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河顺文艺.第667期】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原创首发   侵权必究】

【散 文】

故乡的那些树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温馨提示:点击上面音频图标可听诵读。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文 |田新法

主播 |新 生

    人老了爱做梦,还老是梦见故乡。梦里的故乡有人物、有故事,而这些人物故事大都发生在树下。可见,树是故乡的记忆,树是游子的乡愁。

  

    梦见最多的树就是黑槐树。黑槐树又称国槐,在中国似乎各地都有。黑槐树下盛产优美故事,比如七仙女下凡、南柯太守梦游等神话,以及山西洪洞大移民的悲怆历史等。鄙人的梦很俗气,里面没有神、没有怪,老是停留在村南麦场旁边的那棵大槐树下。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上世纪五十年代,也就是我的童年时,这棵大槐树约有五六丈高、一个大人抱不过来,长得高大挺拔、风姿绰约。我们经常坐在树下听老人们讲古,站在树下看槐虫在丝线上打秋千,爬到树上捋槐花、摘槐豆。槐花和槐豆采回后,奶奶会用这些东西炒菜、煮饭、拌“圪捞”吃。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可惜的是,1958年大办钢铁,这棵大槐树同村里其它树一样,被砍伐后扔到土高炉里炼铁了。后来许多年,故乡又是学大寨平整土地,又是搞开发乱挖乱采,渐渐地,树木花草越来越少;尤其是黑槐树,近乎绝迹了。虽则如此,每每在梦中,还会记起那棵大槐树的模样,以及童年时在大槐树下玩耍的欢乐场景。

  

  大跃进时,各个村庄的树木基本都砍光了,但也有例外。比如县城往北20里的西张村,就阴差阳错地留下了一棵高大的白果树。至今这棵树的树龄已有千余年,高达32米,树冠25米,5个大人才能勉强合抱。这些年,西张大白果树已经成为众多游客的打卡之地。当年,听说曾经有领导下过指示,要村里把这棵大白果树砍掉,但事有凑巧,当砍树的刀斧手“行刑”时,正好有一条大蛇从树上爬了下来,一时间,满口革命、满脑迷信的当事者们,都还是被这突发阵仗吓倒了。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大白果树不但逃过一劫,还渐渐地变成了“树神”,被百姓们供奉起来了。鹤立鸡群般的大白果树下,寻医问药的、发誓许愿的、捐赠行好的、求神拜佛的,常年香火不断。大白果树被保护起来,四周围起栅栏,树旁竖起石碑、盖起公房,树枝上挂满了各色幡带。大白果树名声越来越大、故事也越传越远。几次重返故里,曾爬上东坡山眺望七八里之外的这颗“神树”,并专程前往朝拜参观。忽一日,心血来潮,用拙笔把大白果树的故事写成短篇小说,在平台上发布后还得到了许多乡友的点赞。

    黑槐树和白果树似乎太过高大上了,它们存在与不存在,只要说起,都能点燃人们的思绪。但故乡曾经还有一种极为普通的树——青杨树,似乎引不起人们的兴趣。青杨树是杨柳科植物的一种,但它不是著名作家茅盾在课本上礼赞过的白杨树,也不是现在到处都可见到,极爱生虫和枯叶子的毛杨树。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它的树杆笔直挺拔、树皮白里泛青、树冠规整清秀,叶子比其它杨树叶要小得多,呈椭圆形,且显得碧绿碧绿、油光发亮。青杨树是一种高大乔木,它的树质轻软致密,韧而富于弹性,是农户人家盖房子、做家具的首选木料。我们村四周几条沟里原来有不少青杨树的,老鸹、喜鹊等鸟儿都喜欢在上面做窝,小孩们也少不了爬到树上掏鸟蛋。如今,青杨树在故乡好像也不复存在了。

    农户人家大件家具制成后,往往都要刷上一层油漆。现在的人讲究了,一般都是请匠人来刷名牌化工油漆,而以前可不这样,那时候时兴的是给家具刷一种纯天然的油漆——国漆。国漆是从漆树树干上割下来的,而故乡的大山里,就有这鼎鼎大名的漆树。有一年回乡探亲,专程到泽下某村去看了一眼久闻大名、难得一见的漆树。这种树,据说是我国特有的重要经济树种。从它身上,不但可以割取生漆乳液,而且可用种子榨油、用果皮取蜡、用木材制作上等家具。尤其是生漆熬制而成的国漆,可是非常的名贵,在古代,大都供皇家宫殿使用;在现代,则主要用以涂饰海底电缆、机器、车船及高档家具、工艺品等。

 

    故乡的大山里,竟然藏着如此贵重的东西,而今,这些宝贝漆树还安然无恙吗?我突然脑洞大开:山里的穷苦百姓还不在少数,怎么就没有人想起来专门种植这经济价值极高的漆树,并把它作为一种产业发展起来呢?

    山里人家制作家具不用化工油漆而采用天然树漆,同时,洗衣服也不用化工肥皂而用天然肥皂,这种天然肥皂便是皂角。皂角是皂角树结出的果实,形似大扁豆,长约十多公分。当年,故乡的许多山村都有皂角树,一到秋天果荚成熟,人们便会在树下捡拾,或上树采摘皂角。这种树也是高大乔木,树型古朴苍劲、婀娜多姿,根系发达,耐贫瘠、耐干旱,所以在太行山里并不少见。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记得小时候到山后走亲戚时,大人们总要想法带一些皂角回来。把它掰下一块,拿棒锤砸碎熬成水,用来洗头,可净发、止痒、去虫;用来洗衣服,既下褿,又不损害纤维。皂角树不仅是优良的绿化树和用材树,更是重要的经济树。皂角树的木材坚实、耐腐、经磨、色泽美丽,可用于制作工艺品和高档家具。皂荚果不仅可用来当肥皂,还可以用来提取许多种化工原料。皂角树的荚果、种子、枝刺等均可食用和入药,能祛痰、利尿、通便、活血,治疮癣等。用途这么广的皂角树,不知什么原因,竟没有引起现代人的重视。

    故乡地处太行山的深处,树木品种繁多,且许多都还是当地特有的。不知什么原因,很久以来,许多宝贵树种越来越少见,有的几近绝迹了。除了前面提到的,还有些树也极少见到了,比如用材树中的楸树、梧桐树,果木中的花红、莎圪塔、拐枣树等。

 

    当然,也许是鄙人孤陋寡闻,对乡情了解甚少的缘故。不知朋友们还能寻到这些树木的踪迹不?如果哪里有这些稀罕树,真想趁着还走得动,前往欣赏观看,免得老是陶醉在梦中的大树下。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作者简介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田新法  男,古稀老汉。大学文化。籍贯河南林州。从戎23年,铁路工作近20年。出版文学作品集《春天过后不是秋》《文乐极境》等。现为河顺文艺【文乐极境】专栏作者。

 

-主播简介-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魏俊彦  笔名新生,河南省林州市人,大学文化,长期从事红色文化史料的研究和写作,编著出版有《血荐轩辕》《林州热土领袖情》《创业丰碑》《红旗漫卷林虑山》《林州市革命老区发展史》《林州市水利史》《中国共产党林州市历史大事记》等10多部文学、历史著作。爱好诵读、曲艺和书法。 

 

【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End-

版权声明:【河顺文艺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河顺文艺):【文乐极境】故乡的那些树 | 田新法(文)新生(诵读)

(浏览 45 次, 今日访问 2人 )

发表回复