6月上旬从泰安以南过津浦路,进入沂蒙山地区。他们刚到那里,就赶上了日寇对山东发动的第一次大“扫荡”。自此,徐向前开始了领导山东军民艰难进行反“扫荡”的岁月。

徐向前领导山东军民反“扫荡”

略显清瘦的徐向前

  指挥粉碎日寇对鲁中的进攻

  在山东省委领导的根据地中,鲁中地区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它南临陇海铁路、西跨津浦铁路、北接胶济铁路、东濒黄海,是开展游击战争的好地方,而且还是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的所在地,因此成为敌寇的“扫荡”目标。1939年6月1日,日寇两万余人在植田大将指挥下,兵分十路,分进合击沂蒙山区腹心地带。刚到沂蒙山区的徐向前来不及详细了解山东各根据地的情形,就投入到了指挥军民进行反“扫荡”的紧张斗争中。

  当时承担反“扫荡”任务的主要是在山东抗日武装起义中发展起来的八路军山东纵队。这是一支土生土长的武装队伍,既缺少战斗经验,又缺乏干部,装备也很低劣。不过,沂蒙山区地势险峻,回旋余地大,部队熟悉地形民情,又有青纱帐和群众掩护,为打击日寇提供了便利条件。在徐向前指挥下,八路军山东纵队与地方游击力量、县独立营、自卫团协同配合,相互支援,重点袭击日军的交通线和薄弱地方。日军逼进村庄时,军民或空舍清野,埋藏粮食衣物,使他们进村后粮水无继,或躲进山洞,使村庄空无一人,日军走后,再互通情报,商量对策,拖得他们筋疲力尽,难有收获。在历经一个多月的反“扫荡”中,山东军民与日军作战20余次,歼敌1000余人,最后迫使其不得不撤出沂蒙山区,收兵回巢。

  在进行反“扫荡”的过程中,山东军民经受住了严峻的考验,提升了战斗意志,也付出了巨大牺牲。由于敌人残酷的烧杀抢掠,很多群众献出了生命,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碰到阴雨天,战士们只能穿着湿透的衣服,提着鞋子在泥巴里赶路。为了不被日军发现,战士们大都是白天休息,夜间行军,有时一走就是很长时间,脚步一停就累得睡着了,只好由后边的人推醒再走。八路军山东纵队的一支小分队与日军进行战斗时,被逼到一座悬崖上,子弹打光了之后全部跳崖牺牲,被誉为“十八勇士”。

  制定新策略打击消耗日寇

  从1939年下半年起,日寇加大了对山东抗日根据地的“扫荡”频次,使用的兵力规模也越来越大,并且采取把后方变为前线、以“游击战”对游击战、利用汉奸特务进行破坏等策略。针对日寇“扫荡”中的新特点,徐向前制定了新的反“扫荡”策略,即军民合力,运用游击战、破袭战、麻雀战等多种作战方式,不断给敌人以有力打击。

徐向前领导山东军民反“扫荡”

  日军不甘心接受对山东第一次大“扫荡”的失败命运,妄想把驻扎在沂蒙山区的八路军第一支队消灭或挤出去。1939年10月底,它向临朐县城西30华里的五井镇发动了大规模进攻。面对敌人的进攻,徐向前指挥八路军第一支队官兵一面用步枪挑着军帽佯装前进以吸引日军火力,一面利用有利的地形地貌,在日军猛烈的火力下匍匐前进,最终将他们围歼在五井镇的莲花山上。这次战斗历经17个小时,毙伤日伪军120余人,被《大众日报》誉为是“山东抗日两年来的最模范的胜利战斗”。

  孙祖战斗也是徐向前领导反“扫荡”取得胜利的一次典型战斗。1940年春,日军再次对鲁中地区进行“扫荡”。徐向前根据群众送来的情报,判断日军会经过岱庄、孙祖,正好可以借此伏击歼敌。为此,他星夜调八路军第二支部一部北上埋伏在孙祖与铁屿一带。3月16日,日军几百人果然向孙祖方向前进,正好钻进了八路军的包围圈。当日军进入孙祖附近的九峰山后,埋伏在山上的指战员一齐开火,手榴弹、石块顿时飞向敌群,机枪、步枪也一齐扫射,给日军造成了很大伤亡。附近的民众也自动组织起来,运送伤员、送茶送饭、侦察敌情,为战斗胜利提供了重要保证。这次战斗历经两昼夜,毙伤日军200余人,缴获了一批马匹、车辆和武器弹药。

  类似的反“扫荡”战斗还有不少,如1939年6月的苗山战斗、7月的大郝家埋伏战、8月的梁山伏击战、11月的泰山反“扫荡”战斗以及1940年3月的白彦战斗、4月的抱犊崮反“扫荡”战斗等,反“扫荡”的零星战斗则几乎天天都在进行。在领导山东军民进行反“扫荡”的过程中,徐向前沉着坚毅、指挥有方,使日军一次次的“扫荡”屡遭惨败,大大提升了山东军民的胜利信心。

  整顿发展武装提高战斗能力

  基于山东抗战武装力量薄弱的实际,徐向前主张必须发展壮大武装力量。他积极落实党中央要求山东把发展武装力量作为一切工作中心的指示,一方面采取措施发动群众成立民兵自卫团等武装组织,另一方面提高主力部队、正规军的质量。

  徐向前提出各县均要组织民兵自卫团,区、乡、村等成立自卫武装力量,担负站岗放哨、空舍清野、侦察敌情、清除汉奸、保卫政权、配合主力部队作战等任务,这为反“扫荡”提供了广泛的人力支援。如在日军“扫荡”泰西时,民兵自卫团员很快组织起来,从家里拿出土枪、大炮、大刀、红缨枪等,在1940年清河区的刘家井战斗中,他们用土炮与八路军战士一样坚守在阵地上,虽受敌人炮伤但仍不下火线;寿光阳河的自卫团单独夜袭敌人,给日军制造了不小麻烦,对于粉碎日军“扫荡”发挥了重要作用。

徐向前领导山东军民反“扫荡”

  提高主力部队战斗力是反“扫荡”胜利的重要保障。根据反“扫荡”过程中指挥员不机动灵活、追击动作慢、部队之间作战协调性差、支援配合不够等问题,徐向前召开专门会议对干部进行教育。他要求各级党组织积极办学校、教导队、参谋培训队、干部培训班,还亲自选调了一批干部到抗大山东分校深造,以提高指挥干部的作战能力。为了使山东纵队和115师两支部队取长补短、共同提高,徐向前采取了干部和战斗骨干互相交流的办法,从115师抽调2000余名战斗骨干到山东纵队,从山东纵队也抽调了一批干部到115师帮助开展工作。他还对山东纵队进行整编整训,加强正规化建设,经过整顿后,作战能力有了很大提高。

  1940年5月,党中央来电要求徐向前赴延安出席党的七大。至此,他离开了和他一起战斗一年有余的战友与山东百姓。尽管徐向前在山东的时间不长,但他领导山东军民进行反“扫荡”的峥嵘岁月已成为山东抗日根据地发展史上闪烁着熠熠光辉的一页,他为争取反“扫荡”胜利付出的心血和努力也铭记在山东人民的心中。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开国将士后代):徐向前领导山东军民反“扫荡”

(浏览 49 次, 今日访问 1人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